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被这么多人围着,如果换了是在遇见卓不凡,在看见过那几乎无穷无尽的血魔之前,武仁或许会有些害怕。

    但现在,仗着绝对的实力优势,武仁冷漠的看着那费柴师兄,想着这些人即便对自己不礼貌,那也是与卓不凡有关的人,自己如果贸然出手,杀了太多的人,那或许会惹的卓不凡心里不快。

    他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冷声道:“够了!你们如果将大门打开,放我出去。那我直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可你们如果在步步紧逼,威胁我,那我可不敢保证,一会儿动起手来,会不会再有人死掉!”。

    “还敢威胁我们!简直不知死活!即刻动手,不用留情!杀了他!”

    那费柴师兄对武仁本来就不看重,这会儿听他竟敢威胁自己,那掌权许久后养成的嚣张,瞬间就暴露了出来。

    周围那些人,在那费柴师兄手下做事久了,早就对他的话,形成了唯命是从的本事。

    是以,在那费柴师兄开口的瞬间,一个个法力涌动,剑光缭绕,就开始对武仁发起了攻击。

    “费师兄,不要,等,啊,”

    那做为事件的“始作俑者”-紫衣师妹,在听见费柴师兄要杀了武仁的时候,本还想开口求情,但却被身旁的人拉扯着,迅速退到了后面。

    唯有武仁自己一个人,处于所有人的包围之中,眼看着一道道剑光,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杀来。

    “锵!呲呲,膨膨!”

    紧接着,一阵阵剑光撕裂空气,与实体碰撞,发生爆炸的声音传荡开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与我们费柴师兄为敌,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现在可好,这一波剑气下去,只怕是早就尸骨无存了!”

    “你,”

    那紫衣师妹身边,一个长相普通的弟子,在看见武仁的惨状后,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但那紫衣师妹却以为,这意味都是因自己而起的,武仁的死,多少也与自己有些关系。

    她在听见身旁弟子的话后,红着眼眶,恨恨的盯着那人,就想一巴掌拍在她脸上,但想着大家都是同门,自己动手,只会影响同门关系。她无可奈何的只握了握拳头,将心里的委屈和怒气,收敛了起来。

    但却心却在想:“对不起了!这位,道友!我原本只想将你拿下,然后带到宗门里,让宗门里的长辈分辨清楚你的身份,然后再做发落。可没想到费师兄他们,他们竟然会这么无法无天。一出手就,就,对不起了!”。

    现场的人,不仅那紫衣师妹以为,就是那费柴师兄也感觉,以武仁这样一个凡人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住这么宗门弟子的攻击。

    于是,在武仁被那些剑气淹没的时候,那费柴师兄忍不住哼了一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在本座面前,竟也敢如此无礼!这会儿死了,也是活该!”。

    “是吗?死了也是活该!那,如果是你死了呢?”

    “什么,你,你,你竟然还没死?”

    数十名弟子发出的数百道剑气,数百道剑气激荡起的烟尘,在几个呼吸后终于慢慢沉淀了下来。

    紧接着,费柴师兄和那紫衣师妹等人就看见,武仁那稚嫩的身影,慢慢从烟尘里显露了出来。

    这不仅让那费柴师兄大吃一惊,就是那紫衣师妹,也微微抬起右手,捂着自己的嘴唇,道:“这,这怎么可能?数十名师兄一起发起攻击,竟没能打破他身上的气罩!除非,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啊!他手里的铭牌,”。

    直到这个时候,那紫衣师妹才看见,在武仁的右手里,还握着一枚铭牌。

    从那枚铭牌上散发的光亮,还有那熟悉的颜銫,和熟悉的铭文上可以判断,那是宗门长老,也是宗门里的,化神境前辈才可以持有的铭牌。

    紫衣师妹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闯大祸了。

    她也不等那费柴师兄在做出决定,就从纳物袋里取出求救符篆,一把捏碎了。

    那对此一无所知的费柴师兄,在看见武仁竟然没死之后,心里的怒气比之前更甚。

    因为在他的心里总以为,自己的命令发出去了,但武仁却没死,那不仅打了自己的脸,也让自己的权势和威严,受到了挑屑。

    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严和权势,他不得不保持镇定,咬牙切齿道:“所有弟子,全力出手,不要再有所保留了。如果有谁能杀了,这个闯进宗门来的堅细,本座重重有赏!”。

    武仁的战斗经验虽然不太丰富,但也会学着血魔和卓不凡一样,运转身体里的法力、内息,在体外凝聚起一道真气护罩,将自己保护起来。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被那费柴师兄等人一举击杀,就是因为驾驭起了真气护罩,将那数十名万剑宗弟子激发的剑气,隔绝在真气护罩之外。

    这会儿看他们再次激发剑气,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武仁再也不客气的,拿起手里的钵盂,对准了那费柴师兄,道:“住手!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最好把你们手里的剑放下!要不然,你们可不要怪我不客气,将你们全都留在这儿!”。

    “还敢反抗?简直不知死活!即刻动手,把他杀掉!”

    “锵!锵!呲呲!”

    听得武仁的威胁,那费柴师兄更生气了。而周围那些弟子,似乎也感受到他的情绪,一出手就是全力,激发出一道道的,几乎是无尽的剑气,朝着武仁淹没了过去。

    但在武仁被剑气淹没的瞬间,那费柴师兄似乎也感觉到了武仁的不凡,于是,在发出命令的同时,也驾驭着脚下的飞剑,慢慢向后退了数十丈。

    只等退回到了众人的身后,这才掏出一枚玉符,双手掐诀,将一道道印决和法力,注入其中。

    紧接着就看见,在山门附近,一道道霞光开始不断闪耀。

    可在那些霞光的遮掩下,一道道让头皮发麻的剑气,也开始在升腾。

    似乎只要能量那费柴师兄一声令下,那些恐怖的剑气,就会从脚下那一道道河流、山峰上激射出来,将闯入这儿的敌人切成碎末。

    在那无尽的剑气里,武仁打开防御结界,甚至还将法力注入钵盂,激射出一道光柱,从上而下的将自己笼罩,将那防御结界和无尽的剑气笼罩。

    武仁和那道防御结界还好,因为都属于武仁自己控制的力量,不会互相抵消。

    可当那些剑气激射到光柱里之后,呲呲的破空声没有了,锋锐而又霸道的破坏力消融了。

    只等它们即将触碰到武仁的时候,那些剑气早已经消融殆尽,变成了一道道无序的能量,飘散在空中。

    那费柴师兄虽然脾气有些急躁,甚至还有些霸道,但也有几分真本事。

    隔着那无尽的剑气,还有那不断激荡起来的烟尘,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武仁的气息还稳稳的,并没有逾受到无可挽回的重创。

    想到这儿,他那心里在感慨自己的灵觉明锐之余,忍不住也在庆幸着,自己足够小心。

    “护山诛仙剑阵,起!诛魔!”

    一声大喝,竭尽全力指挥着身后那些,由山川河流汇聚而成的巨大剑气,朝着武仁斩了下去。

    那费柴师兄虽然有些心痛冒汗,气喘吁吁,但却仍不放弃,再次命令道:“诸位师弟,保持阵型不变,将山门围起来。千万别让那畜生跑了!紫衣师妹快退后,这儿不是你们该来的!”。

    在看见过第一次的攻击之后,那紫衣师妹就在众师兄的拉扯下,跑到侧面去了。

    这会儿眼见着,武仁可能早就已经死在了那护山大阵下,她那心里有些懊悔,有些气急,但又对费柴无可奈何。

    她泫然域泣,气呼呼的看着那费柴师兄,道:“费师兄,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因为一己之私,就动用护山大阵!这可是,如果让诸位师叔师伯知道了,他们一定会,”。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那些巨大的剑气被催动起来,斩在了武仁站立的地方之后,那费柴师兄就感觉,心里头忽然有一股很不祥的感觉。

    这会儿在听见紫衣师妹的话后,他那心里的不详感觉,瞬间化成了暴怒的火焰。

    他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看着那紫衣师妹,大喝道:“你给我闭嘴!这事儿,还不是你们给我惹出来的!如果不是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让这么一个区区凡人,闯过了宗门的护山大阵,跑了进来。那我何须如此大费周章的动用护山大阵,将他击杀!”。

    “费师兄,你怎么可以这么的,这么的蛮不讲理!这事本来就是,”

    那紫衣师妹还想与那费师兄说理,但那心情烦躁的费柴师兄,哪里会理会这么多。

    他嗔眉怒目的瞪着那紫衣师妹,也不等她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她,道:“这事本来就是你们的不是!我们这护山大阵,本来就好好的!也从来没有人可以闯过大阵,进入山门来捣乱。我甚至怀疑,他是你们故意放进来,给山门搞破坏的!”。

    “来人!将她们给我包围起来,封住丹田修为。然后押送罚罪堂,等候诸位师叔、师伯,审讯发落!”

    那费柴师兄的话刚说完,就有十数名弟子分了出来,朝那紫衣师妹等人包围了上去。

    那紫衣师妹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说了两句公道话,就激的费柴师兄心生恶念,想要将这件事的罪过,全都推给自己。

    在被包围的时候,她那心里除了愕然、震惊之外,有的还是不敢置信,和无尽的愤懑。

    看着费柴师兄那凶恶的嘴脸,还有周围那十数名弟子脸上,那似乎跃跃域试,只等费柴师兄一声令下,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的模样,紫衣师妹心里的愤懑瞬间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担忧和胆怯。

    她真的害怕了!

    周围的人如果动手,那她们可能真的再也走不出去了。

    怯弱的向后退了两步,等那被激荡起的无尽烟尘,慢慢回归平静,露出了那毫无变化的山门,以及那一无所有的,连一具尸体、碎肉和血迹的地面。

    那紫衣师妹满心黯然,想道:“对不起了!师兄!虽然紫衣不知道,你是否是从总宗,还是从其他分宗过来历练的师兄,但那枚铭牌,自已认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如果不是我,咦,不对!血迹,没有血迹!”。

    想到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他在受伤或是死亡后,都会留下那怕是只有一点点的血迹。

    可在眼前的地面上,却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紫衣师妹虽然不敢确定,武仁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但她可以确定,武仁并没有死。

    甚至,连受伤、流血,都没有。

    这一刻,紫衣师妹感觉压抑在心头的大石头,忽然落了下来,心里的灰暗,瞬间被驱逐了出去。

    可相反的,那经验吩咐的费柴师兄,却感觉心里咯噔的一声巨响,想道:“完了!那家伙果然没死!可是,在护山大阵的锁定下,他怎么可能逃走?可是,”。

    “呼,塔,塔!”

    一阵微风吹过,一道看不见的空间门,忽然被打开。

    紧接着,一双有些熟悉的脚,忽然从那虚无的空间门里踏了出来。

    武仁那消逝了的身影,忽然又出现了。

    那费柴师兄,瞬间被吓了一跳,想道:“空间挪移?化神境强者?怎么可能!”。

    “无论是怎么总宗,还是分宗的师叔师伯,我都熟悉!可是这家伙,他那年纪,也不像是拥有化神经修为的强者!还有他那模样,根本不是我万剑宗的人!”

    “如此,也好!我就上报说,是这家伙仗着修为了得,突破了护山大阵的封锁,闯入到山门历来。”

    “甚至还杀伤了一些师弟!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向师叔他们交代,也可以请求他们的支援,将这家伙杀掉了!”

    如是想着,那费柴师兄悄悄的从自己的纳物袋里,掏出一枚救急玉符,然后运用法力,将它捏碎。

    等那枚玉符蕴含的信息传递了出去之后,他才装着镇定,上前半步,道:“忒那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你以为,你闯过了护山大阵,击杀了我万剑宗-御神星分宗门下弟子,我们就会怕你。别做梦了!”。

    “你如果识相的话,就乖乖的投降,让我们抓起来,等我们分宗长辈出关之后,再行发落!”

    “但你如果反抗,被我们抓住,那你,”

    “闭嘴吧,你!”

    从进入山门,感受到这儿的仙韵后,有些迟钝的没有跟着卓不凡,一起进入万剑宗御神星分宗,去查看典籍,了解所谓的修行界,和修行界应有的常识。

    武仁一直觉得,万剑宗的人,或许与其他修仙者,或是妖族,是不一样的。

    可在再三的经历了攻击,甚至差点儿被那些山川一般巨大的剑气击中,格杀当场之后,他那心里的放松,瞬间绷紧了起来。

    对卓不凡的好感,也瞬间被那费柴师兄营造的恶感,给盖住了。

    他也不等那费柴师兄继续说话,掏出钵盂就立刻激射出一道光柱,朝那费柴师兄笼罩了过去。

    那费柴师兄,虽然不知道钵盂的厉害,但在看见武仁动手,在那危险的感觉来临的瞬间,他二话不说就拉着旁边的一名弟子,让他挡在了自己身前,而他自己却在迅速的后移,向旁边一躲。

    “呲,呲,”

    两声轻响过后,那费柴师兄还没反应过来,但却看见,那挡在他身前的师弟,早已经在那光柱里化成了虚无。

    还有他那一条来不及撤回的大腿,在被光柱扫过的瞬间,就已经随着光柱的消失,蒸发在了空气里。

    两个呼吸过后,那大腿被消融、蒸发的痛楚,终于反应到了脑海里。

    那费柴师兄忍不住一声呐喊,凄厉的哀嚎着,道:“腿,腿,我的腿!啊!”。

    “你这不知死活的畜生,竟然截断了我的大腿!你给我去死吧!”

    “诸位师弟,万剑合一,起阵诛魔!杀!”

    “是!师兄!”

    “是!师兄!”

    随着那些人的一声大喝,武仁看见,那在费柴师兄的催动下,只能激发出十数道巨大剑气的山川和合流,忽然变得激昂澎湃,轰隆隆的,竟然激发出了数十百道恐怖的剑气。

    而且,那种隐隐的,被锋利的剑锋锁定的感觉,让武仁感觉到,这一波攻击,自己接不下。

    在经历过刚才的经历之后,武仁虽然自信,以自己的实力和钵盂的强大,完全可以抵挡住这些万剑宗分宗弟子的攻击,但却没有自信可以抵挡住,那些从山川河流里凝聚起来的绝强剑气。

    没奈何,在那些巨大的剑气升腾起来的瞬间,武仁立刻打开小千世界的壁垒,一个跨步,逃了进去。

    “什么!那家伙竟然,”

    看武仁又再次消失,连一丝踪迹也没留下。

    那费柴师兄心里吃惊之余,也忽然想到,武仁施展的,或许不是空间挪移神通!

    因为在山门大阵的影响下,那怕是化神境的强者,如果不熟悉自己山门的锁山大阵,那根本不可能摆脱大阵的封锁,进行空间挪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