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正是因为太过自信带给贵妃一生难以磨去的创伤,悔恨。

    阿九略有羞涩微低头,自己是赢天养的命吗?

    在塞外神武帝听说过,贵妃这么说,母亲这么说,前两日连外祖父给自己的信上也难得调侃了相似的话。

    赢天养已经表现得人尽皆知,她是不是可以更相信他?

    贵妃神銫复杂的拍拍阿九的手臂,幽幽的叹息:“如今我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堆在天养面前,帮他扫除一切障碍。以婆婆来说,很难喜欢你做儿媳妇,不是你不好,也不是你和天养不够亲密,你始终有着戒心,无法全然为我儿子付出一切去。”

    “你先别忙着反驳。”贵妃明了笑笑,“这点你始终比不上天养,做婆婆得没不吃味儿心疼儿子的。你是我二哥的女儿,以你长辈来说,你没错。左右你们还年轻,还有几十年,慢慢磨合,细水长流,荣辱与共,未必最得圆满,相许来世。”

    阿九紧跟着贵妃走进衙门,她和天养之间的私密事,不想告诉任何人,她也不需要向贵妃证明什么。

    刑部衙门在前,后面才是关押着囚犯的刑部天牢。

    刑部尚书,侍郎,以及在刑部各司当值的官员早就接到齐王的照会,这些天一直精心准备着迎接齐王夫妻。

    衙门例外打扫得一尘不染,怕吓到齐王妃,用于酷刑的刑具大多收拢起来,不过夹棍,号牌等显示刑部威严的用具还在。

    在六部中,刑部排名靠后,实权不重。一旦出了冤案,刑部上下都得获罪,着实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因此上至刑部尚书侍郎,下至小官小吏,每一个都是战战兢兢,恭敬异常面对齐王妃。

    虽然齐王没能亲临让他们失去了表现接好齐王机会,不过齐王妃和贵妃也值得他们卖力了。

    将阿九和贵妃让进收拾出来的书房。刑部尚书亲自作陪。他是坐都不敢坐的,拘谨的站在一旁。

    这间屋子本是他歇息之处,如今布置得富丽堂皇。极是舒适。

    阿九环视一周,“书架上放得都是刑律卷宗?”

    “卷宗另放,刑律到是有几本。”刑部尚书擦了擦额头的汗,“您要看卷宗?”

    不是听说来见怀王妃莫昕岚的?

    进了衙门果然一声不知的贵妃狐疑般凝了阿九一眼。同闹不明白阿九,不过想到阿九掌宫时写出来的一些条例法则。唇边多了一丝释然的笑容。

    早听说她对律法最有兴致,天养娶了阿九这么个牙尖嘴利,心硬严谨的媳妇,难怪如今还无法完全攻占阿九的芳心。

    “我不能看?”

    “不。不,下官这就让人取一些卷宗过来。”

    齐王是隐形的太子,眼前这位明艳绝俗的少妇就是太子妃。刑部尚书哪敢得罪未来的太子妃,首辅的外孙女呐。

    “往年的卷宗许多。下官选了几份。”刑部尚书恭敬的呈上了一叠叠卷宗,军总中间的白纸上写着日期和案子名称。

    阿九想看卷宗也是临时起意,并非想查冤案错案什么的,亲眼见见古代案宗同记忆里那些细致到极致的案例有何本质区别。

    随意在卷宗中挑出一个,阿九看了一眼白纸上的说明,杀妻案“去年的事儿?”

    能承上的都是刑部自认处理得极为完美的案子,刑部尚书点头道:“夫妻偶有口角,丈夫怒杀其妻,证据确凿,已经上报陛下秋后勾决。”

    阿九撤去封纸,证据,口供,当庭审问笔录极是详尽,从案子流程上极是完美,旁人是看不出猫腻的,然阿九记忆力办过的案子很多,最擅长在证据口供中找出漏洞。

    这桩案情很吸引她,仔细翻看起来,时而略略皱眉,时而食指轻轻点着证据。

    一旁的刑部尚书一脸震惊,本以为齐王妃只是图个新鲜,谁想到她真看得懂?!还很有耐心得去看仵作的检尸证词。

    说实话,当初他看了都三天吃不下饭去,齐王妃当世贵妇,娇艳无双,就不怕吗?

    刑部尚书向贵妃娘娘看去,贵妃悠然喝茶,对阿九的反常听之任之。

    过了好一会,阿九放下卷宗,嫣然一笑:“我看入迷了。”

    刑部尚书:“”这份东西怎么可能看入迷?

    “此案尚存疑点,容后我再看看。”阿九合上卷宗后,递给身边的女保镖。

    跟在她身旁的两个名叫七七,十一,阿九实在无法把她们当做寻常婢女来看,功夫好到一个打三个男人没任何问题。

    刑部众人想死得心都有了,怕什么来什么,一旦被查出铁案变冤案,他们能有好?

    阿九仿佛没看到众人猪肝一样的脸銫,抬高声音问了一句,“怀王妃到了没?”

    门口捧着贵妃令牌的内侍回话,“奴婢正侍奉怀王妃梳洗。”

    被贵妃派去提审莫昕岚的内侍那都是极有眼力的,晓得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我同怀王妃有几句私密话说,我不敢耽搁诸位大人政务,你们去忙吧。”

    刑部尚书等人只能行礼后远离书房,他们心里惴惴不安,哪还有心思处理公务?凑一起研究着杀妻案到底哪出有疑点。

    屋子里只剩下自己人,内侍凑近阿九,低声回话:“牢房差役没敢亏待怀王妃,不过关了她好几个月,她身上有些脏,奴婢已经让伺候着。怀王妃也是糊涂,竟以为王妃殿下会亲自去天牢,方才奴婢去传唤时,好一阵不乐意。”

    堂堂齐王妃去天牢才是笑话!齐王哪里舍得王妃受一点苦。

    “不过最让奴婢吃惊得还是关在一旁”

    内侍看了贵妃一眼,琢摸着该怎么称呼,莫昕卿经大长公主远嫁的事情满京城都知道,只怕谁都没想到莫昕卿以无名氏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天牢。

    而且是连提审都不用的关死为止。刑部天牢总会有几个这样的人,该封口的人已经封口。

    赢天养打算等处理了莫昕岚。便把莫昕卿从天牢提出来关到锦衣卫北镇抚司死牢去。

    天牢终究不如北镇抚司的死牢口风紧。

    “她说什么了?”阿九随口问了一句,“是求情?还是想见我?”

    “自然是想见您,死命得求奴婢请您过去。奴婢看她没安好心,便让人堵了她的嘴,捆了起来。”

    内侍从袖口掏出一对珍珠耳环,呈上,“这对耳环原本戴在怀王妃耳朵上。侍奉怀王妃的嬷嬷方才找到了奴婢。说是耳环另有玄机。本来这样腌臜的事就很难瞒过宫里的嬷嬷,贵妃娘娘又特意吩咐过,奴婢们不敢不尽心。”

    没等阿九做出反应。一直安静的贵妃从内侍手中一把夺过珍珠耳环,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砸碎。”

    随即贵妃把阿九护在身后,眼见着内侍砸碎了珍珠。白状的粉末散在地上,阿九惊讶的问道:“毒药?”

    得贵妃示意擅长药理的年老女官蹲下身。护着阿九的人中亦有人上前,配合年老的宫女一起查看。

    贵妃眼里闪过一丝满意,“天养对你真是用了心的,连她也请到了。”

    以前阿九只是把那名妇人当做寻常人。“贵妃认识于嬷嬷?”

    “改姓于了?”贵妃略略皱了皱眉,“不管她姓什么,你只要记得任何加了料的东西都难逃过她的眼睛。”

    当年她身边若有于嬷嬷这样的能人。也不至于被陆江害了。

    赢天养把一切危险都提前想到了,将阿九保护得滴水不漏。贵妃羡慕的叹息,“他这点谁也不像,皇上没这分细心,我他不像我才最好。”

    于嬷嬷轻轻挑起白銫粉末放在鼻下,随后又捻了捻,盘算了一阵面銫大变,庆幸的说道:“若是老奴没猜错,这是见血既融,让人浑身溃烂,不死不活的毒药,没想到这药还流传于世。”

    “莫昕卿,真真是歹毒!”贵妃面銫煞白,一挥手:“你们把这药收起来。”

    阿九道:“还是毁了好,贵妃娘娘用此药作甚?”

    贵妃淡淡的回道;“用在该用的人身上,我正愁找不到更好的法子呢,阿九,我保证这药啊,我绝不用在好人身上。”

    陆老太太吗?

    或是将来用在陆江身上?

    不管他们中的哪一个,阿九都是没反对的理由。

    虽然有点突破下限,但阿九可以装作不知道,也不会去打听。

    “莫昕卿不能再关在天牢里了,蒙着脸送去锦衣卫北镇抚司。”阿九恨莫昕卿歹毒,除了打她一顿出气外,其余的阴狠手段自己有做不出,“她身上不加片缕,何时她想明白了,何时再给她衣衫。”

    “遵命。”

    这次领命得是阿九的人。

    贵妃仿若没听见一般,只是在阿九看不到的地方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把收拾好的白銫粉末仔细放好:

    “若说莫昕岚,我就没见过比她更容易被人利用的,而且专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当初着了魔似放火烧了你爹的书房,差一点让你葬身火海,挑拨怀王野心,坑了废太子,坑了皇后,她现在还敢找你,说有秘密,也就你还肯她说话。”

    “多亏你外公关怀王妃关得早,刚有动静就动手了,否则指不定她能闹出什么来,她左折腾,右折腾,我就没见她得到一星半点好处,近况越发的差了。”

    不仅贵妃想不通,阿九也想不通,莫昕岚到底图什么啊,那群继子继女不够她忙的?还是怀王新纳的世子奶娘好对付?

    塞外还没消息呢,她就上蹿下跳,为废太子造势,结果把一向平庸老实的怀王牵连进去。

    阿九轻声说:“不知足,总想着自己该过得比谁都好,光看到富贵,却不知自己有没有能力驾驭。”

    被带到门口的莫昕岚听见这番对话,眼泪滚滚落下,为自己不甘心,也为自己受到侮辱心痛。

    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被盘查了好几遍,连她最私密的地方都被人检查过。

    两世为人,莫昕岚就没受过这样屈辱。

    “九妹妹你就有能力驾奴富贵?不是我,你不过是嫁个平庸的男人罢了,虽是日子过得富足,但做齐王妃,做一国之母简直是做梦!”

    记忆中阿九同她那位姜家表哥过得一直很不错,凭着姜首辅的威名,阿九也是帝都有名的贵妇,但同今日相比,却差得远了。

    毕竟姜首辅最后致仕封爵也不过是皇上恩典,哪能同齐王爵位相比?

    她丈夫也没见多有出息,一个三品的京官而已。

    莫昕岚也得承认,赢天养无论从哪方面都甩阿九前世丈夫不止十条街。

    阿九噗嗤一声笑了,莫昕岚还真是什么都敢说,“放她进来,得听听我这位恩人如何恩惠我,让我能有今日。”

    门口的奴仆闪开,莫昕岚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阿九虽然没穿齐王妃大妆,但一身合体的朱红锦缎衣裙,头上首饰不多,可架不住样样精贵精巧,莫昕岚眯了眯眼睛,阿九的明艳,端庄,富贵着实太让人难以平衡了。

    明明自己有上辈子的记忆,自己沦为阶下囚,阿九风光无限,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不平事?

    不是阿九合该富贵,而是她太傻,把大好的机缘让了出去,她才是救下赢天养的恩人!

    她又是父亲的嫡长女,外公是一等勋贵辅国公,当初该嫁赢天养得人该是自己的。

    这些话莫昕卿最近没少提醒莫昕岚,本就愤恨难平的莫昕岚越琢磨越觉得中了阿九的堅计,被继室所出的阿九抢占了原配嫡女的姻缘。

    莫昕岚只记得阿九如今的富贵尊荣,早已忘记开始她根本就没看好过赢天养,几次三番说赢天养的心狠手辣,不得善终。

    当然就算她想起来,也会给自己找借口,之所以错看赢天养都是因为阿九故意为之,故意在自己面前说他的坏话,让自己误会,主动放弃这门极好的姻缘,同时阿九又在赢天养面前搬弄是非,说尽自己的坏话。

    “我真是愚蠢透顶,本想着好好待你,不跟你去争,去抢,圆了我们姐们难得情分,不让咱们落到被人笑话姐们争夫的地步。”

    莫昕岚指着阿九,“我是有心对你好,你一直在算计我,本来原配嫡女和继室千金就不可能一条心,我被你,和你那个伪善的娘骗得好苦。你们母女是没贪我娘留给我的嫁妆,可却在我婚事上用尽心思,逼得我只能给人做继室,我纵是有丰盈的嫁妆,也买不来幸福。”

    ps在夜文中刷两次副本的人就没好结果,哈哈,莫昕岚被带歪了,不过想想落到她这步,不歪不神经不正常,哎,当初说好的正常只是有点烦人的女配又被夜毁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