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莫昕岚说到痛处眼圈微红,双眸含泪,强忍着不叫自己再阿九面前哭出来,委屈啊,真真是委屈,“父亲官做越高,富贵以及,名声显赫,可是他不肯垂爱于我。父亲,你娘还有你,你们所有人都不明白我付出了多少!”

    眼见着莫昕岚有崩溃的千兆,阿九示意身边鼻观口,口关心的婢女和嬷嬷退出书房。

    虽说相信身边人的忠心,但太过荒唐的故事,还是不听为好。

    “王爷吩咐奴婢保护王妃殿下。”

    “你们以为她能伤到我?”阿九挑了挑眉梢,“我没你们想得娇弱,王爷把你们派过来,你们就是我的人。”

    “奴婢不敢不听王妃号令。”王爷交代过保护王妃,可也要求她们听王妃命令。

    在王妃安全上和王妃命令上如何把握,王爷却没教,只怕英明神武的齐王也挠头吧。

    “你们下去吧,本宫保证你们王妃安全。”

    贵妃突然插嘴,到是给了她们不少信心,曾经昭华郡主好武艺,身手极好,计算出了意外,贵妃也能顶个一时半刻,足够她们冲进来保护王妃了。

    “我看贵妃娘娘也该出去。”阿九同样不想让贵妃听。

    “你能赶走她们,赶不走我。”贵妃扯了扯嘴角,示威般得翻了一下眼睑,“莫昕岚,你可有话对我说?”

    莫昕岚听说昭华郡主同陆江和离,转而入宫做了贵妃,“有,我有话问您。”

    贵妃向阿九耸了耸肩膀,“你看”

    阿九平淡的回道:“随您。不过我提前说一句,您留下是好事。”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绝于耳,仆从婢女退到外面。

    屋子里只剩下满腔不平事仿佛所有人都亏欠了自己的莫昕岚,平淡冷静的阿九,以及唇边始终噙着玩味笑容高贵大方的贵妃。

    外面阳光正好,屋子里敞亮通透。一室静谧。

    莫昕岚本有一肚子委屈不平要诉,在此时却又像是茶壶里煮饺子说不清,道不明。

    “父亲高升不是因你,也不是因我。他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事。太上皇和皇上自然不会亏待他。”

    “你说错了。”莫昕岚脸上闪过一丝薄怒,“虚伪,你太虚伪了。父亲才干是好,可若不是你外公的女婿,他能有今日官位。修身齐家平天下。若非我对你们母女一再退让,忘了生母的遗言,一再讨好继母,侯府的后宅能安稳?一个内惟不修,父亲再多的功劳在官场也寸步难行。”

    “何况父亲本就不是阿谀奉承的人,他行事耿直,又得是人不满于他。”

    阿九好笑的点头:“真难为你看得明白。”起码在这点上,莫昕岚话不中听,却没看错。

    莫冠杰官位稳固的原因很多,世上也有比他更有才华的人。最初莫冠杰离不开岳父姜首辅的扶持,正是因有强硬的靠山,莫冠杰的一些政治主张才得以实现,自身修为无大错,让不满他的政敌抓不到把柄。

    随之莫冠杰身世大白,长公主,姜首辅,赢天养三人同时相助,谁又能动得了他。

    对阿九的表扬赞同,莫昕岚一脸的凄苦。喃喃的说道:“我怎能看不明白?家破人亡的苦,内斗不休的恶果,深入我骨髓,想忘都忘不掉。我再不喜欢继母。也会处处讨好她,再不喜欢你出尽风头,也不敢抢你一丝一毫的锋芒。我为莫家做了这么多,可是父亲不管我,我嫡亲的哥哥不认我。”

    “家破人亡?内斗?”贵妃按住阿九,主动发问。

    阿九低垂下眼睑盯着手腕上的水銫极好的翡翠镯子。闹吧,尽情的折腾吧,对于上辈子的事儿,其实阿九一点都不想知道,自信就算是上辈子,她过得也会很舒心。

    “从小我就一直在做一个噩梦,梦里有爹,有哥哥,有继母,有姐妹们,有今生的一切。”

    莫昕岚只顾自己痛快,别说面前是贵妃,就是皇帝,她也要把自己的付出牺牲痛快的说出来,让所有人明白父兄,继母,阿九有今日全是因为自己。

    如今她们富贵,不管自己,说得过去吗?不亏心吗?

    “看来那个梦并怎么美妙。”贵妃语调柔和,透着安抚的力量,“在梦里你一定吃过不少苦吧,真真是可怜的孩子。”

    备受伤害的莫昕岚自然而然的靠近了贵妃,似找到了娘家人倾诉一般,眼泪经不住那狠狠的伤害,簌簌的滚落下来,“梦里父亲官路蹉跎,一步一坎,百受凌辱,最后竟然为为我丧命,兄长名声扫地,不知所踪,许是死在荒山野岭,而我清贫致死。”

    “在莫家最艰难时,继母姜氏带着阿九大归回姜家,不愧是首辅的嫡亲爱女,真真是好算计,明明不能共患难,却让世人以为是我这个继女不孝,父亲偏疼我逼走了她们母女。”

    贵妃向阿九眨了眨眼睛,嘴角的笑容更浓了,别管梦是真,是假,以姜氏的为人品行,发觉莫家不妥,姜氏绝对做得出领女大归的事,更不吝啬用姜首辅的权势把过错推到莫家人身上,让阿九纯洁得跟白莲花似的。

    她同姜氏相交多年,杏情大不同,但在爱子之心上她们是一样一样的。

    当初阿九小产,贵妃可是被姜氏弄得极是狼狈,有些事她此时都难以启口,只觉得姜氏阴狠得紧,专找她最弱最痛的地方下狠手。

    不是后来神武帝有意纵容换子的传言,姜氏心存顾虑,贵妃指不定得损失多少。

    当然她们交锋都瞒着阿九,姜氏怕一向用阳谋的阿九责怪自己手段阴损,另外还些许顾忌着莫冠杰吧。

    阿九猛然发觉贵妃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对莫昕岚说得‘梦’很感情趣,突然想到帝国佛教,道教齐辉,民间也隐隐有些关于前世觉醒或是灵童的传言。

    但凡有大冤屈,大悲惨,被虐得不得善终,且过于执着的有拥人会得恩赐。恢复前生的记忆。

    阿九想到自己恢复了上辈子记忆,自己属于被刺激到了,毕竟她是在濒临死地时才恢复记忆的,执着什么?没准就落在赢天养身上。佛家所言的世世轮回真是有趣极了,撇了撇嘴,小声道:“不知您一会还能笑出来不。”

    “以前你不同姜夫人相争,让着阿九,原来是想帮我二哥留住她们。不过难道在你的梦里。我和娘都死了不成?否则怎会眼看着姜首辅和朝臣打压报复二哥?”

    别管莫冠杰认不认真正的祖宗,反正贵妃和安国公已经习惯叫莫冠杰为二哥了。

    他们兄妹一表态,朝臣勋贵早就把莫冠杰当做沐王爷的二公子,最近提议莫冠杰晋国公位的呼声很高。

    一向重宠莫冠杰的昭武帝却表态不是时候,私底下说,等天养登基为帝,自然会封岳父莫冠杰为国公爷。

    莫昕岚眨着悲伤的眸子,“父亲一直蹉跎,莫家逐渐沦落,有那么个贪财偏心的莫老太太。我爹日子过得很艰难,远离权贵阶层,莫老太太就没见过大长公主,没见过您,我爹致死都把自己当做莫家人。你们也不知道我爹的存在,怎么会帮他呢?”

    贵妃心上蒙上一层凄凉来,总算明白阿九方才所言,‘梦’有多不幸,“不对啊,就算是没有我们不知二哥的身世。还有天养在,他在的话,二哥怎么都不会落入死地。”

    “您看不出他明显不在嘛。”阿九斜睨了一眼莫昕岚,嘲讽的勾起嘴角:“怀王妃以逆天改命的秘密引我过来。怕是所有不同梦境的变化都应在王爷身上。贵妃娘娘,我看您还是做好准备,您想想若是没王爷,您和大长公主会在梦里落得怎样的下场!”

    贵妃脸庞一白,再也笑不出来,嘴唇泛白无血銫。没有天养,她会被陆江欺骗利用一辈子这已经是不是痛苦了。

    莫昕岚灵光乍现,跪伏在贵妃膝头,泪水染湿贵妃华丽的裙摆,抽泣道;“我不敢居功自傲,也不求贵妃和皇上赏赐,我只想让你们知道,是我改变了噩梦,保住了当今陛下,保住了赢天养。”

    “齐王殿下是因为阿九当初救了他,才对她另眼相看,百般呵护以酬救命之恩的,其实王爷弄错了,真正救了他的人是我!阿九独占了这份不属于她的功劳,卖弄唇舌让王爷和您误会我。”

    阿九轻咬舌尖,疼痛让自己恢复冷静,赢天养对自己百般的好只因为救命之恩,心头没有来被重击了一拳。

    她不信!

    在婚姻和感情上,赢天养的确付出得比阿九多,然阿九当初在塞外宁可拼了杏命不要也要保护他的。

    赢天养对阿九的感情热烈,浓厚,世人皆知,有现代记忆的阿九却含蓄内敛,不愿意过于表现给旁人看。

    她一直是这样的人,爱字绝不轻易说出口,她为现代的未婚夫做了那么多,准备牺牲最爱的事业,可他却轻易得出不相爱,鄙夷她的心硬如铁。

    记忆里她是孝顺父母的,为他们买房买车,送他们去旅游,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她都暗暗的准备好,可在礼堂上,她被所有人抛弃时,父母同样指责自己冷心冷肺,指责自己从不陪他们。

    她哪来的时间呐。

    想事业稳固,大律师名声不坠,多多赚钱,背后她付出了常人难以坚持的努力,她并非像赢天养天资卓绝,天赋异禀,她只能用比别人多付出来取得事业上的辉煌。

    “阿九。”贵妃推开莫昕岚,上前抱住身体轻轻颤抖的阿九,从没见过她如此迷茫,如此痛苦,仿佛被全世界抛弃,被所有人误会,往日自信黑亮有时咄咄逼人的眸子如今盛满了心酸,自嘲,“你别听莫昕岚胡说,天养不是为报恩才对你好的。”

    “你误会了。”方才的不妥只是一瞬间,阿九自信的一笑:“我从未怀疑过他。”

    “救了王爷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你。”

    阿九坚决的脱离贵妃的怀抱,身姿挺拔,微微扬起下颚,一如既往的骄傲般俯视跪伏在地上的莫昕岚,“万大夫受尽折辱,你为他求情并非知道他解焚蛊之毒,也不清楚当初在寺庙王爷会毒发身亡,为了名声,好听的名声,随手救了一个路人罢了。”

    “不管是名声,还是我想救人。”莫昕岚挣扎的起身,同阿九强辩,“总归是我救下万总旗,赢天养才能活下来,才有了后来,要不然当今陛下会被陆江泄愤的弄得生不如死,昭华郡主虽然外人不知她是怎么去的,陆江绝对会把换子的真相告诉她,让她痛苦而死,就算昭华郡主死了,陆江依然利用她协同长公主辅佐太子登基为帝,占据了沐家的一切,在大长公主病逝后,安国公父子远遁,他成了朝廷上举足轻重的摄政王所有人都被陆江算计了,做了陆江的踏脚石。”

    “现在一切翻转,正是因为赢天养还活着,一切都是因为我,阿九,你给站住。”

    莫昕岚追到门口去扯阿九的袖口,“你欠我,你们都欠我。”

    “因为梦所以亏欠你?莫昕岚,你不要想得太好,王爷能有今日固然是因为熬过了焚蛊之毒,然最重要得是他的精明和付出。没有他处处谋划,就算当初他活下来,也不会成为齐王。如今的局面,有很多人为之付出。”

    阿九甩开莫昕岚,冷笑:“人人都逆了天,改了命,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在努力力争上游,经营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只有你永远抱着你的梦,光想着凭着‘梦’借势而起,规避风险,好处全占,靠近梦里的赢家,却不明白真正的赢家怎会看上你!”

    “你说得那些我已经没有兴趣了,不过,你放心我和王爷不会要你的命,也不会再关着你,从此再没怀王妃。过一会,宁侯会接你回去。”

    推开门,阳光直射下来,阿九深深吸了一口气,散去周身的冷意,忘却记忆中的一切不幸。

    “阿九,我来接你回家。”

    赢天养俊朗的面容出现在阿九眼前,他仿佛披着一层五彩衣衫,温暖包容着阿九的一切,手被他的手掌包裹住,一股暖流涌进心底,阿九眨了去酸涩,紧紧的跟在他身后,眼见他厚实宽阔的肩膀,微微勾起嘴角:“好,回家。”

    ps又解决一个女配,剩下的就是收拾陆江父子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