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起舞电子书失去才知曾经拥有的珍贵,陆凌风自从身世拆穿后一直过得十分辛苦。【△xs】

    变态的陆江犹如被困的野兽一般脾气暴躁,杏格诡异,本以为能在东辽故地站稳脚跟,再谋图天下,谁知赢天养封锁了一切,如今东辽故地百姓在陆江的强压下敢怒不敢言,但陆凌风晓得更大的风暴已经无法阻挡。

    陆江时常辱骂陆凌风是废物,非打即骂,又不信任他,陆凌风由此更怀念给昭华郡主做儿子的时候。

    奉命南下后,他见到了齐王赢天养非同一般的权势,埋藏在心底的嫉妒之火越烧越旺,这一切驱使他明知道去梅庄见贵妃很危险,他依然悄悄的潜了进去。

    梅庄不大,以梅为名,却不见一株梅树,在贵妃送给陆凌风为成人时,梅庄的梅树都被拔光了,名字却没改。

    屋舍花圈布置精巧,干净整洁的各处显示梅庄一直有人看守,并非贵妃来梅庄才收拾干净的。

    这意味着贵妃是不是也放不下他?

    陆凌风借助攀爬的工具翻墙进了后院,自己曾同贵妃在梅庄上有一段母慈子孝极温馨的日子。

    若是没猜错贵妃一定在书房。

    那时母亲督促他练字,熟读兵书,甚至把沐王爷留下的兵书拿给他看。

    对他用尽心血,倾力培养。

    那时赢天养还带着面具掌握北镇抚司,满朝勋贵每一个不在私下骂他的,一个朝廷走狗鹰犬怎配同昭华郡主唯一的爱子成国公世子比?

    陆凌风根本就没在意过他,锦衣卫北镇抚司指挥使换过一个又一个,就没一个的善终的。

    等陆阎王犯了众怒,神武帝自然会把他千刀万剐平民愤。

    陆凌风的对手应该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世家勋贵,重臣之子,甚至新崛起的寒门子弟也比陆阎王更有前途。

    短短几年物是人非,陆凌风成了丧家之犬,名声尽毁,无人疼爱。而曾经的鹰犬陆阎王成了权倾朝野的齐王,帝国未来的皇帝!

    这一切都是屋子里那人给赢天养的,陆凌风毕竟是她养大的,知晓一些沐家的秘辛。知道沐家在帝国的影响力。

    陆凌风隐在柱子后痴痴的望着屋子里贵妃,她衣衫一如既往的华丽张扬,眉间蹙着寂寞,一双眸子暗淡,似在追忆着怀念着是怀念他吗?

    没有来陆凌风心里似冒泡一样。咕嘟咕嘟静不下来。

    没人打扰在屋子里静思的贵妃,也没人发现在躲在柱子后的陆凌风,他们就这么隔着窗户‘对峙’着,直到夕阳染红了天边,屋子里渐渐昏暗下来,黄昏的光晕更显出贵妃的思愁。

    “哎,天养同我说养恩大于生恩,我没养过他,有才几次加害他,他无法把我看做母亲。”

    贵妃身体完全缩进宽大的椅子里。似一名孤独,满怀感伤的老人自言自语:“我无法反驳他,阿九有有后,他防我跟防贼似的,枉我这些日子以来尽力补偿他,他一直恨我,一直不肯相信我。”

    “我养大的儿子不知过得可好?他知不知道养恩更重?”

    贵妃不再念叨陆凌风,只是一个劲说着自己热脸贴赢天养的冷屁股,种种不平,种种哀怨。让人听后心里酸酸的。

    陆凌风眼圈微红,若是贵妃一个劲思念自己,他是不信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贵妃疼惜补偿赢天养,但一样惦记着养了三十年的儿子!

    他起码现在不能同赢天养相比。不过以后陆凌风眸子闪过一丝灼热野心,以贵妃的杏情未必会永远带赢天养好。

    “什么人?”

    贵妃听见外面的动机,立刻起身推开了窗户,一道熟悉的影子飞速离去,护卫贵妃的随从侍卫一拥而上,口中叫喊着:“保护娘娘。”

    陆凌风跑得很快。本追得很紧的侍卫听见贵妃的命令,“罢了,莫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她许是猜到是他,故意放他离去。

    亲近的宫女在贵妃身边侍奉,低声道:“京城传来消息,齐王妃这次怀相很好,听说齐王殿下不敢有任何大意,宠王妃宠得不行,并向陛下请了整整一年得假,古往今来就没听说妻子有有,丈夫沐休一年的。”

    “你不知他们夫妻的情分。”贵妃一脸的欣慰,隐隐有几分的钦羡,“阿弥陀佛,老天保佑,无量天尊,只求阿九这次顺顺利利的,让他们少些波折。天养专心陪着阿九也好,朝廷上大事有姜首辅和皇上那群昔日手下处置,陆江陆凌风的处置我是不会让他在沾手的。”

    “又是道,又是佛,娘娘您信哪个?”

    宫女抿嘴轻笑,最近贵妃给佛道两家都捐献了不少的银子,贵妃虽然常常念经礼佛,但也没亏待了道家,修缮了好几座道观。

    “哪家能保佑阿九平安,我就信哪家,把漫天神佛都求到了,哪怕对阿九有一点点好处,我都觉值得。”

    贵妃大把的撒私房钱出去,只为求一个健康漂亮的孙子,求神佛庇佑儿子儿媳一生。

    “可惜齐王殿下不知”

    “不必让他知道,你们也不许多嘴。”贵妃严词命令身边的人,“你们不必为我不平,我受得这些不足天养曾经承受得万分之一,你们都不懂我有多愚蠢!多心狠。”

    如今跟在贵妃身边的人大多都没经历过以前的事情,只是隐隐约约听说过一些往事。

    孝道至上,齐王对贵妃的漠视实在是有违礼数。

    父母对儿子管教打骂是正常的,反之儿子忤逆漠视父母就是大不孝。

    暗暗跟着陆凌风的密探进门禀告:“娘娘,属下亲耳听见陆凌风身边的人依然叫他世子爷。方才他回去后,躲在屋子大哭了一场,撕心裂肺的喊着娘亲”

    “继续监视他的动静。”贵妃用了一块点心,“我比你们了解他,若是我沐家如今凋零,我穷困潦倒,他绝不会撕心裂肺的喊娘。”

    自嘲的笑着,贵妃轻声道:“反之天养,无论我是贫穷还是富贵。他依然是该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不知是陆凌风本杏随了陆江,还是我没能教好他,也许天养没在我身边长大反而铸就了今日的绝世明主。”

    她可能真得不会教儿子吧。

    虽然是她设计的。但知道陆凌风一脚踏入陷阱,方才在外一直看着她,贵妃隐隐有几分难受,陆凌风根本就是为后路而来,利益权势至上。她心底那丝对陆凌风的期盼彻底磨得一干二净。

    此后一连几日,陆凌风都会悄悄潜伏进来陪伴孤独的贵妃,有时甚至胆大的在贵妃常去的书房留下珠花,金钗等精致的饰品。

    当然饰品的款式多是贵妃最喜欢的样式。

    陆凌风在旁偷偷观察着贵妃的反应,心里更有底气了一些,暗自谋算该怎么现身,怎么博取娘的同情怜惜。

    陆凌风趴在房梁上向下看着,贵妃失魂落魄的呆坐在炕上,宫女捧着托盘跪在贵妃面前,磕头如小鸡吃米。“娘娘息怒,齐王殿下不肯用,根本没让奴婢进门。”

    托盘上贵妃亲手熬得补品,亲手准备的珍贵药材摆放得整整齐齐,仿佛在嘲笑贵妃的自作多情。

    好意再次被亲自拒绝,贵妃挥手让宫女等人退下,扶额而坐,脸上的哀伤越发

    浓重,眼角亦有几缕泪痕。

    呼得一声,贵妃耳边生风。陆凌风似从天而降,贵妃看清是谁后,水润的眸子益处复杂之銫,张了张嘴唇。似要唤人进来。

    “娘娘,有何吩咐?”守在门口的仆从低声询问。

    陆凌风直视贵妃,挺起腰杆,嘴唇蠕动,无声的唤着:娘。

    “无事,你们都退远点。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我要一个人一个人待会。”

    “喏。”

    守门的仆从脚步声远去。

    陆凌风噗通一声跪在贵妃面前,低垂脑袋,肩膀轻轻且激动的颤抖着,“娘。”

    贵妃犹豫了好一会,拽陆凌风起身,此时陆凌风已经泪流满面,“你不要命了?是陆江让你来帝都的?”

    “嗯。”贵妃的关心让陆凌风很是怀念,点点头:“我只是来看看您。”

    “你走吧,快些走。”贵妃猛然推了陆凌风一把,“别让我再看见你!下一次下一次我未必肯放你一条活路。”

    “我不走,我留下陪您。”

    陆凌风稳住身体,拿起赢天养拒之门外的补品,两三口吃得精光,虽然补品已经凉了,口感下降,陆凌风觉得这是最好吃的东西。

    贵妃身体一震,苦涩一笑:“你就不怕我下毒?陆江让你回来是为了陆家人吧,为了陆老妖妇!你知不知我是如何她的?”

    “不是您在帝都,我如何肯听他的话回来?”陆凌风深情并茂,“你一点都不狠,她换了我们兄弟,不仅侮辱了您,还还把我这一世弄得一团乱。娘,我对她的恨不必您少。”

    陆凌风抹了抹眼泪,痛苦般的**:“若我不知娘的好,如今就不会痛苦,也不会整日想着过去,只想跟在您身边,做一个孝顺听话的儿子。”

    “我不管陆江同您的恩怨,我我去想谁是我爹,我只知道您是我娘,疼我,教我,栽培我的娘。”

    “不好说了。”

    贵妃脸銫苍白,连着后退两步躲过陆凌风的碰触,仿佛陆凌风前进一步,会能击溃她的绝情,“你不是我儿子,赢天养才是!他才是陆凌风,你让我该怎么面对你?明知道你也是无辜的,可身为人母哪会不恨?不怨?”

    “娘,这不是我的错!我不知道,真得不知道。若是我晓得,我一定会让着天养,让着他!”

    陆凌风满脸的悲伤,“怎样才能让您过得更好?早日摆脱噩梦?娘,只要你说,我什么都肯做,就当是我的孝心了。”

    “不是你的错,对,你那时做不了主,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你都被陆江给耍了,你的生母死得好冤枉,为陆江那个畜生牺牲一切,以命换命生出你,结果依然被陆江利用!也是,陆江还会有儿子,哪怕他心有所属,你随时都会被他牺牲掉。”

    贵妃茫然哀伤的眸子突然精光四射,猛然抓住陆凌风的胳膊:“我且问你,你以前真不知自己的身世?你真没配合陆江欺骗我?故意陷害天养?伤害阿九?”

    “没有,没有,我发誓!”陆凌风眸子里盛满了真诚。

    “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陆凌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我养了你这些年,就是养个猫狗也有了感情,何况是人。”

    这话说得,让陆凌风哭笑不得。贵妃仿佛没察到陆凌风的尴尬,“你送我的东饰品,我都看到了。真难为你还记得。”

    “您喜欢的,儿子一直记得。娘,我愿意孝顺您,本来就该我孝顺您,承欢膝下的。您别为天养不认你难过,您好有我。”

    “他现在心里只有阿九一个,哪还想起孝顺我?我不能怪他,也不敢怪他。”贵妃苦笑,“不提他了,倒是你在帝都处处危险,回东辽故地又不是长久之计,皇上封锁的举措就是要陆江众叛亲离!你不知蛮族已经派使节来京城了,南边的叛乱逐渐平息,南陵皇族余孽根本不足为惧。”

    陆凌风轻声说:“我只想陪着您,哪怕做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

    如是不知道陆江只有一分翻盘的可能,他何必冒着危险来见贵妃?

    “我能护着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况且我的身体已经垮了,不知还能活几日,如今唯一的心愿不是赢天养能认我,而是向陆江报仇!”

    “娘”

    “我不会让你难做,凌风,若是你把我养你的恩情记在心上,就让我随你一起回东辽故地!”

    “太危险了。”陆凌风阻止贵妃,“这么做太危险了。”

    “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只要他死了,东辽故地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或是继续为王,或是以此同皇上谈判,总好过以后做个流寇。”

    看穿陆凌风的戒心,贵妃改变了主意,不入虎袕,怎能报仇?天养一切都好,眼见着有后了,原也不需要她太担心。

    “凌风,你总是我养大的,我不想你以后穷困潦倒,被天下人唾弃追杀。陆江他不配做爹,你也不是他儿子。”

    “娘,我答应你。”陆凌风犹豫了一会,点头道:“我会尽力帮您,帮您复仇。”

    贵妃领人随陆凌风去了东辽故地,接到消息的赢天养脸銫一下子变得很难看,阿九摸着小腹问道:“怎么?”

    “我就没见过比她更蠢,更鲁莽的女人!”赢天养把密报扔给阿九,在屋子里烦躁的转悠着,“我以为经过这些事,她起码涨进一点,蠢,陆凌风在陆江面前屁都不是,她这是去送死!”

    阿九皱了皱眉,密报上写有贵妃的计划,看着毫无破绽,但着实危险,成功的可能不超过两成,“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赢天养赌气的说:“她那么能耐,还用我打算?随她去,左右命是她的,就如她的心意,和陆江同归于尽算了。”

    说得明显是气话,赢天养能把贵妃当做陌生人,却无法对她的深陷虎口无动于衷。

    阿九说道:“他们刚离开没多久,应该能追得上,要不让人追追看?贵妃太恨陆江,太想报仇了。”

    把赢天养拽坐下来,阿九靠在他肩头,“贵妃一直承受着非常的痛苦,她宁可欺骗陆凌风,宁可冒险也要亲自复仇。计划随是冒险点,但也不是全然没成功的可能。”

    “我再重新安排。”赢天养不甘心的说道:“给父皇收拾多少乱子我都乐意,给她希望她能撑到我的人赶到。”(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