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贵妃对昭武帝的担心全然无假,自己可以为捉拿陆江不顾凶险,却不希望昭武帝被陆江察觉。

    “帝都有天养在,就算咱们两个被擒拿,也可做一对同生共死的苦命鸳鸯。”

    “不行!”

    贵妃面銫苍白,神銫复杂到极致,隐隐化作几许的心疼内疚万一昭武帝落在陆江手里,岂不是重复莫昕岚梦中的情形?

    或是比那个梦受到更严重。

    “你明知道我同你只是兄妹之情,你我都明白如今结成夫妻的原因。”贵妃眸子闪过冷然,“不是为了天养,我绝不会入宫!你心里既然还有那个女人,我岂会做代替品?”

    昭武帝愣了一会,哑然失笑:“这么多年,你到是一点没变,担心我就明着说,我又不会笑话你?”

    “我只是怕你影响天养,你有个万一,天养会恨我一辈子的。”贵妃扭头躲过昭武帝碰触自己脸颊的手。

    “是,是,是,你心里只有我们的儿子!”昭武帝宠溺一般把手搭在贵妃肩头,“我从来没想过同天养比,你不必担心我会吃儿子的醋。”

    无赖!贵妃用眼神控诉没皮没脸的昭武帝!

    他两鬓斑白,身躯依然高大健硕却已见些许的老迈,眼角眉梢也有了很深的皱纹,养尊处优的人会显得年轻,然昭武帝毕竟戍边二十余年,几经磨难,年岁深刻的镌刻在他面上,岁月没有厚爱他。

    贵妃眼里的指责渐渐消散,从他回京,自己就没像今日这么认真的看过他。

    “昭华。你从来不是替代品。”

    昭武帝慢慢的松开捆住贵妃的绳索,缓缓伸展手臂把贵妃拥进怀里,低声道:“让你进宫固然有天养的原因,世间不如意事十之**,既然她已经去了,陪我到最后的人只能是你,我不如天养专一。既无法忘记她。又想同你好好渡过余生。”

    “我一直就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昭华,天养做得比我好。把帝国交给他,我对得起祖宗,对得起父皇。知道你有危险,我便来了。”

    他们也会一起面对一切危险。

    如果当年他主动一点。昭华郡主未必会不敢选他。

    贵妃挣扎犹豫片刻,安静的伏在他怀中。双手主动环住他的腰,眼睫挂着泪珠,被陆江欺骗了三十年,原本她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了。可此时她还是相信了昭武帝。

    因为在莫昕岚的那个梦里,齐王明知道自己勤王会失败,依然带领所有人杀向京城。为她和天养讨回公道,被陆江折磨依然怒骂陆江不止。

    “如果你骗我。我也不会怪你。”

    “啥?”

    昭武帝低头看着下了某种决定的亲亲表妹,台词对不上啊,记得阿九可不是这么说得。

    在出京之前,昭武帝同聪敏的儿媳妇阿九‘军师’见了一面,得到不少了阿九的指点,毕竟他不如阿九懂女人心。

    阿九曾对昭武帝私下说过,贵妃同赢天养的关系已经注定了疏远冷漠了,复仇陆江之后,贵妃极有可能生无可恋,活得极为痛苦,以亲人的角度阿九不希望看到贵妃活着比死还难受。

    赢天养也是不愿意看到的,然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纠葛,赢天养又不可能原谅贵妃,所以阿九想着撮合早有心思同贵妃同渡余生的昭武帝,给贵妃找个可靠的人。

    贵妃所具有的偏执难改,阿九便想着不如让偏执的贵妃执着于昭武帝,有莫昕岚那个梦,贵妃对昭武帝的感情要深刻得多,别管是内疚,疼惜,还是爱慕,反正贵妃会在意昭武帝的。

    按照赢天养所想,也许和谐恩爱的两人会又弄出个儿子来,阿九同样不喜欢赢天养登基称帝。

    “黑熊,你是唯一能骗我的人。”

    “可我根本就不会骗人你啊。”

    昭武帝困惑的抓了抓脑袋,贵妃笑得意味深长,挽住昭武帝胳膊,“是不是阿九让你说得这些?”

    “你怎么会知道?”昭武帝大吃一惊,喃喃道:“也不是全是阿九,她是为我们好。”

    “我自然晓得她的好心,不过以后我和你的事,你不许同她说一个字,毕竟我们是她的长辈,哪有把这些讲给儿媳妇听的?”

    贵妃眯着眼睛警告昭武帝,“你说呢?”

    昭武帝连连点头,“听你的。”只要表妹不生气就好了,他从来都是很容易满足的。

    原本天养的愿望,再难再痛苦她都会努力完成,唯独再有有这件事,贵妃绝不会做,能做到也不做!

    并非她不想再养孩子,生养一个同黑熊的孩子,体会做母亲的乐趣,而是她不能让天养再有任何承受危险的可能。

    的确赢天养天资聪颖,善于谋划,可谁能保证他不会被未来的弟弟所取代,所伤害?

    赢天养和阿九都太自信了,他们完全忘记长在皇家的皇子争权夺利是印刻在血液中的本能。

    “这次回去,我看把天养的太子名分定下来吧,毕竟阿九也有了身孕,看怀相似是男孩,他后继有人,册为太子更加名正言顺。”

    “我也这么想。”昭武帝笑着应了,“到时候咱们两个就可以偷溜出宫去,看看山山水水,过些轻松肆意的日子。”

    贵妃有几分哭笑不得,虽然这也是她的愿望,可昭武帝自从养大赢天养后,什么时候日子过得不轻松了?

    突然有个念头在贵妃脑中闪过,阿九努力撮合他们两个,恐怕还抱着让贵妃代替天养为昭武帝收拾乱摊子的意思吧。

    可以想见她以后的日子过得会多么的‘鸡飞狗跳’。

    仿佛她对复仇陆江没那么急迫了,对以后多了几分期待,贵妃目光柔和不少,“天养打算怎么收拾陆江?”

    昭武帝笑道:“你看着就是,足以让他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此后几日,昭武帝和贵妃改了妆容,在曾经被东辽的都城四处游玩,在陆江眼皮子底下,他们鱼龙白服的游走于各处名胜感觉很是刺激,也很是稀奇,毕竟东辽国都也曾是风景名胜之地。

    陆江对自己府邸附近。以及接近自己的人查得很严。依然盘查都城的陌生人,但他手下却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思,认真办事得极少。昭武帝他们又有完美的路引和身份证明,又用银子开道,因此他们过得很是自在。

    反倒是患得患失,整日提心吊胆的陆江睡不好。吃不好,脾气越发的暴躁。对属下侍从非打即骂,时常能听到陆江的吼声,“她来了,一定就在我身边。”

    陆凌风一边劝着陆江戒骄戒躁。一边悄悄的施恩于众人,慢慢收揽一些对陆江失望的属臣。

    同时他积极运作蛮族部落头领来东辽国都的事宜,悄悄的关照活死人太上皇神武帝的饮食起居。把马公公等人放到太上皇身边侍奉着,对废太子也多有关照。

    眼看着陆江喝了安神药歇息。陆凌风眼里闪过一丝玩味,陆江显得比前两日更为消瘦,看得出贵妃给他的影响很大。

    熟睡的陆江喃喃自语,眉头不安的蹙着,“昭华”

    陆凌风嘲讽的一笑,转身离去,最近陆江睡熟后,叫昭华的名字越来越多,对陆云却很少提起了。

    也许只有于陆江完全放松时才能明白心底最在意谁。

    真是说不尽的讽刺!

    但凡陆江对昭华郡主用点真心,他们之间也可能有挽回的余地,而他陆凌风也不至于落到今日成了赢天养和蛮族的走狗!

    他永远忘记昭武帝在贵妃入府前出现,并轻蔑得把扔给他一封赢天养写的书信。

    看望书信后,陆凌风晓得没有自己,赢天养依然可以诛杀陆江,只是稍微耗些功夫罢了。

    而他若不照着赢天养信上的指示去做,天下将无他的容身之地。

    他同赢天养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和地的距离,那么遥远,他只能仰望着赢天养!

    *****

    蛮族首领即将到达东辽国都,百姓被侍卫驱使着站在街上迎接蛮族!

    原本东辽国土靠近幽云二州,接壤蛮族鞑靼诸多部族,直到东辽国被灭,东辽皇帝都没做过借蛮族鞑靼势力逐鹿中迎的事。

    东辽末代国主昏庸无能,嫉贤妒能,一直嫉妒太子陆云的才干,可这么昏庸的国主都没同蛮族鞑靼结盟。

    曾经是天下名将,忍辱负重多年的复国英雄陆江竟然盛情款待蛮族首领,据说还要拜蛮族首领为义父,对蛮族称臣,纳贡,这让东辽故地的百姓对陆江再无任何好印象。

    虽然枭雄成大事可不拘小节,陆江投靠蛮族是损得是民族大义,突破了百姓的底线。

    “陆江,他乱了。”

    站在百姓之中,贵妃悄悄对昭武帝感慨,以前陆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决策,“看他向他自己都瞧不起的蛮族称臣,简直太痛快了。”

    陆江一直看不起赢氏皇族出身,可赢氏再草根,也比蛮族高贵许多。

    昭武帝点点头,赞叹道:“天养不仅会让他失去一切,还会让他痛苦不堪。”

    这就是养一个聪明绝顶儿子的好处,昭武帝自豪极了,当然也曾不曾反思自己做甩手掌柜的,能者多劳嘛。

    面对骄横的蛮族,陆江默默的咬碎了一个牙齿,便是以忍辱负重说服自己,陆江也难忍受自己跪在蛮族首领面前,在百姓面前称臣!

    他以祖先为傲,以出身世家为傲,今日只要跪下去,他就是陆家的罪人,陆家传承千年的荣光将会毁于一旦。

    这也是对他这些年所坚守的世家和草寇不同的最大嘲讽。

    陆凌风晓得陆江的纠结,暗自痛快的看着陆江饱受折磨赢天养逼着陆江不得不亲自抽去自己身上的所有骄傲,**的折磨固然会让陆江痛苦,但是以回去陆江的骄傲对他来说更为痛苦。

    碧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明明赢天养还在帝国都城,陆凌风却感觉赢天养站在白云上俯视着一切,嘲讽着陆江,享受着折磨陆江的愉悦。

    “陆江,你可愿拜我义父?”蛮族首领暗自隐含着一丝警告,满脸得意张扬,“不快点得话,小心我改变主意,直接去找齐王谈条件,到时候恐怕你陆江坚持不了几日就会被齐王擒杀。”

    陆江别无选择。

    他慢慢的屈膝,缓缓的跪在地上,对年岁同自己的相当,也许还小了一两岁的蛮族首领磕头,“我愿称臣!岁岁纳贡!”

    “称臣?那是必须的,不过你书信上可不是说的。”

    陆江手掌心染血,嘴唇泛白,宛若不敢见光的人低垂着脑袋,“我愿意认您为义父,时时侍奉”

    碰,几颗石头从人群中扔出砸在陆江身上,“逆种!败类!”

    陆江嘴角渗出血丝,强忍着没有游过去,他得坚持下去,为了今日的耻辱也要坚持到底!

    唯有将来驱除蛮族才能洗干净。

    ps这次夜得病把家里人吓坏了,做了一堆的检查,咳咳,夜只能保证隔日更新,争取日更,家里看得有点紧。其实没大毛病,不过亲人的关心还是蛮温暖的,不能不听。(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