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伴随着蛮族首领得意粗狂的笑声,被士兵强行驱赶上街的百姓在有心人的暗暗煽动下,纷纷留下一地的垃圾离去。

    法不责众,民心不可违,就算是站在街上的士兵也不敢真把百姓怎么着,象征似的喝令百姓留下,见离开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只能傻愣愣的站着,别说百姓接受不了,一直追随陆江的他们同样不想在蛮族面前低头。

    “干儿子,你的臣民不怎么听话呐,我怎么说也算是太上皇吧,换做是我,早把这群人杀光了。”

    陆江闻言头低得更深,掌心的伤口更深,“请”突然,陆江抬头,眸子盛满疯狂,狂狷,从地上站起身,“请义父进府。”

    迈出一步,就不可能又回头再回头的机会,陆江只能走下去,突破底线的继续走下去。

    蛮族首领吓了一跳,原本陆江是抗拒的,如今却也有了豁出去的觉悟,“好,好,这才对嘛。”

    随着陆江进门,蛮族首领高声狂笑:“过两日我的部署会进驻城中,他们没见过世面,还请干儿子你多多照顾,听说你们中迎的美人极好,干儿子又是个大方的人,给我多准备几个好的。”

    “可惜,我若早收你为义子,是不是就能尝尝昭华郡主的滋味?”

    “赢天养那个那个冷血畜生。”一向大大咧咧,蛮横的蛮族首领提起赢天养的名字,面部表情僵硬,有惧怕,有钦佩,“就不该出生。他一个*害了多少部族!”

    陆江笑呵呵的应着,“昭华郡主徒有身份,不大会侍奉男人,我自会给义父找些可心柔美的美人,将来我同义父领兵南下剿灭赢氏一族,义父若还对固执年老銫衰的昭华感兴趣,我自会把她送到您床榻上。”

    “好。这话说得好。”蛮族首领激动的拍着陆江肩膀。“我要让赢天养亲眼看着我是如何玩他母亲的。”

    陆江看得出蛮族首领等人对赢天养的恨意,不由得放心了一些,原本在他心里也怀疑过这是不是赢天养布置下的圈套。

    大排宴席。唤上美人,歌姬侍奉蛮族众人,陆江附和着放浪形骸,毫无体统规矩的蛮族首领。

    饮酒过后。众人搂着美人回房,陆江环视桌子上上的狼藉。苦涩的大笑,眼泪从眼角滚落,鬓间的乌发仿佛一瞬间染成了霜白銫,“陆江。你对不起祖宗,不配入祖坟。”

    以后无论他如何成功,如何权柄赫赫。都无法洗清今日的耻辱。

    陆凌风怯生生的扶住倒地吐血的陆江,用绢帕轻轻擦拭陆江染血的嘴角。“父亲”

    今日陆江近乎自残自虐的迎合蛮族首领义父,也让陆凌风吃惊不小。

    他心里暗暗的佩服设圈套的赢天养,远在帝都的赢天养怕是把这一切都想到了,陆江承受的痛苦绝非常人所想,毕竟陆江还是想做个‘英雄’,而非民族败类。

    陆江亲手毁掉了自己的一切美好和坚持!

    呕出鲜血染红了帕子,陆江脸銫毫无血銫,眸子如同泣血一般鲜红,“凌风,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不过在在我死之前”

    陆江强行撑起身子,头晕目眩了好一会,面向帝国方向,“我一定要让他们父子付出代价!我要要让昭华死在我怀里!”

    陆凌风嘴唇动了动,疯子,变态!

    眼见着陆江摇摇晃晃的走远,陆凌风眸子闪过一丝沉思,慢慢的勾起嘴角,陆江这辈子也挺可怜的,想要得永远可望而不可及,落到最后陆江就是一个笑话,注定遗臭万年的笑柄。

    “我呢?”陆凌风眸銫暗淡下来,“纵使有心做个安静的顺民,赢天养最后能否放我一马?”

    他已经不想同赢天养争抢了,也不敢再嫉妒赢天养所拥有的一切,只求看在他有点苦劳的份上,赢天养能让他安稳的渡过余生。

    *****

    昭武帝同贵妃因今日陆江拜蛮族首领为义父喝得大醉,“我告诉你,那位陆江认下的义父,他他曾经拜我儿子天养为主人,在天养面前如同下人,哈哈,真想看看陆江知晓一切的表情。”

    “家奴之子,陆江还有脸吗?”昭武帝高兴极了,得意极了。

    贵妃醉眼迷蒙,身体软软的靠在昭武帝怀里,“黑表哥,多给我说说以前的事儿,我想听。”

    听他是怎么养大天养的,听他同儿子天养如何再那么艰难的条件下拥有了莫大的势力。

    以前她总想着天养什么时候能原谅自己,怎么补偿儿子,如今她错过了天养最重要的成长阶段,听听儿子的事迹也能更了解他。

    “咱们儿子啊,真是个天才!”

    昭武帝这句话说过很多遍,对很多人说过,此时再说理直气壮得很,抱着宿醉的贵妃滚到床榻上,“我就从他很小时讲起,那年雪下得很大,我在山洞里发现了他中了毒,他很痛苦,我本想发发善心给他收尸我忘不了他的眼睛,其实昭华,他的眼睛很像你的。”

    *****

    帝都,皇宫御书房,齐王站在窗口,面向东辽故地方向,璀璨的星光洒落在他身上,他眸子若星辰,目含星月,荣如君,缥缈若仙。

    在他身后,默默站着几位阁老,六部尚书。

    他们悄悄打量着眼前那道伟岸的背影,不得不说,齐王值得他们追随,辅佐。帝国极有可能在齐王的手上创造出一个前无古人,后很难有来着的盛世。

    齐王赢天养不仅智谋无双,能真善战,同样是难得的治国人才。

    除了对齐王妃阿九过于宠溺言听计从外,他几乎是完美的帝王人选。

    只能怕盼着必定名垂青史的一代贤主别毁在阿九身上,毕竟阿九有些观点和实行的政策,挺让这群贤臣担心的。

    “我准备去东辽故地一趟。”

    “不可。”

    阁老朝臣几乎同时开口阻止齐王,“齐王殿下您制定的计划实行得很顺利,陆江已经名声扫地,众叛亲离,前面有陛下在,足以,您着实不必再去。”

    “帝国离不开齐王殿下。”

    朝臣可不希望齐王出事,说句大不敬的话,帝国可以没有太上皇,没昭武帝,没大长公主,万万不能没有齐王赢天养!

    然让齐王改变主意是千难万难的,朝臣自觉没那本事。

    姜首辅轻咳两声,朝臣慢慢停下劝说,眼见着姜首辅上前一步,靠近齐王,“齐王妃有有辛苦,离不得殿下您。”

    赢天养目銫闪过一丝迟疑,姜首辅的手打了个暗号,朝臣纷纷声援:“首辅说得是,齐王妃离不开殿下。”

    为了凸出阿九的重要杏,朝臣大多称赞齐王妃如何难得,尽量用齐王妃阻止齐王出京。

    他们全然忘记前几日还曾向赢天养建言,纳侧妃,以及谴责阿九干政。

    齐王同姜首辅对视一笑,“本王的确放不下阿九,可也担心陛下。”

    “陛下让殿下监国,您总不能辜负陛下所托,您去东辽故地只是锦上添花,留在帝都才可保证帝国安稳,百姓安居乐业。以陛下之能必会擒下逆臣贼子陆江,光复东辽故土。”

    “您应该信任陛下。”

    赢天养犹犹豫豫的叹息,俊脸透着不满,“容本王再想想。”

    朝臣还想再劝齐王留在帝都,御书房门口传来内侍的声音,“王爷,王妃殿下不肯喝药。”

    “胡闹!”赢天养面銫大变,快步向门口走去,“阿九并非不知轻重的人,是不是你们侍奉得不好?”

    “奴婢不敢不尽心。”内侍诚惶诚恐的跪地,“王妃说药喝了太多不见王爷”

    朝臣面面相觑,齐王妃这是耍小杏子呢?还是恃宠而骄埋怨被齐王冷落?

    赢天养背对着朝臣,“今日先到这,前面有消息立刻通知本王。”

    眼见着齐王离去,朝臣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齐王留在了帝都,可是齐王如此重视娇宠王妃“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应该是两害取其轻。”

    说这话的人被拽了袖口,齐王虽然走了,可这里是皇宫,指不定哪个太监宫女多嘴背后告诉给齐王。

    再有姜首辅可还在呢。

    姜首辅对齐王妃也不是一般的疼爱,甚至为了避嫌有了辞官致仕的打算,也亏着姜首辅两个儿子是过继来的,只有齐王妃阿九一根血脉,他一向对嗣子嗣孙管得甚严,朝臣倒也不担心外戚弄权,姜家又不臣之心。

    姜首辅和同僚作别,出宫时暗暗琢磨方才齐王是真想去东辽故地,还是为了阿九故意的,齐王越发深沉,越发像是帝王了,自己也应该更守君臣本分,不能再单纯得把齐王看做外孙女婿。

    赢天养进门,正看到阿九捧着汤药慢慢的喝着,周围侍奉的人同时松了口气。

    “你还知道门往哪边开?”

    “想我了?”赢天养习惯得把阿九从后抱住,蹭了蹭她的脖颈,双手小心的护住阿九的小腹,“我知晓你不会不用药。”

    阿九和他一样重视这个孩子!

    换了旁人,他理都不会理,只觉得厌烦,可得知阿九想他,想见他,他极是高兴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没想到我也有今日。”

    阿九很诚实的白了赢天养一眼,“我想起了,很想你。”(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