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阿九的依恋让赢天养心里像是煮开得泉水冒着舒服愉悦的泡泡,冷峻的眉眼尽显笑容,全无面对朝臣时的威严和高不可攀的尊贵。

    他主动接过汤碗,细心得喂阿九吃药,几日不见,阿九比以前憔悴上不少,脸銫不如以往红润有光泽,这次怀相虽是平稳,然阿九却受了更多得苦。

    可以说自从阿九备孕那日起,她就没离开过各种补药,秘方补药都是经过过年验证的,阿九在中药上不够精通,自然是听信‘专家’的意见,让吃什么,就吃什么,让用一副药,绝不敢用半碗。

    有些药难喝得让人想把胃吐出来,阿九依然坚持喝完。

    两辈子都算上,阿九喝得药都没这段日子多!

    可为能有个健康的孩子,她吃再多苦都是值得的,也不想让赢天养太过为此感动。

    “儿子是你的,也是我的。”阿九揉开赢天养心疼得皱在一起的双眉,不满得斜睨了一眼,“当母亲永远比做父亲得辛苦,上辈子没做好事,才会投胎做女人。”

    每月一次的痛经,怀孕的辛苦,生产的危险和疼痛,这些男人是很难理解的,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女人很少真正同男子平分秋銫。

    如果她是男人,前世不会那么辛苦,取得的成就会更高,不必承受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权钱**传闻。

    赢天养扣紧阿九,漆黑的眸子闪过认真,“这辈子我做了很多坏事,照你说得下辈子许是会投胎做女人阿九,你记得来找我。”

    “”阿九看得出他并非敷衍讨好。眼角有些酸,怀孕后越发的感兴了,是母爱泛滥的结果?抽了抽鼻子,“若我也是女人,下辈子我们百合或是蕾丝?”

    百合,他是知道的,一种花。蕾丝是什么?

    “傻瓜。”阿九抬头轻轻吻了吻他的嘴角。“你还是做男人吧。”

    实在无法想象赢天养成女人。

    “好,下辈子你还是我的妻,不过那会儿我们不会这么辛苦。”

    赢天养回应阿九的柔情。绵绵细吻落在她脸上,“下辈子我们不会是表兄妹。”

    承受他轻吻的阿九脑袋有点晕,好像不经意间,自己是不是把下辈子也给卖了?

    她何时做过赔本的生意?!

    这不科学。她怎会失去冷静理智呢?

    看着赢天养,阿九释然的勾起嘴角。主动同他吻在一起,抓到这样的男人也许是自己赚到了。

    天生的人生大赢家,唯一能打败他的只有缥缈的天命。

    天心本慈,总会留一线生机的。

    阿九有有。赢天养就是再銫心涛涛也不敢乱来,稍稍温存之后,两人十指相扣并肩躺在床榻上。幔帐内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气,坠在床榻四角的香囊里装满了桂花瓣。

    “不知父皇他们何时回来?”

    阿九虽是不大管事。听说了昭武帝和贵妃在东辽故地游玩的事儿,来往的密报就没停过,看得出他们之间挺和谐的。

    贵妃虽是偏执了一些,在关键时候还是能劝诫昭武帝的,有贵妃在,以后赢天养会少了许多的麻烦。

    而且昭武帝有个幸福,舒适的晚年也是儿女们最深的愿望。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赢天养带有几分难以压制的羡慕,“等他们回京,我领你出门游玩。”

    阿九似笑非笑,捏了赢天养的脸颊,“直到现在您还没死心啊,外公说请立太子的奏折都堆了好几百份了,你这辈子算是卖给帝国了,再难翻身。”

    若说赢天养对帝位毫无野心,那是假话,醒掌天下权对每个人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等到我们儿子出生,册太子的浪潮更是无法阻挡。”阿九撑起身体,“该是你的责任,你推不掉。”

    “我怕”赢天养是齐王还不打紧,是太子也可,但是帝王,必然会有所取舍,“怕让你委屈。”

    “牛不喝水,还能强压头不成?只要你不纳妃,不把一群女人弄进后宫当摆设,我就不会觉得委屈。”

    其实阿九也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弄些摆设,可是摆设入宫一定会助长无谓的野心,而且那些女子不过二八年华,为成全他们的幸福任由她们在后宫枯耗一生,阿九做不到。

    赢天养分外满足的笑了,阿九表现出来的醋意,不仅可爱还觉得欣慰,这也算是阴错阳差,他担心得根本不是纳妃,而是阿九对朝政律法上的见解。

    他并非迂腐之人,颇具有佣超常人的见识,又极是信任阿九,推断得出阿九提出的建议大部分都很好,可涉及到吏治等变革,会让很多人跳脚,团结起来针对阿九。

    在历史上很少有革新的人有好下场,男人尚且得不到,何况阿九是个女子。

    赢天养明白阿九给后人留下点什么,他宠阿九已经习惯了,自然会成全不够安分的爱妻。

    做皇帝总不能像是做陆阎王一样把一切反对自己的人都杀光。

    阿九戳了戳赢天养胸口,“傻笑什么?”不是傻笑,他的目光深沉得让自己陶醉,仿佛被他保护着,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不看我,怎知我傻笑?”

    阿九瞪圆了眼睛,赢天养得意大笑,恨不得阿九的目光一直像现在一样一丝不落的放在自己身上。

    这一刻他盼了多久?本以为没希望了,能强留阿九在身边已经是好的,原来可以更好。

    赢天养执起阿九的手,放在自己唇边,“你想要得一切,我都会给你,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一切有我。”

    若是让后世人知道他登基为帝的用心,是不是会笑他痴?

    *****

    东辽故地。昭武帝同样对贵妃许下诺言,贵妃在前,昭武帝在一旁给表妹递上棍子。、

    他同赢天养不一样,阿九把天捅破,赢天养会想方设法在阿九捅破天之前,把事情粉饰太平,办得圆满。昭武帝会看着被贵妃捅破的天嗯。破了就破了。

    捉来陆江颇为信任的属下。贵妃做主审,“太上皇状况怎样?”

    眼见着该在帝都的昭武帝和昭华郡主,不现在要称贵妃娘娘。被五花大绑捆着的人吓得脸白如纸,“太上皇无恙,就是醒不过来,陆江一直请大夫给太上皇看病。”

    醒不过来。还叫无恙?

    昭武帝狠狠的踹了那人一脚,拔刀就砍。贵妃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小声说道:“你还想不想救舅舅?”

    “当然想!”

    “那你就不能杀了他。”

    贵妃有些犯难,思索如何控制昭武帝的暴脾气,确保昭武帝的安全。反倒很少想着擒拿陆江报仇如此一来,她的思路反倒清晰了,也更加冷静。

    问明白陆江府里的状况。安抚下昭武帝,贵妃不由得想着阿九让昭武帝来此的用意。虽是心领阿九的好意,对阿九却有几分的无可奈何,亦有几分的警觉。

    阿九若是有朝一日算计到天养身上结果不敢想象。

    毕竟那两个都是聪明人,真有拔刀相对那一日,天下非大乱不可。

    贵妃揉了揉额头,看来以后得帮衬着他们,看住朝臣以大义为难天养。

    “陆江蹦跶不了几日了,自从他拜了义父后,我看他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

    昭武帝一脸的鄙夷,最近东辽故地民怨沸腾,一是陆江认贼作父,意图出卖国土,二是蛮族野蛮凶残,肆意凌虐百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陆江名分上是蛮族首领的义子,自然无权管束蛮族人,接连突破陆江的底线,他如今不是醉生梦死,就是整日里暴躁的叫嚷着要昭武帝和赢天养的命。

    曾经还可称为战将,堅雄的陆江彻底被压垮了,他废了!

    蛮族人再抢掠,陆江的属下不敢明着抢夺,暗地里同样没少祸害百姓和富商,如此一来,东辽百姓越发期盼着齐王赢天养发兵灭掉陆江,驱逐蛮族。

    齐王赢天养是蛮族克星,悍勇无双的战功传遍东辽故地,陆江越是恨赢天养,不许百姓称赞他,百姓越是把齐王当做救星,无敌战神!

    贵妃点点头,看着陆江府邸的布置地图,“等蛮族大军到来,咱们就该行动了,无论如何也要迎回太上皇。”

    她这辈子名声不用想好,不愿赢天养在大义上被人非议,太上皇能否回京至关重要,左右以舅舅的身体状况,就算救回去也不可能再临朝听政了。

    能为儿子做点事,维护儿子尊严,名誉,对贵妃来说比报仇更重要。

    昭武帝同贵妃凑在一起,一边看地图,一边商量怎么救回太上皇,昭武帝自然不会放过陆江,彻底拔掉表妹心中的刺,他们才有将来。

    ******

    陆江期盼的蛮族雄兵终于赶到了,听蛮族首领的介绍,这十万精兵会随他南下,虽然十万人少了点,然蛮族悍勇,即便攻不下帝都,也足够赢天养喝一壶的,运用得好,许是还能得到一些好处,逼赢天养放弃某些州府。

    地图挂在墙上,陆江身形消瘦,眸子却越发有神,烛火照亮了他嘴角诡异的笑容,“帝都只是佯攻,赢天养我放弃自尊,放弃一切,必然会有所收获,我要挖你的根。”

    陆江拔出的匕首狠狠的插在地图上,扎在幽云二州上。

    幽云二州的兵力大多调回帝都,拱卫镇压帝都和江南各地的叛军,多用于控制维护帝国安稳。(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