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序 空间穿越  重生空间种田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序 空间穿越

    夜漆如墨,空中没有半多赘云,无数的星星闪烁着在一方晴空里。天空划过了道惊闪,彻亮了整座云腾山。

    晴朗的夜,无端端哪来的雷鸣电闪。

    放眼看去,一名玉面束发少年,站在了峰峦高处。雷声隆隆,犹如千军万马过境,直击在了少年的头顶。

    “第八道了,”云腾门的修仙天才云冠子被这第八道天雷击中,身子微震了几下,玉般的脸上,并无痛楚。

    山腰处,一干云腾弟子在师长们的带领下,翘首观看着。

    云腾山是世外仙山之一,以养花种草闻名各大仙门之中。每一个入门弟子,在悟道后,会获得一块随身修仙空间,通过空间修炼获得各类灵草奇花。

    云冠子,三岁入门,十岁即获得了基础随身空间。八年时间里,他的空间等级就从铁品空间一直晋升到了金品空间。

    他的金品空间,为云腾山培育出了无数的灵花异草,一直是师兄弟姐妹们的领头人。

    九道天雷,九九归一后,云冠子就会成为第一个拥有超越金品空间的云腾第一人。这是从云腾开山始祖以来,云腾门第二个超越金品空间的人。

    金品空间之后,又是什么空间?开山始祖飞升之前,并没有留下遗言。

    “第九道天雷”先有闪电,再有惊雷,这是深谙修仙之道的云腾之人都知道的常识。

    闪电如鬼舞光蛇,破空而现,整个大地都在等着这一记气势恢宏的雷声。

    “咕噜”周小仙翻了个身,柴房里的床又窄又小,她这么一翻身,“扑咚”一声,摔在了地上。湿冷的地面加上咕声不断的肚子,让周小仙睡虫立马跑了个精光。

    “今晚又被师父罚不准吃饭,早知道就不去刨祖师爷坟头的那根烂树桩了。”周小仙趴在了地上,苦着张小脸。她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可是身材却跟个还没发育的七八岁小孩似的。

    “又闪电了,可别是要下雨了,要不我就只能躲到了空间里去。”小仙住得那间可怜小茅房,破窗如门,瓦不遮头,一遇到刮风下雨,就只差把整间房子都掀翻了。这种情况,从小仙三岁入门来,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

    云腾门人人都有一个空间,周小仙当然也揣着个空间。只是她的空间很特别,十几年来,任是啥都没长出来过。师父一测属性,说她的空间是垃圾空间。

    “就算一根草都长不出,那也不该叫做垃圾空间,没有它,云腾山哪能这么整洁干净,”小仙唠叨着,在黑夜里看着外面那道雷闪。

    说起小仙此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豁达,用小仙的同门话说,那叫缺根筋。

    在被判定附带了个垃圾空间后,她还死不认输,偷偷试验了很多次。先是挖师父的极品仙草,再是死皮赖脸求其他同僚分点空间植物给她,到了最后,所有人都对她退避三尺后,她就干脆漫山遍野找起了可栽种的花花草草来,丢进空间,希望里面也能长出个什么奇花异草来。

    野草被连根拔了,杂花被折了下来。山上凡是没有悬挂着师父“严禁采摘”令牌的植物,都被她刨光了。

    上一次,邻近仙山无极门掌门上山参观游览时,还特意称赞云腾山没有半根杂草野花,整洁有序,是仙山中的模范山。

    精明的云腾掌门当场就萌生了一个念头,干脆就让小仙当云腾山的护山员好了,负责除草顺带捡垃圾。

    一玉树凌风的师兄说:“小仙,我的道袍破了,记得捡走。”

    一风华绝代的师姐说:“小仙,仙果我已经吃完了,记得捡走。”

    小仙的空间就真真正正地沦为了垃圾空间,她的空间啥优点都没有,就只有一个优点,无论什么东西,进去后,都能消化一空,连渣都不会留下一点。

    回忆就此打住,小仙跳了起来,嘴里叫着:“尿急,今晚充饥水喝得太多了。”

    今天她也是有够背运,在巡检山间还有什么残余的垃圾时,在祖师爷的坟头,看到了一个,绝对是“有碍山容山貌”的枯死树桩,又看看上面没有悬挂任何令牌,就利索地将连根它扒了出来,丢进了空间,当做是垃圾收拾了。

    哪知道,师父却说她破坏云腾财物,亵渎了祖师爷。一顿暴骂和禁了她的晚饭后,才说那个树桩是祖师爷飞升前唯一一棵没有培育成的作物,是由第二代掌门亲手种在祖师爷的坟头的。

    小仙挨了饿,又没饭吃,就喝了一肚子的灵气稀少的水,填不饱肚子的结果就是睡到了半夜,就被饿醒了。

    外面刮风闪电的,茅厕又离得远,小仙摸到了床底,拉出了把凹了个面的铁夜壶,这还是小仙在一次收垃圾时,从本门最牛叉的师兄云冠子师兄的手里收过来的。

    趁着闪电还亮堂着,小仙准备“方便”下。云腾夜空的那道闪电过后,天空群星异常耀动。

    “云冠子师兄用过的,那可是带了仙气的,门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恋云冠子师兄呢。人又帅,天赋又高。”小仙蹲着,看着柴房屋顶的一个破洞,通过破洞看天空,景色也是无限好的。

    云冠子还是站在了高峰上,他俊美似天神的脸上,满是期待。

    闪电在空中一滞,雷声轰鸣,却是折了方向,直往了山脚的位置霹去。

    “”云冠子和一干师长弟子们全都呆住了。

    第九道天雷,空间晋级最关键的一道天雷,怎么就中途换了个方向,朝了一个不相干的位置奔去。

    “天雷,我在这里,”云冠子腾空而起,一道碧色横空而去,这个天赋异禀的少年,竟敢直追天雷。

    雷声可不等人,直往山脚奔走,一直奔到了间摇摇欲坠的柴房上。雷声炸地,云腾山震了九震。

    空中,有颗微乎其微的星,诡异地闪了闪。它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打雷的时候,绝对绝对不该用铁制品和电脑本本都是不能用滴,血一样的教训哟。

    奔雷而去的少年和夜半“方便”着的少女,同时消失了。在那声雷响之后,茅草屋里空荡荡的,只留了把铁制的夜壶。

    多年之后,提起这第九道天雷,云腾门的弟子们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雷死你雷。”经此一雷,云腾门少了一名修仙的天才和一名修仙的废材。

    同一时刻,在一颗几乎不会发光的宇宙行星上,同样也是几记闷雷,不偏不倚霹在了个稻草垛子上。有星星无月亮的夜晚,山村里的空气分外清新。

    “我要出去找小鲜。”说话的是个穿着中山服的六十多岁的老人,老人说话时,声如洪钟,很是威严。

    “诸局长,您的眼睛不好,还是让我们去吧。山区不比城里,天黑路窄,刚还响了几声落地雷,小鲜一定是贪玩累了,睡在野地里,村干部们一起出去找找就是了,”葛山村的村长劝着这个执拗的老头子。

    “我已经不是什么局长了,小鲜是我的外孙女,不需要外人帮忙找,”老人说着,就走了出去。

    “唉,毕竟是北京来的人,虽说是被拉下了马,官腔可是一点都没改,这尊大佛,我们可得罪不起,去去去,大伙都拾撮拾撮,出门找人去,”村长叹了口气,叫着村里的男人们都提着马灯出门找人了。

    虽说都快跨入二十一世纪了,葛村这个中国西南山区的贫穷汉族山村,却连电线架子都没搭好,石子路也才铺到了村口。每天晚上七点后,村里大部分人家都会断电。穷山僻壤的,连条像样的山路都没有,更别说是方便照明找人的路灯了。

    村民们提着熏眼的马灯,一路往村口走去,远远看着,一晃晃的,仿佛舞起了无数的萤火虫。

    村口的自耕田里,也闪着光,只不过不是灯光而是火光,秋收后堆起的草垛子堆,顶端位置,冒出了几簇火苗和焦味。

    “烫死我了,”一五六岁的小女娃尖叫着,飞出了稻草垛子。

    *********

    (粉嫩嫩的新书,讨收讨票讨评,不给的偶就用第九道天雷劈黑你哟,mmgg们,美白不易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