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1 天劫  重生空间种田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我发现她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子了。”人参灵婴将冶子带到了距离瑞秋儿小镇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农场。

    农场是当地的一个美国人买下的,专供于在附近旅游的外国客人居住。

    人参灵婴嫌弃51区太荒芜了,就来到了这一处农场。农场 的四周,鸟鸣清幽,绿树环绕,还有一个很大的湖泊,很适合疗养。

    人参灵婴还专门请了一个华人女工来当看护。

    小鲜就坐在湖边的长凳上。她的头发长长了,被女看护绑成了马尾辫。她的模样,和两年前,和冶子在北京分别时,没什么区别。

    个头长高了些,南方的阳光滋养着她的脸颊,整个人看着气色还算不错。

    唯独她的眼睛,和前方的那片湖泊一样,没有一丝涟漪。

    “小鲜,”冶子走近了几步,人参灵婴示意那名女看护先走开,连历来最不识相的小猪,也乖乖地缩在了一旁的树枝上。

    人参灵婴发现小鲜时,她像是睡着了,又像是经历了极大的惊吓,整个人只是重复着一句话:“云冠子师兄。”

    冶子不认识什么叫做云冠子的,小鲜身边有那样的人嘛。

    当时,那名叫做周子昂的年轻人,就在她的身边。

    尸体已经腐烂了。两人的手,或者更该说手和尸骨是紧紧地握着一起的。

    周子昂死了,这本该是个好消息的,冶子以为。他是该高兴的。

    可是在看到了小鲜现在的模样时。冶子也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周子昂怎么死的,小鲜又是怎么活下来的。七天七夜,除了已经天人两隔的两人,没有人会知道。

    根据军方和孟山公司最初的资料。异修者们进入地下的准确数据应该是一千多米。小鲜和周子昂为什么会进入万余米位置,又是一个迷。

    人参灵婴提供了很关键的一个线索,小鲜等人所在的区域。很可能蕴藏着地球上迄今发现的最多的星犀石矿藏。

    星犀石在地球的别称又名马夫石,只有来自兽星的有限的一些人,才会知道这个秘密。

    灵犀石是一种无比坚硬的灵石,它也是冶子手上的戒指石的母石。

    在地球上,只有最少数的存量。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小鲜和周子昂,进入星犀石的石柱中部。

    “如果没有特别的法门。或者是找到断裂层,就算是我,也只能是被困死在星犀石里。”人参灵婴承认道,而在发现小鲜和周子昂的附近。

    就有一处狭长,只够单人攀爬而出的裂缝。

    人参灵婴认为。这一处裂缝是在上方的洞穴塌陷时,外力挤压造成的。

    尽管她也想不通,坚硬无比,甚至能经受得住地壳运动的灵犀石怎么会因为九千米外的波动,而断裂开。

    可是,这已经是她能想得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没有一个异修者,至少是地球上的异修者。能破开灵犀石。

    除非有人,不顾性命,拼着损毁丹田的危险,做一次自爆。

    冶子叹了口气,他轻轻地握住了小鲜的手,知道握住了那一手的温暖。他才确信了小鲜还活着,真真实实地活着。

    “小鲜,告诉我,那一天在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成了这副样子,是他”冶子的眼中,澄清一片,他抵着小鲜的额头,喃喃自语着。

    冶子手上的星犀戒,发出了阵阵光芒。

    小鲜的眼眸里,倒映出了个人的影子来。

    影子由清晰变得模糊,又化作了一片云雾,云雾越来越亮,就像是那日在地底的马夫石壁。

    两年前的那一天,当小鲜和周子昂不明所以地,落进了那一处封闭的马夫石柱里时。

    原本,她和周子昂所在的位置距离王帅等人并不远,至多不过距离地面一千五百米左右。

    可就在地面上引发了那场塌陷后,马夫石柱却发生了变化,石柱一直往下沉,小鲜感觉得到,周边的氧气正在减少。

    她用灵犀剪砸着马夫石壁,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在她血和周子昂的血一起融进了那一块石壁里时,古怪的一幕发生了。

    石墙上幻化出了一片幻象。

    青山绿水,空中飞行着一排排白羽仙鹤,云腾门的山脚下,一个穿着拖地旧衣裳的小女孩张大着嘴,瞪大眼,看着自空中落下来的仙鹤。

    门中的景云师伯带着一名男童,从仙鹤上踱了下来。

    男童浑身上下,生得无一不好看,就连他随意束在了童子髻上的玉色发带,也显得别有一番滋味。

    女童看得忘乎所以,嘴上不觉说道:“我叫周小仙,你是新来的师弟吧,有事只管问我,”,说话间,她连手上好不容易从师父那求来的一个大白馒头落到了地上,都浑然不知。

    “云冠子师兄,”男童瞟了眼女童,好似她是路边脚边的一根花花草草,只是这根花花草草,正踊跃地要自己称呼她为师姐。

    明明我进门比较早,为啥要管后进门的叫师兄。

    “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云冠子师兄,”还想抗议的女童,被自家正犯着红眼病的师父拉了回来。师父指着师伯身旁的那名天资出众的男童说到。

    额头上吃了个指击,师父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本门以修为高者为尊,想当年你师父我也比你师伯早进门,可是”师父话说了一半,才发现揭了自己的短,觉得很没有面子。

    好在他的那个笨蛋徒弟,并没有留神听着,她蹲了下来,将地上沾了灰的白馒头捡了起来,吹去了灰尘,照旧吃得津津有味。

    石壁上的画像又是一变,女童已经长大了些,此时她站在了云腾门最高的悬崖,吴若崖上,吹着冷风,对着空旷的山谷喊道:“为什么门中人人都有空间,唯独我的空间一无是处,比垃圾还不如。”

    “这片山崖是你打理的?”从空中衣袂飘飘而下的云冠子,让没有空间的女弟子一时怔愣着,别说是吊嗓子,就连说话,都如蚊虫叮咬一般。

    “做得很好,不外乎连无极门的掌门都要夸奖,”云冠子说过那句话后,很快就将事情忘在了脑后。

    “做得很好 原来垃圾空间也是有好处的,”女弟子握拳,喜上眉梢,“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周小仙立志要成为云腾门第一护山员,让云腾山成为成为仙山中的典范。”

    再一日,女弟子披头散发着,捧着一口闪闪发亮的夜壶,半是遗憾半是庆幸着:“总算在那群发威的师姐那里,抢来了云冠子师兄丢弃的夜壶。听说师兄今夜要冲击金品,真想去看看。可惜今天我犯了错,师父罚我不得擅自离开柴房。”

    是夜,外面风雨交加。闪电齐鸣,女弟子翻x下了床,拿出了那个夜壶,准备出恭。

    就在那时,云腾门上下兼知的“雷死你雷”从晴空中一闪而过,刹那间,草屋瞬间被击溃。

    玉冠男子踏空而来,

    光亮之中,女弟子的脸上惊喜交加,旋即,她的喜色如风卷残云,当然无存,那一道手臂粗细,如蓝紫光蛇的闪电,正要击中男子的天灵盖。

    “师兄!!”想也不想女弟子飞扑而上,没有半分惧色。

    两人的身影一同被闪电吞没了。

    马夫石墙壁上,本是浑噩的周子昂,眼眸中,多了丝神采。

    他缓缓地看向了石壁对面,小鲜也正看向他。

    两人四目相对,“师兄?”

    “师姐!”周子昂却是忽然笑道,“我只以为第九道天雷,是我的劫,却不知,那一劫,早在了十余年前,就已注定。傻丫头,那时候,你为何不避让开。”

    “我子昂,我该叫你子昂还是云冠子师兄?”小鲜哑然失声。

    “你又是对谁动了心?倘若你爱云冠子多些,我便是云冠子,”他咳嗽着,口中有腥红点点落下,留意到石柱还在继续下落。

    周子昂柔声说道:“闭上眼,把手给我。”

    小鲜愣了数秒,缓缓地闭上了眼,将手指对指贴在了墙壁上。两人的手一大一小,却是完全契合在了一起。

    周子昂盯着小鲜,却是没有闭眼,凄然的神情中又带了分惬意,“小鲜,不要怕,我陪着你。上一次,你想救我,这一次,换我来救你如何?”

    如何?如何?

    轰-一道金光从墙的那一边,瞬间亮起。

    小鲜陡然睁开了眼,马夫石柱停止了落势,几道裂痕出现在了墙壁的边角。

    当小鲜拉扯着周子昂,从墙壁的另一边,拉出了他时。

    最后一丝金品灵气,从周子昂的身体里流失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僵硬。

    小鲜抱着周子昂的尸体,瘫坐在地。

    怀中的他,眼还是睁着的,手还是保持着张开的姿势,嘴边带着淡淡的笑容。他就是云冠子,九道天雷面前,谈笑自如的云冠子。

    “这一次,换我来救你,如何?”

    男子的声音一如今日,在耳边悄然徘徊。

    冶子肩膀一颤,眼角湿了,嘴边尝到了丝咸味,他猛地抬起了头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