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2 葛村祭奠  重生空间种田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收费章节(12点)

    42 葛村祭奠

    临近中午,昨夜****欢色的徐兰雅的手机叫个不停。

    她身旁睡着的男人殷勤地将手机递给了她,“小雅,电话。”

    “丢一边去,我头疼的厉害,”冶子失踪已经有两年了,叶恒也死了两年了。

    这两年来,徐兰雅的运势可谓是糟透了,家族里的生意被那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曾学柔死死压制住不算。

    名义上的未婚夫王帅不顾家中的反对,在和徐家接触了婚约后,离开了家族,一门心思留在华科院里。

    “是你爷爷打来的,要不我来帮你接,”男伴看清楚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听说是爷爷徐长府打来的,徐兰雅不得不****着,心里埋怨不止。

    徐兰雅蹬了他一脚,抢过了手机,这些男人一个个都以为只要和她有了关系,就能攀上徐家,也不看看都是些什么货色。

    走到了窗户边,刺眼的阳光让她睁不开眼来,按下了通话键。

    “小雅,最近你太松散了,华科院那里你 有多久没去了,也不回广东,你想在北京混到什么时候?”徐长府的 语气不大好,生意上被打压也就算了,再过七八个月,苍穹殿的选拔就要开始了。

    由于两年前的51区的那场事故,不少异修者死亡,华科院里有实力参与奖决选的人也少了好几个。这让原本就在银品边缘的徐兰雅入选的机会大大增加。

    “爷爷,我心中有数,华科院最少也会有两个名额,眼下学校里,就只有王帅一个人还有评选 的资格,可是他现在那副颓废像,还不知道能不能参赛,不选我去,校方又能选什么人去,”徐兰雅嗤笑着,两年前的51区,具体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就连艾莎都在那场事故后,销声匿迹。

    不过在那次事故后,校区里的机器人全都发生了故障,就连中心电脑都出现了死机现象。原本的上课系统,彻底瘫痪了,物资中心也停止了运营。整个华科院,人心惶惶,很多人都离开了华科院。留下的人中,徐兰雅就是为了那个苍穹殿的名额。否则,她才懒得再回那个死气沉沉的校区。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四处派人寻找那个叫做李冶的人。哼,你还知不知道廉耻,居然派人找到了别人的家里去了,现在倒好,那几个派过去的人,在那里被人整治地昏迷不醒,人还在贵州医院里躺着呢,”徐长府怒不可遏,他是昨天才知道,徐兰雅四处派人寻找李冶。

    他属下的人到了那个叫做东南苗寨的地方不久,和寨里的人起了冲突,据说是被一个古怪的老太婆施了什么降头。再遇到了个小女孩,人被送下来时,鼻青脸肿外加昏迷不醒,也不知中了什么邪术。

    “”电话那头,徐兰雅忽然没了声音,徐长府喂了几声。

    电话那头,徐兰雅捂住了嘴,看向了楼下。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正往她家走来。

    “阿冶,”她难以置信着,想起了房子里还有个男人,她抓起了男人的衣服,丢出了门去,“立刻滚出去。”

    冶子走到了徐兰雅所住的小区的公寓下,一个衣着凌乱的男人骂骂咧咧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都说*子无情,徐兰雅,有本事你就不要再来找老子。”

    走进了电梯后,冶子苦笑着,“都说美人计好用,想不到我冶子却要三番两次的在一个女人身上用美男计。”

    电梯打开后,徐兰雅的房门大开着,穿戴整齐着,她见了冶子,扑了上去:“阿冶,我想死你了,这两年你到底去哪了?你找的我好辛苦。”

    冶子强忍着从胃部涌上来的不适感:“能去哪?我被艾莎小姐派到美国参加了一个罗斯特公司下属的研究项目。命都差点去了半条,好不容易才完成了研究项目,趁着她不留意,才从美国逃回来的。”

    冶子叫苦不迭着,拿出了自己的护照,上面盖着个商务签证和一份邀请函,上面的署名就是罗斯特下属的某家研究所。

    “什么?艾莎她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你头上,那个小骚狐狸。难怪我找了你那么久都没有消息。我看看,阿冶你瘦了,不过看着也更有男人味了,”徐兰雅大胆着,搂住了冶子的脖子。

    冶子的手猛地一搐,徐兰雅不解着,瞅着他。

    “没事,我留下了些后遗症,”徐兰雅恐惧症啊,冶子心里叫嚣着,只希望眼前的噩梦日子快点结束,“兰雅,我有件事哟拜托你。我逃出了美国,可是因为我的体质特殊,艾莎的那个研究项目,必然还要再来纠缠我。你能不能想法子,介绍我进华科院。我想要是有了国家的保护,我就不用再担心艾莎的骚扰了。”

    冶子坦诚着,将他怎样认识斐济,又是怎样得到了星犀石,身上拥有几只异兽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徐兰雅。

    说到了最后,冶子还很动静地说道:“兰雅,你现在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肯和你太亲近,就因为我心里还藏着这些秘密,我怕你觉得我不正常。被艾莎囚禁在美国的这两年里,我也陆续知道了些徐家和你的事,这才决心逃了回来,和你在一起。我在美国的这两年里,一直都在想你。你看我的梦兽,也一直幻化成了你的模样。”

    冶子叫出了戒指里的梦兽,果然是徐兰雅的模样。

    冶子刚失踪那会儿,徐兰雅已经派人打听到了他和小鲜亲梅竹马的关系。

    倘若说她最初还将冶子的失踪和小鲜的失踪联系在一起。可在听了冶子的话,又看到了梦兽幻化的自己的模样时,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再加上那个叫做诸小鲜的,已经确定死了。她心里的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了。

    冶子啊冶子,你都可以当那个什么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了,自打呈现出了宇凰的形貌后,小猪在人前就只得躲在星犀石里。听着冶子和徐兰雅的那番对话,小猪干呕不止。

    “艾莎的事情,我会处理。不过你想进入华科院的事,也该早些去处理。冶子,你的驭兽本领怎么样?如果你的本领够好,也许你也可以尝试着和我一起参加苍穹殿的选拔,到时候若是我们一起被选上了。就算我爷爷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们也可以一起离开这里,”徐兰雅嘴上虽然骂着艾莎,可她毕竟是罗斯特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如今的徐家在曾家和梅家药店的夹击下,也是摇摇欲坠。而徐长府又一直不赞成冶子和她在一起,这也让徐兰雅的离心加重。

    让徐家出面和艾莎谈判,是绝无可能的,那么进入华科院,无疑是一把很好的保护伞。

    “那就好,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华科院去打听下,入学的手续。我听说进入华科院都必须有推荐人,”冶子松了口气,总算是将小鲜交代的任务完成了。

    想起了小鲜,冶子强装喜悦的眼眸又黯了黯。

    那一天,在他尝到了小鲜的眼泪时,再抬头时,他看到了双包含伤悸的眸子。

    他心里五味杂陈,已经许久没有说话的小鲜,第一句开口问的就是:“冶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我外公发生了什么事?”

    小鲜,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办好了事情,回到了贵州吧。

    也好,与其留在了北京这处,充满了悲伤记忆的地方,葛村,才是真正能让她的内心平静下来的地方。

    小鲜,这时候,你在干什么?

    烟雨蒙蒙,每年的四五月,中国的大部分都进入了梅雨季节。在邻近云贵高原的葛村,也是一副烟雨笼罩。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女,背着一个偌大的登山包,一路往葛村走去。

    雨水不停地飘落在了她的发丝上,她也顾不得擦一擦。

    走到了村口时,几名在村口新学校里玩耍的小孩在雨里奔跑着,追逐着一颗足球。

    少女停了下来,像是在休息,又像是在查看四周的地势。

    “砰”地一声,足球被踢到了她的脚下。

    “姐姐,帮我们把球踢一下,”那几个浑身泥水,约莫**岁的小男孩在远处叫嚷着。

    少女抬起了脸,她还很年轻,约莫十六七岁,雨水顺着她的脸挂了下来。

    她脚下轻轻一蹭,足球在雨水里划开了道雨痕,准确无比地落回了那几个小孩的脚下。

    小男孩们道了声谢,继续玩了起来。

    “请问,你们有人知道莲知道以前村里有个姓诸的老人家的墓地在哪里吗?.”小鲜本想询问莲嫂是不是还在村里,话才出了口,又很快缩了回来。

    她已经是个失踪很久的人了。这一次回来,还是不要惊扰了村里的人比较好。

    莲嫂,二狗子叔,村长,他们都还好吧?矗立在雨水中,小鲜一时说不出话来。

    去外公的坟前看一看,告诉他,小鲜还在,让他九泉之下,安心地闭眼。

    就足够了。小鲜以为,小孩们会摇头说不知道,哪知道那群小孩一听说诸姓的老人,都停下了脚,七嘴八舌地说:“知道,诸爷爷的墓地就在白龙潭旁边。白阿婆说了,那里有龙神保护。”

    ~谢谢“oxos”的评价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