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3 节外生枝  重生空间种田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离开葛村才只是几年前的事,村里的景物和人都已经不同了。

    天雷将小鲜送来的那处田,已经被一条顺溜的水泥马路代替了。

    诸家的老房子,也已经成了村里的技术指导站,屋后的白梨树才刚落了梨花,青绿色的果子长满了枝头。

    小鲜一个人行走在村子里,看到的都是些陌生的面孔。没有什么人认出她来。

    这几年,村里的生活条件上去了,不少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带着媳妇回村安了家,盖起了屋子。

    走在村子里,再也不见泥路,竖起来的电线杆和从屋里传出来的放电视的声音,即陌生又熟悉。

    小鲜在老房子外站了片刻,才往诸时军坟墓所在的白龙潭的方向走去。

    “妈,你在看啥呢?”莲嫂的二闺女见莲嫂在门口站了会,就急匆匆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满脸失望的走了 回来。

    “我好像看到小鲜了。就是以前同你说过的诸老爷子的外孙女,很聪明能干的那个小鲜,”莲嫂刚才好像看到了个和小鲜 很像的人影。也绑着马尾,背着个登山包。

    “你一定是看错了,现在是踏青的季节,外乡来的那些什么驴友特别多。每个上山都背了个登山包。再说了,不是都说那家的小孩子也”莲嫂的女儿还想说小鲜不也是失踪,然后说是死了嘛。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莲嫂白眼堵住了话。

    那个叫做小鲜的孩子,由莲嫂带了好几年。感情很好,莲嫂从不愿家人说起那孩子的死讯。

    “嗨,不说了。我让你准备元宝蜡烛烧鸡水果都好了没,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我去老爷子墓前替他扫扫,”莲嫂不觉又红了眼眶。

    “每年都准备,每年都多出来。村长和二狗子支书还有东南苗寨那头,每一年也要准备几份,”话虽这么说,莲嫂的女儿还是乖乖去准备了,以免莲嫂不开心。

    循着山道往上走,小鲜才有了种依稀回到了过去的感觉。

    山上的林木保护的很好,白龙潭的风景也一如往昔。

    穿过了在树叶里婆娑晃动的阳光。小鲜看到了一处墓地。

    这几年,政府里提倡火花,村里用老法子下葬的人也越来越少,山里已经很久不见新坟了。

    诸时军也是被火化后送回来的,按着他的遗嘱。不用给他立碑立坟,只用将他的骨灰洒在了葛村的稻田和青山见就可以了。

    村长却不愿将老爷子的尸骨随意处理了,全村人一表决,就圈了临近白龙潭的一小块地,用来安葬老爷子。

    山外面是怎么讹传着老爷子的为人的,葛村里的人不管也不信,他们只知道,没有这个下放的老人,如今的葛村还会是以前那个样子。

    山里人不忘本。青山和绿水, 一块由山石打磨成的墓碑,村里人歪斜刻上去的墓碑,就是他们献给老爷子的最后一份感谢。

    “外公,我回来了,”小鲜放下了登山包。跪在了老爷子的墓碑前,用手擦拭着那块干净如新的墓碑。

    看得出,村里每年都有人来定时打扫,墓地周围没有多余的杂草,还栽种着一排整齐的松树。

    “小鲜没用,过去的两年,都沉浸在伤感里,连外公的事,都抛在了脑后。”小鲜哽咽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离开,如果”

    “没有如果,姐姐,木已成林米已成炊,你还有很多事该去做,我相信诸老爷子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沉浸在伤痛里,难以自拔,”稚嫩有坚定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小鲜抬起了头来。

    一个六岁左右,绑着牛角辫的小女孩,站在了她的对面。

    见了小女孩时,小鲜有种见到了刚到葛村的自己的错觉。

    小女孩只有六七岁,可是她说话的口吻,以及她眼眸中闪动着的慧色,都证明了一点,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你是桃枝?”小鲜想起了寺庙里的那个女婴。那个带着嗔念为人的小女婴。

    她已经这么大了?

    “是的,我的名字还是你取的,”小桃枝手上捧着几个新鲜的桃子,刚从树上采摘下来的毛桃,“我重新活过了,寺庙外的桃树也已经开花结果。大和尚告诉我,种善因得善果,姐姐,当年你给了我 一个希望,如今我还你一个希望。”

    小桃枝蹦跳到了小鲜的身旁,在她的耳边说了句话。

    “世上真的有这么神奇的 ”小鲜难以置信着,若真是能找到那一处,她是否能

    “能,枯木尚且能逢春,姐姐,你要好好努力了,”小桃枝放下了那几个桃子,送给了小鲜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鲜站在了墓地边,又陪着诸时军说了几句,才悄然离开了葛村。

    离开了葛村后,小鲜再去了两个地方。

    第一个地方,是一处很隐蔽的石滩。

    冶子告诉她的石滩。

    好几年无人走过的荒废山和石滩,一个像是岩石的怪人。

    就在小鲜以为,冶子口中的斐济早已在阳光日晒下,化为灰烬沙砾时,她终于在一处只有石头,没有任何植被的石滩上,找到了斐济。

    “你是斐济前辈?”小鲜并没有诧异于斐济的古怪外表,这让斐济很受用。

    “咦,你是个修者?相当讨厌的气味,”斐济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冶子给他带好消息来。

    那个没良心的小子,大概是两年前的某一天,突然闷不吭声地回了石滩。

    回来后,也不说清楚,倒地有没有找到瑟琳的消息,只是对着水面发着呆,任凭他用各种谩骂,那小子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在石滩带了几天后,某天早上,那小子像是火烧屁股似的,忽然说是要去个很远很远,叫做美国的地方。

    照着他的话说,瑟琳就在美国。

    斐济很讨厌修者的气味,曾经的兽星,因为拥有大量的星犀石的资源,无数的修者涌向了兽星,在掠夺光了当地的资源后,他们又将主意打到了兽星强大的灵兽的身上。

    那是一场可怕的浩劫。

    斐济听说是冶子找来的,再看看小鲜的模样,换了副还算和善的口吻,“你该不会就是冶子心心念念着的那个什么青梅竹马。地球的女人真不怎么样,我还以为长了什么三头六臂,让那小子神魂颠倒的。而且你身上还有股讨厌的味道,你是修者。”

    “我是修者,也的确是冶子让我来找你的,我想问你,这种石头你认识嘛?”小鲜拿出了一块石头。

    “星犀石?你是在哪里发现这种石头的?”斐济还以为只有在兽星上,才能找到这种星犀石。

    “很多地方,包括华科院的校区,地下植物园,长白山地区,太平洋的某处海沟,东非大裂谷附近,澳大利亚的中部沙漠,美国的阿拉斯加地区,美国东海岸的某处海底这些地方都曾经出现过这种在地球上,被叫做马夫石的矿石,”过去的几个月里,就在冶子准备回国的事宜前,他和小鲜在全球多地,找到了马夫石存在过的痕迹。

    在这些地方,除了拥有马夫石外,同时也存在了另外一个现象。那些地方,或多或少都出现过变异的兽种或者是树种,甚至是人参灵婴那样的万年存在。

    “怎么可能,只有兽星才有星犀石,”对于熊鲜的表述,斐济有些失衡,他还以为,自己送给冶子的那块星犀石,已经是无比珍贵的存在了。

    “很不幸,那就是事实,你可以看下我带来的几组照片,留意那些变异后的动植物,”小鲜取出了一组照片,以及当地消耗一空的马夫石矿区。

    “这个是?瑟琳,你找到瑟琳了,我的妻子 。”在照片中,他发现了瑟琳夫人,“等等,她的样貌,还有她”

    瑟琳比斐济早到地球几百年,她的样貌竟然毫无改变。

    “她应该拥有了一批资源相当丰富的星犀石,”小鲜和冶子发现这个事实,是根据周子昂的事推断出来的。

    那些变异的,不再纯净的金品灵力,就是来自没有经过提纯的兽星犀石。

    “可能你说的是事实,既然你们已经发现了事实,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斐济似苍老了许多,他的声音空洞嘶哑。

    “教我怎么打败你的妻子,她害死了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小鲜直接了当的说明了来意。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你是修者,兽星的人,最恨的就是修者。瑟琳是我的妻子,我更没必要为了一个外人陷害她,”斐济冷声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在过去的几百年间,她结婚生子,早已不是你的妻子了呢?再或者我说,她养了成千上万的珍禽,而用它们的血来保持她的美貌,再或者我说,她也参加了修者的试炼,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帮忙屠戮着兽星的居民,你是否会改变主意,”小鲜相信她能说服斐济。

    “哼,我不会上当的,”斐济并没有受了小鲜的挑拨。

    “看来这一趟我是白来了,”小鲜转身就要离开。

    “让冶子来找我,如果他肯来找我,答应我的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怎么消灭瑟琳,”斐济喊了一句。

    小鲜没有回头,离开了滩涂。

    小鲜第二个去的地方,是云南。

    诸时军生前最后一段时光里,居住的地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