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7 完胜  重生空间种田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小鲜的话,掷地有声,每一声都砸向了徐兰雅。

    两年前没资格参加国际交流,两年后,即便是凭着犀石的帮忙,她依旧是不能参加苍穹殿的选拔。

    徐兰雅血管里的血几乎要冲了出来,她的眼中,恨意加上怒意,“少拿两年前的事说事,谁知道两年前,你失踪在国外,是用了什么手段活下来的。没准是你害死了”

    “啪啪”两声,徐兰雅捂住了脸,她的眼前,人影一晃而过,她甚至还没看清诸小鲜是怎么来到她的身前,给了她两耳光。

    诸小鲜,不是一直是个只会种种花草的新生嘛,她不是一直是靠着巴结朱丽叶罗密欧那些机器人而快速上位的无能新人嘛。

    “你敢打我,你们”徐兰雅无助地看着四周,她看向了李冶,他却只是一脸担心地注视着小鲜。

    “不要再提两年前,否则,你和徐家都担当不起。”小鲜举起了手中的那里普通至极的人参种子:“我想无论是王学长和你对我的话抱着疑问,没关系,那我就将种植过程再演示一遍。看清楚了,这颗是‘基因参种’,只得一遍。”

    小鲜的手中,一团团金色的气体包围住了那颗种子。

    种子剧烈的颤动着,一股黑色的气体从种子里剥落下来,金色的气体继续进入种子,种子的表面在发生变化,像是发丝一样的细纹布满了种子。

    薄弱的种子外壳,裂开了,一抹绿色从顶端探了出来。柔嫩的叶子在不停地舒展,再是幼弱的根系,再是迅速长大变得挺拔的杆筋,最后是一缕缕优雅的花香。

    像是经历了数年。又仅仅是数秒,在小鲜的手上,没有一寸土。没有一滴水,可她的手,就像是经历了一株植物的生命的整个过程。

    “金品特技,‘生与死’,”小鲜说罢,手中的人参,化为了一片灰烬。

    金品特技?徐兰雅震撼不已。她的脸还在发疼,可是她的喉咙更疼,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不停地冲刷上来,想要冲破她的咽喉。

    她不是第一次见证金品特技。譬如叶恒的金品特技,是能加速植物十倍生长的,而王帅的特技,是能迅速治疗受伤的动植物细胞的灵疗。可是从来没有过一个人,像是小鲜的金品特技。从死到生。能将完全不可能发芽的种子,瞬间激发生命力。

    那是怎么样的特技?

    见证了同样的奇迹的一幕的另外几人,也是一脸的震惊。

    王帅无疑是其中,最吃惊的一个。

    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其实也很想问:“两年前。在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小鲜领悟出了,这样的一种特技。”

    “裁判结果应该能够修改了,王学长,在去参加试炼前,我想请帮忙约见你的奶奶。张绿袖张前辈。”小鲜没再多说,她的时间很有限,等着她去做的事很多。

    徐兰雅的那些小动作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十颗切割完好的犀石作为礼物,瑟琳夫人还真是大方,这也证明了她手上的犀石数量一定很不少。

    想起了犀石,小鲜就想起了两年前,因为犀石而死去的云冠子。

    直到他死在了她的怀里,小鲜才知道,地球并不适合云冠子修炼。

    她是因为有了奇异的空间和甘蔗苗,才能在地球这么个极度缺乏灵力的地方活下来。为了维持灵力和修为,周子昂吸取的灵力,大部分也是靠来自兽星的犀石维持的地下植物园。

    犀石虽好,可是在经历了宇宙运输,被埋入地球之前,它们吸取了大量的星际暗物质,这也使得大量使用犀石的人,性情变得冰冷、暴戾、冷漠。

    重生为周子昂的云冠子,却没有她那么幸运。他的空间里,已经满是这种不定的灵力。

    在临死前,他将最后一丝体内的纯净金品灵力,送进了小鲜的体内。

    也是那一丝来自将死的周子昂的灵力,让小鲜在孤独和黑暗的万米之下的地底,坚强的活了下来。

    在她被人参灵婴带出了地下后,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她都闭塞在了一个黑暗,阴冷的陌生空间里。

    直到那一天,也就是冶子到来的那一天。

    小鲜能听到一阵微弱而又有力的声音,送到了她的耳里。

    那是来自她的空间里,已经悄无动静了两年的,如同星空一般的空间里,那唯一的一颗金色的,发出了太阳一般的光芒的,陪伴了她很多年,最艰难最痛苦也最迷茫的日子的伙伴,甘蔗苗的。

    “先死后生,生是死的开端,死是生 的延续。我亲爱的主人,你陪着我度过了最难熬的两年,现在是时候,该回到温暖而又冰冷的现实中去了。”生与死,就是那时,她领悟到的金品特技。

    也是在那时,小鲜真正完成了银品到金品的蜕变。

    王帅回过神来时,小鲜已经和依依离开了,他似乎是没听清楚,再问了身旁的李冶一句:“刚才她说要见谁?”

    “你奶奶,张绿袖。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和诸老爷子的死有关。学长,我奉劝你一句,女人的仇恨心理是很可怕的,你幸好已经脱离了家族,否则的话,接下来的这场好戏,你就没有心情看了。”李冶心理不满着,小鲜也是的,他都已经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她也不来赞扬一下。

    徐兰雅早已不知所踪,她如今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立刻将诸小鲜以及她那超乎寻常的特技告诉家族还有告诉艾莎,让艾莎尽快解决了诸小鲜。

    作为参赛者之一,艾莎应该是很想提早除去这么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只是,徐兰雅很不幸地,再一次看错了人。

    “这件事,我会帮忙转达,你眼下只用负责好母亲交代给徐家和王朋的事情就可以了,我们希望今年我们新实验的烟草,能占领北美百分之三十的市场,明年是百分之五十,”艾莎面无表情地听完了电话后,就随口吩咐着。

    及早解决了诸小鲜?为什么要那么做?她正想和诸小鲜正面对手一次,她倒是要看看,有犀石在手,经过了两年苦修的自己,是亲手杀了诸小鲜。

    两年前,诸小鲜还有周子昂护着,每每想起了周子昂是和小鲜死在一起的,艾莎的心中就犹如刀割一般的难受。

    她不会杀诸小鲜,她要将诸小鲜像那些养在了她的宠牢笼里的宠一样,好好的养着。

    等到她完成了苍穹殿的试炼后,再让周子昂复活,一个全新的周子昂,记忆中重来未存有过她人的周子昂。

    然后她要让诸小鲜,看着她们,痛苦着孤独地活在牢笼里。

    想起了这一幕,艾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在等,等着和诸小鲜对决的那一刻。

    尽管王帅并不想认为奶奶会接见小鲜,可他还是将小鲜的话转给了张绿袖。

    在听说了对方是诸时军的外孙女后,张绿袖沉默了,过了许久,她还是拒绝了和小鲜的见面,这一点,王帅并不感到意外。

    二叔的一些行径,王帅是知道的,可是照着奶奶和父亲的护短性子,即便是二叔真的 做错了,他们也不会允许外人用任何方法伤害王家的人。

    就在王帅以为小鲜的这次见面要如此不了了之时,网络上出现了一则消息。

    消息是关于王家的第二子王朋参与生产走私有毒烟草的新闻,而烟草生产基地,就在云南,至于烟草的储存点,就在广东。

    新闻里还详细地披露了那批毒烟草的毒理,里头罕有了不亚于鸦片的制瘾成分。

    此外,这份新闻里,还详细地列明了王朋多年来试验毒理药品,造成了四一一医院里多名护士和医生中毒。

    这条消息,在引起了轩然大波前,就被王家出面强压了下去。

    可是这件事情还未彻底平息前,网上又有了一出新闻,是一名广东某市立医院的老记者写得一封旧报道,报道里写明了,十年前的一则旧闻,关于一对卓姓夫妻,在某家宾馆里自杀的死亡报告,报告里怀疑那对夫妻并不是自杀,而是死于谋杀。

    再接着,有人翻出了更详细的资料,是来自前国家烟草局的贪污局长,诸时军的遗里清楚地提到了两个名字,“王朋,徐长府。”是那两人威胁着他,在时隔多年后,再次追查当年的毒烟草事件。事情表明,新栽培出来的烟草里,所含的毒剂量,和当年的毒烟草成分完全一致。

    “立刻制止可能的后续报道,找出消息来源,不能让这些消息动摇了外界对王家的信任,”张绿袖坐不住了。

    王家和徐家都开始了相关的运作。

    “不成,于善洋那老头子在看到了那篇新闻后,当天就联系了新闻媒体,说是十几年前的那件案子,是有人蓄意操纵,”王家的人也坐不住了。

    一时之间,老干部中,关于纠错案,反对军队把控的浪潮声一声高过一声。

    “让王朋立刻去美国躲躲风声,我怕再迟了,国家也要坐不住,开始出面干预了,”张绿袖的话才刚落下去不到半天。

    王朋就在去机场的路上,失踪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