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9 最后的愿望  重生空间种田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姑,如果给你一个愿望,你最希望得到什么?”在经历了一场哭哭啼啼地见面后,小鲜和卓枫两姑侄坐在了延庆农庄的院落里。

    仅仅是两年的时间,小鲜如今看到的延庆,已经俨然一副现代化农郊的景色了。

    农庄四周,也陆续搬来了新的农户,其中不少农户都是和卓枫夫妻俩差不多年龄,他们都是厌烦了都市的嘈杂的生活,宁可在郊区过上一份闲暇的生活。

    这些人,在自己发生着变化的同时,也悄然改变着这一块荒芜的土地。

    丰兴在屋子里哄着儿子入睡的 哼歌声,还清晰可闻。

    卓枫抚了抚小鲜的额头,她此时还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小鲜还活着,这两年,最难受的那段日子里,她都会想起和小鲜葛村刚见面时的情景,还有诸时军。那个她原本记恨着的老人,那时需要忍受多大的痛苦,才能将小鲜交到了自己的手上。

    “最希望?你姑这人没啥大志气,最希望的就是你健健康康地长大,再也不要像这次这样再不见了。”卓枫说着又梗咽了起来。

    “姑,你怎么这么爱哭了,还是说做了妈之后,也跟瓜瓤学坏了,”如今的延庆农庄,已经扩大了规模,丰兴和附近的新农民合作,组建了一个以绿色果蔬为新耕种点的“全食农庄”。

    寓意就是,从头到尾,蔬果的每一部分,都能放心地全部食用。种植的蔬果范围也从西瓜到水稻甚至是一些经济作物。卓枫的儿子最爱吃西瓜。所以得了个小名叫瓜瓤。

    有了小白蛟龙的“呼风唤雨”和保留下来的大量旧的银品空间的水,农庄的收成想不好都难。

    对于小鲜的回归,最镇定的还是要数小白蛟,“小主人。你总算舍得回来了。”小白蛟见了小鲜的第一句,没好气地抱怨着,它可是勤勤恳恳地守在这里。小鲜的气息一直没散,白蛟只知道,她还在地球的某处,却猜不到,这两年,小鲜的日子有多难过。

    卓枫可不知道小鲜和小白蛟的神交,被侄女这么一取笑。她也有几分不好意思了。

    “这孩子,你小时候才爱哭呢,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你在姑的老家走丢了,差点哭晕过去。”卓枫擦了擦眼角。换了副开心些的口吻。

    “我去过温城?”早几分钟,卓枫还遗憾着,说小鲜的外婆外公咬手指知道了她还活着,不知道要多开心额,“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见爷爷奶奶嘛?”

    “小时候去过,不过那一次因为点意外,你妈和你爸吵了起来,她一气之下,就抱着你走了。况且你那时候才只有五六岁大,哪能记得,”卓枫也险些忘记小鲜去过温城的事了,还是小鲜刚取笑她爱哭,才有了些印象。

    “五六岁大?那不就是”小鲜声音低了下来,卓枫黯下了脸。嗫嗫着说:“嗯,就是你爸去云南做烟草生意的前夕,那一次,也是因为和你妈吵了架,你爸才脑子一热,去了云南,再后来你妈也跟过去了。”没有再之后了,再之后,诸时军的事情就事发了,卓然夫妻俩甚至没来得及回家见女儿一趟,就避到了广东,随后

    “那时候姑还在读大学吧,”小鲜没有追问下去,而是若有所思着。

    “是的,我还记得那时候刚好是春节过后,你爸爸要带了你去参加温城的拦街福,不顾你妈妈的的反对,后来你在街上走丢了,吓得全家人都出去找你,找到你时,你 还吓坏了,回家后,就害了场病。你妈妈怪怨着你爸没责任心,就当天带着你回北京了。回去后,你外公也一并责难你爸,后来他就直接去云南,打算做份事业出来,”卓枫叹息着,这些陈年往事,她其实并不想在小鲜面前说起来。

    “所以姑的愿望,是一家和和美美。”屋子里,孩童的哭声传来,卓枫忍不住站了起来。

    “姑,先进去照顾孩子吧,我在院子里再坐一会儿,”小鲜催着她进屋子。

    “也好,乡下的空气可比城里好多了,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污染,你的屋子一直还在,里面的被子我每隔两周就会拆洗晾晒一次,和新的没啥两样,”卓枫指着两年前,小鲜住得房子,下鲜点了点头,她知道,无论她是真的离开了,还是失踪了,在一些人,一些地方,总是会留下一下痕迹。

    第二天一早,卓枫做了早饭,“小鲜,你姑丈做了豆汁,还记得那天早上的”

    屋子里空荡荡的,床上被褥折叠得整整齐齐,就好像从来没有人回来过那样,就好像昨天是一场梦那样。

    只是在床头的位置,留了一张便签:“姑,我知道,你最大的希望是,爸妈没有死,外公也没有死。”

    四一一医院里,小鲜坐在了“梅念”的病床前,她替“梅念”理了理头发,轻声说着:“师叔,我要去了,预祝我成功,希望你这一次,不要错过了你的幸福。”

    站在了樱桃沟的入口,小鲜大老远就闻到了一丝丝香甜的玫瑰花味。樱桃花也开了,绚烂的花海,让人有了种置身仙境的错觉。

    小鲜一直找到了那一处古老的封印上。小鲜并不知道,为什么苍穹殿的选拔,会和这口法阵有关。

    她将那封信件,摆放在了那口封印上。原来这一处封印是苍穹殿的人留下来的,这就是他们给小鲜的考验。

    信件化作了 一片光亮,逐渐渗透进了封印后。

    当最后一丝光亮也融入到封印后,一扇长方形的,像是门一样的东西,出现在小鲜面前。

    “欢迎进入时空之蜃,”女声在耳边响起,小鲜瞪大了眼,她看到的是?

    那张脸,早一个小时,她看到的脸。

    梅念?不对,她是梅想,死失踪了数十年的梅想。她又怎么会在这里,小鲜不解着,依附在樱桃沟的这个古老封印之上。

    “你是梅师父?”小鲜名义上是梅想和白菊易两人的弟子,该称呼梅想一声师父。

    “你总算是来了,”梅想看向了小鲜,仿佛在透过她看着什么人一样“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就听我一一解释给你听了罢。”

    原来五十多年前,梅想闯入了苍穹殿,寻求永生之法。

    永生的方法,她是找到了,可是她却为此,被永远地禁锢在了这个方法之上。

    “你眼前的这扇门,名为时空之蜃,可以穿越到过去,也可以穿越回你以前来时的那个地方,苍穹殿的考验,就隐藏在你回去的旅程之中,告诉我,你要选择哪一个?”梅想当年也面临了如此的选择,她最后,没有选择任何一种,她选择着,永远看守着时空之蜃。

    作为看守人,她拥有十年一次的回到过去做短暂停留的机会。她选择了沉溺在过去,缅怀她和白菊易的爱情。

    小鲜的心里,微微一动,如果回到了门派里,那么过去的几年的一切就如一场梦,她依旧是那个心无负担的周小仙。抑或是,她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

    “如果我走了,这个世界的人会怎么样?”小鲜艰难地开了口。

    “事情照着正常的轨迹发展,李冶会追赶瑟琳,离开地球,前往兽星。艾莎将会取得这一次苍穹殿决选的胜利,只是她的愿望:让周子昂复活是实现不了的。周子昂”并不是这里的人。她会选择获取一份地球上所有犀石的地图。从而控制停留在地球的异星人,而地球会因此发生一场异修者和异星人的冲突,全球的数个国家会受了牵连,人类几近灭亡。你的朋友曾学柔和张依依以及王帅等人,会在此战中陨落。无数的平民亦会死去,这一场战争,会持续到李冶从兽星赶回来,不过那时候,已经是五十年后的事情了。”梅想直视着小鲜,看着她的眼神,一点点的变化。

    “那如果我回到了过去,顺利改变了这场浩劫,又会怎么样,”小鲜的喉咙,一阵阵的发涩。

    “如果你选择回到过去,让王风雷找到当时还没死去的斐济,一起联手,扼杀了羽翼未丰的瑟琳夫人,那么诸时军会一直在北京做他的局长,直到他退休。他的女儿和女婿,还有真正的诸小鲜,会一家三口,和和美美。不过有一点,你会消失。诸小鲜不死,你的灵魂就不能进入她的身体。你又回不到你来得那处地方,那么你只能永远游弋在了时空缝隙中。”梅想不再说话,只是等着小鲜在做最后的选择。

    消失或者是回归原点,对于小鲜而言,一切都变得无比的艰难。

    “他,怎么样了?”小鲜心口,一阵阵的发闷,做一个决定,是如此的艰难。

    她该何去何从。

    “你是问云冠子嘛,在充满能量的犀石中自爆,他的灵魂已经碎裂,即便是他能到了这样的时空之蜃前,也无法聚集能量,进行时空穿梭,他已经彻底的死了,”梅想摇了摇头,“你好好考虑下,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做出决定。”

    “不用了,我已经有了决定,”小鲜昂起了头,看向了天空,七月的天空,瓦蓝瓦蓝。

    ~谢谢“绿草萋萋”的六张粉票子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