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洞窟内,刺目的白光渐渐暗淡,耳边轰鸣终于消失。

    步轻尘睁眼一看,那万丈星神已然不见踪影,只有少年坚实的背影立在前方。

    龙灵岩下方,那一群众生会天骄在刚才毁灭的一击下,死了大半。

    仅剩下的也都半残瘫倒,口鼻溢血,再起不能。

    林幽凝立岩顶,身边飘浮着已然晋级了的鬼仆三面,冥漠的目光俯视八方。

    侥幸活下来的天骄看着那张稚嫩无情的脸庞,一个个心如死灰,恐惧地像一只只待宰羔羊,充满迷茫不安。

    步轻尘上前一步,扫眼下方一圈,轻声道:“呆子,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少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高举右手,看着手背上一副图印,耳边是无数杂乱陌生的声音不停响起。

    “神啊!求求你保佑我儿子道考通过”

    “吾神!为您献上祭品,只求您保佑凌云镇风调雨顺!”

    “啊啊啊神啊!求求你救救我妻子吧!我愿付出我的一切,只要她能活过来!”

    “你是什么神?老子年年给你上贡,你为什么不保佑我儿子?”

    一道又一道声音,或恳求或怒斥,一会模糊,一会清晰,不断响起林幽耳边,似从无限遥远的天际传来,在他心中不停回荡。

    肉眼可见的,虚空中有无数半透明光点向他身上汇聚,加持身魂,令他神能飞速运转,修为急速精进。

    天地乾坤的大道法则在这股神奇力量加持下,变地更加清晰。

    林幽心念电闪,瞬间明白这些半透明常人难见的光点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信仰之力。

    信仰的力量,众生的渴望,神魔的食粮,不朽的光芒。

    这就是人间香火,神魔必争的东西。

    其作用堪称玄妙神奇,能令修士开悟,能让神能质变,更能修炼不朽的金身。

    有了它,就等于有了一台发动机,可以源源不断地制造神能,供修士消耗。

    修士有信仰加持,意味着神通、术法威力会逞几何倍增。

    不管是战斗还是修炼,这都堪称神药,玄妙无双。

    然而,这不是没有代价的!

    信仰源于众生,当修士接受了他便意味着同样要接受众生之所求。

    若是不能回应众生,那么信仰之中夹杂的愿望自然而然化成怨毒,沉积神魔躯体之内,化成业力,增加劫数。

    一些积毒深厚者,甚至影响到神魂心灵,以致被众生杂念拉入渊暗之中,堕落成魔。

    一道道思绪在林幽心中不断闪过,少年看着手背上那与识海内“巫”、“鬼”两角神图极之相似的印记,忽地叹息,“可惜,这只是虚影!”

    没错,所谓众生烙印,神之印记,只不过是“神”字神图的虚影、烙印而已!

    “神”图烙印力量有限,在林幽运使其内包含的神能轰杀星神之后,已然再无威力。

    此刻,这神图烙印只有沟通众生,汇集信仰的作用了。

    想要再度积聚出那种无敌不可阻挡的力量,怕是要融汇百万信徒一生的信仰不可。

    心中惋惜,少年隔离烙印,顿时耳边无数杂音消失,虚空闪烁的光点不见。

    他望向龙灵岩下那群众生会天骄,思索着该如何处置他们。

    杀,是不能再杀了!

    毕竟这要是全杀了,那等下出去,众生会那群高层非得当场跟他拼命不可。

    虽然就现在这个情况,他估计那些人怕是也得跟他拼命。

    但能留一点,总归是个情面不是?

    “怎么样?想好怎么处置他们了么?”步轻尘在一旁再一次催促。

    “魔头,要杀就杀,要剐便剐,别妄想我等会承认你为众生会会长!”

    “不错,就算你得了神之印记,我等也绝不会奉你为主!”

    “杀了我们吧!”

    几个头铁无比的天骄梗着脖子大声怒吼,完全不顾身上伤势,吼地口鼻鲜血直流。

    那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让那些本来还有心投降的天骄瞬间苦闷无比,想要说点软话,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林幽无语扫望着他们,想了想,忽天灵冲出一道神光,一副水晶神图缓缓展开,可怕吸力卷天动地。

    “既然你们宁死不屈,那就去我的世界永远待着吧!”

    “神图,收!”

    水晶图似长龙怒卷,横过半空,将地上一个个半残的天骄卷入图中。

    诸天骄有心反抗,但严重的伤势令他们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全被卷进神图,流落一个个时空幻境之中,不可自拔。

    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群众生会天骄,为求自保,林幽将他们收进神图,打算当成人质。

    一旦众生会因为龙岭迷窟内发生的事而发狂,他好歹也能有几分谈判的本钱。

    少年不知道,此刻迷窟之外早就成了一锅乱粥,那众生会自保都来不及,哪有功夫来管他?

    收了一群天骄,林幽扫眼洞窟,却见四面八方那些道化像在刚才激烈的冲撞下早已经碎成了一地渣渣。

    就连龙灵岩上的初代会长道化像都裂开一道道缝隙,其内点滴神能不剩。

    “可惜了这些前辈,原本还有几分复活的希望,如今”

    看着狼籍的洞窟,林幽万分怜惜地摇头,为这些沉睡不知多长的前辈们惋惜。

    道化神像是修士修炼过程中,不断弥合大道,渐渐人性消失,变地近神,最终彻底石化后遗留下来。

    原本,神像存在,若能受众生祭拜供奉,不断以信仰洗炼,未来的某一天,神像或有一二分可能苏醒。

    现在神像碎裂,自然就等于魂飞魄散,再无醒来的可能。

    看着一堆又一堆灰白碎石,林幽也只能默默地说一声抱歉,扭头就走。

    得了神图烙印,林幽已然知道了龙岭迷窟地形,知道该如何出去。

    他也不犹豫,带起步大魔女,在已成仙魔的三面护卫下,急速向外。

    忽然,前面开路的三面身形一个停顿,重叠的声音沉沉响起,“主人,前面有高手进来了!”

    成就冥仙的三面意识不在朦胧,心智成熟,能够开口说话,独立思考。

    他喜、怒、哀三脸上六只眼睛警惕前望,背后万眼魔手高举,时刻准备轰杀过去。

    前面阴暗的通道中,一股极度危险令他全神贯注,心弦紧崩。

    林幽紧握小渊刀,眼神凝重,微微踏前一步,向着前方黑暗喊道:“何方高人?还请现身一见!”

    前方无有动静,黑暗幽深,呼啸的阴风冷人心肺。

    等了半天都不见有人回应,这让林幽、步轻尘差点怀疑是不是三面感知错了?

    正此时,黑暗中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一人踏步而出。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得到了神之印记的承认!”

    “是你,钟长老!”

    看着黑暗中走出的人,白胡子拖胸,拄杖曳步,徐徐前行,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

    但不管是林幽还是步轻尘全都不敢小视,神色分外凝重。

    只因面前似普通老人的钟长老原本浑浊的双眼此刻如烛火通明,放射神光,充满贪炽。

    小灯炮一样的目光炽亮地照射在林幽右手背上,直令少年手背皮肤倍感灼热,心下紧张。

    “怎么?钟长老对这印记很好奇?”

    林幽眯着眼,右手上扬,将手背上的淡金印记清晰地展现在对方眼前。

    “怎么不好奇?这可是众生烙印,神魔遗留下的印记,是”

    钟长老一下停顿,没将话说完,弄地林幽心痒痒。

    难道这神图印记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秘密?

    “小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把印记交给我,我任你们离去!”

    可怕的气机弥天漫地,似死神阴影向着林幽、步轻尘笼罩而来。

    三面猛地嘶吼,摆出极度戒备的姿态,背后魔臂高举,其上万只眼睛不停眨动,邪光摄空。

    少年不在乎地笑笑,微微安抚三面,直视对面钟长老道:“从你们众生会只言片语之中推断,得了这神之印记承认,我便是会主。

    按理来讲,你此刻应当跪地恭迎我这个新任会主才是,怎么还敢逼我交出印记?”

    “哈哈哈”

    一阵长笑在这空荡的幽黑通道中响起,钟长老似听到了什么极度可笑之事,笑地眼角泪流。

    他抬手点指着对面少年,一下一下,极度嘲讽道:“小子,你是吃错药了么?

    你也不出去问问,看看有哪个众生会高层会承认你这会主身份?

    真以为区区一个印记能主宰众生会生死?

    除了巫先那个守旧的老婆子,包括大长老在内,如今的众生会早已经成为了新的统治者,把什么‘为众生而战’的话当成狗屁了!”

    众生会历经三百年发展,中途五易其主,到了如今其势力蔓延西南百国,远至海外,盘根错节之处,连诸国皇室之内都有其暗子存在。

    不管是明,还是在暗,众生会势力已经庞大到不可估量,绝不比西南哪一国要来的差。

    由此,众生会自然而然从原本的反抗者变成了剥屑者,从被压迫的一方成了压迫他人的一方。

    而到了如今,众生会也已经到了不得不站到台前的那一刻。

    若是不能在今后打出一片乐土,必被百国连续围剿,最后土崩瓦解。

    今日三面国十万天兵突袭伏龙岭就是西南百国对众生会发起的又一次围剿的开始罢了。

    林幽不知外面局势,但听钟长老此言却也点头,知道区区外人想凭一枚印记掌控一个发展良久的组织,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凝视对面长老,晃一晃手背,笑嘻嘻引诱道:“想要么?要么?要你就来拿啊!”。

    这欠扁的语气,那贱兮兮的样子,激地钟长老瞬间爆怒,轰然震动神能,挥起金光万道,怒潮涌来。

    “乾坤载我,天地皆魔!小子,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