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铺天盖地的金光照亮了通道,刺地林、步二人双眼紧眯。

    四面虚空轰鸣巨响,乾坤在一股仙魔伟力之下猛地缩小坍塌,无边压力似深海漩涡般碾荡而来。

    钟长老一只手前伸,五指张开,似握住了天地,摄动了环宇,虚虚前抓。

    顿时,只手遮天,无边浩大,那手大到遮蔽林幽三人视野,整个通道都似被钟长老一掌摄尽。

    林幽骇然,惊觉不是对方手掌变大了,而是他们变小了。

    连带着四周不停崩塌的虚空,几人身处的一截通道全都在急剧缩小,变地似蚂蚁,如尘埃,微渺不可见。

    这是什么神通?尽有纳乾坤为芥子的伟力?

    林、步二人心惊胆骇,看着那巨手不断变大,渐渐掌心上的纹理似山川起伏,整个人都将投进对方掌心中去了。

    他们想要反抗,冲涌神能,但四面乾坤坍塌形成的压力如万山沉重,一时间竟挣脱不开。

    钟长老冷笑,看着几只蝼蚁投向掌中,似打了胜仗,就要手掌轻轻一捏,碾死他们。

    “吼!”

    怒天咆哮,万眼摄空,一道又一道漆黑魔光腾天而起,冲射十方,破除禁锢。

    一只满是邪眼眨动的魔手崩天而上,轰然击碎天地牢笼,打破九天凌霄,重重击在巨手之上。

    轰!

    金光崩灭,巨手溅血,惨叫声中钟长老连退三步,右手半瘫身侧,掌指之间鲜血滴流,不停颤抖。

    他看着前方三面轰腾魔臂,打地乾坤爆碎,震惊到双眼瞪爆,完全不敢相信他会被区区一鬼仆一招破了神通,打地掌指扭曲,鲜血直流。

    “区区鬼仆,区区鬼仆怎么敢?你怎么敢?”

    钟长老完全不能接受,怒到嘴唇颤抖,轰然爆开更加可怕的伟力,左手提起那根不起眼的木杖就要一击轰来。

    然而,对面鬼仆根本不给他机会。

    才一打破乾坤,三面魔手一伸,轰然爆发。

    手臂之上一只只眨动的邪眼滴溜溜转,忽地齐齐盯在前方钟长老身上。

    顿时万道魔光照落,虚空崩破,毁灭的洪流汹涌冲击,直冲地钟长老连连抵挡。

    他怒声咆哮,艰难反击,却被魔光轰地步步后退。

    正当他想要拼尽全力反击之时,忽地一股令他神魂发悸地恐怖气机前方腾起。

    抬眼一看,便见那鬼仆背后高举的独臂上其中一百只邪眼幽幽闭合。

    随着一百只邪眼闭合,三面身上腾起三种玄异波动,喜、怒、哀三脸齐齐怪啸,“幽魂”、“僵军”、“血鬼”三种道途力量腾天而起,凝合一体,汇聚魔手,轰然拍去。

    魔手擎天,横盖乾坤,崩破日月,打爆星辰,任何阻挡在它面前的存在通通都被碾成飞灰!

    只是轻轻向前轰去,虚空顿成空无,时空一片暗冥,迷窟通道不停泯灭、坍塌。

    钟长老骇到脸都抽筋了,拼命后退。

    他不敢挡,也挡不了,那种三道齐出的伟力,一击就将他反抗的力量轰成渣渣。

    怎么可能?这鬼仆怎么可能拥有三道齐出的伟力?他怎么可能同时驾驭三道?

    这根本不、可、能!

    钟长老心中无比颠狂,不停怒吼,看着那漆黑独掌横碾而来,渐渐在眼中放大,拼了命地燃烧神能想要逃跑。

    但没用,魔掌崩破了时空,隔断了岁月,任是他如何拼命逃跑,也被轻易追上。

    就见漆黑魔掌轻轻一落,钟长老瞬成飞灰,消失地无影无踪。

    而魔掌依旧不停,“轰”地一声拍地龙岭迷窟轰鸣震荡,无数通道一瞬崩塌。

    不仅钟长老,后面跟进来的那些鬼祟者全都被这一掌波及,骇破了胆,被无穷岩石埋葬。

    轰隆隆!

    到处都是巨响,整个龙岭迷窟天摇地动,一条又一条通道不停崩塌,碎石如雨。

    “怎么了?”

    林幽惊呼,三面忙解释到因为刚才他爆发的一掌,威能波及十方,龙岭迷窟要塌了。

    少年无语,诡异目光上下打量了三面一会,这才沉声道:“三面,摸拟三道伟力需要以邪眼闭合为代价,之后就要用生魂为祭才能唤醒。

    这太过邪恶,有违天道。

    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在爆发这种可怕的力量了!”

    每模拟爆发一次三道伟力,就要有一百只邪眼闭合。

    虽然三面进阶仙魔之后,魔臂之上邪眼已经达到了一万只,理论上可以连续爆发一百次三道伟力。

    但架不住数量有限啊!

    这要是遇到个杂仙小鱼就用一次,要不了多久三面手臂上邪眼就要通通闭合了。

    介时想要让邪眼重新睁开就必须以生魂为祭,才能唤醒。

    林幽当然不会在意他人生死,反正这世界邪修、魔头多的是,抓来生祭又如何?

    但如此邪恶,有违天道,必会给三面带来难以想象的业力,为他将来增加可怕劫难。

    三面身为冥仙,本来就是道途多桀,若再凭增劫数怕是终有一日要灰飞烟灭。

    甚至因此牵连到身为主人的林幽,那才叫得不偿失。

    所以,少年此刻郑重提醒,务必让三面知道邪眼的重要,非到万不得已的生死危亡之刻,绝不使用。

    主仆二人,心意相通。

    林幽只是一句提醒,三面已然知道了主人的想法,不由感激点头,“知道了主人,三面心中有数的!”

    在主人您的安危面前,区区几只邪眼又算什么?

    别说只是暂时闭合,哪怕永远毁灭,他也不会有任何可惜。

    “有数就好,以后咱悠着点!”

    林幽笑着拍了拍三面肩头,忽地指着前方已然垮塌的通道,“按你说的,龙岭迷窟要塌了,这下我们怎么出去?”

    “主人放心,有三面在,这点小事,我来开路!”

    轰!

    三面挥起魔臂虚虚一砸,借着三道齐出的余威,一击轰破千丈通道,带着林幽、步轻尘两人急速向外而去。

    一路所过,远方那些躲藏幽暗中“老鼠”们瑟瑟发抖,极力屏住气息,丝毫不敢露头。

    太可怕了!

    这到底哪来的恐怖存在?竟有如此伟力?

    一掌打地龙岭迷窟轰轰崩塌,这是要逆天啊!

    所有人紧紧躲着,生怕被发现了形迹,然后那三面独臂魔神兜头给他们一掌,屈死这迷窟之中。

    以三面此刻仙魔修为自然能感知到迷窟中暗藏着一些“老鼠”。

    同样的,与鬼仆心意相通的林幽自然也能感知到。

    但不管是三面还是林幽,都懒得理会这些偷偷摸摸的“老鼠”,自顾轰破通道,冲出迷窟。

    才一出了迷窟,身后轰鸣炸响,十几座山峦倾倒,那龙岭迷窟彻底崩塌。

    少年才要感叹两句,忽长天万雷轰鸣,爆破声天际传来。

    仰天一看,好家伙!

    就见九霄之上,一条万丈金龙与一尊万丈三面独臂之神疯狂厮杀,打地长天崩破,万里风云乱离,金血满苍穹,神骨殒天地。

    一滴滴仙魔神血掉落大地,溅起一方方神湖,一块块碎骨砸落平原,凭空腾起座座魔山。

    围绕这两尊庞然大物,四面八方,漫天漫地,无数战士冲杀一起,直杀地血雨倾盆,尸骇满山。

    伏龙岭早已经被打地千疮百孔,那山谷中到处都是火光冲天。

    众生会的人根本顾不上这边龙岭迷窟,不断调动军团抵挡,搬动物资撤离。

    一道道浑水摸鱼者四处打砸烧抢,趁着众生会被攻击,拼命抢捞好处。

    仔细看天空旗帜,或三脸,或独臂的特殊图案,林幽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是三面国正式围剿众生会了。

    他就说嘛!

    这众生会驻地伏龙岭大刺刺座落三面国境内,这么多年难道三面国一点想法都没?

    果然,招降不成之后,便是雷霆一击。

    想到上午那个被打跑的三面人,林幽大致推测出了来龙去脉。

    但他不知,三面国之所以发起如此猛烈的雷霆一击,这其中还有几分他的原因呢!

    他这样的“大肥羊”进入西南百国,岂能不引起各国皇室关注?

    红叶城一役,那逃跑的北洪小王爷回去之后向他父王一说,三面国没多久就探查到林幽很可能去了伏龙岭。

    这下子,新仇旧恨一起,如今的三面国实际掌权者隆王立马调动大军,轰然镇压,一点都不给众生会有反应之机,真可谓是果断之极。

    此刻,三面国大军大占上风,打地众生会节节败退,眼见是要抛弃这祖宗基业逃命去了。

    “看这样子,众生会是打算撤离伏龙岭了。呆子,我们怎么办?”

    步轻尘遥观大势,看着各个山头渐渐被三面国兵将占领,显然这一场战争大局已定。

    若无变数,众生会是不可能翻盘了。

    林幽皱着眉头看了看天空,见众生会还能挡一会,便向山谷一指,“咱们去找找三丫,看看小家伙安不安全。完了,寻机跑路吧!”

    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么大动静必然引来无数强者围观。

    保不准这其中就有那些追杀他的天华强者,这要是被他们发现,肯定又是一场生死拼杀。

    虽然如今多了三面这么一尊冥仙底牌,但敌人势大,林幽觉得还是继续跑路为妙。

    两人议定,立刻飞落山谷,直向前方大殿而去。

    一路过来,到处都是混乱杀伐。

    一些混水摸鱼者最是可恨,抢了东西还不够,还要杀人。

    邪厉一点的,竟然当场就是抽魂炼魄,祭炼邪法。

    这些人被林幽看见了,全都被他吩咐三面一掌轰杀,生魂直接拿来献祭邪眼,让他们也尝尝魂飞魄散的滋味。

    狂暴姿态看地四方心惊,那些邪魔歪道通通退散……

    没一会,两人已然再次来到众生会客室。

    这里,早就空空如也,三丫那小家伙不知去了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