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幽翻出一枚血色如龙的指长果子,扳成两半,一半自己吞下,一半塞进海鹰将军鹰嘴。

    龙灵果如大地沉厚的造化生机冲涌全身,立时就将少年身上重伤不停治愈。

    海鹰将军服下另一半灵果,身上伤势同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虽然一半的果子还不能彻底让将军完好,但想来足够支撑他回众生会治疗了。

    步轻尘重重点头,忙挥动灵索,似腾蛇飞天,直将海鹰将军送出万丈,飞向远天那千丈巫先,“先知大人,接着!”

    “咻”地一声,一道小小人影飞至,巫先扭头一看,忙伸手接住。

    她遥遥看着林幽、步轻尘冲出三面国边境,直向三身国飞去,无奈只得带着海鹰转身退去。

    本来,巫先还有心留下那个已经传承了神之印记的少年,推他坐上众生会会主之位。

    没想到,那小家伙丝毫不对权势有一丝迷恋,走地干脆无比。

    如此,只得以后想法子了。

    “姜明,下面的人已经撤地差不多了,你也赶紧回来吧!”

    “你先去,我今天非得狠狠教训一顿隆王阁下不可!”

    显然大长老姜明打出了火,今天不把这焦青阳狠揍一顿,他怕是不会走的了。

    “狂妄!姜明,你一个丧家之犬何敢出此狂言?杀!”

    焦青阳驭动军阵,喝令将士,万丈三面巨神狂暴,手中神剑不停劈地金龙龙鳞飞溅。

    他这一句话惹地大长老怒到发狂,想想这一次三面国十万大军突袭,众生会被逼地抛弃祖业,可不就应了那句丧家之犬么?

    这让他心下倍感屈辱,轰然爆开额头神眼,辉耀无尽神光,驭动金龙,狂战巨神。

    两尊庞然大物比之不远处战斗的国师跟三面声势还要恐怖万分。

    他们疯狂厮杀,在三面国与三身国边境线上从北杀到南,直直将大地犁了一遍,最后打进南海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条深达万丈的可怕裂谷。

    从此,三面国与三身国之间多了一条天堑。

    不理身后那可怕战斗,林幽、步轻尘两人拼命飞遁。

    没了海鹰将军,两人轻松许多,速度快到光电流离,一刻钟不到已然冲进三身国之内数十里,彻底远离那可怕的战场。

    三身国地貌与三面国大致相同,青山平原间杂,大地之上村郭点点。

    除了百姓的样貌不一,其他的跟两人在三面国所见所闻并无不同。

    两人也没心思降落大地去瞅瞅,只想横穿三面国,去到东方香江,在那里落脚,寻机出海。

    可惜,有人并不想他们如此轻易离去。

    这不,才飞入三身国百里,忽地前方光柱冲天,一座大阵凭空升起,一下将天际两人狠狠扯落,向失坠的飞机一样,掉入群山。

    “谁?出来!”

    步轻尘刀链齐挥,怒视八方。

    “桀桀桀两只小老鼠,终于让我等截住了,这会看你们往哪跑?”……

    你们就不能换句出场词么?

    能不能别老是往哪跑往哪跑地咋呼行不行?

    一群邪仙、杂仙从四面八方闪现,凝立群山之颠,俯视下方少男、少女,目光森森,怪笑桀桀,直令天地起阴风,让人有一种气、抖、冷的不爽至极感觉。

    “留下神图、至宝,不然死路一条!”

    “放弃抵抗,你们已经走投无路!”

    “男的杀,女的也杀,这两小崽子辣地狠,不能放走一个!”

    “快点,把至宝交出来!”

    一声又一声,十方回荡,森冷的杀机笼罩下,直令天空落雪,林幽、步轻尘身颤。

    实在是出现的埋伏者太多了!

    几十?上百?

    群山之间,到处都是人影,邪气冲斗,仙魔凝立,多地一眼数不尽。

    更不用说其下那些真君、真人这些,都只能算是喽罗。

    但这就可怕了么?

    不,真正可怕的是群山之间那通天连地,轰鸣运转的恐怖神阵,直给人一种屠仙灭魔的灭绝神威。

    步轻尘强抑心中恐惧,侧脸向一旁少年低声道:“呆子,人太多了,我来牵制他们,你抓住机会全力爆发破阵,出去了就赶紧跑,不用管我,我有办法”

    大魔女一边急急吩咐,一边忙翻出自己那枚龙灵果向少年递去,却忽见对方正目光奇异地东张西望,完全没将她的话听进去,不由怒从心起。

    “呆子,我说话你听到没?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分心他顾?”

    这家伙真是气死她了!

    四面这么多人围着,身陷危境,你丫竟然敢不听本姑娘话了?

    合着身处险境,你不在乎危险,更在乎他听不听你话是吧!

    少女对着少年腰间就是一发“二指禅”神通。

    “哎哟!”

    疼痛一下惊醒林幽,他无奈转头向大魔女道:“别急啊!这一阵未必有你看见的这般危险。”

    什么意思?

    步轻尘一愣,难不成你还有本姑娘不知道的底牌?又或者你个呆子开始失心疯了?

    林幽不理惊愣的步大魔女,一把按下她递来的龙灵果,轰然踏前一步,睥睨四方道:“尔等渣渣仙,谁敢与小爷一战?”

    冥龙眼冲射神光,龙威盖十方,雷霆之声竟骇地群山震荡,天地起狂风,啸卷千岗。

    一时间,四面八方嚣狂之声顿止,所有人都被少年可怖气势惊着了。

    一个个杂仙、邪仙,各方邪修喽罗目瞪口呆看着比他们还要嚣张十倍的少年,直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什么鬼?这是要跟他们单挑么?

    这小子难道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处境?竟然还敢冲他们叫嚣?

    狂,太狂了!

    “不知天高地厚,竟还敢张狂,杀了他!”

    “杀!大家不必跟这小子客气,一起上,斩了他!”

    “对,这小子仗着神宝,战力超仙,大家不用跟他客气!”

    不少人顿时狂怒咆哮,纷纷冲涌起神能,招呼所有人一起出手灭了这张狂的少年。

    可怕的神能冲彻长天,竟将风云崩散,露出天穹昊日普照,阳光刺眼。

    “哼!果然就是一群渣渣,连个敢出来单挑的都没?你们的胆儿比仓鼠还小!”

    林幽冷笑,刀指十方,那一副极度轻蔑与嘲讽的嘴脸气炸了围伏的所有人。

    顿时就有人受不了了,轰然跃出,高声怒啸。

    “小子猖狂,看我龙涛伊斩你狗头!”

    来人半跃虚空,一柄鬼头大刀裂天百丈,横斩少年。

    刀光幽黑,百鬼啸空,所过处虚空凝冰,天地冻气,威比仙魔,惊骇十方。

    “来地好!”

    林幽怡然无惧,轰然踏步,震地山岗崩塌,一道赤红业火腾天而上,一击冲在那百丈刀光之上。

    红莲业火燃魂灭魄,直将对方冻气、怨鬼一扫而空。

    少年高举小渊,一刀劈碎刀光,当头便将满脸恐惧的鬼头刀邪修劈成两半。

    火焰一卷,飞灰散落。

    “还有谁~”

    林幽像一头怒狮一样咆哮天地,俯视乾坤,震地十方寂寂,群仙颤颤。

    群山无声,万林皆寂,人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二弟!”,“二哥!”

    忽地几道哭声响起,三人冲射而出,刀剑怒指少年。

    “杀我二弟,小子,我龙涛佳要你偿命!”

    “二哥,你死的好惨,涛定必为你报仇!”

    “小子,我龙涛冰不杀你誓不为人!”

    二女一男,分立三方,冲涌神能,耀射大日,那仙魔的气机轰滚长空,竟带起雷霆之声震塌山峦。

    没有二话,三人轰然劈斩刀剑,挥击神通,打地天地崩裂,乾坤都似颠倒。

    十方诸仙骇然,齐齐后退,看着前方毁天灭地场景,可怕神能直将这一片小小山岗移成平地,内中虚空成糊,天地黑漆漆不见,真真惊呆了身魂。

    没想到,在他们之中竟隐藏着这般强者,这几人是何方高人?怎么以前都没听说过名号?

    看这威势,这下那小子死定了!

    毁灭的波动如潮涌动,十方天地寸寸崩塌,那模糊一片中有神影激斗,打地天穹不见,昊日暗淡。

    忽然一声震天怒咆,模糊中一尊周缠赤炎的巨神腾天而起,驭转毁灭,挥起禁法,一刀斩杀一道神影,又使一式冥龙探爪,当场抓爆一人。

    神威动天地,眨眼灭二仙。

    那仅剩的一人凄厉惨叫,转头想跑,但巨神根本不给对方机会,猛地拔起身边一座百丈山峰,当空就是一个拔山镇岳,怒砸乾坤。

    “轰”地一声山崩地裂,最后一人也被砸成飞灰,死地暗淡无光。

    “这这这”

    看着前方昏暗散去,一尊百丈夸父横立天地,可怕业火熊熊燃烧,所有人心胆皆颤,瑟瑟魂悸。

    怎么有这么恐怖的存在?你丫还是道四真人么?你丫是披着真人皮的真仙吧?

    “大家别塌马送死了,这小子太邪门了,一起上!”

    “不错,快快发动神阵,镇死他!’

    “对对对,发动神阵!无迹大师,无迹大师,快快发动神阵!”

    十方惊呼骇叫,吵着嚷着要发动神阵,不停向着身后眺望。

    群山后方,一人腾空而起,挥结手印,驭动神阵。

    天地刹那轰鸣,乾坤顿时翻覆,无量天清地灵似江河倒灌般冲入神阵,毁灭的波潮轰然爆发。

    “不好,对方发动大阵了!呆子,我来牵制他们,你快跑!”

    站在夸父肩头的步大魔女色变,沉声高喝,一枚五彩神珠从其天灵冲出。

    不想夸父毫不理会她的话,一个前冲挥刀,顶着毁灭波潮,猛杀四方。

    赤焰刀光斩地一个个杂仙、邪仙四散乱窜,怪叫着大师快快运转神阵,轰杀幽魔。

    “呆子,你干什么?”

    步轻尘大声呼唤,不解林幽这是又要做啥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