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好!幽魔恐怖,光凭大阵之力难以镇压,大家快快将神力输入阵中!”

    后方那操控神阵的无迹大师忽地高吼,脸銫万分惊骇,似降不住幽魔。

    夸父太过狂暴,顶着四面毁灭波潮狂杀八方,所有人惊惧,不由纷纷按大师所言,全力向神阵灌输神能。

    只是一会,神阵威能爆增十倍,无量元素汇成毁灭洪流,天河般滔涌,碾荡十方。

    夸父震惊,顿止原地。

    诸仙惊喜,振臂高呼。

    “大师,杀!镇此幽魔!”

    “好!大家看好了,十方元素惊环宇,毁天灭地破万古!杀!”

    “轰隆隆”似万马奔腾,五光十銫的毁灭长河颠荡乾坤,怒龙般吼啸前冲,冲向夸父巨人!

    “呆子,快闪!”步轻尘惊呼!

    “桀桀,幽魔受死!”诸仙狂笑。

    四面诸多杂仙、邪仙见怒龙前冲,期待看到幽魔接下来“凄惨哀嚎,无力挣扎”的样子。

    怒龙眨眼便至,就在众仙齐齐瞪大了眼要看夸父巨人惨象时,忽元素洪流猛地一个弯转,直直怼在一群杂仙身上。

    毁灭洪流只是轻轻一个冲卷,便将围聚夸父周边的数十个喽罗、杂仙卷地灰飞烟灭,连片衣角都没留下。

    突起惊变,直令更远处的那些人震惊骇怒,高呼吼啸,“无迹贼子,你想干什么?”

    “桀桀,干什么?当是干掉你们了!”

    掌控大阵的无迹大师脸上皮笑肉不笑,驭动手印,操纵洪流,卷天灭地,扫荡乾坤。

    洪流真似怒龙腾舞,绕着夸父巨人就是十方横卷。

    一个个措不及防的邪仙、喽罗被不断卷入,毁灭的波潮卷扯之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尽数飞灰。

    “不好,无迹老贼想要杀人灭口,独吞幽魔!”

    “狼子野心,太不要脸,大家合力,斩了老贼!”

    “斩什么斩?他掌神阵伟力,咱们才把神能灌入阵中,保命都难还想反杀?快跑啊!”

    杂仙们惊呼骇叫,四面腾冲,直向阵外,想要逃跑。

    然而神阵笼罩十里群山,隔绝天地,任是诸仙朝哪冲都冲不出去。

    毁灭洪流在天空奔腾滚荡,怒龙般追着一个个杂仙吞咬,不断将人清除。

    只是一会,过百的埋伏者眨眼就剩几十个,死了大半。

    站在夸父肩头的步轻尘目瞪口呆,看着一群邪魔窝里斗,简直怀疑这些人是不是脑瘫?

    这正主都还没解决呢?怎么自己就打起来了?

    还有呆子,他是怎么就能预料到这群邪仙、杂仙会起内斗的?

    她不解地问林幽,却见夸父巨人不答,只提着小渊魔刀紧盯十方。

    “无迹老鬼,你不得好死!”

    “大家合力,一起冲出去!”

    “不行,这神阵太恐怖了,根本打不破!”

    “上当了,我们的神能增长了神阵威能太多,这下完了!”

    众杂仙汇聚一起,拼命抵挡洪流吞卷,一个个尽是脸銫骇恐。

    可怕的毁灭洪流不停冲涌,将他们逼向神阵中心,重又靠近夸父巨人。

    忽有邪仙回头望向夸父,高呼道:“小友,此人狼子野心,要连我们一同屠杀!不若你与我等一同联手,破阵而出!”

    似是一下子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众邪仙调转话头,纷纷向着林幽求和求助,希望合众人之力,一起破阵而出。

    相比他们大半神能灌输进了大阵,这夸父巨人反而神能充沛,若能说动他,双方联手破阵,未必不能破碎那无迹老贼野心。

    “呆子!”

    巨人肩头上步大魔女闻言颇是意动,若能借机破阵,那就太好了。

    不想夸父巨人脸上忽露狞笑,猛地冲起赤焰满天,小渊刀挥举百丈,轰冲向前,配合元素洪流,狂杀邪魔。

    只是一刀横斩,便是十几人斩成飞灰。

    两相合击之下,一个个杂仙、邪仙怒吼天震,咆哮狂暴,燃烧神能拼命,却只能眼睁睁地被一一碾杀。

    “啊!无迹老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一个杂仙狂暴,猛地冲向元素洪流,轰然自爆,将怒龙炸成两截。

    更有人红着眼冲向夸父巨人,“轰隆”一声炸地山峦崩塌。

    “幽魔,你也不得好死!”

    眼见无路可退,一众杂仙、邪仙彻底疯狂,纷纷向着两面轰冲自爆。

    惊天爆炸直把整个神阵之内数十座山头炸地塌的塌,倒的倒,高山变深谷,天地陷巨坑。

    无素洪流被炸地七零八落,神阵颤裂。

    夸父巨人拼命远躲,凭着自身金刚不灭之躯顽强活了下来。

    良久,整个大阵之内到处是模糊尘烟腾天,狂风卷荡下似百条灰龙乱舞,就像是那些惨死阵中的诸仙不死的怨念,向冥冥老天爷控诉。

    “咳咳呆子!都死光了吗?”

    “应该都死光了!”

    夸父巨人嗡声嗡气,巨大声音卷起狂风,吹散阵中尘烟。

    天地清晰,一片废墟中巨人凛立,俯视八方。

    步大魔女看着四面虚空仍存在的神阵,一脸忧愁,“呆子,那些邪魔是死光了,但这神阵不破,这下我们就得独自面对那个可怕的老魔了!”

    “桀桀桀小姑娘说的不错!”

    怪异的笑声震彻乾坤,一道人影浮现前方,挥手间天地轰鸣,毁灭的洪流虚空奔涌。

    相比刚才,毁灭洪流已然弱小了太多,但即使如此,洪流腾舞间也如一条百丈魔龙般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灭世之威滚滚。

    “两个小家伙,刚才明明有机会不跑,倒便宜了老祖我!桀桀桀”

    对面那人怪笑声天,一袭暗绿长袍狂风中乱舞,配上那张僵硬如死人的脸给人以一种慑人心魄的恐惧邪异感,令步轻尘戒心大起。

    “呆子,虽然刚才没能抓住机会,但没了那些杂仙倒也轻松不少!等下我来牵制这老魔,你伺机破阵!”

    以林幽全面爆发的力量,想必足以破开四面大阵,只要呆子能逃出去,她自有办法脱身。

    大魔女想地是好,但奈何夸父巨人毫不理会啊!

    就在步轻尘气急之下,夸父轰然踏前一步,高举小渊,怒指邪魔,“何方邪魔?安敢叫嚣?看我斩你!”

    小渊刀轰腾赤焰,红莲业火熊熊,烧地虚空扭曲,巨人举刀向前。

    “哼!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反抗?刚才那些废物自爆早就把你神能耗尽,还想偷鸡?”

    绿袍人冷笑,轰然驭动洪流,紧逼而来,“识相的,交出神图,老祖或可放尔一命!”

    “说的好听,难道刚才的自爆没把你的神阵根基炸塌?装腔作势!”

    “是不是装腔作势,你上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看招!”

    夸父狂霸,轰然冲前,抬手就是一刀百丈裂天,怒斩虚空。

    对方不甘示弱,驭起毁灭狂龙冲击刀光,直将小渊魔刀抵在半空。

    “小子,我再说一遍,交出神图,饶尔不死!”

    绿袍人不停操纵洪流卷荡魔刀,直将一道道火焰刀光卷地破碎。

    可怕威势越来越强,渐渐轰荡九天,直令天穹昊日暗淡。

    步轻尘越看越是心惊,不由再次提议由她牵制对方,让林幽伺机破阵逃跑。

    可惜夸父巨人就跟疯了一样,“哇哇”怪叫着不断劈斩刀光,与毁灭洪流缠斗,就像一名屠龙的勇士,一往无前。

    “呆子,你”

    步大魔女气苦,眼见林幽不理,就要强自动手。

    忽地前方轰鸣震天,毁天灭地的波动升腾,五銫十光辉空,十方悸动。

    她骇然抬头,就见那绿袍人驭动的洪流腾天千丈,爆发无边伟力,仅仅波动就将乾坤都给模糊扭曲了。

    这种波动太过恐怖,有超拔仙魔之威,竟令她都有种无能反抗的错觉。

    “小子,交不交神图?”绿袍无迹怒目朝天,杀机盖十方。

    夸父巨人火焰熊熊,看着对方可怕威势,头一昴,“不交你能咋滴?”

    “我”

    绿袍人似被气地发抖,高举怒龙半天,忽地用力向前一挥,“屮,不玩了!”

    千丈魔龙飞出神阵,腾冲远山,“轰”地一声将十几座山峦崩塌。

    在步轻尘一脸不明所以中,笼罩周天的神阵“咔咔”声裂,轰然炸碎。

    什么情况?放过我们了?

    就见对面绿袍人大步走来,口中骂骂咧咧,“你小子,属乌龟的么?怎么就死活不肯就犯?”

    “呵!就你这点演技,骗骗别人还行,能骗得过小爷这双龙眼么?”

    林幽散去夸父法相,指着自己一双暗金竖瞳,得意洋洋道:“再说了老谢,就刚才那神阵你还能坚持多久?”

    “我去泥喵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绿袍人走到林、步两人面前,右手猛地扯在脖颈上,用力向上一翻,将一副假面具翻下,露出一张胡子拉渣的脸,右眼角一道弯月疤痕,不是许久未见的谢月痕还能是谁?

    两人挥拳,用力锤在各自肩头,哈哈大笑,看地一旁步轻尘无语万分,合着搞了半天,你们两个早有默契,就我傻傻分不清楚?

    “老谢,你怎么在这?”

    林幽好奇,据他所知老谢前段时间出海去了,怎么突然就在这里出现了??

    闻言,谢月痕翻个白眼,“还能怎么滴?自从上次在那迷雾镇得了神图线索,我就出海了!

    在大海上找了几个月没找到什么线索,忽然听到‘巫’字神图现世的消息,这不就回来找你来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