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就见对方左身眼角一吊,斜眯谢月痕一眼,摇头晃脑道:“老谢,上次玩麻将输给我的三两猪头肉,你到底还不还了?”

    “对对,还有你说好的带我去南海鲛人岛钓大乌龟,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右身双眼放光,那一脸期待的样子就跟快要出屋溜圈的哈士奇,充满喜感。

    猪头肉?钩大龟?这什么鬼?

    林幽、步轻尘两人眼神诡异地望向一脸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的谢月痕,差点笑出声来。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老谢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么?”

    最先发话的中间身怒斥左右,但他同样亮晶晶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紧盯谢月痕,明显也是一脸期待啊。

    谢月痕更加尴尬了,忍不住抬手挠了挠脸,极度无奈道:“圣大公子,就三两猪头肉你还挂着不放呢?要这样说,你欠我的三瓶火云酒呢?”

    老谢不甘示弱,同样拿出杀手锏,一下问地圣大公子三身吱吱唔唔。

    火云酒是南海特产的一种仙酒,非常珍贵稀有。

    哪怕是以他圣大公子人脉广阔,财权之豪横轻易也寻之不到。

    无奈,他只能放下这一叉,“那说好的钩大乌龟呢?”

    “什么钩大乌龟?是钩金鳖好伐!”

    老谢大声纠正,挥手不耐烦道:“那还早着呢!等到了时间,我铁定来喊你!”

    “行,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要不来喊我,我可去找你哈!”

    “我老谢说话几时不算过了?行了,咱们说正事,这一次我可是来求你帮忙的!”

    终于说到正事,谢月痕一指身边两人,向双方各自介绍了一下,紧接着便直入正题。

    “圣大公子,我们要去香江,我知道你最近商队就要去那边,顺带上我们呗!”

    老谢也真是毫不客气,直接就跟圣大公子要求搭一趟顺风车。

    最奇怪的是这圣大公子同样别无二话,拍着胸口就答应了下来。

    紧接着他就命人准备晚宴,要给三人接风洗尘。

    在圣大公子热情招待下,三人紧随他进了大殿。

    这里早有一张张红木制的古朴长方矮几整齐摆放。

    林幽三人被招呼着各自入席。

    完了圣大公子直接走进上首呈三角摆放的三张矮桌中间,三身各面一桌,轻轻拍手。

    立时就有仆人进入,将一盘盘珍馐佳肴摆放各人桌上。

    圣大公子大声招呼着饮酒,谢月痕也毫不客气地举酒就喝。

    见此,林幽、步轻尘两人便也吃喝了起来。

    直到吃喝完了,三人被府中侍女引着进了客院,林幽、步轻尘还有点奇怪那位圣大公子怎么那么好说话?

    以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权势、财气,说要不清楚两人来历怕是林幽自己都有点不信。

    不久前那边境这么大动静,三面国十万天兵围剿众生会这般大事,怎么可能不被西南百国关注。

    自然而然的,三身国必然知道了很多消息。

    那么圣大公子就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两个。

    既然知道,那又为何如此轻易地就答应了帮忙呢?难道他会不知道其中危险?

    想想也不可能嘛!

    “是不是很奇怪圣沧这么轻易就答应帮助我们?”

    走在前面的谢月痕淡淡出声,引来两人疑惑点头。

    圣沧就是圣大公子的本名,他是三身国圣族嫡系公子。

    而圣族则是掌控三身国议会、国会的庞然大物,是真正一族统治一国的强族。

    “三身人跟他族打交道,最不喜欢的就是弯弯绕!一般都是你要做什么直接说就是,他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简单明了!”

    老谢解释,“但如果你要跟他们玩儿阴谋诡计,呵呵,你会见识到什么叫多智近妖,会被玩到吐血的!”

    “怎么说?”林幽、步轻尘二人听到这里,来了兴致。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三身人就是活生生例子!”

    “因为天生的哲学特性,三身人入道一般选择的第一道途都是卜测天机,预演时空之类的道途,很多情况下,你都还没做什么呢?他们就已经算到你要搞什么事了!”

    “所以三身人从来只喜欢跟同族玩儿智谋,对他族都是直来直往!”

    对同族?我看是自己对自己吧!

    林幽想到三身人三个身子整天儿的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争个不休,忽然觉得他们恐怕都把智略用到对付自己的其他两个身体上去了吧!

    顿时,一种哈士奇自己能把自己玩儿死的诡异错觉出现在林幽心中,莫名有种搞笑般的无语。

    三身人!这还真是个怪异的种族。

    “按圣沧说的,他的商队明天就会出发,今天咱们好好休息!”

    走进一座大院,谢月痕指了指院中几间客室,“放心休息,在这里绝对安全!”

    说罢,他便当先选了一间客室进入,自顾休息去了。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但老谢既然休息去了,林幽也不好打扰,与步轻尘各选了一间客室,入内休憩。

    客房床上,少年盘膝,运理神能,体内的伤势在那半个龙灵果治疗下,已经差不多快痊愈了。

    现在得了老谢帮助,暂时有了一点休憩的空儿,但想到将要面对的严峻形势,林幽心下仍不乐观。

    没办法,追杀他的势力实在太多太大,哪怕得了这三面国之中的圣族大公子相帮,估计接下来仍是一场惊险的旅程。

    想到这,少年凝神感知自己的几个鬼仆,发现他们都安全无恙,心下稍松。

    “夜蛛留在西南百国,暗中建立势力!三面回来后,有他守护,不惧仙魔!但是”

    想到那些更加恐怖的大能强者,林幽心中愁啊!

    说实话,以他身上各种至宝加上鬼仆以及他自己的战力,普通仙魔强者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但架不住追杀他的势力实在太多,各种邪仙、杂仙一拥而上,大能都得掉头就跑。

    更不用说那些天华而来的真正仙魔强者,以及其上更加可怕的大能。

    没有了靠山的少年,心中慌啊!

    “不行,现在的战力还不够!”

    少年咬牙,翻出一枚灰溜溜婴儿拳头大魂珠,再一次尝试召唤复活。

    幽绿充满玄异生机的灵光在房屋之中闪烁,一股可怕的气机渐渐升腾。

    但这气机升到顶点之时,忽地如断崖般掉落,“噗”地一声,屋内传来少年剧烈地咳嗽声。

    “咳咳可恶,还是差一点点!”

    一夜无话,天光大亮。

    清晨,山海庄一下热闹起来。

    一个个三身人进进出出,大门前一队豪华飞车早已经等候多时。

    在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林幽三人跟着三身人圣大公子,一起坐上了豪华飞车,向黑玄古城东面的空港驶去。

    淡金的车身流线型,车头上一只巴掌大双翼天使女像挺挺玉立,阳光的照射下反耀神辉,圣洁无比。

    车队穿过古城,没过多久便接近了空港。

    远远的,透过车窗,林幽可以看到一艘艘飞舰如鸟儿一样不断起飞降落。

    忽然,前方轰鸣巨响,可怕的爆炸传来。

    林幽、步轻尘顿时惊起,浑身冲涌起神能,极度戒备。

    “放心,在这里没人能翻得起浪!”

    坐在两人前面的谢月痕淡淡出声,一脸的漠无表情。

    果然,前方爆炸才响了一声,便即消失,车队连停都没停,直直驶入空港。

    经过大马路时,林幽骇然看到一个百丈之深的大坑,十几具骸骨像垃圾一样散落在坑中,死状凄惨无比。

    “一群白痴,敢在三身人掌控的古城埋伏?真是自寻死路!”

    谢月痕随意瞟了一眼大坑便不理会,反而说起圣族在三身国的恐怖实力。

    三身人这一种族非常特殊,他们将悟透三身孰大孰小的三身人奉为圣者。

    每一个圣者自动成为圣族一员,圣者的三代直系则成为圣族谪系。

    也因此,三身人之间其实对家族传承看地更加淡薄。

    而圣族也在这种制度下,不断更新换代,始终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公正清明。

    三身国相对西南其他百国来讲,更加和平秩序。

    又因其坐拥千港的地理优势,吸引了包括天华在内,玄黄大界各国的投资,近几十年来发展地越来越好。

    一些靠近沿海的大城甚至不比天华最繁华的几个城市要差半分。

    “可惜,这一次我们要去香江,不然带你俩去见识一下三身国都城,你们一定会被那里万族汇聚的场面震惊的!”

    谢月痕摇着头,满脸可惜。

    林、步二人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可惜,如今的他们只想赶紧跑出海外,跑得越远越好,逃到那些大能找不到的地方。

    圣大公子在空港有自己的私人飞舰,足足十几艘,全是百丈大舰。

    这等财力,看地林幽这个也算见过世面的人都目瞪口呆。

    这可是百丈飞舰,在天华那是只有军队列装的大型舰。

    就连那些从古传承至今的大派世家,天华都绝不允许他们私建,要经过特殊审批才能少少的拥有几艘。

    但在圣大公子这里,竟然有这么多。

    这些飞舰只要装上舰炮,摇身一变就能成为摧城拔岳的可怕利器,每一艘都是堪比仙魔等级战力的恐怖战争兵器。

    “别多想,这些百丈飞舰大多都是圣会的!真正属于圣沧的只有最前面那三艘!”

    看着林幽吃惊样子,谢月痕忙指了指最前方三艘外表华丽似巨鸟的飞舰,带着两人向前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