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百丈夸父如火焰流星飞射,才至江心,忽被一股亿万吨巨力拉扯,整个人轰陨江中,激起涛浪百丈。

    周身火焰疯狂灼烧,直将冰冷刺骨的浪涛蒸成水汽漫天。

    夸父拼命张开双臂,将步轻尘等人牢牢护住,不使他们沉溺江中,双腿蹬踏,破水而出。

    “幽魔,你罪恶滔天,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厉喝声震,一道道人影不断在江面出现,八方凝立,涌动骇人神能,江河动荡。

    周天十方,虚空浮道痕,法则透玄光,灭世的杀机涌荡,迫人心胆,直令林幽一行遍体生寒。

    透过漫天水蒸气,模糊中一座盖世杀阵笼罩天地,十个方向有十尊伟大神魔的虚影顶天立地,可怖力量将百丈夸父禁锁江中。

    “这是十方天君炼魔大阵!”

    谢月痕扫望十方天地,看到那些顶天立地的神魔虚影或星河披身,或大日悬顶,或摩弄星月种种异象,改天换地,几可说神威无量。

    他一瞬间就认出了这座围困他们的恐怖杀阵是传说中上古十天君“炼魔山海关,一夜屠尽十亿魔”的盖世神阵,无比慌急道:“快,东方!”

    “魔情一刀斩,破!”

    林幽一听就明白老谢是什么意思,立刻催动全身所有力量,战天神玉拔升境界,心府晶血辉腾战力,右眼晶光一闪,召引无量时空分身伟力,一股脑将所有神能通通灌入小渊魔刀,向着东方斩出万丈刀光。

    千魂万鬼激风荡云,九幽冥气竟将香江百里凝冰,万丈刀光幽暗如夜,一路斩断时空,碎破长天。

    刀光太过可怕,超拔仙魔,仅仅飞斩而过,就将虚空无数大道锁链斩地不断崩灭,神阵颤颤轰鸣。

    “好凶魔,诸位一起出手!”

    “杀!”

    东方一人沉喝,无惧万丈刀光,拔剑举天,在其身后一尊负剑神魔轰然踏步,提起万丈神剑一斩,裂破天地。

    似星河滔涌的神剑轰然击在万丈刀光之上。

    刀光粉碎,夸父吐血。

    “吼!”

    林幽疯狂,刀光似暴雨连闪,却在神魔一柄神剑随意挑动之下,被的打地法相崩塌,坠落江河。

    “这下完了!”

    见夸父都被瞬间击溃,谢月痕脸现绝望,一颗心如沉万丈海底。

    “谢月痕,你勾结幽魔,罪不容恕!劝你速速弃暗投明,否则作为昆仑首席弟子,我赵天乾今日就要大义灭亲,清理门户!”

    义正言辞之声震天响亮,一人东面踏来,剑指林幽一行,威风凛凛的样子,正是昆仑首席弟子赵天乾。

    谢月痕被这话气地眉眼倒竖,指着赵天乾就是破口大骂。

    “我呸!赵天乾你这个卑职小人,若非大师兄被人下了暗手,有你这所谓的首席?竟还有脸在这狺狺狂吠?无耻之尤!”

    “谢、月、痕”

    这话似揭了赵天乾疮疤,瞬间面銫扭曲,无边怨恨杀机滔天涌动,咬牙切齿。

    “天乾兄何必跟一群死人计较?”

    “不错,咱们还是赶紧动手,迟则生变!”

    神阵四方传来一道又一道催促之声,重伤的林幽瞥眼看去,便见楚大、金并、赢鲲等几个老对头目光凶厉地紧盯着他,杀机滔天。

    十个方向,十位天骄,每一人都是盖世绝顶,出身显赫,超拔芸芸众生之上。

    而为了对付林幽,他们竟联合一起,在此布下杀阵,要当场镇杀少年,永绝后患。

    这阵仗太大,一时间林幽不知是该觉得荣幸呢还是愤慨?

    但不管如何,此刻已没了时间让他多想。

    十方天君炼魔大阵发出“轰隆隆”雷霆巨响,万里长空崩成混沌,天昏地暗。

    一片暗冥中,顶天立地的神魔虚影爆发盖世神威,挥起无量伟力,轰镇中央。

    顿时,有滔滔星河万里奔流,似银河倒挂,冲殒人间;又有昊日腾金乌,十方普照,神光炽目,带起无尽的炎热,蒸干大河;更有无坚不摧的剑气似海,化成龙卷风暴,扫荡乾坤,连时空都搅成一滩浆糊

    十天君挥起大道,种种不可思议之神通齐发,灭世不足以形容,要将围困阵中的林幽一行碾成齑粉。

    十位天骄抱着必杀之心,不管是林幽还是圣沧等人,通通都要一击灭尽。

    如此恐怖的毁灭,完全不能抵挡,谢月痕、步轻尘等人倍生绝望,竟没了反抗的心思。

    林幽紧咬牙关,血液从他口角溢出,一双暗金龙瞳瞪着天空。

    正此时,一旁圣沧怀中的阿璃小姑娘忽清脆道:“哥哥,挡住!”

    “好!”

    圣沧沉应,忽地放下自家小妹,三身结印,举力抗天。

    “告祭吾神,沧海听令,今圣海天佑沧冥真君在此招请,远古时空中的冥冥水神,助吾一臂之力!”

    一道灵光从圣沧中间身天灵冲出,那是一个墨玉龟甲,巴掌大小,遍布道纹,滴溜溜转,升在空中。

    轰!

    冰川炸碎,万里香江被一股无形伟力扯动,亿万万吨河水涌入小小龟甲。

    冥冥中似有伟大的神灵降临,一尊龟蛇同体,驭万水而腾沧海的盖世圣兽咆哮天空,轰然腾起无边水幕,挡下十方进攻。

    玄武圣兽万丈,水晶光幕坚不可摧。

    十方天君齐声振吼,拔弄伟力,共击圣兽。

    双方轰击,仅仅余波便搅得虚空化混沌,混沌皆成殇。

    香江通连南海,无穷水脉在玄武圣兽掌控之下不断汇聚,补充水晶光幕的消耗。

    圣沧三身结印,脸銫白的吓人,可见他已用尽了全力。

    “断他水脉,破他圣兽!”

    围攻的天骄非是蠢人,一眼看出玄武圣兽的底细,立马有人驭动天君虚影,要来断香江水脉。

    这让林幽等人心头一紧,只有阿璃小妹妹不慌不忙,扭头对谢月痕道:“破阵!”

    以老谢区区真人修为自是不可能破阵,阿璃这话的意思是让他趁着圣沧挡下神阵的威能时,寻出神阵空隙。

    谢月痕想也不想,翻手一面太极八卦罗盘,掐指演算,推衍十方。

    阿璃又向重伤的林幽望来,“幽哥哥,该动用你的底牌了!”

    小家伙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底牌?

    林幽惊奇不已,却也来不及问,忙翻出一枚灰蒙蒙婴儿拳头大珠子,深吸一气,点指划空。

    “召魂签鬼,定魔录神,死之极生,阴之阳成,轮回我逆,环宇为圣!”

    少年指尖涌血,在虚空写下一个个晦涩难明的符文,看地一旁步大魔女头晕目炫。

    他口中吟诵真言,似撬动大道法则,直令天怒、地吼,乾坤为之惊震。

    无穷无尽神能向着古魂珠涌入,渐渐灰蒙蒙之銫变得光辉如日,一种不朽的气机漫溢,十方心惊。

    “那小子在干什么?快,阻止他!”

    “十方天君炼万魔,万物皆冥,破!”

    水晶屏障之外的十大天骄显然感受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不朽气机,倍感心惊,不由齐齐发力,轰震玄武。

    顿时,圣大公子吐血三升,手印崩散,玄武崩塌。

    差一点点,差一点点,你给我开啊!

    感知恐怖危险轰临,林幽内心怒天咆哮,忍受着灵魂不可承受之重,将最后一点神能冲进古魂珠!

    “上古之神,醒来吧!为吾而战,为帝而战!开!”

    轰隆隆!

    星河、雷霆、剑气、昊日十方毁灭冲临,直域将阵中蚂蚁一荡而空。

    圣沧、谢月痕、步轻尘等人看着满天五光十銫,迷人而又危险,毁灭笼罩,绝望待死。

    唯有阿璃三张小脸不惊不慌,似欣赏般看着漫天炫彩,忽三身六眼望向面銫扭曲的少年,眼中一片期待。

    “铛!”

    忽有一声钟声响起,悠悠似万古传来,一道天音轰鸣天际,震彻人心。

    “吾镇黑渊,待帝归来!”

    “待帝归来,再战玄黄!”

    “待帝归来,仍战九霄!”

    “待帝归来,死战域外!”

    悲呛万古之声震动十方,禁锁时空,令周天毁灭不能冲临。

    一道青袍古朴,披发缭乱,目光苍茫之人踏临半空,扫望十方,挥起大袖。

    顿时袖风起,化狂龙,腾天际,冲破诸天君虚影打出的神通,荡尽毁灭。

    所有人骇爆心胆,不可思议。

    这是何人?竟只是轻轻挥袖,便有灭世神风扫尽八荒?

    卷荡天风十万里,震破毁灭踏玄黄。

    怎能如此恐怖?

    “风伯部风夷,拜见幽主!”

    青袍苍古之人转身,向着半残的林幽抱手一礼,起身挺得笔直,负手苍茫。

    这是一个美须中年男子,面相有一种上古先民特有的古拙,清隽气质似空谷幽兰,又如岭外狂风,桀傲与谦虚并存,令人一眼难忘。

    不知他为何称自己为幽主?少年不知所措!

    他呆愣,其他人可不会愣!

    就听清脆之声又响,“老谢,找到没?”

    “出来了,要破东方,先灭西南,幽仔!”谢月痕举着罗盘大吼。

    林幽瞬间回神,如狼双眼直望西南,那里赢族首席公子赢鲲顿感心惊肉跳。

    “杀!”

    少年一指赢鲲,大声嘶吼!

    青袍风夷身形一闪,无声无息出现赢鲲面前,抬手一道神风冲卷,卷起赢鲲直上九天。

    可怕神风通天连地,带起无边风刃狂斩,要将赢鲲连同其掌控的天君虚影都给一同泯灭。

    “岂能让你得逞?诸位,不用怕他,一起出手,杀!”。

    “杀!”

    诸天骄怒吼,驭动神阵伟力,十天君虚影再次出手,共击风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