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到底是神阵伟力浩瀚,哪怕风夷深不可测,神风有不世之威,却也被压地难能破阵。

    眼见众人无能为力,十方天骄齐声狂笑。

    “林幽,今日任尔有通天本领,也教你逃无可逃!乖乖受死!”

    正当这些人肆意狂笑之时,忽地阿璃小姑娘再次对着林幽开口,“东方,黑龙战台!”

    什么?

    林幽一愣,心念电转,猛地反应过来,一拍额头,一道黑光朝着东方赵天乾直直砸去。

    什么鬼?

    赵天乾冷笑,一剑劈向黑光。

    “不要!”

    有人瞅眼一望,立时惊呼,但已是不及。

    神剑直直劈在黑光之上,“轰”地万鼓齐鸣,龙吟震天,一方漆黑血腥的战台在神阵中延展开来。

    伟力拉扯,赵天乾、林幽、风夷被一股脑扯落战台之中。

    “这是什么?”有人惊问。

    “完了,这是仙秦血战台,没想到这小子会在这时候祭出!”

    黑龙战台,生死决斗之所。

    传闻仙秦帝国将士之间有了不能解决的矛盾、仇怨,便上台决一生死。

    这是鹿台古城一役林幽从赢族一个天骄手中夺来,一直放着没用。

    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得阿璃小姑娘提醒,一下用出,顿生奇效。

    此刻,赵天乾与林幽被一起扯落战台之上,只有一方死亡才能出来。

    而风夷做为林幽鬼仆,正是一同进入。

    以刚才青袍人表现出来的恐怖,直逼大能,赵天乾一人对上,十死无生。

    而一旦赵天乾死,神阵必破。

    但这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赵天乾干系太大,一旦身死,那可是会引来无边恐怖,玄黄惊悚。

    一时间,十方天骄骇悸,想也不想,齐齐驭动天君虚影,挥起无边伟力,共击黑龙台。

    “大家一起,打破龙台,救赵兄出来!”

    黑龙战台上,林幽一入其中,豪不犹豫,当即爆发。

    “风夷借我神力,夸父英灵,开!”

    仰天咆哮声中,少年整个人赤焰冲天,不朽英灵激得血脉燃烧,一股浩大无穷的苍青神能顺着冥冥之间的心灵联系,涌入其体,近千丈巨人拔天而立,高举魔刀似杖,劈打前方。

    轰铛!

    天君虚影提剑横挡,竟挡不住夸父劈杖,业火流离中,赵天乾骇然爆退。

    这怎么可能?

    他内心惊骇万分,感受着风火缠体的夸父狂暴力量,只觉死亡的阴影向他幽幽拢来。

    不,我怎么可能死在这里?绝不可能,我可是

    他同样怒啸声天,手中命器青空神剑轰然爆发出一股斩天破宇的锋芒,用力一剑向前劈去。

    似能斩断诸天环宇的可怕剑意升腾,万丈剑光怒龙般咆哮,直令夸父瞪大了眼。

    这种斩断诸天,破灭轮回的恐怖剑意,他感受过,在梦界附体天尊之时,他亲自感受过。

    这是青冥剑意?

    赵天乾怎么可能斩出青冥剑意?

    少年震惊,但来不及思考,这一刻双方都拼尽所有,翻出底牌,誓要斩对方于龙台之上、

    胜者生,败者亡!

    “幽魂、夸父、自然灵,三道齐开,环宇无量!遂日一杖,给我死死死”

    林幽疯狂了,不顾一切了,同时驭动他所修“幽魂”、“夸父”双道,外加风夷“自然灵”道途,摸拟三道齐出之伟力,一杖劈去,震灭环宇。

    轰!

    剑杖交加,乾坤浑沌,天地灰蒙,战台暗冥。

    一团光芒在中心炸开,似创世的初光,又似灭世的魔光,将眼前一切通通崩灭。

    夸父神杖千丈,顶端似坠着一团无穷大日,击碎剑光,打在天君虚影,一击将虚影打爆。

    赵天乾青空剑断,玉冠炸碎,披头散发,吐血满身,一屁股坐倒战台之上。

    他绝望看着顶天立地的夸父,忽地听到四边虚空“咔咔”声响。

    原来是刚才双方力量太强,竟打地战台布满裂纹,又有外界巨力轰击,黑龙血战台将要崩灭。

    不由地,一线生机从他心头升起。

    果然,“轰”地一声震天动地,战台承受不住外界神阵伟力轰击,碎裂开来。

    赵天乾惊喜,就要呼救,却听耳边雷霆轰鸣,天音震荡,无量光和热,映入眼帘。

    “果然不是青冥剑意,如此,赵天乾,安心去吧!”

    高举神杖的夸父抡起火焰熊熊的昊日,神锤般对着赵天乾怒砸下去。

    “住手!”,“停下!”,“小幽,别!”

    楚大、金并等天骄怒声高呼,远天一直关注这边的各势力仙魔强者也都远远喝止,就连柳渊虹都遥遥举手想要阻止。

    一连串惊呼骇叫却阻止不了少年必杀之心,熊熊燃烧的大日神锤,对着赵天乾就是当头一击。

    轰!

    似大日爆炸,天地共陨,虚空在一瞬间崩成混沌,混沌又成空无。

    无量光普照,十方冲腾,一下子就将碎裂的战台抹消成无。

    光芒又向上冲,破开神阵,腾天万丈,抹灭万里风云,苍穹蓦然出现一个窟窿,似一张大嘴空洞洞张着。

    光芒向下,万里香江顿时干枯,远天海水倒灌,轰隆隆似万马奔腾。

    所有人眼前一片炽亮,无尽炽热逼地他们不得不全力防御,疯狂后退。

    这可怕的光,这似抹灭一切的光,就像远古大日天陨,给世间带来无边灾难,令人心胆惧骇。

    所有人手足无措,明明身外炙热难当,却遍体生寒。

    香江对面的恢宏都市自动升起防御,挡下炙热神光。

    城内千万众生看着西方无量金光升腾,普照万里长天,直以为是佛陀临世,天尊演法,一个个跪地磕拜,大声保佑。

    唯有城中那些隐藏的仙魔强者战战心惊,瑟瑟发抖,祈祷着那一票战地天破的恐怖存在千万别打进城来。

    一瞬好似永恒,光芒来得快,去得更快。

    当光芒消失,众人急急睁眼前望,天君大阵的东方出现一个缺口,一位清秀少年站在虚空,提着刀呼呼喘气。

    在他身边,那青袍古拙的中年人负手仰天,默默守护。

    而那赵天乾哪里还有影子?

    别说影子了,就连灰都没落下一点!

    全场寂静,就连远天战地激烈的柳渊虹跟各大门派仙魔强者都停了下来,一群人愣愣望着喘气的少年。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有人尖叫!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大祸,大祸啊!”

    “你怎么能杀他?你怎么敢杀他?你完了,在场所有人都完了!”

    神阵中,其他九个天骄骇爆心胆,指着林幽大叫完了,个个都是脸丧若死。

    谢月痕默然,看着林幽,张嘴想说什么,但临到开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深深的苦涩。

    “不就死了一个人么?哼!死就死了,个个都跟死了爹妈似的,装给谁看?”

    步轻尘冷笑,看着四方一个个大声完了的人,只觉他们在这装腔作势,好不可笑。

    不就死了一个首席弟子么?既然敢来杀人夺宝,那就要有死的觉悟!

    “你不明白!”

    一旁谢月痕苦笑,“赵天乾他可是”

    “可是什么?管他什么身份?敢来杀人夺宝,就要有死的觉悟!”

    少年远远打断老谢的话,明知赵天乾身份很可能极度尊贵,但他毫不在意,

    就见他刀指神阵八方,冷笑道:“我完不完我不知道,但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跑,杀!”

    一声喝杀,青袍风夷瞬间动了。

    就见他挥卷大袖,腾起神风,九条风龙通天连地,呼啸着卷向神阵中其他九个天骄。

    灭世风龙太过可怕,连带着天君虚影都给卷入其中。

    亿万风刃切金断玉,斩地虚影崩灭,诸天骄拼命翻出底牌。

    十方天君炼魔大阵少了一角,威力大减。

    更加众天骄心神失守,被林幽抓住机会。

    只是呼吸间,惨叫声连响,又是五个天骄当即就被风龙卷成灰飞。

    这其中就包括楚族楚大,金族金并以及另外几个大派世家的天骄。

    这下子,神阵开始崩塌。

    眼见大势已去,仅剩的几人用尽底牌,轰然爆开风龙,或冲天,或遁地,或入水,拼命逃生。

    林幽自然不想放过他们,但是一系列拼杀之后,他实已无力,再加上风夷并不肯去追敌,无奈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人遁去无踪。

    “轰”地一声,天君神阵彻底破碎,脚下香江海水奔涌。

    “走,入香江!”

    清脆之声响起,却是阿璃这位小姑娘淡淡招呼。

    立即,圣沧收起玄武龟甲,抱起小妹,冲向对岸。

    林幽、步轻尘、谢月痕一行人不敢怠慢,一同跟着,冲上岸去,消失繁华的都市楼宇之中。

    轰!轰!轰!

    远天爆炸声惊,一群仙魔强者怒到发狂,疯了似地对着柳渊虹一行狂轰烂炸,叫嚣着“要死一起死”之类的莫明奇妙话语,打地柳渊虹等人节节败退。

    柳渊虹一行也无心恋战,边打边退,没一会也已飞过香江,冲进都市。

    顿时,香江上只剩一群脸丧若死的群仙,愣愣看着前方都市中无穷楼宇,不知该何去何从。

    “天君留在俗世的唯一血脉,就这么死了?”

    “怎么办?接下来谁能承受天君怒火?”

    一声又一声从四面响起,一群仙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从彼此之间看到了无言的沮丧,以及那抹挥之不去的恐惧。

    “大家也别太灰心丧气!毕竟我等只是在场旁观,天君就算要算帐想必也不可能对我等出手!”

    “需要动手么?天君一个大道咒令就能令我等身死道消,何须动手!”

    “唉!唯今之计,只有斩了那幽魔,以消天君之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