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有用么?”

    “不管有用没用,都要一试!”

    “不错,我等一定要斩了幽魔,将神图敬献天君,以求息怒!”

    “大家守好香江,那小子一定会出来!”

    一道道声音渐渐振奋,各大门派世家数十位道六之仙四散而去,隐伏香江之外,默默等待幽魔出现。

    苍凌邪尊与邪神戊皇大战,战到九霄云上,忽地齐齐分开。

    “桀桀,有趣,真有趣!好霸烈的小子,竟然连瀚天君遗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都敢狠下杀手,有胆识!有气魄!”

    狮身人面千爪巨怪笑地惊天动地,漆黑烟气中无数怨魂徘徊呜啸。

    他凝望远天都市,忽地散去魔相,直视对面暗金魔神道:“那小子这般邪杏,本皇突然不想杀他了!苍凌小子,这次算你运气,咱们下次再打!”

    话音才落,魔神向空一纵,化成幽黑流光,消失南海之上。

    “下次?谁打谁还不一定呢!哼,戊皇”

    散了法相,苍凌负手,远望南海,冷笑森森。

    然而他嘴角一抹鲜血却预示着他似乎并不如他话中所说的那般硬气。

    邪尊凝视良久,心中不知想着什么?

    他转头遥望繁华都市,忽地叹道:“小子,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能不能逃过接下来的大劫,就看你的运气了!”

    巍巍昆仑,连绵万里,龙首神峰,玉虚道宫。

    轰鸣大道的神音在不朽的道宫内回荡,一尊十万丈高耸的神魔盘坐大殿上首,底下是无数聆听大道仙音的弟子。

    神魔发披星河,日月般的双眼轮转俯视,口中一字一字吐出,大道法理显现。

    顿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虚空有天女献舞,殿外有金龙抬头,无数弟子听地如痴如醉,沉浸大道玄妙不可自拔。

    忽然,大道神音一顿,天君叹气。

    “唉!”

    一声叹气直令乾坤落泪,众生悲泣,玉虚宫中弟子情不自禁泪流满面,睁开眼来,不解地仰望那伟岸神魔。

    是什么能让数千年微笑的掌教至尊突然叹气?又为何这般悲伤?

    便见神魔缓缓抬指,轻轻在虚空一点,一副画面顿时显映大殿上空。

    画面中,十位天骄布成十方天君炼魔大阵,围杀几人。

    忽地其中一人扔出一道黑銫流光,砸中位于东方一位青年,将他拉入一座血战台上。

    那青年不是他人,正是当代昆仑首席弟子赵天乾,面前伟大天君老祖数千年下来,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条血脉。

    玉虚宫中,所有弟子惊骇看着战台上少年爆发威能,一招打地赵天乾剑光爆碎,又一锤打地赵天乾灰飞烟灭。

    天君默默看着,没有透过时空出手,救下自己这仅存世间的血脉。

    然而,玉虚宫弟子有一个算一个,气到爆跳如雷,冲天的杀机震地不朽的道宫都轰轰震荡。

    “好胆,敢杀我昆仑首席,狗胆包天!”

    “这是何人?竟如此狠辣!”

    “这好像是那个得了‘巫’字神图的幸运小子!”

    “就是那个倾城仙新收的弟子?”

    “不错,就是他!”

    “他怎么敢”

    所有人气地七窍生烟,火冒三丈,冲涌的神能万丈如龙。

    “看,那个人是不是我昆仑弟子?”

    忽然,有人指着谢月痕背影,眼中杀机四溢。

    正此时,一人猛地站出,转身向着玉虚宫外走去。

    “天纵,你去哪?”

    坐在最前方,靠近天君的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转头喊道。

    正向外走去的负剑中年顿步,沉声道:“我去解决!”

    说着,他再次起身,一步一步,坚定无比地向着道宫外行去。

    “你解决什么?天君老祖还未发话,你给我站住”

    老道士高声怒喝,心中倍感焦急。

    这煌煌大殿之上,诸仙眼前,这孽徒竟敢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出宫,你是把天君老祖置于何地?

    这般无礼,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吧?

    他想要劝阻孽徒,却忽地听到头顶神音轰鸣。

    “算了,让他去吧!”

    天君心中叹息,挥散虚空影像,整理心情。

    下方老道转身磕拜,恭敬无比道:“老祖,孽徒他”

    “无须多言,吾自晓得!”

    天君似是不想在多提,自顾整理了一会心情,再度缓缓开口,为诸多徒子徒孙,演讲大法。

    顿时,隆隆的道音震天动地,大道玄妙弥漫道宫,一下子再度将群仙拖进玄妙大道之中。

    天华香江,东方明珠。

    传闻香江是远古仙岛蓬莱一角碎片遗留,沉落南海,凝纳灵机。

    它北靠天华沧洲,西接西南百国,与莱洲隔海相望,堪称人杰地灵。

    万里香江从十万大山发源,一路东奔西走,最终绕香江岛而过,形成前后双湾,注入南海,

    这里是天华通往玄黄万国的窗口,东西方交汇之处,万族来朝,百国争竟。

    三天后,大伤初愈的林幽在步大魔女等人陪伴下来到了前湾码头,观望那停泊在港口的一艘艘巨舰。

    玄黄大界,四海汹涌,海怪横行,妖魔作乱,哪怕是仙魔强者光凭肉身也难以横渡。

    唯有配以金刚巨舰,乘风破浪,方能模渡九洋,万国遨游。

    少年想要去往莱洲,非得坐船出海不可。

    “放心,圣大公子不是说了吗,会为你准备一条沧浪巨舰,送你上莱洲!”

    看着林幽眉头紧皱,目光迷茫地遥望沧海,步轻尘心痛,不由轻声宽慰。

    林幽摇头,“我不是在担心这个,我是在担心”

    担心什么?少年没有淤说下去,但那皱地更紧的眉头却诉说着他心中的不安。

    谁能想到,当日那一锤之下,杀地是痛快了,但背后牵扯出的人物却令他倍感头痛。

    他喵的,天君啊!

    你说你一个天君在世上的唯一血脉乱跑个啥?

    跑就咆吧,非得到小爷跟前来乱蹦哒!

    这下好了,被小爷一锤子砸成飞灰,死球了吧?

    赵天乾你个混蛋,死就死了,给爷留下这么大个坑,诅咒你永世不得超生。

    林幽心中咆哮,谁能知道当他从谢月痕口中得知赵天乾来历时,那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么?

    那可真是风吹PP凉,四顾皆心茫。

    瀚天君,昆仑掌教,道盟盟主,两千年来不败之仙,镇压天华仙道的恐怖存在。

    就这么滴被林幽给惹上了。

    他都庆幸现在还能活蹦乱跳,没被天君隔着亿万里时空一指点死。

    “幽哥哥,不用担心,会没事的!”

    耳边响起清脆之声,手心一紧,却是阿璃小姑娘小手紧紧握住了自己掌心。

    看着她三身三脸重重点头,不知怎地,少年心安了不少。

    圣璃小姑娘玄异非常,当日就是在她指挥下,林幽等人连占先机,这才打破神阵,逃出生天。

    直到昨天,林幽才从圣大公子口中知道,面前这位普普通通的三身人小姑娘圣璃乃是悟通“三身孰大孰小”的圣者,三身族千年来最年轻的圣者。

    怪不得初见时,她跟林幽介绍三身会有各自不同的称呼。

    小圣璃本领玄异,似乎能望穿时空,看到他人看不到的玄妙。

    林幽笑呵呵地点头,抚了抚小圣璃三个小脑袋,拉着她小手,在码头上闲逛。

    “上钩了,上钩了,快快快,用力,起!”

    忽然,前方传来一群人兴奋欢呼,长长的鱼杆扬起,一抹金銫在阳光下闪耀发光。

    “快看!这是什么?”

    “哇,好大的金鲤鱼!”

    “怎么可能?这里靠近入海口,怎么会有鲤鱼!”

    一群人既惊又奇,一起用力,将鱼杆收回,一条活蹦乱跳的金銫大鲤鱼在码头上不停翻跃。

    如此异事,引来码头上不少人围观,一个个大呼小叫。

    “幽哥哥,步姐姐,我们也去看看!”

    阿璃拉起林幽跟步轻尘,急急向着人群走去。

    “慢点,别急!”

    林幽、步轻尘两人紧跟在后,没一会来到人群外围,透过缝隙看着那条金鳞大鲤鱼也是倍感惊奇。

    这条金鲤足有半人多高,四五十斤重,从头到尾差不多到了阿璃胸口。

    金灿灿的鳞片真如黄金,表面有花一样的细密纹理,阳光下炫目非常。

    尤其是那一条宽得出奇的尾巴,展开来就像大扫帚一样,一扫一大片。

    四面围观众人各个震惊,啧啧称奇,从没见过如此灵鱼,看地嘴巴合不拢。

    有一些见识高深的老人纷纷开口,直言这是灵鲤,赶紧放了,能得福报。

    而若是杀了,必有晦气缠身,一生不顺。

    钓起金鲤的是个尖脸中年人,并不信邪,大声吆喝着叫卖,直言谁要是给够玉钱,他就放了金鲤。

    这下子,众人无言,一个个僵在原地。

    没办法,这尖脸中年贪得无厌,开得价比天高,根本无人买卖。

    有人开始打玉机呼叫一些大老板。

    这时,外围小阿璃忽地拉着林幽冲进人群,看着大金鲤脆生生道:“幽哥哥,买下!”

    呃!什么情况?小阿璃你要养这条大鱼?

    林幽一愣,虽不知阿璃葫芦里卖什么药,但还是翻出一张玉卡,向尖脸中年提出买下大金鲤。

    见此,尖脸中年眼珠子一转,当场翻价一倍,惹地四面怨声载道,个个指责。

    林幽赖得跟一个普通人废话,直接付钱了事。

    “小兄弟便宜你了!说不定这是龙宫的小金龙也说不定呢!”

    尖脸中年调侃着,脱下鱼钩,站在人群里笑地牙齿漏风。

    十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林幽蹲下身来,看着大金鲤向小阿璃问道:“阿璃,你要养这大金鲤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