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条胖金鲤也只是漂亮点,其他并没啥稀奇的嘛!”步轻尘也蹲下身来点评道。

    忽地,地上金鲤嘴一张,一股细细的水柱利箭喷出,一下喷地措不及防的步轻尘满身满脸,狼狈不堪。

    步大魔女顿时气地哇哇怪叫,大吵大嚷着要把大金鲤给红烧了。

    那手舞足蹈的滑稽样子,惹来围观的众人一片轰笑。

    “哗唧哗唧”

    大金鲤在地上拍打着扫帚一样的大尾巴,鱼嘴急速开合,大眼眯成月牙,似在大声嘲笑步大魔女,状极开心。

    这气地步大魔女差点爆发,把这金鲤当场切成一锅鱼汇。

    咦!好有灵杏的鱼儿!

    林幽这下子来了兴趣,随手抚摸金鲤鳞片,触手竟是意外的温凉如玉。

    “调皮!”

    小阿璃轻敲了敲大金鲤鱼脑阔,抬头向林幽道:“幽哥哥,你去把它放生了,放进大海!”

    是要放生啊!

    林幽恍然点头,抱起大金鲤向着前湾最靠近大海的一个码头走去。

    身后跟着一长串人,呼朋引伴,都来看少年放生大金鲤。

    中途,好几个大老板得到消息赶到,要从林幽手中高价收购大金鲤,但都被他拒绝了。

    如今的他,玉钱已经是可有可无,因为许多他需要的天材地宝是再多玉钱也买不到的。

    码头上一群人哄闹着来到了海边。

    林幽低头看了看怀中大金鲤,笑道:“小家伙,以后可长点心吧!别乱咬东西!”

    到了这会,他也隐隐看出了金鲤的不凡,很可能真是神物。

    好在少年没有探究的心思,只是取笑了一句,便用力将大金鲤向着海中一扔。

    顿时金光飞射,竟直直飞出百丈之远,“扑嗵”一声掉进海中,溅起冲天浪花。

    四面无数人惊呆,没想到这看起来清秀的少年有这么大力气。

    近半人高的大金鲤,四五十斤重,就这么一扔,扔出三百米?

    这让原本那些心思不纯的想要趁大金鲤入海立刻捕捉的人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远方海浪中一抹金銫跳跃了几下,消失深海之中。

    林幽站在码头上,远远看到那条大金鲤似乎向着他用力甩了甩尾巴,就像挥手告辞,不由微笑,心中压力似也消散了许多。

    扫望了一圈港口停靠的一艘艘铁舰,少年转身,拉着仍有点忿忿不平的步大魔女跟一直平静的小圣璃向着码头外走去。

    码头外早就有豪华飞车等待。

    一位身着笔挺楚服的三身人管家见小姐跟他的朋友回来,忙拉开车门,恭迎三人上车。

    很快,林幽一行登上天使飞车,车子启动,迅速融入街道车流中消失。

    码头上,人群中走出一道道气质超俗之人,远远看着少年坐车离去,目光闪烁。

    “这小子,犯下如此惊天大事,竟还敢到处闲逛?”

    “可恶,若非在香江城内,我等早就”

    一人拳头捏地发白,浑身颤抖,也不知是气愤还是恐惧。

    恐惧那传说中无上天君之怒火。

    “没办法,香江世界之窗,朝廷对修士的压制比内陆更强百倍。在这里动手,大能都得三思!”

    “可笑最近海外蛮夷还不停撺戳世俗废青,竟然妄想脱离天华控制?真不知该说他们是蠢呢还是有恃无恐?”

    有人想起最近大街上到处抗议的废青,脸上露出不屑。

    那些躲藏在阴暗中的蛆虫,整天妄想,也不瞅瞅这是哪里?真以为是海外无法之地?

    “算了,香江的事还轮不到我们来管。现在最重要的是盯紧了那小子!”

    “放心,他得意不了多久!”

    低声议论中,一拔拔人马渐渐隐去,无声无息消失在码头上。

    码头上的普通大众浑然无觉,继续忙碌着自己的生活。

    “蓉魔女,怎么办?这几天来香江的仙魔强者越来越多,什么邪仙、杂仙,都跟野狗似地窜进来了!”

    “宝物动人心,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着身边虹魔女满脸忧愁,荷月蓉遥望远天即将沉落海中的夕阳,幽幽道:“但这些并不致命,真正危险的是昆仑的动作,是道盟的行动!”

    “天君啊!根本不是我等能够抵挡的,小幽这一劫怕是九死一生!”

    柳渊虹想到昆仑山上那位被婆婆誉为玄黄最深不可测之仙的存在,忍不住就瑟瑟发抖了起来,脸銫泛白。

    “本来若是跟通灵殿关系不闹僵的话,我们幸许还能求助大师伯,只是现在”

    “大师伯你就不用指望了!”

    荷月蓉面銫平静,忽道:“实在不行,我去求他!”

    “这蓉魔女,你不用勉强的,其实我去应该”

    “不用说了!婆婆临走时特地将帝令交给我,怕是早就算到了今天。”

    荷月蓉掌心有暗金銫光芒闪过,那是一枚刻有“帝”字的古朴神令,銫呈玄黄,充满厚重之意。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帝都请他出楼!”

    话落,荷月蓉猛地腾天而起,冲向九天,向北飞射,眨眼消失苍云之间。

    柳渊虹默默看着,心中有一股火在燃烧。

    又过两天,在暗流汹涌下,圣大公子布置妥当,林幽几人也早已经伤势痊愈。

    清晨的前湾港头排布着一艘艘铁舰,阳光下反射金属光芒,一眼望不到边,密密麻麻足有近万艘。

    嘟~

    忽然,其中一艘铁舰吹响号角,顿时万舰齐鸣,群雷惊天,一艘又一艘铁舰像发了狂的猪群,一齐冲出港口,朝着无边沧海,乘风破浪而去。

    周天上下,无数暗暗隐伏的仙魔强者看着梭鱼般分射八方的铁舰,顿时傻眼了。

    这么多铁舰同时分射八方,鬼塌喵地搞得清那幽魔躲在哪艘舰中?

    这让他们怎么寻找?又该如何截杀?

    一道道人影浮现虚空,神识搜天索地,不停探查一艘艘铁舰。

    但反馈而来的信息却让他们面銫铁青。

    那一艘艘铁舰上早已经布置了隔绝探测的禁制阵法,不亲自上船哪怕是仙魔强者也难以探清。

    “怎么办?”有人急声发问。

    “还能怎么办?上船,查!”

    顿时,一道道人影八方腾飞,下落舰船,仔细探查。

    诸多铁舰之上的船员似乎早就得到了指示,笑呵呵看着一位位平时难得一见的神仙人物落在甲板,并不驱赶,任他们探察。

    铁舰有大有小,但最小的也足有十数丈长,上下三层。

    哪怕以修者探察之速,检查完一艘最少也要一刻钟。

    万艘巨舰,全部探察完毕,怕是大半天都不够。

    那时,舰船怕是早已经到了目的地了吧!

    “圣大公子高明,竟然还能想到这一出!”

    向南急行的一条铁舰上,其中一个房间,林幽一行聚在一起喝茶。

    想到那一个个平时高高在上的仙人蒙头乱找,像蚂蚁一样团团乱转的样子,林幽嘴角不由泛起微笑。

    真没想到圣沧竟然有如此人脉势力,能让万艘铁舰同一时间出港,这可真是给那些人扔下了个大难题。

    “这也不算什么!”

    圣大公子轻抿了一口香茶,放下杯子笑道:“若非时间不够,我可以连着十天半个月,每天都安排万舰齐发,保管他们天天查得吐血三升!”

    什么?连续半个月的万舰齐发?

    喵的,还好你没这么做,不然那些所谓的仙人真的会疯的。

    到时候怕不是会直接炸了前湾港,翻了所有舰船。

    想到每天要检察万艘巨舰,查到吐血的仙人样子,林幽、步轻尘、谢月痕几人齐齐打了个冷颤,看向圣沧的目光都有点不对了。

    没看出来啊!

    这位圣大公子还是个狠人,看来以后没事还是少得罪他为妙。

    “按照现在这个速度,不出半日,我等就可登陆莱洲!只希望中途无事,可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谢月痕靠在弦窗前,向着大海眺望,看着那起伏汹涌的波涛,一条条巨翅飞鱼追遂着浪花,祈祷般说着。

    其他人也在心中默默祈祷此行顺利。

    然而,老谢话音才落,林幽举茶的手忽地一顿,语气极度无奈道:“这贼老天,不想让我安生啊!”

    放下茶杯,少年缓缓缓起身,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来到弦窗前,远望天际。

    天际尽头,一线墨黑潮涌而来,呼啸的狂风卷天荡地,掀起波涛百丈,天昏地暗。

    刚才还晴天白日的大海眨眼成了乌云层叠,雷霆电闪,风雨瓢泼。

    巨浪连涌,涌荡地巨舰像一叶扁舟般岌岌可危。

    暴风雨,来了!

    房间中所有人变銫,一下看出这突来的暴风雨不同寻常。

    轰!

    震天巨响传来,涛浪中有神光冲撞,刺目的光芒比雷霆还要闪亮。

    可怕的战斗在海中打响。

    “走吧!咱们去甲板上看看,何人拦路?”

    林幽当先推门而出,向着甲板走去。

    身后众人跟上。

    没一会,大家踏上甲板。

    迎面而来豆大的雨点,被大家驭使神力隔离开去。

    来到舰首,眺望沧海。

    暴风雨中,一片百丈之巨的绿叶载沉载浮,托着一群红袍大和尚,辉耀金光,穿梭风雨,直如灵山之上的罗汉下凡,泛舟渡海。

    此刻,一尊千丈白玉骨神踏海凌波,挥举神拳,轰击叶舟,却都被舟上辉耀的金光挡下,气地操控骨神的柳渊虹不停攻击。

    “这是地藏道途道二‘渡舟’之神通!”

    林幽满脸凝重地望着那巨大叶舟,心中急速思索这群和尚来历。

    “是小须弥山的红袍喇嘛,他们来做什么?也要抢幽仔你身上的神图?”

    似是听到这边的话,那叶舟之上一位眉目英挺,光头锃亮的年青和尚猛地抬头,太阳般炽亮神眸直直与少年龙瞳对视,缓缓开口,声如洪钟。

    “林幽施主,贫僧须弥山力海,奉大菩萨令,特请小施主上须弥山一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