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吃了豹子胆  阴阳神医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我还没死?”

    吴成江猛然从床上弹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了,时间也到了早晨。

    昨晚心情不好在公园喝酒,喝多了准备回学校宿舍,但被人从身后偷袭,一脚踹下公园的水潭,吴成江还以为会淹死,没想到还活着。

    他大概回想了一下,只记得入水后,糊里糊涂好像吞了什么东西进去,其他的记忆比较模糊。

    当他仔细回想的时候,突然一段段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就好像那本身就是他记忆里的一部分一样。

    “人生之理,以阴阳二气长养百骸。经络、骨肉、腹背、五脏、六腑,乃至七损八益,一身之内,莫不合阴阳之理。阴阳调和,乃为根本!这是什么鬼?”

    吴成江一头雾水,似乎身体里面多了一颗叫做阴阳珠的东西,后面还有很多的技艺,介绍阴阳珠的出处,用途。

    有一套拳法,这拳法的一招一式好像印在脑海里面一样。

    还有一篇纳气口诀,吴成江试了试,完全没反应。

    另外,还有治病救人的针灸之法,一共三针:阴针,阳针,阴阳针!

    从这些记忆分析出,这阴阳珠好像还很厉害的样子。

    “难道昨晚真的吞了一个珠子进去,是这颗珠子救了自己一命?”

    吴成江愣了愣,从病床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发现全身没有一点不适,反而是从来没有过的舒爽,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既然没有大碍,那就直接办理出院手续。

    回到学校,吴成江一路上都在想着脑子里面那阴阳珠,并没有注意周围,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突然被篮球砸到了脑袋。

    他本来以为是其他同学无意的,但转身看去,却发现是同班同学张家俊。

    在学校跟他有仇的人就这家伙,而且,这家伙是故意用球砸自己的。

    张家俊朝着这边挥手,戏谑道:“吴大尖子生,帮我把篮球丢过来。”

    吴成江脸色一沉,联想到昨晚被人偷袭的事情,他质问道:“昨晚也是你在背后偷袭我?”

    “偷袭?没证据可别乱说啊。”张家俊顿了顿,嘴角高高翘起道:“不过,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不服气是吗?单挑还是群挑?”

    “草尼玛!”

    吴成江忍不住了,怒吼着冲了上去,一拳砸向张家俊的面门。

    昨晚他可是差点淹死了,张家俊这是想杀了他,他死了,他父母怎么办?那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吴成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干。

    张家俊冷笑,他可是练过一段时间的空手道,看到吴成江的拳头过来,他不慌不忙,把空手道的“拿”功夫发挥出来,侧身一步,扣住吴成江的手臂,打算侧摔出去。

    然而,他却发现吴成江双脚就好像扎根了一样,纹丝不动。

    “滚!”

    吴成江反手扣住张家俊的手臂,把这家伙一个过肩摔,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现在吴成江的力气,可是增加了很多,而且,那些招式就像是印在了脑子里面一样。

    张家俊使劲的挣扎起来,但挣脱不开,胸膛被吴成江死死的踩着,就好像被千斤巨石压住一样,只能威胁道:“快放开我,我告诉你,打了我,我爸不会放过你,你也别想继续在医院系统内待下去,我们张家的门生遍布全省各个医院。”

    “你除了靠你老子,你还有什么本事?我今天就是要打你,打到你妈都不认识你。”吴成江左右开弓。

    “啪啪啪”

    几巴掌下去,张家俊被打懵了,只能大声求救:“快救我,干他”

    “你的单挑就是一群人挑一个吗?就像你昨天偷袭我那样的卑鄙无耻?”吴成江一脸鄙视。

    篮球场上其他六七个男子马上围了上来。

    “谁敢上来?”吴成江把张家俊翻了过来,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右手再次把这家伙的右手往后背用力一扣,只听“咔嚓”一声,张家俊的手臂瞬间脱臼,诡异的倒扣在后背上。

    “啊”张家俊如同杀猪般的惨叫起来,疼的死去活来。

    “嘶!”

    围上去想帮忙的其他同学看到这场景,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停下了脚步,根本不敢再上去。

    “你不是说打了你,就让我在医院系统混不下去吗?我告诉你,我不仅不会去乡镇医院,还会留在省城,留在你家势力最大的省人民第一医院内,有种你就来对付我。”

    吴成江松开手,撂下这话,冷冷的扫了张家俊那些同伴一眼,扬长而去。

    张家俊这些同伴根本就不敢阻拦,愣在那里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跑向张家俊那边:“快打120!”

    从篮球场离开,吴成江没有返回宿舍,而是去了科教楼,来到了学院办公室主任刘学茂的办公室外面。

    昨天学院主任刘学茂找他去,把他安排到了偏僻的镇医院工作,如果不签,学校就以吴成江不服从安排为由,不给他颁发毕业证和学位证。

    吴成江没办法,签了协议书,没想到刘主任在协议书上动了手脚,签订的合约是三年。知道这个消息后,连相恋了三年的女朋友也跟他提出了分手。

    真正想让他去乡镇医院的人是张家俊,但助纣为虐的人就是这个刘学茂。

    刚才打了张家俊出了一口恶气,但吴成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刘学茂。现在,吴成江直接找上门,压根就不打算敲门,退后两步,一大脚踹了上去。

    “砰!”

    大门被一脚踹开。

    刘学茂吓了一大跳,差点跌倒在地上去,注意到是吴成江后,他脸色铁青,呵斥道:“吴成江,你吃了豹子胆是吧?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你们整了我,还说后果?告诉你,张家俊已经被我打废了一只手,现在轮到你。”吴成江红着眼走上去,隔着办公桌直接揪住刘学茂的衣领,怒问道:“协议书呢?”

    “什么协议书?快放开我,不然我会报警送你到派出所,让他们关你一年半载。”刘学茂威胁道。

    “报警?那你报警啊,你作为学院办公室主任,明明知道我的专业是心脏学,却把我安排到乡镇医院去,那里有心脏科室吗?那里的医院跟我专业对口吗?让大家都评评理,这说得过去吗?”

    吴成江越说越气,抓着刘学茂的头,就往办公桌上摁了下去。

    “砰!”

    刘学茂的鼻子和嘴巴都撞在了办公桌上,鼻梁骨都断了,门牙也掉了几颗,顿时鲜血直流。

    “你你蓄意伤人”刘学茂吞吞吐吐的说道。

    “老子还蓄意杀人呢。”

    吴成江抓起刘学茂,又摁了下去,一边摁一边骂道:“仗着自己是主任,就以权谋私,你还是人吗?你他吗的就是禽兽,快点报警,让大家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闹的越大越好,老子昨晚差点死过一次的人,还怕坐牢?”

    连续四五次的撞击,刘学茂的脸庞已经血肉模糊。

    “再问你一句,协议书呢?”吴成江冷声道。

    刘学茂不说话。

    吴成江扛起刘学茂,走到了窗户口,语气森然的问道:“这是最后一遍。”

    “别别,协议书在柜子底下,放了我,我还可以继续把你安排到省人民医院。”刘学茂这下是真的怕了,这可是五楼啊,丢下去会被摔成一堆烂泥。

    “那用你安排吗?凭我自己的本事也能去。”吴成江鄙视了一句,把刘学茂丢在了地上,走到柜子那边,翻到协议书后,当着刘学茂的面,直接撕成了碎片,丢在了刘学茂的脸上。

    刘学茂话都不敢再说。

    “我等着你报警。”吴成江骂了一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