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2章 又晕了  阴阳神医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李老,阴阳学说那边的讨论小组打起来了。”

    梁博湛在李辉耳边低声说道。

    “打起来了?”李辉愣了愣。

    “嗯,吴成江把陆仪龙一拳打成重伤,又被气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现在吴成江又在帮陆仪龙扎针呢。”

    梁博湛冷笑起来,“这正好,让他们阴阳学说的派别内斗去,我们其他学说看看热闹。”

    “我记得陆仪龙的实力可不差啊,真被吴成江一拳打成重伤?”李辉更在意的是这个。

    “也不知道吴成江到底师出何处,年纪轻轻实力居然如此恐怖。”说到这个,梁博湛也是一脸忌惮。

    “所以啊,之前在晚宴上的时候,你太冲动了。那天吴成江要是不爽,也把你打了,那倒霉的就是你,不是陆仪龙了。”李辉提醒道。

    “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啊,在这里面打人。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把他好好打压打压?”

    “那他们为什么打起来的?”

    “好像是陆仪龙看不起吴成江,被吴成江反驳了,吴成江就下了战书,不切磋医术,而是切磋拳术。”

    “那别人是切磋,我们怎么打压他?”李辉无奈道。“行了,做好自己的事情,管他阴阳学说的派别的干什么?这次争取尽早把我们运气学说的理论知识整理出来,最好是赶个第一。”

    “不过去看看?”梁博湛问道。

    李辉想了想,站了起来:“那过去看看。”

    吴成江不想切磋什么医术,刚才被如此鄙视。他只想打人。

    打了你丫的,老子还要救你。

    接过了蓝瑾瑜的银针,吴成江开始给陆仪龙扎针治疗,十几分钟的时间,陆仪龙幽幽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居然是吴成江在帮他治疗。

    “噗!”

    陆仪龙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脑袋一偏,再次晕了过去。

    所有人瞠目结舌。

    但这好像也是意料之内。

    “哎呀,陆大夫,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吴成江叹了口气,没办法,又得继续治疗。

    这次二十多分钟陆仪龙才醒过来,看到吴成江的时候,这下没有吐血了,而是艰难的抬起手指着吴成江:“你你你欺人太甚咳咳咳”

    “不就是普通的切磋嘛?至于吗?”吴成江无奈道。

    陆仪龙偏过头去,不想看到吴成江。他的同伴上去,搀扶住他:“陆兄,没事吧?”

    “没没事,送我出去。”陆仪龙回道。

    没事才怪了,挨了吴成江那一拳,绝对重伤了,加上气血攻心,还是两次,陆仪龙现在连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得他的同伴搀扶着,这样才能离开。

    这次的讨论会,已经跟他无关了,回去后,不躺床上几个月绝对恢复不了。

    临走的时候,他冷冷的扫了吴成江一眼,似乎是想把吴成江的面庞给记住,绝对不能忘记。

    另外,也是在无声的说这事绝对没完。

    吴成江无所谓啊,到羊城来的话,他可不怕陆家。要是去了北方,陆家自己的地盘上,吴成江还有那么一点点担心,但也只有那么一点。

    陆仪龙说他欺人太甚,实际上,陆仪龙自己不就是欺人太甚吗?

    一口一声资历,一口一句师出无门,搞的自己真是阴阳学说正统传人一样。

    当然了,陆仪龙说自己是中医阴阳学说派的传人,吴成江肯定也不反对,但你说你自己是,这可以啊,说别人那就不对了。

    这天下可不止你一家阴阳学说的传人,你可以代表阴阳学说。但不能贬低别的派别。踩在别人的脸上来抬高自己,这不就是该打么?

    吴成江可不管那么多。

    “陆大夫和吴大夫还是冲动啊,现在主要的事情是争取做好理论知识,现在打起来,闹了个不愉快,这怎么行?”李辉走了进来,带着一丝责怪的语气说道。

    “是我冲动了,还希望李老回去后,帮我跟陆大夫道一声抱歉。”吴成江歉意的说道。

    李辉看了吴成江几眼,这家伙真是一脸无辜,他更是无奈,这时,柴学翰也走了进来,他也不好说吴成江了,只能笑道:“陆大夫也有错,但既然已经过去了,那我想陆大夫也不会计较的,大家还是正事要紧。”

    “李老说的对,正事当紧,大家继续辛苦一下。”柴学翰也说道。

    看热闹的人各自离开,阴阳学说讨论小组的人也继续坐下来忙碌。柴学翰给吴成江打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后,柴学翰给吴成江递了一根烟,说道:“你小子下手怎么这么重?陆仪龙的朋友都找我告状了。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切磋,但你居然把陆仪龙打成了重伤,说你下手太狠毒。”

    “那是陆仪龙不禁打啊,怪我咯?”吴成江耸耸肩。

    “”柴学翰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那你怎么回的?”

    “还能怎么回?就说拳脚无眼咯。”

    “这不就回答对了嘛,你不知道陆仪龙那家伙刚才在里面怎么说我的。如果不是闻人家的人帮忙说话,我都不好反驳,只能吃个哑巴亏。”

    “行了,下次可别再动手就可以了,毕竟我这边两边为难着呢。要是这些大夫回去,找当地的卫生部门告一状。那边打电话给我老板,我少不帮你挨老板一顿骂。”柴学翰提醒道。

    “没事,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

    “是,你倒是得打了人,我可没得打。没得打的人还帮你背锅。”柴学翰翻了翻白眼。

    “辛苦你了。”吴成江笑了起来。

    “对了,你觉得李家会不会拿真正的鬼门十三针出来供大家交流?”柴学翰正色道。

    “一半一半吧。”

    “我也觉得是如此。”柴学翰点头,“还有,其他中医世家到底会不会拿出来,这也是一个极大的疑惑。”

    “这个问题就交给李辉去头疼吧。”

    “我怎么感觉你就是故意想当甩手掌柜,才在昨晚的饭局上不争取一下的?”

    “怎么可能?是别人不服气。我这才让出去的好吧。既然有人要争着把这种头疼的事情抢去做,我肯定是求之不得的。”

    “你小子”柴学翰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上次李同济老先生可是一直叫你过去拜访他,这么久来,你也没去过。我觉得你可以过去看看。”

    “你的意思是,把李同济老先生请出山来帮我?”吴成江马上就想到了柴学翰的意思。

    “李同济老先生可以说比李辉的辈分还大,国内很多中医大夫都卖他的面子,有李老先生支持你,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当然了,前提是你真正想做一番事情的情况下。要是你还想偷懒,那就别去了。”

    “行,下午我过去看看。”吴成江答应了下来。

    “我回去了。”柴学翰说完,转身离开了。

    吴成江回到会议室,来到了刚才那个中年人旁边,伸出手。客气道:“您好,刚才感谢闻人先生的帮忙,还不知道您是闻人怜玉的?”

    “我是他三叔,闻人元忠。”

    “药材的事情,还多亏了闻人家帮忙,之前一直没机会亲自到燕京去拜访。这次闻人先生过来,闻人怜玉姐姐也没告诉我,等这个研讨会结束,闻人先生一定要到我那里小酌几杯。”

    “一定去拜访!”闻人元忠肯定的回道。

    “那我备好酒水等着。”吴成江笑道。

    两人相视一笑,坐下后,开始聊一些各自对阴阳学说的看法,实际上,每一个中医阴阳学说的大夫,都有自己的看法,相互交流,这肯定是能相互促进的。

    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蓝瑾瑜带着几个人也过来坐下。一直聊到中午吃饭。

    吴成江可是把阴阳珠里面的记载,基本上都说了出来,这可是失传了几千年的知识,不少人都受益匪浅。

    继续讨论了一个下午,等到五点,吴成江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招待所吃饭。而是带上孙大山,跟柴学翰问了李同济老先生的地址后,去买了一些礼品,就直奔李老先生的住所了。

    去年李同济老先生可是亲自出面帮了吴成江一次,也邀请他到中医院上班,不过那时候吴成江婉拒了。之后也没有见过面。

    一方面是忙,另外一方面嘛,张家那时候依然势大,吴成江去找李同济老先生帮忙的话,怕牵连李老先生,所以一直没去拜访。

    最近就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没时间去。

    到这里的时候,李老先生一家正准备吃晚饭,是那种郊区的小院子,挺有田园诗意的。

    “来的正好,一起坐下来吃饭。”李同济老先生肯定还认识吴成江,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印象很深刻。

    “来就来,拿那么多东西干嘛?”李老太太责备道。

    “之前一直想来的,没来成,我对不住老先生。”吴成江不好意思的回道。

    “说这种话做什么?年轻人天天跑到我这老头子的家里,那成何体统,你们年轻就该好好做正事,现在你做的就很好。”李同济老先生笑道,“快坐下。”

    “小吴,都是些家常便饭,可别介意。”李老太太拿了两副碗筷出来。

    “我可是很久都没吃家常便饭了,这次我就是挑准了时间,故意过来蹭饭的。”

    “哈哈”李同济老先生大笑起来。

    这样说着。就觉得挺亲切了,李老先生自然高兴。

    “再去拿瓶酒来,今天陪小吴喝几杯。”李同济老先生继续道。

    “爷爷,您不是不能喝的吗?”

    “今天就当破个例。”

    “好,给您拿。”

    “这才像话。”李同济老先生回道:“小吴,以后要经常过来蹭饭。我就等着你过来,我才有酒喝。”

    “好,恭敬不如从命。”吴成江正色道。

    喜欢阴阳神医请大家收藏:()阴阳神医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