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7章 贪病  阴阳神医首页

上一章 导航 下一章

    蒋若馨这是在担心吴成江,肯定不愿意让他一个人过去。

    “人多了容易暴露。”吴成江解释道,“这事必须得找到驹哥的手下,顺藤摸瓜,才能找到真正的幕后主使。”

    “反正你就是不不能一个人过去,至于到底是谁对付我,这个我会派人去查。”蒋若馨正色道。

    “对了,最近你有得罪过谁吗?或者侵犯了谁的利益?”吴成江扯开了话题。

    这个就是重点了,不可能有人无缘无故的花费四百万想要蒋若馨的把柄。蒋若馨家里可有权有势,得罪了她,想从她这里敲诈到什么,这肯定需要好好掂量掂量。

    吴成江肯定不信就是这个驹哥自己的主意,肯定还有幕后主使的。

    “最近我没得罪谁。”蒋若馨摇了摇头,然后仔细想了一下,“至于侵犯谁的利益,有个新项目从顺德区一个老板的手里给抢了过来。但这是正规的竞标,我们赢了,他们难道还想私底下报复不成?”

    “再说了。这项目已经到了我公司的手里,他就算拿到了我的把柄,这个也不可能再让给他们公司来做,这样传出去,他们的名声可就不怎么好了。”

    “其他的呢?”吴成江问道。

    蒋若馨继续沉思想了想一会,走到了一边去。并不想让两个黑衣人听到对话。

    “怎么了?”吴成江跟着来到阳台上,问道。

    “自从我接手董事长的位置之后,就一直在严厉打击公司内拉帮结派,走后门,自己人贪污公款等事情,也在逐渐的收回蒋家对公司的绝对掌控权。这可能侵犯了公司股东某些人的利益。”蒋若馨解释道。

    “那应该就是他们了,知道具体的人吗?”

    “好几个股东呢,之前我接替我父亲的位置的时候,他们就反对,说我太年轻了,并没有资历接下董事长的位置,还得好好磨砺几年才行。”

    蒋若馨脸色铁青,“等我接手了公司董事长一职后,发现不少股东把我们公司的单子私自外包出去,他们赚取了丰厚的利润,甚至还有些股东把自己人安插在公司内,整天无所事事,领着工资不干活。”

    “这些人,已经被我开除了一大半了。还有些人看在那些股东的情面上,我暂时放过他们这次,以后再犯的话,我直接移送到公安机关去了。”

    “看来就是你们公司内部的人派人来抓住你把柄的了。”吴成江皱眉,“行,这事交给我处理吧。”

    “但你今天真不能一个人过去。”

    “放心,我肯定不会一个人过去的。”吴成江正色道。

    说完,吴成江拿出手机,打给了孙雪蓉,让她派几个人过来把这两个黑衣人带走。

    然后,再打电话给超哥以及良哥,让他们准备好,等会大家一起去拜会一下驹哥。

    等了四十多分钟,孙雪蓉的小弟来了,把这两个黑衣人带走。

    吴成江对着蒋若馨叮嘱道:“你在家呆着,要是害怕,就叫两个保镖过来。我先去会会驹哥,不管成不成,明天我陪你去你们公司,到底是谁想掌握你的把柄,这事我肯定会给你尽量查出来。”

    “你确定不是一个人?”蒋若馨还是有些担心。

    “放心,我在道上也认识几个大佬,他们还是卖我的面子的,大家过去坐坐,驹哥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吴成江安慰道。

    “那你小心一点。”

    “嗯。”

    从蒋若馨的公寓下来,孙大山也已经过来了,开车跟孙雪蓉、超哥、良哥等人汇合,大家一起去了驹哥的地盘。

    吴成江自己倒是不知道驹哥的地盘到底在哪儿,但是孙雪蓉她们都是道上混的,他们肯定是知道的。

    锦绣前程夜总会!

    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这里生意火爆的很。大家挤开人群,上到三楼,先去开了一间包厢,就在里面慢慢的喝酒。

    超哥和良哥这两人,吴成江可是有一段时间没看到过了。大家先叙叙旧。聊聊天,就可以守株待兔。

    孙雪蓉三人就是在道上混的,三人突然来到了驹哥的场子,肯定早就有人通风报信去了。

    大概在十一点多的时候,有人推开大门,几个魁梧大汉先走了进来,一字排开,双手插在腰间,这么热的天,都还穿着黑色衬衫,黑衣西服,看起来很有样子。

    腰间恐怕还有手枪。

    后面是一个留着寸头,头发全白的五十几岁的老者紧随其后。

    “不知道三位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进来的,就是驹哥了。

    “驹哥!别来无恙啊。”孙雪蓉三人赶紧站了起来。

    都是道上混的,驹哥的辈分可比他们都高,这时候还是得按照规矩来,客气一点。

    “这位小兄弟是?”驹哥注意到吴成江坐在沙发上没动,顿时皱了皱眉,似乎有些怒气,但这种怒气马上掩饰掉,很快又换上了笑容。

    “一位大夫,吴大夫。”孙学蓉介绍道。

    “哦?以为大夫?”驹哥有些诧异。

    “在下吴成江,一位中医大夫。”吴成江这才起身。伸手过去,“听人说驹哥身体有病,特意不请自来看一看。”

    “我有病?”驹哥嘴角一扯,怒气已经丝毫不加掩饰了。

    周围那六个黑衣大汉都往前站了一步,目光不善的看着吴成江。要是驹哥一声令下,他们绝对掏出手枪。一枪把吴成江给崩了。

    驹哥摇了摇头,跟吴成江握着手的时候,他没有松开,而是继续问道:“那我倒是想听听吴大夫怎么说,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人都不会满足,这就是一种贪。贪也是一种病。”吴成江正色道。

    “贪病?”驹哥嘴角一扯,“那如何根治?”

    “无药可治。”

    “哈哈哈吴大夫,你还真喜欢开玩笑。”驹哥大笑起来,但三四秒钟之后,他马上收敛起笑容,冷声道:“我看你是真想在太岁爷上动土不成?他们在我面前都是晚辈而已。你一个年轻小伙子还真不知死活。”

    “其实吧,我句句实话。”吴成江解释道:“另外,也希望驹哥能够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驹哥的老地盘啊。”

    “那就对了,在这里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对我说这种大话。”

    “那是别人,我是站在一个大夫的角度上。要是你病重了,无药可治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吴成江笑道。

    “三位也是跟着来砸场子的?”驹哥看向了孙雪蓉三人,脸色铁青。

    三人不说话。

    “那就是了,既然来砸场子,那就一起到地下室转转。”驹哥嘴角一扯。想转身离开。

    “嗖嗖嗖!”

    吴成江在瞬间动手,银针在手中挥动,连续三次,把最近的三个黑衣保镖的脖子给刺穿。

    第四个刚想拔出手枪,吴成江一脚踹在这家伙的手腕上。第五个已经拔出手枪了,吴成江猫腰过去。把这家伙的手臂给举了起来。

    “砰!”

    这一枪打在了天花板上。

    同时,吴成江把这家伙的身体一转,面对着第六个黑衣保镖,那家伙拿着手枪,根本就不敢开枪,因为吴成江是躲在那个黑衣人身后的。那魁梧男子身材又高又宽,完全把吴成江的身体给遮挡住了。

    “啪!”

    孙雪蓉抓着啤酒瓶,一瓶子砸在了那个黑衣大汉的后脑勺上,那家伙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孙雪蓉又另外抓起一个瓶子,再补一瓶子,那家伙彻底没反应了。晕了过去。

    “咔嚓!”

    躲在那大汉身后的吴成江,把把大汉一个抱摔,摔在地上后,双手一拧,把那大汉的手臂给卸了下来。

    这打斗发生的太快,其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到,六个保镖全部倒在了地上,而驹哥都还没跑出包厢呢,这时候刚打开门。

    “嗖!”

    吴成江把手里的银针甩了过去,扎在了驹哥的后脑勺上,这家伙吃痛下,惨叫一声。伸手去拔银针,这时,吴成江已经追了上去,抓住了驹哥的肩膀。

    驹哥也不是等闲之辈,拔出银针后,反手就刺来。可惜的是,直接被吴成江用两个手指给夹住了,两个指头一抖,驹哥银针都拿捏不稳,只能松开手。

    “驹哥,老实点。免得吃更多苦头。”吴成江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驹哥。

    驹哥扫了吴成江一眼,就好像在看怪物一样,难怪敢直接杀到这里来,原来他娘的实力居然这么强,“你到底是谁?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来对付我?”

    “我都说想问你一件事而已。不想动粗,可是你非要动粗,那我只能动手咯?”

    “什么事情?”

    “今天有两个人去了蒋若馨的公寓,埋伏在里面,想要抓住蒋若馨,找到蒋若馨的把柄来威胁她,那两个黑衣人说是你联络他们的,这不,我就过来问问了。”

    “我我不知道这事。”

    “驹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嘛。”吴成江邀着驹哥的肩膀,硬拉着这家伙来到了座位上坐下,“我这人呢,一向都是讲道理的,人不犯我,我肯定不犯人。今天刚好我去了那栋公寓,要不是我还有点实力,就被他们给干掉了。”

    “这事总得有个交代吧?还有,蒋若馨是我的女人。你们动了我的女人,这事情必须得给个交代,有人总得付出代价。如果你不愿意出这个代价,那就把幕后主使说出来。要是你不肯说,那你就得负责。”

    “也是中间人联络我的,真正的幕后主使。我确实不知道。”驹哥还是摇头,但下一刻,他就惨叫起来:“啊”

    银针扎在了他的大腿上,入肉至少三公分。

    “草!有种就杀了我,告诉你,就算你杀了我,你今天也走不出这个夜总会,这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那么多小弟也会找你算账。”驹哥破口大骂起来。

    “挺够义气的嘛。”

    “出来混就是一个义字,老子今天说了出来,以后还怎么混?老子这几十年的名声岂不是全毁了。”

    “行,那你到我们那边去做做客吧。”吴成江起身道。

    喜欢阴阳神医请大家收藏:()阴阳神医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