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任何一个老师,倘若遇到了一个好学生,心情都会变得舒畅无比,宿的此刻的心情就是如此,他教的快,薛汀学的也快,两个人一教一学,中间竟然没有丝毫窒涩的感觉。

    时间也因此过的飞快。

    原本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宿的心情是相当低落的,身中魔法,长期不适,再加上低劣的生存环境,以及各种陌生的生物,宿曾经一度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不过随着对这个世界认识的加深,一种新奇感逐渐取代了原先的茫然,好奇心让他的内心逐渐增加了许多探索的欲望,既然已经经历过一个世界,那为什么不能再经历第二个呢?而与商队短暂的旅行,终于让他终于走出了消沉的低谷。

    与薛汀的相遇,则让他变得开心起来。

    首先,薛汀非常的听话,几乎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其次,他的悟性很高,教一遍不用教第二遍,在武道方面是个很不错的学生,最后,他看起来有些傻傻的;宿喜欢跟头脑简单一点的人相处。

    崆峒院的绝技作用于自身,有些类似于宿穿越之前所接触的硬气功,不过适用性要广泛的多,也强悍的多,按照这种秘法修炼,会让修炼者的“气”变得越来越强,而其后衍化出秘技的威力则与“气”的总量呈正比。

    薛汀的“气”本身就很强,原本他只能简单粗暴的运用,没有控制它们的方法,有了宿的指点,他犹如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想象一下,同样的两名高阶战士,一个使用提气斩以后短暂脱力,另一个却在提气斩连发。

    这几乎不用打了。

    如此神奇技法,薛汀差不多都要对宿顶礼膜拜了,学习的全过程中都两眼放光,宿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不过薛汀却不清楚,宿此刻在内心里却在暗暗可惜,对于武技,宿本身也仅仅只是粗通而已,虽然知道秘法口诀,但自身却没能修炼到很高的境界。

    当下的积累也不过是众多丹药的功劳罢了。

    只是藉此机会,宿进一步验证了两个世界的“气”是否为同一种事物。事实证明,这两种“气”即便不是同一种事物,也应该是高度相似的,因为眼前这个还活蹦乱跳的家伙表明,用西方的“气”也可以施展出东方武道的秘法。

    这很可能是由于东西方两个世界对于同一种能量认识的理论不同,从而造成了相异的外在表现,所以有可能世界的本质仍然是相同的,或者说他其实并未再次穿越,只是到达了世界的另一端?

    对于更多更强更深奥的秘法,宿暂时还有所保留,虽然初步看来,薛汀按照“崆峒院”秘法对于“气”的运用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但无法保证这不是一个暂时现象,功法再好也有走火入魔的风险,至少需要进行一些相对长期的观察才可以做出肯定的结论。

    宿一向秉承着对于未知领域保持足够的敬畏,短时间内贸然的进行更多的试验不是不行,但显然是不明智的,反正来日方长,眼前的家伙又这么傻,还是谨慎一点,以后有的是机会。

    与此同时,薛汀还沉浸在获得全新力量的兴奋当中,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当成了试验用的小白鼠。

    宿的雄心当然不会仅仅局限于武技,他自然考虑到,倘若两个世界的“气”是相通的,那么西方世界的“魔法”与东方世界他所学过的“咒术”是不是也是驱动着相同的能量呢?

    如果这些能量从本质上都是相同的,那是不是可以由此推断,只要掌握对了方法,控制足够多的能量,就可以在不同的世界任意穿梭呢?

    解开了这些秘密,是不是就可以解开自身穿越之谜?

    他已经越来越期待“学城”之行了,也许在这个世界聚集了最多智慧的地方,就有着这些问题的答案。

    正当宿让薛汀尝试着将“气”集中到指间,徒手攫取岩壁内的宝石,两个人都全神贯注的时候,矿洞外一声突兀的碎骨声传了进来,只要接触过行军打仗的人都知道,这是穿着很重的盔甲,踩到骨头上才会发出的声音。

    这么晚了,有人全副武装的来祭坛干什么?

    嘘!竖起手指放到嘴边,然后踩灭那一堆微弱的快要熄灭的篝火,整个矿洞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薛汀感觉到自己的两粒手指被一只柔软的手掌包裹着,然后顺着拖拽的方向走向了洞穴深处,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又开始噗通噗通起来。

    恰在此时,耳边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只听宿说道:“有人来了,我们先躲起来。”

    薛汀的脸一瞬间就红了,他既有些庆幸现在什么也看不见,又有些可惜什么也看不见,因为以两人的身高差来说,刚刚那句话必定是要踮起脚尖才能对自己说的。

    还有,这算不算幽会!!

    仿佛僵硬的木偶一样,薛汀被一路引到了矿洞中一条岔道,岔道的尽头已经被封死了,原本白天的时候这里有一大群蛇,现在已经被清理了。

    因为薛汀完全看不见,所以宿一直握着他的手指。

    薛汀的拇指想要回握回去,又感觉有些冒犯,迟疑了半天,屏住了呼吸半天,身体仿佛僵尸一样一动不动。

    宿同样也没有动,他在仔细的聆听。

    金属的靴子行走在洞穴里有着响亮的回音,火把射出的光在洞穴中营造出众多更黑的阴影,来的明显不止一个人。

    “头儿,这洞里阴森森的,真的会有好东西?”

    “我也不很确定,不过我有种感觉,这洞里的东西有可能很不得了哦!”

    “真的吗?头儿,难道是那个野人小子说的?他妈还真带劲,可惜给皮特玩死了。”

    “你们不觉得安德鲁那家伙没跟我们说实话么”

    “”

    声音逐渐远去。

    薛汀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手指也早就被宿松开,“火锤”的声音非常容易辨认,另外两个应该是他的冒险者同伴,据说一个是战士,另一个是等阶很高的游侠。

    “走吧。”

    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这一回薛汀的感觉好了很多,起码不那么僵硬了。

    虽然很好奇“火锤”说的“好东西”是什么,但既然宿没有跟随深入的打算,那他当然也选择离开。

    两个人摸索着向矿洞外走去,可就在他们快接近洞口的时候,一队急促的跑步声从洞外传来。

    矿洞外,几十支火把组成的火龙在黑夜中快速接近。

    两个人没办法,只能又退回洞穴。

    夜晚在村寨内能随意调动这么多人手的,自然只有营地部队的主人安德鲁。

    没过多久,开拓骑士安德鲁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洞口。

    此刻他身边还跟随那位一向沉默寡言的游荡者首领。

    “该死,‘火锤’怎么会知道的,是不是你手下的人走漏了消息?”安德鲁边走边愤怒的道。

    “冷静一点大人,‘火锤’应该不知道里面具体有什么,‘游荡之狼’也绝不可能会有背叛者,今天下午我们对内部的查探也没有惊动任何人,我想问题出在那个酋长的女人身上。”

    “这么说,他应该早就怀疑了,难怪他会问我要那几个奴隶,见鬼他还杀了我的副官,他是故意的!我要宰了他。”安德鲁越发愤怒了,声音甚至从洞口向内传出很远。

    宿跟薛汀听了一会儿,进退不得,只知道“火锤”跟安德鲁似乎是因为洞里的某样东西闹翻了,安德鲁的士兵封锁了矿洞口,他俩都不约而同的觉得,如果现在再出去,恐怕会引起严重的误会。

    黑暗中,薛汀感觉到宿的手指触到了自己的裤子,然后一路摸索,似乎是在寻找他的手指,这一次他终于没再迟疑,而是主动握了上去,不过依然不敢用力,而是那种很轻很轻的握。

    宿很满意薛汀跟他的默契,他只是轻轻用手拽了一下,对方居然就很自然的回应了,顺着他的指示缓缓的退如矿洞深处。

    安德鲁的人手很多,还携带了大量的火把,再像之前那样躲藏在阴影中,会有很大的概率被发现。好在白天清理毒蛇的时候宿发现,越是深入到矿区内部,岔道就越多越复杂,在那里被发现的概率会大大减少,而且即便被发现了,还可以利用矿洞内复杂的通道进行摆脱。

    只要安德鲁带着人离开矿洞入口,他再带着薛汀返回就可以了,只要有穷奇在,阴影中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而且宿也有些好奇,这洞穴深处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