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牧羊人”是一位全身笼罩在刺客兜帽中的男子,从身形上看,他并不是以力量见长的战士,但周身简洁的装束,实用的装备让人感觉到了他的精悍,教会的记录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死在他手上的堕落骑士已经超过两位数,捣毁的邪恶祭坛更是超过了一百次,这是一位常年战斗在一线拥有丰富经验的猎魔人,他十分懂得保护自己,沙哑的嗓音像是在摩擦生锈的铁剑,宿知道这是尚未获取他信任的表现。

    “在贵族区的边缘,李维斯爵士的宅邸,最近一个星期,每到夜晚那里都灯火通明,并且一直传来喧闹的声音,城市巡逻队前去询问,得到的答案是在举办贵族舞会,但实际上李维斯爵士老迈,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社交场合。巧合的是包括现任爵士在内的三代人都没有激发过血脉,李维斯爵士的儿子海德双腿患有严重的肌肉萎缩症,日常行走都有问题,早就被确定没有激发血脉的希望,由于这个家族常年无法履行贵族义务,在李维斯爵士死后很可能会被他们的封主亨特伯爵剥夺庄园领地和贵族称号,这个衰落的家族很有可能会因此而祈求黑暗的力量。”

    “前天,在贵族区的下水道发现了一具流浪汉的尸体,尸体的胸腔被人为切开,里面的内脏都不翼而飞,验尸官报告说他生前被活活折磨而死。”

    “在最近几日,李维斯家的管家频频出入地下黑市的奴隶市场,透露出购买优质奴隶的意愿,但通过我们的观察,他们郊外的庄园以及宅邸几年内都没有增加过任何一个劳作农奴或是仆人,突然需要买人很可能并不是巧合。”

    “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那间房子里举行过邪恶仪式,也不清楚这背后是否有黑暗的生物参与,贸然搜查可能会打草惊蛇,这毕竟牵扯到一位贵族,万一搞错我们就要承受亨特伯爵的怒火,由于类似的情况上半年已经发生过一次,一位狡猾的贵族成功逃脱了制裁,所以我需要一个诱饵,进入李维斯家为我提供确实的情报,而倘若最终发现这其实一场误会,只需要找个机会逃脱就可以了,这也可以节省我们宝贵的人手”

    按照“牧羊人”的要求,宿需要伪装成一名刚刚被运送到圣城的奴隶,由猎魔人所控制的一名奴隶贩子推介给李维斯家的管家,期间不能携带任何装备,并且大部分时间都要被关在笼子里。

    这其实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任务,因为谁也不知道进入以后将会遭遇什么,有可能只是贵族中很普遍的堕落酒会,也有可能会遭遇异常血腥残忍的黑暗生物,或被当做祭品杀死或被怪物吃掉。

    至于如何伪装成一个奴隶,“牧羊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也许正如他的绰号,为了保护整个羊群,将弱小的羔羊扔给饿狼是一种理所应当的行为。

    为此宿不得不换上了一身肮脏破旧的奴隶专用的亚麻衫,粗糙的衣服材质,细腻的肌肤,看得一旁法尔娜不住的叹息。拥有不俗伪装技能的她,被宿拜托前来帮忙,只见她摆开了一地的化妆工具,找来了碳灰,花了几乎一下午的时间,把宿改造成了一个风尘仆仆的落难异国奴隶。

    夜晚降临,宿就被当做一件商品一样被装在一辆货运马车中拖往人贩子集中的市集,在哪里待整个晚上,并在第二天见到了那位李维斯家的管家。

    “看吧,这可是东方来的上等货,身上流着高贵的血统,曾经有着很高的地位,你看这皮肤,这眼睛,还有这脸蛋,只要五十个银纳尔,您就能把他带回家,还等什么呢”

    很多黑暗仪式都要求祭品越高贵越稀有越好,所以奴隶商人鲍勃舌灿莲花,开出的价格也仅仅比市场价稍稍高了一成,这成功引起了管家的注意,最终两人讨价还价,以四十五个银币的价格成交,管家默默的将五个银子的回扣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并向鲍勃要回了一张七十个银币的收条。

    返程的时候,管家还克扣掉了一成送货费用,从以上种种的迹象表明,那位李维斯爵士的家族确实已经走向了衰落。

    又一个夜晚来临,阵雨过后,湿闷难耐,在李维斯宅邸外的阴影处,几位穿着黑色头罩长袍的猎魔人正静静埋伏,一辆辆马车陆续在门口停留,走下来一位位衣着得体的绅士或淑女,不过从马车的形制以及上面的纹章来看,并没有什么大贵族前来,这看起来是一场十分普通下级贵族聚会。

    宅邸的大门紧闭着,当最后一位客人到达后,就从内部牢牢反锁,窗户上厚厚的窗帘纷纷被拉起,只漏出一点点烛光,当舞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大厅里逐渐开始弥漫着一股yin糜的香气,女性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而男性的呼吸则越来越重。

    轻微的低吟、缓慢的摩擦,浓重的香气、出汗以后的体味,种种混杂在一起,让人热血上涌,影响着房子内的每个角落。

    宿安静的待在角落的笼子里,跟其他几名被买来的奴隶一起,看着眼前这一帮高贵人士的表演,手指抚摸着颈上的项圈,犹豫着应该在什么时候向守候在外面的“牧羊人”发出信号。

    到现在为止,此间的主人并没有出现,大厅里也没有见到任何布置成祭坛的迹象,除了现场的男男女女有一些精神及肉体上的失控,并未达到需要猎魔人介入干涉的地步。

    要知道这种聚会是很多贵族得以延续血脉的关键,他们自己不行,所以往往需要别人代劳。

    好在很快,一身白袍的李维斯爵士就从楼上走了下来,这种邪教徒似的穿衣风格引起了宿的警觉,但就在李维斯爵士走到大厅中央想要宣布什么的时候,一名侍者急匆匆的赶来,朝他密切的耳语了一番。

    李维斯爵士纵横沟堑的脸上瞬间大变,几乎就要惊慌失措的逃跑,但当那位侍者拉住他并再一次耳语过后,他的脸上很快便恢复了镇定,只见其迅速的将身上的白袍脱掉,露出一身洁白的老肉并同时宣布道:“感谢今夜诸位的光临,为了今晚的这一次聚会,我刻意准备了一些品质优秀的‘玩具’,如果有谁看上了它们,请不要客气,这是感谢诸位光临的礼物。”

    在贵族之间,经常会出现将奴隶当做礼品相互赠送的传统,不过那多半是一些比较富裕的贵族,像李维斯爵士这种贵族中的没落户很难想象会突然这么大方,而且那件可疑的白袍让人印象很深,宿认为问题多半出在那个突然出现的侍者身上,侍者带来的什么消息,让李维斯爵士突然改变了原本的计划。

    “爵士您真是太慷慨了。”“快让我们看看有什么好玩的‘玩具’。”

    宿的处境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因为一大群人忽然围了过来,就像是在参观马戏团里的动物一样,对奴隶们指指点点,其中一些甚至还动起手来。

    铁笼内空间狭小,宿闪躲的非常吃力,一时间真恨不得把他们的手都剁下来,好好的一场任务居然演变成了这样一场闹剧,更可恨的是他就是闹剧的主人公。

    “这一个真是圣城少见的发色,只可惜了这张脸,这些丑陋的疤痕是烫伤么?它是不是已经病了?”

    一位带着挑剔口气的女性说道,当他说道“疫病”这个词时,原本围在宿周围的人瞬间减少了大半。

    “怎么可能,玛琳达女士,所有的奴隶送来之前都经过恩,严格的检查。”管家急忙跑出来为自己的主人辩解道。

    “哦?能告诉我它们都做了那些检查么?”

    “额!都是严格详细的检查。”

    任谁都能听出管家回答的时候底气不足,宿身边的人于是更少了,而管家也在暗自后悔,买人的时候没有详细的检查,光听信了奴隶贩子的说辞,本来以为这些都是一次性的奴隶,谁知道自家主人突然拿它们来送人。

    但让所有人都奇怪的是,这位开始还咄咄逼人的玛琳达女士态度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只听她忽然欣喜的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看中了这一个,它肯定能让我很满意。”

    荒淫的舞会一直持续到深夜,贵族们才纷纷坐上来时的马车离开,而作为奴隶的宿悄然之间被换了一个主人,不过那位名为玛琳达女士一进入自己的马车内就又换了一种态度。

    “离我远一些,肮脏的家伙。”

    径直让护卫将宿赶到了马车对角的角落才罢休。

    对此宿一度疑惑不已,直到马车驶离了两个街区,在另外一辆马车旁边停了下来,一位年老的贵族绅士拉开了车上的窗帘,对玛琳达点头致意:“感谢你的帮忙,女士。”

    隔着马车,玛琳达急忙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不用客气,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大人!”

    老年绅士再一次点头致意,车窗的窗帘被拉上,而宿则被驱赶到另一辆马车之上,他上去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位年轻的侍者,而在侍者的旁边,那位年老贵族正饶有兴致的望着他。

    “你好,很高兴能在这儿见到你。”

    宿听了立刻大吃一惊,因为老者说的并不是通用语,而是略微生涩的东方语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