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棕绒镇是一座靠近伊利比王国边界与圣城之间的一座小镇,整个小镇因为背靠林海,所以一直以伐木业著称,从这里出发,往北一天的路程就是伊利比王国著名的海港城市威斯尼麦,往东则是可以直接去往圣城的棕榈大道,由于林海中经常诞生一种攻击性很强的红眼熊魔兽,所以常有冒险者来这里碰碰运气,期望能挖出两块魔核来卖,久而久之,冒险者公会就在这里设立了一处联络点。

    联络点同时也是一座酒馆,每当夜幕降临,本地的伐木工,有任务没任务有钱没钱的冒险者,鬼鬼祟祟的小偷,花枝招展的女招待,共同构筑了一幅热闹的景象。

    任务发布栏上钉着寥寥几张纸,不外乎寻找贵妇人丢失的狗、去下游打捞圆木、收购月光草等等耗费时间长,出力多,油水却少的任务。

    酒馆的门突然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和一个体型较小的女人,男人背着一把大剑,身着皮甲,脸颊上有一道显眼的剑形疤痕,而女人则戴着头套,穿着一身黑衣,里面似乎还套了一层渔网,虽然是很奇怪的打扮,但身材不错,引来了一些轻佻的口哨声。

    不过碍于男人的眼神,一时间没有人敢于上去搭讪,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点了面包,烤肉还有麦酒,食物一端上来就开始默默的吃起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很快就没有人关注,酒馆内转而开始谈论起最近的传言。

    “听说了么,圣城刚刚出了一件大事。”

    “这我们早知道了,有个家伙血脉失控,杀掉了两个教会前去镇压的荣耀骑士,还贴上了半打的猎魔人。”

    “我怎么听说是杀掉了五个?最后出动了一个中队的神恩战士,还有战斗牧师,最后连教区主教都出动了。”

    “这种一听就是谣言,什么血脉能这么强大,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

    “是真的,圣城的整个西区都戒严了。”

    “呵呵呵,你们说的都不准确,我有一个远方亲戚就在卡尔萨斯大圣堂做见习牧师,据他所看见的,光运到大圣堂的伤员就有一个中队的人,全都是战士,没有一个平民,当中就包括几位残废了的骑士大人,这次很可能是圣城遭遇了黑暗议会的袭击。”

    “黑暗议会”

    随着更多酒精的下肚,酒馆内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更多人开始分享自己所带来的消息,死掉的荣耀骑士已经涨到了二十个,也许到了明天早上这个数字还要再翻一倍。

    就在所有人都讨论的最热烈的时候,酒馆的老板同时也是冒险者公会的联络人突然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在任务公告栏贴上了一张新的纸条,随后举起汤勺和脸盆使劲的敲了两下。

    整个酒馆内霎时安静了下来。

    “圣城的盗贼公会刚刚发布的紧急任务,任务期限为三天,每提前一天完成,酬劳翻倍。”

    话音刚落,一大堆人便围了上来。

    盗贼公会是一个非官方的地下组织,所以整个大陆一共有三个盗贼公会,分别位于大陆的北部、中部和西部,圣城位于已知的人类世界的中心,所以所谓的圣城的盗贼公会,指的正是大陆中部的同时也是最大的那一家盗贼公会。

    不了解的人可能会以为盗贼公会仅仅是小偷、骗子和杀手等等下三滥的聚集地,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集合了众多人才跟生意的庞大组织,其外围成员遍布大陆的每一座城市,高层核心则手握无数资源,是整个大陆底下秩序的掌控者和维护者。

    纸条上的信息并不复杂,酒馆内的大老粗都能看懂:

    “任务目标:一名盗贼公会叛逃者

    任务时限:任务发布起后第三天截止

    (附加条件:每提前一天控制或杀死目标,酬劳翻倍)

    任务内容:杀死或捕捉潜入林海的目标人物或将目标人物拖延在原地三天,如提前杀死或捕捉,则要求在原地守候三天,等待任务发布者到达,期间禁止触摸目标人物所使用过的任何装备,否则任务作废。

    目标画像:

    任务酬劳:1000大金贝尔”

    “一千个金币!!!”

    “这帮小偷真他妈有钱!”

    “为了一个叛逃者居然开出这么高的酬劳,难道叛逃的是盗贼公会的高层?”

    “很有可能。”

    “最后的任务要求很奇怪,难道那个人身上带着什么宝物?”

    “会是什么?魔法装备还是藏宝图!”

    “想这些干嘛你们这群傻瓜,酬劳这么高也得有命去花才行。”

    “你说谁是傻瓜?你这头蠢猪。”

    “当然是你,傻瓜!傻瓜!”

    斗殴是酒馆中常见的娱乐项目,因为围观的同时还能参与一场小小的赌局,不过也有一些人悄悄的退了出去,因为任务中并没有规定一定要杀死目标,将其绊住同样也可以被视作完成任务,虽然无法获得两三倍的报酬,但一千金贝尔已经足够一些人去冒一冒险。

    当所有人都集中到一处围观打架的时候,先前进来以后就一直独坐在角落的两个人就变的显眼起来,酒馆老板假装收拾桌子,只听到那位女性正对男性说道:

    “薛汀大人,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关于找寻那位大人的线索您有头绪了吗?”

    “我不知道,根据安德鲁那边得到的消息,他应该离开了蛮荒海岸,至于有没有来到这里,我实在不清楚。今天太晚了,我们先在这里休整一晚上,也许可以通过冒险者公会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你跟我说过,当时是剑在控制她,那件武器真的那样可怕么?”

    “是这样的,寄魂妖刀会主动选择更强大的宿主,并且通过吞噬魂魄最终完全取代刀的主人,这在我们那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是那位大人应该知晓压制妖刀的方法,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是会被它控制。”

    薛汀听完不禁陷入刹那间的回忆,脑海中又响起那一句她对他说过的话“哎呀呀,你实在太弱了!”

    再次叹了口气,薛汀的内心非常矛盾。

    “总之先休息一晚再说吧。”

    “好的,薛汀大人,今夜里需要在下来侍奉么?在下说过,会报答大人的恩情,如果没有大人的帮忙,兑换了这条项链,在下一定会陷入言语不通的窘境。”

    “不,不用了,那都是克莱恩的功劳,如果你想报答的话就去找他吧谢谢你的好意,町!”

    “好吧,可惜克莱恩大人要管理佣兵队不能一块同行,等找到了那位大人,在下一定会回去好好报答一下克莱恩大人。”

    一个晚上很快过去,当第一缕晨曦照耀进酒馆的时候,薛汀两人已经整理好装备在大厅吃早餐。

    酒馆的大门毫无预兆的被人推了开来,一个家伙向前走了两步,便一头栽倒了下来,他的身上遍布伤口,满身都是血。

    “怎么回事,是凯恩,他们昨天晚上一起走的,怎么只有他一个回来。”

    “快去叫牧师。”

    酒馆老板之前八成也是一位冒险者,非常冷静沉着的分派人手,除了空出一张桌子安置伤员,并对止血,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教堂距离酒馆并不远,小镇唯一的牧师很快赶到,在神术的作用下,那名名叫凯恩的冒险者醒了过来。

    “死了,全死了,斯普林斯、洛特、路德、佛朗西,他们全都被那个怪物杀了我们赶到的时候,那家伙受了伤,正被一群狂暴熊围攻,我们都以为这次能很轻松的完成任务,但谁知道谁知道!!啊!啊啊啊啊!”

    牧师不得不再一次施展神术“安眠”,这才使他安静下来,听到声音聚集过来的冒险者不由的都有写庆幸,自己没有被贪婪蒙蔽住双眼,一千枚金币看样子不是谁都能赚的。

    在另一边,町却异常欣喜的对薛汀说道:“薛汀大人,在下认出那人的伤口都是被剑气隔空所伤,寄魂妖刀就在此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