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清晨的风,透过树叶的间隙,徐徐吹来,为这炎炎夏日带来一丝清凉。

    杜诺背着书包,看着明德实验高中的大门发怔。

    虽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他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重生了,还回到了刚上高中那一年。

    看着三三俩俩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朝气蓬勃的身影,听着广播中播放的优美动听的青春旋律,感受着校园里处处洋溢的生机与活力,杜诺不由的放缓了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撕碎了眼前这场旖旎的梦。

    如果现在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的话,那他宁愿,长睡不醒,永坠梦境。

    一个月前,杜诺从漫长的黑暗中醒来,看到自己躺在许多年前生活过的那栋老房子里。

    躺在床上,杜诺一时间有些弄不清状况,愣了好一会,他才猛地从床上跳起,脚步慌乱的来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镜子。

    镜子中出现了一个又白又瘦的少年,正是十几岁时的他。

    杜诺手一抖,镜子跌落在地,摔成了碎片。无暇顾及那一地的残渣,他环顾四周,这个房间他从小学一直住到上高中,住了十来年,后来拆迁了。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桌,书桌上放着一张表格。

    杜诺拿起表格,上面写着‘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志愿’。低头扫了一眼桌上的日历,2002年7月20日。

    这一年,他十六岁,初中刚毕业,下半年上高中。

    ***

    杜诺的父母在他六岁那年便出车祸双双身亡,从小他就和奶奶相依为命。而在中考前夕,奶奶忽然去世,杜诺大受打击,中考发挥失常,最后去了一所普通的高校读高中。

    在杜诺的印象中,那所学校师资力量差,学生也很少有认真学习的。这样的氛围下,他也开始混日子,最后还没熬到高中毕业便早早辍学。

    没上大学,一直是杜诺心中的一个遗憾。每次别人问他哪个大学毕业的,他心里都很没底气,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尤其是和许景轩这个出国留学回来的海龟相比,更显得他没文化,这一度让杜诺十分自卑。

    重来一次,杜诺不想再重复上辈子的老路,所以他没有再报那所学校,而是花钱托关系,来到了明德市重点高中,明德实验高中。

    明德实验高中每年都有一大半的学生考入重点大学,很多周边的学生都来这里读书。当然杜诺大老远从h市来到这里,不只是因为这个学校升学率高,还因为和他关系不错的堂姐也在这个城市。

    这辈子,他选择的轨迹已然与前世不同,他的命运会改变吗?杜诺正看着明德实验高中的牌匾出神,忽然一个男生一阵风一样从他身边掠过,没跑出多远,男生猛地刹住脚步,回头对杜诺喊道:“嗨,同学,你还有心情赏景啊,快迟到了。”说完便一溜烟的跑远了。

    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确实快到上课时间了。杜诺收起飘远的思绪,加快脚步向教室走去。

    昨天新生报道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了座位,杜诺被分到临窗位置,最后一排靠过道一侧。还没走过去,杜诺便发现有人在他的位置上睡觉。

    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杜诺轻轻地敲了敲桌面,“同学。”因为他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趴在他桌子上睡觉的同学身上,所以并没有发现自从他走进教室以后,屋里的同学都好奇的看向他。

    这人睡的很沉,杜诺未能将其唤醒。

    “城子。”旁边的陈阳推了推自己的同桌,“别睡了,有人找。”

    这时,杜诺也留意到坐在里边的人。虽然和新同桌还不太熟悉,但他记得对方很胖,眼前这个瘦削的男生根本不是他同桌。杜诺隐约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只是还不待他细想,就见趴在桌上的人动了动,头缓缓从臂弯抬起。

    男生蓝白条纹衬衫的袖子挽起半截,露出的小臂紧致结实,他一手撑在桌子上,头微微仰起,这个角度正好让杜诺将人瞧个清楚,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容尚显稚嫩,脸上还带着刚刚睡觉时压出的印子,但不难看出,这是一张非常帅气的脸。杜诺觉得面前的人有几分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睡意惺忪的眼微微眯起,将杜诺上下扫了一遍后,苏城语气懒散的问:“什么事?”因为刚刚睡醒,他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听着非常性感。

    “同学。”见自己来了,对方仍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杜诺委婉提醒道:“快上课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