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衰仔!你要干吗也?我可告诉你,这里是我的一亩三分地,你想强出头可以,那先摸摸自己的脑袋是不是钢的?”

    店老板背靠在躺椅上,他晃动着二郎腿,一脸挑衅的说道。

    任天飞上前一步,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我希望你把他们的火车票给她们,你如果不想在这儿做生意”

    “衰仔!你管的也太多了,这里可不是你逞能的地方”

    店老板怒吼一声,他猛的站了起来,一转身,他从身后的货架上拽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哪几个来拿票的女孩吓的叫出了声。

    此时的老缑却是一脸的冷静,他并没有拦着任天飞,而是对哪店主说:“我看你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你还敢拿刀出来?先不说你倒卖火车票违不违法,光你拿着菜刀行凶就可以判你个好几年”

    “谁行凶了?我这是正当防卫”

    店老板把菜刀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拍了一下,气馅非常嚣张的吼道。

    一时间,任天飞的拳头紧握,他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就算是自己回不了这个家,他也不容这样的混蛋胡乱欺负他们外来工,就在任天飞正要发做的这一刻。

    忽然之间,有人哈哈大笑道:“曾老板!你一个买百货的,怎么玩起了菜刀?你这是准备改行了吗?”

    随着声音,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任天飞侧头一看,领头的这个保安正是东升鞋厂的保安队长郎剑兵,紧跟在他身后的竟然还是李亚东,另外还有三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跟在后面。

    郎剑兵和李亚东认出了任天飞,但这两人并没有和任天飞说话。聪明的任天飞立马意识到这两人是故意的。

    “呵!郎队长,你这是来买东西吗?”

    店老板的脸銫微微一变问道。

    郎剑兵把手里提的警棒往店老板面前的桌子上一放说:“曾老板!这几个女孩是我们东升厂的。老板发话,让你按照事前约定好的把火车票给她们,否则就让我们几个把你的店给砸了,另外,我们东升厂的两千多号员工从此不再踏进你的店门一步”

    郎剑兵说这话时,声音非常的洪亮霸气,立马引来了一大堆的人围观。

    正在给其他人卖货的老板娘一看苗头不对,立马跑了过来说道:“误会啦!这火车票是人家给我们时提高了价格,既然郎队长都认为是我们的错,那这次亏的钱就算我们的了”

    老婆一出来打圆场,店老板便见好就收,他呵呵一笑说:“郎队长!有话可以好好的说,何必要威胁我呢?你可别忘了,我是本地人,我根本就不吃你这一套”

    “是吗?你也别忘了,我们可是一家两千多人的厂子,事情闹大了,不管用什么办法解决,你觉得你自己能赢吗?你也记住,你是生意人,和气才生财。你这样做是自绝生路”

    “对对对!和气生财郎队长,他今晚喝多了酒,有点糊涂”

    老板娘一把推开了店老板,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火车票喊道:“你们过来,把开的收据给我”

    店老板看了一眼虎视眈眈的郎剑兵他们,只好老实的蹲在了地上,装出一副喝多了酒的样子。

    老板娘把哪群女孩子的火车票全给了她们,而且每张票按照收据上的填写,只收了六十元的手续费。

    就在老板娘正要把抽屉关上时,郎剑兵用拳头敲了两下桌子说:“他们俩的呢?他们是我朋友,而且这位还是我们东升厂生管课的前任经理”

    老板娘的脸銫非常的难看,但她又不敢不拿。他偷眼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店老板,极不情愿的拿出了两张到天北市的卧铺火车票。

    老缑把两百块钱往桌子上一摔,一把抢过了老板娘手中的火车票说:“你老公的病没法治了,他是心坏了”

    郎剑兵这才冲任天飞微微一笑,拉着他走出了小店。几个人往马路边上一站,高兴的聊了起来。

    郎剑兵笑着对任天飞说:“不够意思了是吧!说好的你走的时候把我也要带上,你倒好,不带也就罢了,也不回来看看兄弟们”

    “我人虽然没有回来看你们,但你们每个人的情况我还是一清二楚。听说现在的协理不错,那就好好的干呗!其实到哪儿都一样”

    任天飞哈哈大笑着对郎剑兵和李亚东说道。其实另外几个保安他们都认识任天飞,只是任天飞不认识他们罢了。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由于李亚东和另外几个保安还在上班,所以大家才恋恋不舍的挥手告辞。

    从郎剑兵的嘴中任天飞才得知。原来哪几个女孩并不是东升厂的,而是郎剑兵他们正准备去检查外宿时路过小店,他一看任天飞在里面,并且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后,他才带人走了进来,算是替任天飞解了围,否则事态的发展谁也不好预料。

    和郎剑兵他们分开,任天飞和老缑又回了他的诊所。老缑把诊所里所有的钱都带在了身上,然后又带了一些他需要的物品,这才和任天飞一起回了上北,

    第二天早上,两人起的很早。他们先是把各自带的物品整理了一番,然后两人一起下楼去吃早餐。吃完东西,两人又去了银行,把老缑身上带的钱全存到了银行卡里。

    忙完了这些事,任天飞回到小院,告诉曾姐他要回家过年。曾姐的笑容很勉强,但她想了想,让任天飞把他的摩托车推到了她的客厅里。这事任天飞万万没有想到。

    一般的房东和租户不吵架已经是不错了,那有他们把关系处理的如此好的,就连老缑也夸任天飞会搞关系。

    都已经年二十八了,但在上北的大街上体会不到一点儿过年的气氛。任天飞和老缑拖着沉重的行礼箱有点吃力的走着,但两人的脸上都乐开了花。

    一首店铺里播放的《打工歌》听着让人心里无比的辛酸。走啊走啊,走过了春夏秋冬

    火车是下午两点钟开的,等他们躺在火车里的卧铺上时,两个人累得都不行了。任天飞身强力壮,他都累的有点吃不消,老缑单薄的身子就更加的别说了。老人家躺在自己的铺位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我再也不在过年的时候回家了”

    从火车站到火车上,任天飞有点被震撼到了。他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要回家去过年。而且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感觉要把整个S市都要搬回到家里去似的。

    火车慢慢的开动了,喘着粗气的老缑大汗淋漓的慢慢坐了起来。他一边用毛巾擦着汗,一边气息微弱的说:“我们幸好买了卧铺,如果是硬座,我们带这么多的行李,根本就上不了车”

    任天飞点着头,他打开一瓶水递给了老缑,老缑接到手里喝了两口,接着又说道:“回来的时候,也要买卧铺,这事就交给你了,我在天北市认识的人不多”

    任天飞没有想到老缑急里忙慌的就是为了说这句话,看来今天还真是让他有点怕了。

    在火车上晃悠了差不多四十六个小时,在大年三十的十二点多,任天飞和老缑两人,终于双脚落在了天北市的土地上。

    刘成和虎子找人买了站台票,所以任天飞一下车,他们就接上了。任天飞让虎子帮老缑扛了几件行李。他的行李分开让刘成一扛,他这边也就轻松了不少。

    在火车站的广场上,好不容易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可人家说要回家去过年,出多少钱也不跑了。

    无奈之下,任天飞只好让刘成开他的皮卡把老缑送回了家。他和虎子在刘成租房的地方等着,

    没想到老缑的老家还真有点远,刘成一个来回竟然用去了四个小时,这把任天飞和虎子也等的心里发毛。

    刘成一回来,大家什么话也没有说,把所有的东西往车上一装,就赶紧朝着楚家庄赶。一路上,有些村子已开始放起了鞭炮,而且有些人家的大门上都贴上了新对联,一股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

    在车上,任天飞才知道他回家的事刘成和虎子并没有告诉他家里人,说是要给他的父母一个惊喜。

    车子进入楚家庄时,家家户户都已经贴上了新对联。而且平时脏乱差的村道上收拾的特别干净。有人还在路上撒了水,以防止浮尘满天飞。

    听着村里零星响起的鞭炮声,任天飞的心早都飞出了车外。车子刚停在任天飞家的大门口,任天飞便有点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冲了下去。

    正在院子里忙的任老爷子一看任天飞忽然回来了,老人家一激动,手里拿的剪刀咣当一声便掉在了院子里。

    “天飞!天飞回来了”

    老人家一高兴,便像个小孩子似的大声喊叫了起来。

    听到喊声的任海成慌忙跑出了堂屋,他激动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两眼傻傻的看着任天飞。任天飞的妈妈激动的更是离谱,她挥舞着两只面手,在任天飞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