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桃园三,这是村里人戏称任天飞、刘成和虎子他们三个的绰号。因为从小到大,这三个人的关系密切,形同刘关张。

    随着人影走近,刘成忽然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来人。任天飞忍不住失声叫道:“楚北!”

    “什么意思任天飞?是不是看到我很惊讶?”

    楚北嘴巴里叼着香烟,一身酒气的朝着任天飞走了过来。

    虎子一步上前,挡在了任天飞的身前说:“我们回去吧!我妈炒好了菜等我们回去喝酒,这会儿恐怕等急了”

    别看虎子平时有点憨,其实他心里非常的聪明。他知道,越是这样的情况,就越是容易发生事情。

    “哈哈哈哈!任天飞,你这是去了趟S市胆子变小了吧!难道我楚北还会吃人不成”

    楚北摇晃着身子,站在哪里哈哈大笑道。跟着来的几个村里的小伙子也大笑了起来。这就是从众心里,任天飞不难看出,这些人和楚北一样,他们个个喝的都不少。

    “走吧!咱们该回去喝酒了!”

    任天飞说着伸手拉了一把刘成。刘成刚要说话,忽然村里响起了密集的鞭炮声。而且这响声持续不断,鞭炮炸出的火花,在夜銫中如闪烁的星星。看样子,这鞭炮是被挂在空中。

    这响声响了好久,任天飞他们几个全愣在了哪里,忽然间,楚北哈哈一笑说:“这是老楚家!哎呀,出息了,今年放了这么多的炮,这等于是把这几年没放的炮,一年全放了”

    楚北的话说的没毛病,但任天飞听着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爽,他刚要说话,虎子已使劲的拉着他就跑。身后传来了楚北这伙人的嘲笑声,无非就是在笑他任天飞见到楚北落荒而逃。

    从小山下来,刘成呵呵一笑说:“要不是过年,今晚可是收拾楚北的最好机会。上面黑乎乎的,又远离村庄,咱们可以好好的练练手”

    “你神精病啊你?大过年的想什么呢?天飞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应该在一起快快乐乐的过个年,至于其它的事情,你最好是想也不要想”

    虎子一听就不高兴了,他立马说了刘成一顿。

    不过刘成没有淤说话,任天飞也是一声不吭。他忽然间觉得,虎子这些年过来,已经非常的成熟了。这事要是放在以前,只要刘成这么一说,虎子肯定会在旁边煽风点火。好多不应该打的架,就是这么打起来的。

    经过村子里时,每家每户都是热闹非凡。除了炮竹声外,还有传出来的猜拳声。刚才不爽的心情,瞬间便被这热闹的气氛给感染了。

    虎子本来是要请天飞去他家喝酒的,可天飞怕麻烦虎子的家人,于是他出了个主意,让虎子带上酒去他家他的房子,这样一来,就成了他们三个人的世界,喝多了一睡就是。

    虎子一听这个主意不错,他走的时候还把刘成拉过去帮他拿东西。

    任天飞进院时,老爸还在哪里放大炮,爷爷则站在屋檐下看。

    看着满院子厚厚的一层红銫纸屑,任天飞便呵呵笑着说道:“放痛快了吧爸!整个楚家庄,就咱们院子里的响声最持久”

    “你爸是痛快了,可我不痛快,多少钱就被他给放掉了”

    妈妈杜月梅笑嘻嘻的从堂屋里走了出来。她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虎子提着蓝子,里面放了好几个盘子,而刘成的手里则抱着两瓶酒。

    “嗨!你们这是干什么?要喝酒只管吱一声就是,家里的菜可多了,你们还拿什么菜啊!”

    杜月梅说着,便赶紧走了过去,把刘成手里的篮子接了过来。因为这么冷的天,菜这样放着肯定冷了。这还需要加热一下才好吃。

    任天飞推开西房门时,里面暖乎乎的,仔细一看,原来房子的中间多了个大铁炉,而且里面的煤炭烧的正旺,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任天飞的心里不由得一暖。要知道,前些年爷爷老说别人家的这东西用的好,只是家里穷,一直用不起。

    就在任天飞正发呆时,刘成则自己动手,把上房吃饭的小方桌搬着放在了大铁炉的旁边,然后摆了三把小椅子。很快,虎子提来的菜经过杜月梅的加工已端了上来。三个人围着桌子一坐,便打开了酒瓶。

    刘成去喊任天飞的爷爷和爸爸,可他们说,他们要看春节晚会,就不来打扰他们三个人玩了。任天飞一听,赶紧把房门关了起来。

    这酒一倒上,三个人便大喝了起来。吃着佳肴,喝着美酒,而且身边坐的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任天飞忽然有种恍惚的感觉,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事会是真的。

    “天飞今年能回家过年,这可是一件令我们高兴的事情。其实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咱们的选果厂明年一开春就开建。这件事,就咱们三家人知道,村里的任何人也不知道”

    刘成举着酒杯,非常兴奋的说道。

    任天飞也提起了酒杯,他动情的说:“兄弟!你行。咱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实业,不过第一次搞这个,你得好好的学学人家,千万别搞到了一半再卡壳,让老楚家人笑话我们”

    “我已经打问过了,现在正是扶持乡镇企业发展的风头上,所以一切手续还是很容易办下来的。资金方面,我年前已经联系了咱们乡上信用社的主任。他看了我的相关资料,答应给我贷十万”

    “你没有于天北市活动一下吗?咱们乡信用社毕竟太小”

    任天飞说着,便举起酒杯一甘而尽。

    虎子看了一眼刘成说:“陈水月说了,他认识市农行的领导,贷个十几二十万应该不成问题”

    “我知道她有这个本事,我就是不想欠她的人情”

    刘成说着,举起酒杯猛喝了一口。看的出,刘成心里有事,而且还是和这个陈水月之间的事。

    任天飞也算是过来人,深知感情伤人有多深,于是他呵呵一笑说:“多情要比无情苦,别想太多,快乐一天就算一天”

    虎子没有淤说话,而是悄悄的给这两人又倒上了酒。夜慢慢的深了,第二瓶白酒很快也见底了。这个时候的楚家庄,炮竹的鸣放声才渐渐的小了。

    任天飞呵呵笑着对刘成说:“选果厂的建设你就全权负责了,我这边除了投资我们家的一块地以外,我再投资五万元,算是你的启动资金”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想到你在外面混的这么好。不过你的这些钱你存着,我这边不能要。我看过一本书,办企业要懂得利用资金,我得用银行的钱发展”

    刘成说着,还伸手拍了拍任天飞的肩膀。

    任天飞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以为自己拿出五万元的存款刘成会非常的需要,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一种思路。刘成再次让他刮目相看,看来他真的应该从工厂里走出来了。

    这酒喝到午夜一点多,三个人在最后一轮的鞭炮声中睡着了。

    由于喝了酒,由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所以这一觉任天飞睡的特别沉。再加上这两天坐火车,他根本没有睡好的原因,他的这一觉连个梦也没有做,直到他睁开眼时都到了大年初一的十点多钟。

    知子莫若母。为了能让任天飞睡个安稳觉,杜月梅都不让任海成放炮,她怕鞭炮声会惊着任天飞睡觉。这把任天海成给急坏了,因为村里到处都在放鞭,唯独他家从昨天后半夜就停了下来。

    当他一看任天飞起了床,这个老男孩便争分夺秒的放起了他的炮仗。看着老爸高兴的样子,任天飞的内心乐开了花。

    中午吃饭时,村里的大广播便响了起来,先放了一段音乐,然后便是通知村里的一个老人十二点半钟去接电话。

    任天飞一听,有点激动的问道:“妈!咱们村委会装电话了?”

    “装了,才两个月吧!这是村上的办公电话,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村里人的便民电话,这是村长这样说的,反正我们也没有用过一次”

    杜月梅叹了一口气对儿子说道。感觉这村里装电话的事她心里极不平衡似的。任天飞明白妈妈的意思,她就是觉得不公平。

    中午吃完饭,任天飞忽然问爸爸任海成:“爸!这村里装的电话让我们往外打电话吗?”

    “让!怎么不让,反正要给钱的”

    任海成呵呵一笑说道。

    杜月梅摇了摇头说:“我听隔壁的王姨说,这村长老不公平,关系好的打电话收的钱就少,关系不好的收的钱特多。反正你要打电话的话,让你爸带你去”

    “行了,我这么大了打个电话还要让人带着,我看他到底能多收多少?这都是有账算的事”

    任天飞说着起身就走。

    老爷子任震一看急了,他大声的喊道:“兔崽子!大过年的出去见人办事不带根烟吗?”

    任天飞一听,转身把桌子上的一包香烟装进了口袋,这才去了村委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