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年初二的天北市大街,一番繁华景象。

    任天飞还以为大过年的没有人出来,没想到好多的大酒店、大饭店都在营业,还推出了什么年夜饭大酬宾的活动。从这一点上任天飞便发现人们经营的思路已开始转变。

    天北市有名的几家歌舞厅门前,已是人头攒动,感觉非常的拥挤。张月明本来是想和任天飞打辆车过去的,没想到今晚的情况是人多车少,根本就等不住。他们只好一边走一边等,其结果是他们走到了,也没有等到一辆车。

    推开包间的房门进去时,里面正在猜拳行令。大家一看张月明和任天飞来了,他们便异口同声的喊道:“罚酒、罚酒”

    任天飞走过去,便和徐东海、王冬梅、许爱萍他们几个一一握手问好。能来的其实就这几个同学,想想这份情谊还真是挺难能可贵的。

    李菲也来了,她穿着一件非常漂亮的长裙,样子高雅大方,俨然一副成功人事模样。让任天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魏刚也来了,他就坐在李菲的身边。

    任天飞握手握到李菲面前时,他哈哈一笑说:“咱们刚见过,这手就不握了”

    任天飞这样做,其实他就是不想和魏刚握这个手。张月明可能一进去就发现了李菲和魏刚,所以他进去后没有和这些人一一打招呼,而是笼统的向大家问了个好。

    徐东海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后,他举着酒杯说道:“没想到大家能相聚在大年初二的晚上,尤其是我们几位远在千里之外的同学也赶了回来。所以今晚甚是难得。但是张月明和任天飞来的有点晚,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自罚三杯吧!”

    “三什么杯啊!这KTV的啤酒瓶这么小,每人喝一瓶得了”

    王冬梅哈哈大笑着,把打开的两瓶啤酒递到了任天飞和张月明的手上。任天飞哈哈一笑说:“王冬梅!你不心疼我就算了,张月明你也不心疼?”

    “我肯定心疼我们家月明了,不过这瓶酒必须喝,这是你们不守时的惩罚”

    王冬梅说这话时笑的很甜,大家便跟着一阵起哄。任天飞听的出来,王冬梅和张月明两人进展的不错。

    张月明深情的看了一眼王冬梅,举起酒瓶一口吹到了底。任天飞一看,他也不能落后,也赶紧举起了酒瓶。

    说是来唱歌,可老同学见面,更多的是相互问好,完了就是找来找去的喝酒。任天飞和这些同学的关系都不错,所以每个同学几乎都来找他喝酒。

    张月明这回学乖了,他根本就没有往李菲这边去,而是和王冬梅紧紧的坐在了一起,俩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喝着酒。反正有人来找他们喝,他们是来者不拒,但这两人却不主动去找别人喝。

    就在任天飞正和徐东海喝的正嗨时,李菲提着酒杯走了过来。她先是和徐东海喝了一个,然后便问任天飞:“你什么意思?躲着我们干什么?虽说以前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魏刚为他的混蛋做法付出了代价。得饶人时且饶人”

    “天飞!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徐东海伸手在任天飞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任天飞长出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李菲说:“你想的太多了,其实我不是记恨之前的事,而是我觉得咱们就不是一路人”

    “哼!你这是借口。如果你任天飞大度,心里真没有记之前发生的哪件事,那你就主动和魏刚喝一个”

    李菲说这话时,一脸的期待。

    任天飞想了想,猛的站了起来,他提起一瓶打开的啤酒,径直走到了魏刚的面前。他往魏刚的身边一坐,然后举起酒瓶说:“来喝一个!你们什么时候下去?”

    魏刚看了看任天飞,有点不情愿的举起酒杯和任天飞碰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我不要你可怜我,是不是李菲不找你,你就不主动和我来喝酒?”

    “哼!看来你也误会我了。我这个人是个直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根本装不出来。正所谓道不同,不能为谋。你和我是两路人,但不存在仇视,只是走不到一起而己”

    任天飞轻哼一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魏刚呵呵一笑,一脸的应付神銫。他想了一下说:“我也觉得咱们之间不可能在一起干点什么,可李菲偏要把我和你拉在一起,说白了,我也是被迫的”

    这话越说越没有了意思。任天飞提着酒瓶,真不知道该不该和魏刚喝这个酒。可是当他看到李菲正坐在对面看着他时,任天飞把牙一咬对魏刚说:“来!先喝一个再说”

    他不管魏刚喝不喝,他举起酒瓶,一口气吹到了底。

    魏刚淡淡一笑,举起酒杯象征杏的喝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女同学许爱萍提着酒杯来找魏刚喝酒,任天飞赶紧的借此机会走了开来。他走过去时,李菲正和王冬梅聊天,而张月明则比较尴尬的坐在一边嗑着瓜子。

    “哎月明,你的歌喝的不错,既然来了就来一曲吧!”

    经任天飞一提议,徐东海便跑到了点歌机旁笑着问道:“月明,你唱什么?我给你点”

    “来首《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让月明送给王冬梅。祝他们俩人爱情甜甜蜜蜜”

    任天飞大声喊着对徐东海说道。同学们一听,便跟着欢呼了起来。其实任天飞也不知道,张月明是怎么和王冬梅走到一起的。总之他才是昨天晚上打牌时听张月明给他说的。而且张月明还说了,如果一切顺利,他们便在今年的五一结婚。

    当音乐响起来时,张月明好听的声音和着音乐声便在包间里飘荡了起来。王冬梅则是一脸的幸福。相反,李菲的脸銫则并不好看。这一切任天飞看的清清楚楚。在爱情这条路上,到底谁对谁错,还真说不清楚。

    张月明一开唱,大家便跟着全开了嗓。我一曲你一首的唱了个不亦乐乎。就连任天飞,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歌声有种五音不全。可是他今晚一首《篱笆墙的影子》赢得大家热烈的掌声。

    任天飞自己也觉得,这是他唱歌唱的最投入的一次。可能是喝了点酒,有点动情的原因。

    唱到了午夜一点多钟,大家这才散了场。好多人都喝了个差不多,就连任天飞也觉得自己有点微醉。不过让他庆欣的是,今晚的每个同学,都没有问他女朋友的事,否则他会觉得特尴尬。

    从KTV出来,大家摇摇摆摆的走在马路上。王冬梅亲热的把手挽在了张月明的胳膊上,一脸幸福的张月明打着酒咯对任天飞说:“我们一起把冬梅送回家,然后再回去,否则我妹可饶不了我”

    “什么意思?你是说天飞住你家?梦梦饶不了你?难道天飞和梦梦有情况?”

    王冬梅大笑着问任天飞道。

    任天飞赶紧小声的说:“我的姑奶奶,你可别乱喊。月明喝多了舌头转不过来。他想让我去他家住,我不去,住酒店方便一点,明天可以睡个懒觉”

    “任天飞!我可提醒你,追梦梦的男子排成了队,可这丫头眼銫特高。如果你们之间有点意思,你可不能错过,错过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王冬梅说这话时,一本正经,感觉很严肃。

    任天飞一看大家都不肯提前走,全在路上摇来晃去的。任天飞怕呆的时间久了,这些喝多了的人嘴里会乱说,于是他便大声的对大家喊道:“各位赶紧回去了,本人去这家酒店了”

    他一说完,还真转身进了路边的酒店。可能是过年的原因,酒店的门关的很晚,他进去时,前台的女服员正和一个保安在聊天。老家酒店的条件一般,但费用并不高,一百多块,任天飞便登记了一间房。

    就在任天飞拿上房卡正要上楼时,忽然有人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把:“你一个人,这么着急睡觉干吗?陪我在外面走走”

    任天飞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李菲。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跟进来的,任天飞一点也不知道。

    任天飞有点难为了,这大半夜的外面冷的要死,可回房间吗?他们又是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有些事情说不清楚,更何况都喝了酒,后面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权衡再三,任天飞呵呵一笑说:“这么晚了,你还是回去睡觉吧!要不明天咱们好好的聊聊?”

    “不行!必须今天晚上。因为我回去了根本就睡不着,我就不相信你能睡的着,我看你也挺精神的吗?”

    李菲说着,拉着任天任的胳膊就往酒店外面走。

    任天飞一着急,他回头问值班的保安:“你们今晚不会关门吧!我一会儿回来进不来怎么办?”

    “关什么门,多不吉利的话。我们二十四小时营业,你什么时候回来门都是开着的,大门不开,侧门一定会开。你就放心的跟这位美女去吧!”

    保安非常幽默的笑着说道。

    酒店外面的马路上,已没有了行人。冷风嗖嗖的从人的脸上吹过,就像是小刀子刮的一样痛。有点昏暗的路灯,把任天飞和李菲并肩走在一起的身影拉了老长老长。

    “张月明要结婚了吗?”李菲忽然开口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