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热热闹闹、忙忙碌碌的三天年就这样过去了。

    随着村子外面田地里、野山坡上各处坟墓前的鞭炮声响起,农民人准备了一腊月,小孩盼了大半年的年就这样宣告结束了。

    从坟地里回来,妈妈杜月梅已经做好了丰盛的晚饭,她笑着说:“天飞!过了三天年,你只在家里呆了一天,这顿饭你必须给我好好的吃”

    杜月梅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院子里一阵脚步声传来,刘成和虎子两人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阿姨!给我和虎子也来一碗吧!我们还没有吃饭”

    刘成倒是不客气,一边说着,一边脱了鞋子就跳上了炕。

    杜月梅大笑着说:“早给你们准备好了,等着吧,一会儿就端过来”

    “哎!这大过年的你就跑市里去了,你不会是跟着哪个张梦去见她的父母了吧!怎么样?人家看上你了没有?”

    虎子这个一向很老实的人,竟然开了任天飞这样一个玩笑。老头子任震笑的眼睛眯成了线,就连任天飞的爸爸任海成也跟着乐了起来。

    任天飞叹了一口气说:“你就别痴心妄想了,人家张梦她妈是天北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她爸好像也在去年升为了什么局的局长,而她又在工商局工作。你说我拿什么跟人家比”

    “丑小子!这么没有信心。你也不差啊!工厂的经理,一个月的工资顶他们好几月的,怎么了?你差哪儿了?”

    任震敲了一下吃饭的桌子,呵呵一笑说道。

    这时,杜月娟端了两碗烩菜过来,她看了一眼儿子笑道:“张梦这孩子不错,人很聪明。但是刚才天飞说的也没有错,咱们家和人家门不当户不对,这事最好是不要提,否则将来天飞没有好日子过”

    “不会吧阿姨!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个。我觉得,只要两个人合得来,双方的家庭都是次要的”

    刘成一边吃着烩菜,一边笑着说道。

    杜月娟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在这方面阿姨最有说话权。前两年我在市里做保姆,哪家人的女婿就是乡下的,说老实话,一家人没有人看的起他。一个大男人一进家门就像是一只病猫,一点儿的脾气也没有,你说天飞怎么能受的了这样的气,我看还是算了吧!”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咸炒萝卜蛋炒芯,我和张梦就是好朋友,当然了,要不是他哥的关系,我们也不认识,她也不会到我家来。至于你们刚才说的这些,八杆子打不着的事,开开玩笑就可以了”

    任天飞赶紧把这事说开了,否则大家纠结在这件事情上不放,说来说去倒是说的他心有点烦。

    任震呵呵一笑说:“你没去你同学家,那去了哪儿啊?这大过年的我还真想不出来你能有其它地方去”

    “嗨!你们是不知道,市里的好多的酒店和饭店都在营业。尤其是歌舞厅简直就是人满为患。我们昨天晚上是同学聚会,一直玩到了三点多钟,然后我就找了家酒店住下了”

    “你个兔崽子!家里这么舒服的房子放着不住,却跑去住酒店,你以为你的钱很多吗?”

    老爷子任震说笑着伸手过来,在任天飞的耳朵揪了一把。爷孙俩顿时笑成了一团。这顿饭吃的甚是开心,吃完后任天飞便和刘成虎子回了他的西房屋。

    关上房门后,虎子便小声的对任天飞说:“张梦给你惹麻烦了,楚北的大哥楚东回来了,他听说张梦打了楚北,昨晚他派了村里的小龙来找你,被我挡住了,恐怕这事过不去,你看”

    “管他个屁!他楚东不就是天北市的一个混混吗?有本事去找张梦啊!”

    刘成一听就火了,他对老楚家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有好感。

    任天飞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天色已慢慢的黑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说:“我回村的事楚家可能知道了,与其等着他们来找,还不如我主动出击。反正人不是我打的”

    “对啊!既然他楚东找你,我们就去看看,看他能怎样?”

    刘成说着站了起来,他偷偷看了一眼上房。因为他们说这样的事情,如果被老人听到的话,肯定又会造成恐慌。

    任天飞想了想,便挥了一下手,率先拉开房门走了出去。他站在院子里大声喊道:“妈!我们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了”

    不管妈妈听到了没有,任天飞和刘成、虎子三个人已跑出了他家的大门。

    这个时候,天色刚刚暗了下来。整个楚家庄已没有了前两天的热闹,仿佛在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似的。

    任天飞和刘成、虎子三人刚从他家的巷子口出来,便看到七八个人朝着他们的这方向走了过来,听声音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应该是楚北。

    等走近了,双方用手机筒一照,任天飞便看清来人还真是楚北。看来虎子说的没有错,这事没有过去。

    “哟!任天飞啊!我正要去你家找你,没想到你自己来了。哪个小娘们把老子顶的不轻,这两天连饭也吃不下,这事你看怎么办?”

    楚北往路中间一站,非常霸气的说道。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谁顶你肚子的你就去找谁,找我干什么?我又没有动你。人家不是给你留了名字和单位吗?那你还找我干什么?”

    “她是你朋友,你说我不来找你那该找谁?”

    “那她还是李爱华的女儿,你怎么不去找她?”

    任天飞一生气,便把张梦的妈妈搬了出来。

    楚北一听,顿时不说话了。在天北市来说,有人不知道市长叫什么名字这很正常,但有人不知道李爱华是谁这有点说不过去。因为在天北市,李爱华是出了名的铁腕局长。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冷哼一声说:“任天飞!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傍大官的人?”

    从楚北的身后走出来一个看起来比楚北身材还瘦小的人。夜色中,任天飞看不清楚来人的真正面目,但他凭这人的身高和说话的语气判断,这人应该就是楚北的大哥楚东。

    楚东比任天飞大了四五岁,在村里他们两人的交集不多。在任天飞的记忆中,这个楚东十几岁就离开了楚家庄,听说一直在天北市混社会。听人说过,这家伙心黑手辣,反正是村里人都怕他。

    “你是楚东吧!既然你出来为你弟弟说话,那咱们就找一个地方,在这里好像不方便吧!”

    任天飞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再干上一架。

    楚东冷冷一笑说:“有个性,那咱们就去村东的哪块荒地里怎么样?”

    “可以啊!这是咱们两家人的事情,我看其他人就不用去了。当然了,你如果怕的话,倒是带着可以壮壮胆”

    任天飞这样说,无非就是不想多出更多的事非来。毕竟其他人和这事没有关系,把他们打伤了等于是增添了更多的仇恨。

    楚东稍微犹豫了一下说:“好啊!不过这样的话好像有点不公平,我们兄弟俩,你一个人行吗?”

    “行!就算是你们三兄弟一起来了也一样。刘成和虎子给我回去,不许跟我去”

    任天飞说完,非常霸气的转身就走。任天飞发了话,刘成和虎子站着就不敢动。他们俩最清楚任天飞的脾气,在这种事情面前,任天飞说一就是一。

    村东头是一片荒地,旁边有几个坟堆。白天会有胆大的小孩跑这儿来玩,可一到晚上,根本就没有人敢过来。

    任天飞走的很快,他走到哪里等了一会儿,楚东和楚北也来了。不过让任天飞颇感意外的是楚家两兄弟就来了他们两个人。这可不是他楚北的做法,楚北做事一向都是以多欺少。

    “任天飞!有血性。你说我弟弟这事咱们应该怎么处理,你划出个道道来”

    楚东走近了任天飞两步,他声音冰冷的说道。

    任天飞控制住了自己愤怒的情绪,他压低的声音说道:“都说楚东在天北市混社会。我认识的在外面混的人都比较讲哥们义气,但是他们的头上都顶着一个理字,请问楚东,你让我划道道,理字何在?另外你调查过没有,张梦为什么要顶楚北的肚子,村里那么多小伙为什么不去顶别人的肚子呢?”

    “任天飞!我只听说你能打,没想到你更能说。我弟有错在先,但她一个外来之人,必未下手也太狠了吧!”

    楚东非常的沉着,他声音低暗,语气不急也不慢,而且避重就轻,感觉他还理似的。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我觉得不重。哪天楚北的不齿行为就算是张梦不出手,我也要出手了。如果让我动手,肯定比这还要重”

    “是吗?你动手试试?恐怕你动手之后就后悔了”

    楚东说着,忽然之间解开了衣服的扣子,感觉是亮出了腰别的什么东西。

    任天飞长出了一口气:“杀人犯在杀人之前,肯定不会去考虑我杀了人之后会不会后悔。所以当天我一旦出手,楚北不是牙飞就是哪个地方骨折。至于后果是什么,那是后来的事”

    任天飞故意把话说的很狠,因为他今天晚上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真正的社会混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