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哼,步非宸想要趁着先皇驾崩之时挟天子以令诸侯,他这样的恶人,人人得而诛之!”

    看着眼前说话之间仍旧是义愤填膺的黑衣人,苏如烟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你说我什么?”

    “你这个奸佞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呵,哈哈,哈哈哈哈!奸佞之人?呵呵,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那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是天下,是苍生,是熙国万万的黎民百”

    嗖的一声,没等那人将他那激情澎湃的慷慨激昂说完,一样闪着寒光的利器已经贴着他的脸颊飞身而过,在墙角碎成了万片。

    “我没工夫跟你在这儿耗着,说了,兴许我放你走;不说”

    “我绝对不会说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是吗?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为难你,来人,将他拖下去,用锤子将他的牙齿一颗颗敲落,再让他一颗一颗的给我吞下腹中去”

    听到眼前之人的话语,忽然地上的黑衣人开始浑身颤抖不已。

    苏如烟看在眼中,轻笑出声:“忘了告诉你,这牙齿要是吃多了是死不了人的,但是你会每天吐血,直到肠穿肚烂”

    众人满眼惊骇的盯着眼前之人,什么时候王爷会用这种阴损的手段了?

    那黑衣人吞咽了几下口水,苏如烟又慢慢的笑着靠近他那张脸。

    “怎么样?想好了吗?是现在说出来活着离开;还是要尝尝自己牙齿的滋味?”

    “我,我说,我说,是皇上,皇上派我来,来行刺,行刺你的”

    可他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暴喝:“胡说,皇上才刚刚殡天,他又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难道还真是鬼使神差了不成?”

    听到那少年的话,苏如烟又皱紧眉头,皇上殡天?

    “没,小的没胡说,不是先帝,而是,而是新帝爷,他,他不想要摄政王回宫,所以就派了咱们,就派了”

    此刻房中的众人各个脸色都怪异的很,一个个心乱如麻,只能挑眉看向眼前之人。

    新帝要杀他?而且他还是摄政王?到底这个新身份的主人究竟是谁呢?

    想到这里,苏如烟又转身过去,摆摆手说道:“押下去!”

    “爷,属下觉得这件事”

    “先把人带下去再说,我今夜有些累了!”

    忽然听到眼前之人开口,少年这才反应过来,马上喝退了所有的人。

    苏如烟叹口气坐在床头,指尖透着眉心,心中纵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不解,却又不知该从和问起。

    “爷,属下以为”

    “我得了什么病?为何会卧床不起?”

    有些古怪的看着眼前之人,风无眠张了张嘴,而后低声说道:“爷,您忘了吗?您不是得了病,而是被人下了毒,万幸您此刻清醒过来了,不然属下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冥王交代。”

    中毒?呵,好家伙,这个叫步非宸的人还真是够倒霉的,你说到底是什么人跟他有如此大的仇恨,不仅给他下毒,而且为了保证他的死期,竟然还派人二次行刺

    想到这里,他慢慢的抬起眼眸,轻声说道:“如果本王告诉你,我因为被人下毒一事,已经将以前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你会怎么想?”

    风无眠讶异的张大了嘴巴,嘎巴了许久之后,突然跪倒在地:“爷,都是属下办事不利,才会让爷遭遇不幸,属下”

    “免了,起来吧!不是人还没死吗?这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你今夜且留下来,将我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说一遍。”

    风无眠不疑有余,连连点着头。

    车窗外的泥泞的道路让人举步维艰,浩浩荡荡的车马军队却仍旧在前行。

    马车中此时坐着的人缓缓的轻抚着自己这张陌生的面孔,倏尔又攥紧拳头,慢慢的将眼神落在此刻平坦的胸口上面。

    步非宸,熙国冥王之子,十二岁浴血疆场救驾有功,被封为神武侯;十四岁与楚国对战,将楚国兵马阻隔与渭河之畔,后被封为皇帝义子,平价与太子的周廉王;如今十七岁,却又受到先皇临终托孤,护新帝登基,辅佐新政,追加一字并肩摄政王

    可就是这样一个身份赫赫的少年,却带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被人毒杀了!

    究竟是谁毒杀了这个熙国的摄政王?难道真的就像那个刺客所说,是新帝容不下他这个摄政王?还是说另外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而眼下最为可笑的是,步非宸真的已经死了,现如今重生在这里的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摄政王,而是昔日的楚国皇后苏如烟,这场上天注定的可笑道路,她究竟该怎么走下去?

    冥想之间,马车外面传来马匹的踢踏声响,一人低声询问道:“爷,您的身子没事吧?”

    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苏如烟,不,该说现如今的步非宸轻笑出声,低语道:“无眠,本王无恙。”

    “爷,您真的准备这个时候回宫?那名刺客所说的话,若是真的,那咱们岂不是”

    步非宸嘴角含笑的低声开口道:“无眠,你以为要真的是新帝,本王躲在这里就会高枕无忧了?”

    “可”

    “既然先帝爷对我有知遇之恩,如今他托孤与本王,本王应当竭尽所能报效朝廷,不是吗?”

    万般无奈的紧锁眉头,尽管风无眠心中有着太多的担忧,却还是跟着步非宸一步步朝着轩辕古城而来。

    忽闻城墙上站立的兵马眺望这边,城门紧闭,似乎并不像是先帝驾崩,新帝临朝时该有的气象。

    还不从马车上走下来,那张此刻还仍略显单薄寡淡的面孔抬起头看着上面,步非宸并未开口,身侧的风无眠却已经抬起头叫道:“摄政王班师回朝,打开城门!”

    摄政王?这三个字就好像是惊天霹雳一般,将城楼上的众人吓得险些丢盔弃甲。

    步非宸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有些透着古怪的眼神看向上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