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臣,臣等也不明白,只不过此番他们来势汹汹,皇上”

    似乎有些战战兢兢的表情,但眼前的上官扶苏却始终没有开口,这反而让更多的人显得更加焦虑不安。

    终于,一声叹息之后,上官扶苏却在脸上露出了长久以来的一丝冷笑。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早晚都躲不过的。”

    高扬看着他的表情,似乎面前这个人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早已在心中做好了打算。

    因而,他不觉提高了嗓音说道:“皇上,那此番咱们”

    “朕要御驾亲征。”

    眨了眨眼睛,误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高扬又看向了身侧的那位。

    同样是一脸呆滞的表情,那人惶惶然开口道:“皇上,您刚刚说”

    “如今熙国与漠苍国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在调停,既然这场战役无可避免,那朕为何还要继续拖延下去?”

    “可是你也用不着御驾亲征啊?”高扬急声开口。

    “既然他想要做个了断,那我也应该接受这个挑战不是吗?”

    “可是皇上,桓安如今已经成了漠苍国的太子,而你却是我熙国的皇帝,若是您有个什么意外”

    “怎么?你是这么的不信任朕?”

    看着上官扶苏脸上那自信的表情,高扬心头纷乱,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上官扶苏深深的看了高扬几眼,最终还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朝着自己的昭和殿而去。

    房中一片冷清,四周随风飘荡的画卷上那唯一一人始终都是他心中最大的痛苦,上官扶苏叹口气,低声说道:“我马上就要出征了,你会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吗?”

    回答他的只有无尽的风声。

    “皇上,刚刚有人来报,说宋嬷嬷刚刚咽了气。”

    咽气?一个当年没病却装病的人,没想到这场大病来得突然,竟然还真就将她给带走了。

    这是不是就是现世报?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想到这里,上官扶苏摆摆手说道:“按照朕以前说的厚葬了吧!”

    “老奴听说她在临死之时一直喊着要皇上照顾颖嫔这件事”

    “照顾?朕现在不就是在照顾吗?还有什么好说的?下去吧!”

    看着上官扶苏每每一提到这件事,脸上的表情便是冷冰冰的一阵残笑,元培不觉叹口气,若不是颖嫔她自己作死,你说好好的,让皇上给安排个好婆家,如今不应该也是幸福美满吗?

    相对于皇宫之中此时这微妙的关系,几千里外的荒山之上,一处袅袅琴音破空而出。

    此间在这群山环抱之间,那一件雪白的薄衫衬托的面前之人如浩浩谪仙临世,站在她身后之人也是英气逼人。

    香炉缭绕,空气清新,另人心旷神怡。

    一曲之后,身侧之人将一条干净的帕子递了过来:“爷,您这造诣越来越深了。”

    “哦?无眠,你现在都懂琴声了?”

    “瞧爷说的,我这学起来虽然是挺费劲的,但是听着悦耳好听,谁还听不出来?”

    面前之人闻言,一阵笑意,轻身而起,而那边另外一个红衣女人已经施施然走了过来。

    “爷,早点已经做好了。”

    “嗯,无眠,咱们过去吧!免得一会儿凉了,又让凌萱浪费了手艺。”

    听着这白衣人的话语,凌萱的脸上浮现一丝隐忍的笑意,但当她看到步非宸与风无眠走在她的面前那一刻,却又迟疑的抬起了头:“爷!”

    步非宸转身,一眼就看到凌萱脸上那域言又止的表情,她不觉有些困惑的开口道:“何事?”

    “就是爷,前些日子奴婢下山去采购的时候,就听说最近山下开始不太平了。”

    “为何?”不等步非宸开口,风无眠已经问出了口。

    侧目看着眼前连说话的语调与慢慢开始与自己变得一致的风无眠,总觉得倒像是又看到了一个自己的倒影。

    “就是爷,奴婢听说熙国与漠苍国就要开战了。”

    眉头略微紧促的跳动了一下,但步非宸却并没有开口继续说些什么。

    她举目眺望着远山,最后开口道:“不管我们的事,咱们不必杞人忧天。”

    说话间看到步非宸与风无眠已经朝着那茅草屋走了过去,凌萱不觉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接着说道:“可是爷,不管怎么说,侯爷当年也救过咱们,不是吗?”

    停下脚步,步非宸侧目看了一眼凌萱,接着说道:“所以呢?你想要说什么呢?”

    “奴婢,就是觉得咱们不该如此忘恩负义,咱们应该帮帮侯爷。”

    “帮?怎么帮?你要我做什么?”

    “爷”

    “凌萱,你脑袋有问题吧?虽说咱们现在不问世事,但是你总是熙国的人吧?如今两国交战,咱们不插手那是因为爷早已不问世事,你竟然还要咱们助纣为虐?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没,就是觉得爷以前不是常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所以”

    “所以你想要我叛国?”步非宸清冷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脸对上了凌萱的那张脸。

    凌萱瞬间便花容失銫,她急着摆摆手说道:“爷,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凌萱,我现在不过就是个闲散的世外之人,即便是想要帮,又能有什么办法?”

    “爷不是经常在自己的房中研究排兵布阵图吗?只要你”凌萱急切的开口,却在下一刻,又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瞬间便慌张的抬起了头。

    所幸,面前之人根本就没有吁么关注这一点,她此时已经慵懒的摇了摇肩头,笑着说道:“无眠,走,去看看,今天凌萱给咱们做了什么好吃的。”

    风无眠随即丢了一记凛冽的眼神在凌萱的头上,接着与步非宸朝着茅屋走了进去。

    凌萱暗自跺脚,她守着这步非宸就跟老禅入定一般,他们是想好了要过这种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日子,可是她凌萱才不,她想要回到主子身边,想要照顾主子,甚至是害怕主子的身边会突然就多了些不要脸的女人;可如今这一切都被步非宸给毁了。

    若不是主子明令禁止,这一年多来,她早就想个法子把面前这两个碍眼的东西给除掉了。

    如今主子与上官扶苏大战在即,若是她继续在这里按兵不动,到时候不管主子是输是赢,想必这辈子,她凌萱在主子眼中就已经在没有任何地位可言了。

    想到这里,凌萱兀自攥紧拳头,听着屋舍中传来的轻笑声,看着那只要是吃了东西便是一脸满足的二人,计上心头。

    密林深处的夜晚总是比旁的地方来的要更快一些。

    太阳刚刚下山的时候,步非宸便已经吃了晚膳

    转眼之间,茅草屋外的咕咕夜鹰的阴嚎之声响起,此时榻上一人倒在另一人的膝盖上面,听到了这声响之后,才迷迷糊糊的揉着鬓角睁开了双眼。

    “这是怎么了?我这头”

    “醒了?”头顶上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风无眠抬眸,瞬间又弹坐起来,规矩的说道:“爷,我这是”

    “你被;凌萱下药迷晕了。”

    “你说什么?”像是受到莫大的打击一般,风无眠睁大了双眼,而后气急败坏的从榻上翻身坐起,接着就要朝着外面冲出去。

    “做什么去?”

    “她究竟要做什么?竟然敢对我下手?我非要去问个清楚不可。”

    “你这痴儿,她若是将你迷晕,难道还要这样等着你醒过来让你质问她吗?”

    “主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人早就跑了!”

    “跑?她为什么要跑?她能跑到哪儿去?”

    “自然是回到她最想要回到的人身边去了啊!”

    听着步非宸的话语,风无眠更是脑袋一阵打结,她张了张嘴说道:“我不明白,她还能去哪儿?当初可是她要死气白咧的跟着咱们两个人的,她不是说已经没有了家人了吗?”

    “没了家人,不等于没了重要之人,你以为她这般心甘情愿的跟在我身边,当真是要替如意照顾我?不过就是受人之命罢了。”

    “爷,您,您这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啊?”

    看着风无眠震惊的表情,步非宸轻轻拍了她脸颊几下,轻声说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不说,只是因为你这杏子根本就藏不住事,如今她走了也好,咱们也该换个地方去住住了,免得整年被人监视着,这滋味我还真是受不过。”

    “爷!咱们一直被人监视着?那到底是谁?你怎么就不说呢?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就好比说她凌萱突然起了坏心思,在咱们的饭菜之中下毒,那到时候岂不是追悔莫及?”

    看着风无眠此时心急火燎的样子,想着她这般没有城府的胸怀,所以说与风无眠这样的人在一起,自己才是最轻松的。

    步非宸从榻上起身,随便披了一件褂子,低声说道:“既然那人要让凌萱一直跟着我,自然就没打算要害我,只不过对于他这种动作,我还是不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