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桓安,如今你的人在我手上,谈笔交易如何?”

    尽管仍旧是虚弱的体魄,却是仍旧一种不怒自威的表情。

    桓安即便是心中有些略微不服,但在某种意义上,他却又不得不承认,上官扶苏的确是一个好皇帝。

    想到这里,他却突然轻笑出声:“没想到你还真是福大命大呢!连这样都没能让你命丧九泉之下!”

    “那是因为朕有天神保佑。”

    天神?上官扶苏是疯了是不是?想到这里,桓安抵额大笑出声:“你疯了是不是?天神?你也相信这种东西?我还以为”

    “有些事情可以相信,就像是不管你我如何争斗,最终的胜利都会属于我,不是吗?”

    “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你不会是今天前来与我讨论什么天神的事情吧?”

    看着他那轻慢的笑容,上官扶苏侧目看了一眼凌萱:“不然,我今天是想要将你的人还给你的!”

    “我的人?”桓安随即眼神也跟着落在了凌萱的脸上,便是耷拉了眼神。

    “你想要做什么?”

    “你退兵,我将她还给你,如何?”

    “哈,哈哈哈哈!”一阵满天大笑之后,桓安斜睨着视线看向了那似乎还有些缓慢喘息的上官扶苏,低声说道:“退兵?你想要用这个女人来威胁我?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她不过就是我豢养的一条狗罢了,你以为我会为了区区一条狗就做出让步?”

    原本还苦苦挣扎着想要劝解桓安的凌萱,却在这一瞬间就浑身僵硬的定在了当场。

    主子刚刚说了什么?他说自己是什么?

    桓安似是直接绕过了凌萱脸上那抹受伤的神情,直接将眼神落在了上官扶苏的身上。

    “废话少说,你若是以为你赢不了我,大可现在就投降。”

    “我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上官扶苏,我看你是害怕了吧?你以为你破了我一个阵仗就算是赢了?我告诉你,我这里还有许多更加厉害的没有使出来”

    “即便是你使出来又能怎么样?到了最后你还是败者。”

    “你就如此笃定?”

    “朕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朕有天神护佑,她自然不会让朕落败的。”

    “荒谬,上官扶苏,既然你非要自寻死路,那就休怪我无情了,你可知我这手中的阵法”

    “哎,为何不能听他一句,你以为就凭你手中那一沓废纸,就真的能击溃熙国?不要在痴人说梦了吧!”

    人群后面的一辆战车上,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说了话。

    桓安眉头深锁,他盯盯的望了过去,却险些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宸儿,怎么是你?难道说上官扶苏,你竟如此卑鄙,想要利用宸儿来要挟我吗?”

    上官扶苏双眉凝重的盯着对面之人,他阴冷的开口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她可是朕的皇后,朕因何要拿自己的妻子要挟与你?”

    突然两人四道视线同时看向了上官扶苏,他的脸上却一直露出笑容来。

    “谁,谁是皇后?”

    “你啊!”此时脸上那么让人又爱又恨的表情,使得步非宸脸色僵硬的看着面前之人。

    他这张无赖的表情,多年前的自己就已经无可奈何,没想到多了如今,他竟然又用出这种无赖的招数,简直就是个混蛋。

    眼见着步非宸脸上的表情已经难以用复杂与愤懑来形容,可上官扶苏却顶着那张面孔,故意刺激对面之人。

    “刚刚我说的天神就是指我的宸儿,若不是因为她,这场仗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获胜。”

    “你说什么?明明就是宸儿再帮我,你休要在这里信口雌黄。”

    “帮你?她怎么可能会帮你?你别忘了,她可是”

    “住口!”步非宸早已受够了面前这两个像是长不大的孩子在争吵一般,她凝眉看向对面,低声说道:“桓安,你既然想要得到漠苍国,就该好好去面对你的百姓,因何要引起这场战役,早就太多的生灵涂炭呢?”

    “宸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之所以会胜利,那还不是因为你给我送来了这些”

    看着他怀中如珍似宝掏出来的东西,步非宸凝眉看向了凌萱,低声说道:“你竟然说这是我给他的?”

    凌萱此时狠狠的咬紧贝齿,她不想要解释,因为她知道若是解释了,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不堪。

    不觉的,桓安又将视线落在囚笼之中的人身上,他嚎啕着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不过就是凌萱从我书房盗取的一些没有用的废纸罢了。”

    “你说什么?”

    这一次可是凌萱冲口而出。

    有人策马来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此时震惊又凌乱的表情,冷笑出声:“你以为我家爷就是那么好糊弄的?那些东西,还不是一早就已经替你准备好了的?可笑你还真就把它当做是什么好玩意儿,偷着将它盗出来颠颠的送去给了漠苍国的人。”

    不,这不可能,那阵仗明明就帮助主子获得了不少的胜利,它又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

    凌萱绝望的看向了桓安,摇着头说道:“主子,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如若你知道,怕是定然就会一刀将我解决了不是吗?”

    步非宸在陈述着事实,而桓安却有些难以接受,他脸上有些凌乱的表情,看着步非宸大声嘶吼着:“宸儿,你设计我?”

    “若不是你从一开始就设计我,又怎会自食恶果?”

    “我没有”

    “没有吗?桓安,你早知我这辈子最痛恨就是被人利用与背叛,但是在握将你视作好友的时候,你却偏偏就这样对待我了。”

    “我何时?”

    “你将凌萱安插在我身边又是何意?你可知道就是因为她,害死了如意,这一年多来,我每每看到她的时候都想要替如意报仇,但是却始终没有下手,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要让她身后之人也受到惩罚。”

    听了这句话,桓安慌忙摇着头说道:“你误会我了,如意的事情我绝没有插手,这一切都是因为凌萱这个女人自作主张所做的一切。”

    “对,这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张,我想要杀了你,可是却在最后一步的时候被主子发现,若不是他及时出手救了你,现在哪里还有你站在这里的时候!”

    凌萱在囚笼之中不停地挣扎着,而步非宸又抬起头看向了桓安,最后说道:“但你将她安插在我身边,却是不争的事实。”

    苦笑出声,桓安抹了一把脸说道:“的确,从一开始我的确是想要借着你的手挑起你与上官扶苏之间的仇恨,以此来搅乱熙国,但是我却发现你除了对他百般维护之外,似乎并没有想要与他为敌”

    “所以你才一次次暗中挑唆是吗?”

    桓安不置可否的侧目看向远方,对于他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否认的。

    但接下来,他却又皱紧眉头,转身一脸热切眼光的看向了步非宸:“但是宸儿,我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竟然已经出离我的控制之中,我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你,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再也没想过要伤害你!”

    “不,不,主子,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主子,你不会的,你不会的!步非宸,你就是个恶鬼,你就是个妖怪,你怎么能这样就褫夺了主子的魂魄?他怎么可能会爱上你?”

    步非宸看着凌萱满脸的泪痕,这才又转身看到桓安那双晶亮的眸子,似乎他只要一提起步非宸这三个字,就会双眼发亮。

    一丝讶异浮现在嘴角,她还以为桓安与她一样,都是把自己当成了最重要的知己朋友,可怎么也没想到,桓安对自己竟然是这样的看待二人之间的感情的。

    看着步非宸此时哑口无言的表情,上官扶苏却已经面沉似水,他一把将步非宸扯进怀中,占有欲十足的表情用包包着她。

    此时抬眸看着他这稚气的表情,谁又能想到他竟然会是熙国受万民敬仰的皇帝陛下?

    “桓安,你休想要对我的宸儿有非分之想,我可告诉你,她是我的。”

    “上官扶苏,你我与她不过相差寥寥无几的相识,她究竟选择谁,都要看她自己。”

    “不,不,你们都疯了,你们都疯了是不是?她是个男人,是个男人啊!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会被她迷了心智?天啊,这是不是疯了?步非宸就是个妖怪,她是个专门吸取男人魂魄的妖怪是不是?”

    “够了吧你,你才是疯子,你难道没看到本姑娘如今这一身装扮吗?我既然是女人,我家爷又为什么不能是女人?什么叫他们都疯了?男人喜欢女人又有什么错?”

    实在是看不下去凌萱这语无伦次的话语,风无眠索性将所有的话语直接挑明了说开。

    看着凌萱那震惊的表情,上官扶苏直接将步非宸头顶上的玉冠当着众人的面前顺手扯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