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五一假期如期而至。

    这是华夏正式实施每年三个黄金周放假计划后的第一个五一黄金周,而且也是华夏加入WTO、被迫进一步双向开放旅游市场后的第一个五一黄金周。

    东南亚与日韩的相关从业者,无不感受到了一股金钱的热浪扑面而来。

    尤其是前些年一贯用有色眼镜看待华人消费力的曰本旅游业从业者,震惊程度是最明显的:什么时候开始的?前几年好像还没觉得华人的消费力已经这么夸张了,如今居然都能在曰本旅游市场接近一成消费份额了!

    也难怪他们震惊,因为倒退五年的话,华人游客的消费力,在曰本的境外旅游市场,连2%都占不到,五年后有8%左右,可不是暴涨么。

    当然了,如果他们能开上帝视角,就会惊喜地发现,再过五年,这个比例可能会到15%,再过十几年,或许能接近三分之一(2017年华夏赴日游客才超过韩国赴日游客,达到最多)

    眼下这一点,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顾鲲就是开了天眼的人,所以他不会对五一黄金周,兰方这边旅游市场新的暴涨有任何意外和惊喜早就该料到的,有什么好惊喜的。

    唯一让他稍稍有些意外的,是他至今还没等来黄金周期间的零团费或者低团费旅游团事实上,他在网上的那些眼线,一直有跟踪那些网络订票组团公司的营销动向,也知道那些网络订票公司,早在半个多月之前,就开始了低团费乃至零团费模式的团的招商。

    只是,那几个试水的零团费团,只在4月下旬的那十天里,昙花一现,然后就又收敛了。五一假期期间跑来兰方的游客,个个都是全价正价的,一点把柄都没给顾鲲留下。

    顾鲲稍微想了想,随后也就释然了:互联网商务公司喜欢打价格战、最低价跑量拉客,这是必然的,但他们也没犯贱到有钱不赚特地去赔本的程度。

    五一黄金周,放假的国人那么多,有闲有钱的人那么多,正价都能订满,还怎么可能有半价甚至零团费的?

    低价只在淡季出现,旺季是没有的。

    “倒是我着相了,急着抓他们把柄。也罢,目前没有,就暂时让他们多苟且一会儿。”想明白的时候,顾鲲也是不忘自嘲了一句。

    反正全价团并没有伤害到兰方旅游市场的逼格,他着什么急呢。

    5月11日,黄金周结束后的第一个周末,随着旅游旺季的结束,半价团终于开始重出江湖,零费团估计也不远了,十天半个月之内必然会出现。

    顾鲲的消息很灵通,他也第一时间掌握了情况。

    与情报一起来的,还有被他投资的马风本人马风这些日子,也负责为顾鲲的相关布局提供情报,这一次,他预感到事情有可能被闹大,所以亲自来汇报,除了汇报之外,也不排除想劝诫顾鲲一些话。

    一见面,先汇报、寒暄了一番后,马风诚恳地说:

    “顾老板,现在情况已经很明确了,证据也不缺。我相信,你等到他们憋不住成本、旅游团多了正品货货源不足,就会胆子越来越大卖假货的。

    可是,我不知道你准备对小杨他们公司下多狠的重手,这事儿就没有斡旋的余地么?我当然是支持您的,也绝对不会泄露您的任何决策和思路。但我怕您做得太狠,会影响您将来在华夏互联网创业圈子里的名声。

    毕竟这事儿的前因后果我也算清楚,沈老板最初也是想度过寒冬、找您合作,想推荐正规的兰方旅游团合作,是您拒绝了他的邀请。然后沈老板在公司里话语权才一度低落,轮到了他的联合创始人拉到了外部投资,把他这个不合作的挤出去。

    这种事情,你斩尽杀绝的话,以后我怕更多有前途的初创公司,不敢拿您的钱,遇到需要投资人的时候也不再优先考虑找您,人人自危真的划算么?”

    顾鲲对于这个最后的劝说并不领情:“呵呵,你应该知道,廉价团甚至零费团,对一个走高端奢侈路线的旅游市场,伤害有多大,他想砸我的招牌,还不让我反杀?迪巴人有廉价团么?马哥,这事儿你觉得能善了?”

    马风想了想:“你看这样如何?只要您授权,我豁出面子,我去跟小杨说,把沈老板也请回来。到时候你出钱,把迪巴人在便程旅行网的股份再挤出去或者稀释掉我知道几千万美元对您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然后你就可以重新控股他们了,到时候不许他们做兰方廉价团,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儿?收为己用不比灭了好么?”

    “这不可能,当初请我去我都不去那种走毫无技术含量免费路线的公司,现在再去岂不是被他们逼得去了?强弱那么明显,没人能够逼我。”顾鲲非常坚决。

    马风:“免费也不是什么大罪,互联网最初的精神就是资源分享。网上我们做电商平台信息服务,不也是免费的,小马老弟做即时通讯聊天工具,不也是免费的?李大才子做搜索引擎,也是免费的,那不都从广告费上找补回来么?

    小杨这一手虽然损了点,用强制购物换取弥合团费成本,但毕竟也算一条商业模式,账能算得过来,在其他同行眼里,那就是差不多的。您要逼死一切免费公司,我怕将来其他免费公司做大之后对您群起攻之当然了,我知道您十年八年之内肯定也不怕那群小鱼小虾群起攻之。”

    听到这儿,顾鲲终于意识到马风的担心、或者说两人之间认识的歧义在哪儿了。

    顾鲲不由呵呵一笑:“说的不错,虽然没有命中要害,也算是无则加勉,让我看出你究竟误会在哪儿了这是好事,你这么了解我的人都会这么误会,可见国内大多数不那么了解我的互联网从业者,也会误会。

    那就正好,今天我跟你把话说开了,你先憋在心里,有朝一日,这个事儿了了,你跟同行、圈子里朋友喝酒聊天吹牛的时候也好,聊天打屁的时候也好,帮我剖析辩白几句,我就算领你一个人情了。”

    马风也微微认真了起来:“恭聆高论,这么说倒是我误会您的原则了?”

    顾鲲:“当然是你误会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因为我经营的是奢侈高端的生意,就仇恨一切廉价和免费的服务提供者,这是两码事。

    我要干掉姓杨的,不是因为免费这事儿本身,而是他如何实现的免费。所以,你将来等这事儿过了,有机会一定要跟同行说清楚,免伤无辜,也免得无辜之人人人自危对我心存戒备。”

    马风:“愿闻其详。”

    顾鲲便伸出两根手指头,分辩道:“互联网的精神是分享,早期从业者都觉得资源分享和免费是很酷的事情,这个我不反对。而且互联网上很多生意,也都是不问消费者收钱的,这里面我们就要区分,他们凭什么不收钱。

    第一种是靠技术优势,比如做搜索引擎未来说不定还有做杀毒软件的,都可以直接软件免费用,但他们靠技术推送广告回本,这是成熟的商业模式,你的推送技术精准、算法高深,能回钱,我就服你。

    第二种就卑劣一些了,那是靠盗板,这样的产业也很多,严格来说是吸血,不合法的,只是国家宽容,对早期互联网产业扶持为主。

    而最后一种,就是完全的不正当竞争了,也就是说他靠补贴,或者别的类似于倾销价格战的办法,假装暂时能价格战挤死竞争对手,但实际上只是一种资本运作、营造一时的市值虚高、股市上圈钱。

    相信你也了解贵国的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知道‘低于成本倾销’,尤其是‘以排除竞争对目的’这么干,是违法的。

    换言之,我不是遇到免费狗就杀,我是要看的,你如果是靠科技进步,实现了成本爆降,未来你不用补贴不用烧钱不用偷梁换柱,也能真的持续免费、有走得通的商业模式,我钦佩你,还会当他是伟大的慈善者。

    但是,如果一个人免费价格战也好、补贴烧钱也好,只是营造一时假象,那就没说的了,这铁定是我得而诛之有什么问题么?”

    后世比如那些哔哔打车也好,别的外卖团购也好,卖咖啡也好,价格战是正常的,但顾鲲判断对方是否是卑鄙的资本运作,就是一条标准:

    你不是要免费么?你有种永久免费么?

    你能跟周红衣做杀毒软件一样,永久免费扛得住,那就是正经正当的生意。说明“免费也并没有低于运营者的成本价”,是人家技术水平高超、用科技把成本压下来了,以至于使用成本几乎为零,再多人用也能坚持免费。

    但是就特么免费几个月冲虚假的市场占有率,其实是烧钱烧完会扛不住免费的,那就说明是妥妥的非法资本奸狗。

    就好比打车补贴也可以啊,某企业家要是有本事搞个新的低层能源科技歌名,让车的能耗几乎不要钱,再弄个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科技歌名,让驾驶员的人力成本降低到几乎为零,把司机这个职业都消灭了,那你来谈坐车不要钱,顾鲲绝对崇拜。

    你没科技进步,靠烧钱算个屁啊。

    科学家你来免费,顾鲲是心服口服的,让顾鲲给真.科学家跪下当狗,顾鲲也绝无二话,这个世界就该让真.科学家高人一等。

    但资本贱种就不配享受科学家才能享有的待遇了。没科技,靠资本补贴的贱种,顾鲲绝对奉陪见一个踩死一个。

    老子又不是烧不起。

    阅读网址: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