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五月中旬的一天,迪巴蒙哥马利酒店。

    最近意气风发的便程旅行大老板杨某人,再次来到迪巴。他是应投资人的要求来汇报近期的公司进展的,自以为成绩斐然的他,显得非常有自信。

    “易普拉辛先生,恭喜您的投资又增值了,您当初给我们投钱的决策,果然没错吧。”双方一见面,杨某人就满面春风,表情堆笑,一派祥和。

    “业绩增长和市场占有率表现确实不错。”易普拉辛虽然不在乎这些,对杨某人也另有不满,但也不适合当面就打脸,只能先认可一句对方的成绩。

    就好比老师叫家长批评学生的时候,也得先给面子说句孩子的有点,然后一个“但是”,就连上长篇大论的吐槽。

    可惜,杨某人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觉悟,继续滔滔不绝:“何止是市场占有率和业绩,最近还有一两家新的风投来接触过我了,给出的估值比您几个月前给我投钱时,高了好几成

    这就相当于您的钱进去仅仅三个月,就增值了将近一半。在如今的互联网寒冬里,让您的钱增值那么快的项目,可是极为罕见了。”

    易普拉辛终于有些忍不住,沉默了几秒没接话,只是倒了两杯酒,用这个冷处理的时间差让对方自己冷静冷静体会一下,然后才不给面子地打断:

    “杨,你不会日子过昏头了吧?我要的是那区区几千万美元破钱的增值么?三千多万美元的投资额变成了五千万美元的估值,又如何?

    你心里清楚,我要的是借助你的手、把兰方旅游市场的逼格和尊严打掉!让全世界的上流社会人士都知道兰方是一个只要肯去购物满一定金额、就可以免住宿费免交通费白漂的下贱之城!贱民旅游胜地!

    这一点你做得怎么样了?你有进展么?五一假期期间,我居然一个零团费团甚至是打折团都没看见!我派去兰方专门盯着阴暗角落挖黑材料的记者朋友媒体朋友,一无所获!想写一篇宣扬兰方是贱民旅游胜地的黑稿都缺乏基本素材!”

    一番话,把杨某人带回现实:忘本了吧?人家易普拉辛大爷最初投资你的目的是啥?真以为在乎你那点市场份额和区区几千万美元级别的估值增值呢?你丫光是前期的奢侈品囤货吞下去的现金流,都不止这点市值增值钱的好几倍了!

    人家的主要目的是搞臭兰方啊!

    虽然,奢侈品囤货的钱并不能算是“亏本”,因为买成货了货好歹也还在他们手上,迟早能卖完的,那肯定是保值还能赚的。

    就算退一万步,在兰方那边真卖不完,无非也就是串串货,挪到迪巴这边某些高档购物中心,一样能卖掉迪巴人自己走的也是高端奢侈旅游路线,一样是世界购物天堂的城市人设,既然需求和供给与兰方高度重合,那么在兰方好卖的货在迪巴肯定也能卖掉。

    最多就是让易普拉辛内心有些不甘罢了每个土豪人设的顶级旅游城市,都是有跟自己城市最深度合作的奢侈品集团阵营的。比如驴牌所在的LVMH集团,也就是伯纳德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名下的一切品牌,给的最多优惠都是给摩纳哥人的。还有爱马仕这种独立品牌,以及香奈儿,也倾向于给摩纳哥人最多优惠。

    毕竟摩纳哥就在法国旁边,也要仰仗法国保护,背后还有千丝万缕的法资资本运作关系,可以确保摩纳哥人的奢侈业利益一大半最终是输送回法国作为保护费的。

    同理,兰方也好,迪巴也好,别的比这两座城市略差一些的土豪奢侈之城,也都跟鲁伯特的历峰集团、弗朗索瓦.皮诺的开云集团等等,各自有划分势力范围阵营。一般在某个土豪城国,都能买到某个派系的奢侈品的全球最低价。

    具体到迪巴人,他们其实过去七八年的奢侈战略合作布局,都是以拉拢历峰集团为主,历峰集团旗下各个牌子,在迪巴容易买到全球最低价。所以迪巴人常年也倾向于在推销历峰货上下最大的推广力度。

    如果不久的将来杨某人的便程旅行网布局的那些下线店,没法把在兰方屯的古驰、阿玛尼、卡地亚之类的货卖完,要到迪巴来卖,虽然不是不可以,但多少也会侵占一些迪巴本身战略合作集团的市场份额。

    相当于把原本一部分要卖历峰货的市场份额,分出来给兰方货瓜分了,等于易普拉辛做了顾鲲在奢侈业领域的下线销货的,想想还是挺让易普拉辛恶心的。

    但不管怎么说,为了拉低兰方人的旅游业形象逼格泼脏水,这些小不便小亏损他也能忍。

    唯一不能忍的就是杨某人迟迟没有推进主线任务。

    你特么迟迟不跟顾鲲正面开干,准备苟到什么时候?你特么准备在新手村苟成十里坡剑神再去做主线?

    杨某人不得不接受“拿了人的钱,给人当向敌人泼污水的夜壶”的人设,勉强道歉:“对不起,不是我不想在五一旺季期间推免费团。实在是黄金旺季生意太好了,全价都能确保客流满负荷运作,我不想有钱不赚”

    易普拉辛:“我要的是你那几块钱么!算了,过去的就过去了,耽误的时间也已经不可挽回。但从现在开始,我要你立刻动手!赔钱也不要紧,关键是尽快把顾鲲搞臭!把兰方旅游市场做贱!再拖延症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杨某人牙关紧咬,却也只能忍受这种屈辱呵斥。

    谁让他为了成事,把自己的合伙人沈北鹏也逼走了呢(虽然是沈北鹏看穿了迪巴人的狼子野心,不想跟迪巴人共事被它们利用,所以主动走的)

    沈北鹏一走,迪巴人的持股比例早已超过50%,他这个CEO根本没有反抗大股东决策的能力。明知有些事情对公司长远并不是最优解,也只能迎合大股东。

    “我这就去安排!绝对不会再拖延了!”

    被迪巴人训了一顿之后,后续的低价团和零费团铺开速度,一度陡增。

    大约从5月中旬开始,华夏国内网上可以查到的兰方旅游团信息,除非是中旅之类的传统大公司发布的之外,其余几乎一度被廉价团和免费团占领。

    铺天盖地的宣传拉客,只要你是个之前就成为支付宝用户的人,他们就可以帮你便捷申请到签证,然后顺利成行。

    也幸亏马风提前做出了预警,四月中旬就已经公示“凡是五月一号后再成为支付宝用户的,如果报免费团,将无法享受签证财务免审”,才把很多五月一号之后才临时起意想为了报免费团而申请注册支付宝、缴纳月租费的人挡在了门外。

    不过饶是如此,仅仅是五月一号之前突击注册的很多黑号、或者各种其他监管不严留下的漏洞,也够组织几十万游客了。

    迪巴人之前在兰方布局囤的很多在强制购物点倾销给旅游团的奢侈品,也随着一波波的强制购物团消化,卖出去了七七八八。

    账目一度混乱,一线管理层欺上瞒下赚爽了之后,贪欲膨胀,还不忘薅公司的羊毛,甚至动了自找渠道、两本账掺杂卖假货的心思。

    似乎再不监管,兰方旅游市场的江湖名声就要岌岌可危了。

    五月底的时候,国内某些媒体报社,尤其是反应更快的互联网平台,都开始有爆料贴和新闻吐槽“兰方在售奢侈品质量下降、疑似有一定比例的假货掺杂”之类的负面消息。

    被顾鲲投资的马风和丁三石还有些紧张,丁三石偷偷示好主动问顾鲲,要不要删帖禁言、追根溯源丁三石也是两年前被顾鲲整怕了,如今言听计从再也不敢嚣张。

    “他们说的是真话么?是真话就让他们说,我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怎么能不让人说话呢!”谁知顾鲲这次态度这么的义正辞严,倒是搞得想拍马屁的丁三石有些猝不及防。

    丁三石:“是是是,我明白了,我去查询一些真凭实据,暂时不动他们。”

    顾鲲:“对,证据是要找的,如果他们说的证据确凿,我们兰方方面一定组织专项整改。”

    欲令其灭,先令其狂。不给点甜头,不让他们嚣张,怎么能充分露出马脚来呢。

    顾鲲可不想栽赃,他要对方自己犯错,如果不犯错,顾鲲就再加一把火。

    几天之后,便程旅行网总部。

    CEO杨某人就收到了一线市场开拓业务骨干们发回来的一些阻力信息:

    “老板!我们能不能再加大一些促销力度?最近好像有跟我们打价格战的同行冒出来了!应该是看我们搞低团费市场份额暴涨,眼红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吧!我们怎么能被那些新成立的野路子打价格战给吓到?”

    “什么?居然还有人跟进了我们的商业模式?”杨某人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是非常意外。但随即一想,他们便程旅行网这事儿大约是二三月份的时候开始组织筹划的。

    所谓的“商业模式创新”,本来就是没有科技门槛的,有钱,肯烧钱,就能跟风,所以三个月的时间出现对手,也很正常。

    杨某人便不由自主地想:“没想到顾鲲居然这么懦弱,他果然是个依法办事的人,一点都不敢激进对抗。呵呵,互联网是很快节奏的地方,这里的每一样事物,在刚诞生的时候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新生事物!你居然要按部就班学文明人的节奏走,活该你死!

    既然都有同行抢生意了,以后这事儿就越发法不责众了,顾鲲总不能跟华夏这边整个旅游中介业界决裂吧?决定了!既然有人敢抢,我们就走得更加激进一点、步子迈大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