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天之后,迪巴蒙哥马利酒店,易普拉辛亲自审阅了查尔斯杨拍回来的劲爆素材,显然非常满意。

    “这么乱都没人查?果然顾鲲是赚了大钱就飘了,不问日常生意,骄兵必败啊。”易普拉辛越看越兴奋,忍不住感慨,“去,吩咐杨的公司也加码。既然那些抢生意的小公司黑公司都敢干那么出格,他这个领路人、被模仿者,没道理做得比模仿者还差。”

    “是,老板,我这就去安排。”易普拉辛的助理恭敬答应。

    易普拉辛:“还有,这些素材,也不急着发表,稍微过几天,再整理得系统一点,扎实一点,再托关系找个权威点的媒体首发,BBC就好了。毕竟要是找半岛电视台或者我们自己的媒体,倒显得有利益冲突,不那么公允了。反正素材已经到手,这几天时间差还是等得起的,不用急。”

    易普拉辛想得很清楚:抓黑料要急,但是爆料不用急。

    毕竟如今这世上,谁都知道迪巴和兰方这两座城市是竞争关系,“世界第一土豪旅游胜地”的头衔只能有一个,两个城市人设重合,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如果急于立刻爆料的话,难免要用到很多易普拉辛御用媒体色彩比较浓重的新闻机构,这样落到第三方有心人眼中,消息的中立性和公允性就要受到怀疑了。

    如果让人觉得是易普拉辛不择手段在黑顾鲲,那么就算顾鲲的名声和兰方旅游市场的名声真受损了,易普拉辛自己也会遭到一定的反噬,那是杀敌三千自伤八百的事儿,易普拉辛可不想两败俱伤。

    所以最稳的办法,就是在爆料渠道上慢工细活做扎实,最完美的办法,甚至都不能找BBC,而要找一些比较大嘴巴、喜欢圣母表路线的法语媒体,比如法新社费加罗报什么的。

    因为中东地区除了叙利亚以外,自一战以来都是英语殖民势力范围,没人会怀疑迪巴人跟法语媒体勾结的。

    另一方面,法语媒体出面后,很容易让圈内人联想到“是不是摩纳哥人觉得兰方在高端旅游市场的崛起、威胁到了摩纳哥的江湖地位,所以去黑兰方”。

    地球人的奢侈三杰,无非是摩纳哥、迪巴和兰方三足鼎立而争天下,三国争霸的格局,当然是让另外两家狗咬狗最完美了。

    如果易普拉辛看过三国演义的话,那么他此时此刻肯定会以汉中之战后的司马懿自比定军山被斩了夏侯渊不要紧,被擒于禁斩庞德水淹七军也不要紧,那都只是一时的军事失败,兵家常事。关键是劝说魏王勾搭孙十万背信弃义背刺,就大事成矣!

    下属全部依计而行,进展顺利,自不必提。

    就在查尔斯杨摄制了黑材料之后不到三天,兰方这边原本貌似宽松的环境,也陡然收紧了。

    6月10号,晨。

    顾鲲正在已经开工了一年的永锡宫工地视察。

    永锡宫是去年也就是2001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动工的,所以严格来算已经盖了15个月了,这里是兰方王室的新宫。

    在基建狂魔的加持下,15个月的时间,已经把主体建筑全部搭建得非常完备,只差园林和装修,以及其他的奢华配套,需要慢慢搞。

    宫殿这种建筑,毕竟占地广,可以摊大饼,所以很多细分项目可以并行同步开工,不像超高层建筑要盖了下面才能盖上面。

    所以严格来说,真用现代建筑科技,哪怕重新盖一座跟故宫外观一模一样的宫廷,只要钱到位,半年多就能解决了。

    如今的永锡宫,也颇有不少建筑群已经可以住人,所以朱楢栋大公夫妇已经搬进来了,顾鲲偶尔也跟朱悠然来这里住,顺便摆摆孝道的样子,也好监视督促工程进度。

    这天一大早,顾鲲还在宫里一座建在高崖边的梯度景观楼台中用早餐,他手下的安保心腹、黑水公司的负责人高健雄,就亲自跑来汇报大事:

    “老板,昨天已经查到,那些市面上的不正规抢生意新公司、小公司用的侮辱顾客、变相逼买的行为,已经蔓延到了便程旅行网组织的那些团。我们的人,也买通了一些有摩纳哥背景的记者,专门去拍他们家的不规范团的丑态。

    还有,您让我盯着的那些有可能是外国记者的人,我也都有盯着。那个叫查尔斯杨的家伙,已经离开三天了,我的人非常确信他拿到了他想要的黑材料,而且背后就是我们那些中东的竞争对手,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正式爆料所以您看是不是该最后收网下手了?”

    顾鲲一边听着汇报,一边手中端着一杯乌龙茶凝然不语,偶尔抿一口,显得很慎重。

    之前易普拉辛的人那些小动作,顾鲲当然是一直在监视的,他只是为了放水养鱼,最后雷霆重手灭绝时显得更加天经地义、替天行道,所以才多观望了一会儿,想收网随时都能收。

    而事实上,他不仅要收网,他还想到了更远顾鲲唯恐易普拉辛的人搜集证据时有偏向性,重点收集那些无证的小公司黑中介,却对杨某人的公司稍微放宽黑料搜集。

    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杨某人的公司背后有易普拉辛的投资,如果在派出死间黑敌人的过程中,发现还有别的活间可以用,那么谋主也不一定就非要浪费掉死间,说不定会想着节约点用,这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顾鲲去搜集黑料的那些人,就是要虚则实之、混迹到敌人的黑料搜集人当中,确保一碗水端平,并且确保最后的引爆能够更加精准,如同“定向爆破”。

    最后,顾鲲派出去的黑料搜集者,也都是买通来的,不是顾鲲自己这边的媒体人,而是多多少少带点摩纳哥背景。

    如此一来,只要事情以顾鲲希望的能量释放角度定向爆破出去,就能营造“摩纳哥人和迪巴人都嫉妒兰方,所以设局陷害兰方”的江湖印象。

    不但要洗白,还要趁机吃干抹净,把敌人的计策将计就计用尽红利!

    如今,似乎一切条件都已经成熟了。

    顾鲲静静地在脑内把一切因果捋了一遍,随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按计划收网吧,收网之后,关于具体收网打击细节的报道,倒是不急于出,最好是准备好了放在那儿。

    等竞争对手黑我们的料爆出来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反爆回去,这样才最有戏剧性,效果最好,也最容易让外行人看清对手确实像陷害我们。”

    “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就去安排。”高健雄领命而去。

    第二天一早,兰方南城某座分层对外租赁的购物中心,就被一队官方的稽查人员围住了。

    这座购物中心建成后投入商用的时间,也还没超过半年呢,基本上就是2002年新年前后开张的。

    最近这两年兰方这边新的购物中心落成很多,毕竟这里的旅游购物太繁荣了,谁都舍不得坐地收租的好生意被顾鲲和王室垄断,所以凡是拿得到建设规划审批的,能起购物中心就起购物中心。

    而这些没有王室和顾鲲统一统筹的购物中心,最大的问题就是招商上比较混乱,毕竟没有成体系的品牌商入驻,所以渐渐的也是乱象丛生,基本上属于只要你肯给租金,把整层的市场租下,实际上你开什么店,市场的总房东都不会来管你。

    最近几个月,那些新冒出来的变相强制购物团,也基本上是找这种野路子购物中心合作,租场地回本。

    随着黑色制服的人马带着警卫武器出现在楼下,楼上终于熙熙攘攘慌了起来,几个市场的负责人、地头蛇小老板,也纷纷擦着汗神色紧张地下楼来接待、递烟倒茶好不客气。

    这座购物中心的老板姓陈,典型的兰方人,祖籍胡建。

    对胡建人而言,陈林半天下嘛,佛州都是姓林的,章州都是姓陈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那个陈老板环视了一圈,正要递烟,注意到带队的居然是高健雄,不由得微微一惊。

    高健雄这张脸,在兰方凡是地头蛇基本上也都认得,毕竟是执掌安保工作的嘛,而且兰方就那么大,人口也就比国内的街道多一些、比区县肯定少得多。

    这就好比国内开商业地产的小老板们,对于自己片区街道的派出所所长,肯定都是认得出来的,不然还怎么混街面?

    陈老板便点头哈腰上来恭维:“雄哥,这是哪一出呢?我们这儿都是合法经营,收租卖货,今天里面旅游团很多,可别吓到了客人。而且我们这里的租户,有些还是外资外商,他们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得罪的您跟我说就行,我帮他们赔不是。”

    他也是看在旁人比较多,所以没直接说“孝敬”这样的字眼,只说赔不是,免得面子上不好看。

    “接到群众举报,你们这儿有租赁商户强买强卖、侮辱游客、而且还贩卖假货,我今天只是协助,自有工商监督和其他部门的人主理,请你不要妨碍公务。”高健雄板着脸,一副铁面无私状,而且表面功夫非常扎实,绝对不落人口实。

    毕竟黑水安保公司的人不是市场监督,他们不能直接管事抓人,也不能直接吊销人执照。

    他们只是被借调过来,万一遇到反抗或者逃跑的,好协助控制局面而已。如果没人逃跑也没人反抗,他们最好全程从头到尾都不出手,就这么看着。

    “这”陈老板大急,顿时呆滞在当地。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一群市场监督人员已经在安保人员的掩护开路下,冲了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