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原来自从九幺幺之后,兰方的旅游市场就堕落得这么快了?好像全球那些高端度假胜地,也就是从去年十月份开始,面临客源不足、我们这些有钱人都不太去了吧。

    现在是六月份,也才过去八个月,兰方人居然已经让人‘旅游不要钱,只要旅游的时候强搭购物’这么下作了?呵呵,以后再也不去那种贱民扎堆的国家了,穷疯了吧!”

    “不能这么算,看新闻上说这事儿已经有几个月了,那可能是四月份甚至三月份就开始了,也就是说兰方人在客源萎缩之后不到半年就开始穷疯了乱搞,真吉尔丢人。”

    随着法国人电视上播出的关于兰方旅游业乱象的最新报道后,不过一天时间,相关的消息就在法国顶级的奢侈业大佬圈子里、乃至整个以法国为核心的时尚圈传开了。

    连带着大洋彼岸的大洋国,那些位于洛杉矶的顶级好莱坞名流、比弗利山上的衮衮诸公,也以惊人的速度传播着。

    这一波节奏的第一反应,就是上顶级上流社会对兰方的旅游市场产生鄙夷。

    如果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旅游市场,是不花钱请人白去的,那么就意味着两点:第一是引来占小便宜心态的人的疯狂拥堵和混乱,第二就是被真贵族鄙夷再也不去。

    比如后世2020年,大洋国发生了那么大的导致旅游业酒店业和其他服务业都萧条的状况,可是那些米其林三星的寿司店是绝对不能打折、甚至在门口摆摊做拉低逼格的事情的。他们只能选择关门,然后接受华尔街大佬们的捐款。

    如果他们坚持只服务贵族的骨气,那么捐款的人还是有的,比如雅诗兰黛老板的儿子就给日料店“雅”捐了三万美元(好吧谁让我刚看了郭杰瑞)。接受了捐款之后,他们最多也就以非盈利为目的,推出一些旨在回馈老客户、不为赚钱只为让老客户在疫情期间能继续有寿司吃的盒饭,每人份200美元。

    这才叫头皮硬、在有钱人眼里有历史积淀、绝不向穷逼妥协的贵族服务机构。你不能遇到个九幺幺或者疫情导致暂时生意差了就跪下不要脸。

    扛得住“大不了几年不赚钱”的,那才叫服务贵族。

    易普拉辛的泼脏水,在第一天白天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

    可惜,也就到这儿了。

    就在圈内大多数贵族都注意到了兰方这边的乱象、引为谈资、话题度爆棚的时候,兰方人的反击报道来了。

    当天晚间新闻时,兰方就披露了他们捣毁非法零费购物团窝点、并顺藤摸瓜排查其背后互联网旅游订票公司的消息,并且在顾鲲的托关系下,顺利在更多一线西方媒体上报道出来了。

    谁让顾鲲认识的传媒界朋友多呢,他想报道一些东西,肯定比易普拉辛更容易找到愿意帮他发声的人。

    “近日,发现不少外国黑网站开始提供兰方低团费甚至零团费旅游团服务。本着尊重各国商事法律的原则。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强行叫停这种服务,只要它们没有做出触犯兰方本地法律的行径。”

    “但是,这种不正常的商业模式也引发了我国市场监督稽查人员和相关部门的高度警惕。根据我们的经验,这些购物团多半会伴随着强制购物等违反我兰方国民事法律的的行径。因此我们进行了严格监控,一旦发现即刻行动取缔。”

    “然而,在追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不止强制购物这一种非法嫌疑,还发现了辱骂、不尊重消费者、侵犯人身自由、乃至销售假货、侵害包括法国、意大利等国品牌知识产权的问题。

    因此我们于6月8日发现确凿证据后,6月9日即果断采取了行动。一番突击专项整治后,捣毁六处非法购物团捆绑窝点,收缴涉假货物、并顺着线索端掉了两个假货囤积仓库,按真品计算案值相当于1点5亿美元。”

    在电视上,这些信息当然不是这么一板一眼直接说出来的,而是夹佑穿插着兰方人之前捣毁那些窝点时拍摄到的第一手素材。只不过在素材剪辑中间,还穿插了一些女主持人、记者对代表监管部门的发言嘉宾的提问,由发言人在有人捧哏的情况下把上面这些话恰到好处地说出来。

    兰方本地的电视台,乃至东南亚邻国和部分转载了此节目的日韩电视台,基本上是全文播放了。倒是华夏方面的电视台,选择了而有所取舍,毕竟这里涉及到一些互联网公司。

    而法国和大洋国的电视台,在各种转载中肯定还会自行遇删取舍。

    但不管怎么说,如今也不是电视台可以一手遮天的时代,只要消息有报道出去,引发了圈内人的关注,进一步的信息大家也可以上网搜嘛。

    大洋国的互联网发展,大约比华夏平均要领先三四年吧。所以2002年的大洋国,普通人上网看新闻的比例,大约跟国内2006~2008年之间的普及率差不多。真有想关心的事情,肯定是很容易查到全面资料的。

    另外,电视爆料上提到的假货案值,是按照“如果这些东西真的被当成真货都销售出去了,能价值1点5亿美元”。可事实上这些东西要这么掺杂着卖出去卖完,起码得几个月的时间呢,而真货的售价和假货的生产成本之间,差价何止百倍。

    所以这批仿冒古驰阿玛尼的假货,生产成本最多也就百万美元罢了。

    倒是还有一些仿冒卡地亚的小牌珠宝,成本倒是挺高的,也被顾鲲的人以假货依法收缴了,可实际上顾鲲却能大赚一笔因为那些所谓的假货,并不是黄金或者钻石是假的。

    他们用的金子也是金子,宝石无非质量差一点,比如銫泽、火彩这些存在夸大宣传,但宝石还是真宝石。之所以被查获,最大的理由是他们本来是老凤祥之类的国内做工,但是被虚假地打上了卡地亚的牌子。

    所以这批假货是顾鲲查封收缴得最赚的了,只可惜分量不多。

    这些都是小钱,不必赘述过多。

    一言以蔽之,顾鲲是赶在易普拉辛爆料之后当晚,就把后续真相给接上了,而且恰好是在大家的关注热点被炒起来的时候。

    大多数圈内人也就看个热闹,但少数比较敏锐的观众,当晚就注意到了一些关键细节:

    “咦!兰方人实施这个专项打击,好像时间上是在之前的非法零费团黑中介新闻被爆料出来之前诶!而且准备打击行动应该也要时间的吧,可见兰方人至少是在爆料出来之前好多天就注意到这些乱想了。”

    “原来只是尊重外国商事法律,所以只要没有违反兰方本国商事法律,就采取‘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观望态度,这倒是很有我们的法治精神嘛,跟其他东方国家倒是不一样。”

    “这么看来,倒也不是早上那些新闻带的那个节奏,说什么‘因为九幺幺后旅游业下滑、为了讨好穷人游客不择手段’。人家只是尊重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嘛。

    他们也是被那些黑心下贱互联网公司连累的受害者,要怪只能怪那些互联网贱狗免费和打价格战打顺手了,呵呵,垃圾。”

    “兰方人对法国人意大利人的奢侈品品牌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还是很大的嘛,卖假货的都被如此严肃处理了,不错不错。”

    诸如这样的认识,第一时间就在最敏锐的一小撮圈内人心中种下了。

    而这还仅仅是第一反应。

    此后几天,因为正反面报道都比较密集,所以话题被进一步热炒新闻炒作都是这样的,如果太过于一边倒,没有斗争的戏剧杏,那很快就没看点了,反而会被新的热点淹没。但如果正反双方焦灼非常激烈,那就能持续有看头了。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新闻本身之后那些被埋藏的深层动机。

    “据悉,根据兰方方面的最新调查,部分最初涉及零费团的互联网旅游订票平台公司,事发前几个月,曾经得到迪巴旅游资本的战略合作投资。而该互联网订票平台,在今年年初更早的时候,曾试图向顾鲲和兰方文化寻求融资合作,但是因商业模式过于卑贱,被顾鲲拒绝,随后才转投迪巴旅游资本。

    在本次的专项行动中,这家黑订票平台被查获的假货、强迫购物、限制游客人身自由和侮辱的问题,也是最严重的的。”

    “之前最初爆料兰方旅游市场黑暗现状的媒体,是一家有摩纳哥背景的法语媒体。但事后看来,爆料方有多数资料来源,分属兰方本国调查机构,和有半岛背景的电视台卧底记者。”

    这些内容,已经非常接近于路边社的小道消息了,所以当然不可能是在电视台的正式新闻报道上放出来的电视台要是敢放这种捕风捉影的东西,被告得赔掉底裤都有可能。

    所以,这些内容大多是如今还不被人正视的、形同UC震惊部一样的网帖上流传的。

    但不管来源是否看起来卑微,可里面的很多证据、乃至逻辑,都是很经得住分析的。

    如果不关心这方面的事儿,当然也不会看见,但只要是关心的人,很难不被这种铺天盖地冒出来的帖子将意念植入眼帘。

    “卧槽,这个瓜吃得爽。剧情居然能这样反转?这么说来,倒是有人嫉妒顾鲲,所以陷害顾鲲咯?有点意思。顾鲲居然已经这么强大了,强大到能有资格被摩纳哥人和迪巴人阴了。”

    战士的伤疤,都是战场的荣誉。一个人能够被同行集中火力阴,也是成功的表现。要不当年某些互联网创业者为什么要自导自演绯闻,明明新吊了女朋友,却要对媒体说“是马风阴我”呢。

    阅读网址: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