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顾鲲的反击,是迪巴人始料未及的。

    “槽!顾鲲这是早有准备、看似外松内紧提前下好口袋了?尼玛中计了啊!”

    一系列的爆料与反爆料新闻散去后,大约三五天,易普拉辛总算是回过一口气,在纷纷乱的现状中,大致看清了如今的敌我强弱局面。

    投资互联网旅游公司、去兰方市场投放零低费旅游团、拉低兰方市场的逼格,这一系列操作,已经无疑是以完败收场了。

    此时此刻的他,唯一还有些懵逼的,只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损失了多少、受到了多少风评被害。

    毕竟很多损失都是隐性的,比如商誉。你的商誉口碑下降了,这是没法立刻量化看出来的。

    现实世界又不是游戏,又没有系统,哪能直接公司名字头上顶个声望值的血条,涨跌一目了然呢。

    这些都需要时间来慢慢验证,通过具体的症状验证。

    不过,直观的损失还是看得清的,焦头烂额的易普拉辛,静下来后总算抽了个时间盘点一下。

    这一天,大约是6月过半了,距离新闻爆料战最初爆发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周多。

    易普拉辛的助理,给他带来了一个最直观的坏消息:“老板,有个噩耗,希望您有心理准备。华夏那边,已经紧急修订了相关的行业管理条例部分条款,目前零负团费的旅游团,在华夏已经属于明令禁止的非法经营行为了。

    不过低团费的旅游团,目前还没有说法,暂时被网开一面,应该是主管部门觉得究竟什么算低团费,暂时不好界定,不过实际执法当中,也是明显有从严的迹象。

    而且,您投资的那家便程旅行网,也被临时督查,要停业整顿一段时间。这对于一家创业期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是比较致命的。虽然公司还远远没有上市,可仅仅是这种整顿利空消息,据说就让其他风投评估机构对它的估值下降了一大半。”

    互联网公司只要没上市,估值都是虚的。所以这一点倒是没法直接影响到易普拉辛。而且只要他没打算卖掉便程旅行网的股权套现的话,估值跌不跌本来就没关系。

    只是,这会导致他的名义财富缩水,也会导致他的投资人对他的信心下降、束缚更加苛刻易普拉辛是杨某人和便程旅行网的投资人,可易普拉辛本人也是个创业者,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身份本来就是可以转换的。

    易普拉辛可以不在乎杨某人生意的估值,但易普拉辛必须在乎马哈迪这个大股东对他的看法。

    前前后后3700万美元的钱砸进去,换了便程旅行网一半多的股份。

    这些股权在估值最巅峰、也就是这次的爆料与反爆料对抗发生之前,最高位一度涨到了超过五千万美元、整个便程旅行网的估值超过一亿美元。

    而现在,至少砍掉七八成,或许整家公司的估值也就剩两千万了吧,易普拉辛手头这部分股权,或许也就值一千万美金。截止目前,投进去的钱已经是实打实2700万美元蒸发了。

    要是再来个风吹草动的利空消息,稍微再跌一跌,跌破一千万美元这个整数大关,钱或许没差多少,但名声就会差很多,也更容易被同行关注沦为笑柄。

    互联网公司的估值起伏,本来就是这么大起大落这么刺激的。

    除了所投资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损失之外,其他还有一块总金额更大的损失,则是来源于之前为了配合购物团而囤货的奢侈品货物的损失

    那些真品的库存,倒是损失不大。只有一批跟假货一起在黑团购物点现场一起陈列的,被作为赃物查抄了。而其余之前囤的、放在仓库里的货色,兰方人并没有理由去查扣。

    总的算下来,被直接抄没的假货成本在数百万美元规模,被连累的真货损失在数千万美元规模。

    另外,因为兰方那边这种模式走不下去了,剩下没卖完的真货也要想办法转运弄回迪巴、在迪巴的购物中心里出售。而考虑到资金占款周期、出货周期、款式过季过气带来的滞销贬值林林总总的损失估算一下至少几千万美元还是有的。

    连带投资估值的下跌,全部四项直接经济损失加起来,已然超过了一亿美元。

    这是迪巴这座土豪城邦崛起过程中,一笔并不能忽视的损失了。毕竟迪巴自己的钱也不算多,整个城邦也就几十亿不足百亿美元的酋室资产,阿联酋真正有钱的是号称两三千亿美元酋室资产的阿布扎比城邦。

    损失掉相当于整个酋室资产的百分之几,这对于一个并非要继承爵位的普通酋子,已经挺严重了。

    易普拉辛听了具体的数据,心中没来由的烦躁,平复了好久的心境之后,才算是从这一连串并不伤及城邦根本的挫折中走出来:

    “这些数字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关心的是,顾鲲和我们的商誉口碑,到底各自有多少损失。如果我们的战略目标多多少少有实现,亏钱是可以接受的。

    我想知道,明明有情报显示那些后来蜂拥跟风便程旅行网的小网站黑网站,他们也有一些疑似兰方背景的资本投资记录,或者是有华夏一个名叫阿狸巴巴系的互联网势力的资本转投,也有阿狸巴巴系为了进一步推广支付宝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顾鲲欺上瞒下的举措

    这些情报,之前我决策的时候,下面的人都言之凿凿,为什么现在都不存在了?如果那些黑公司也有问题,是不是说明顾鲲监守自盗、或者至少是御下不严?是不是能证明他手下的人也有参与那些拉低兰方旅游行业逼格的中饱私囊脏事!为什么结果我什么都没看见。”

    易普拉辛歇斯底里地抓着这一点追问,发泄不止。

    诸位看官或许会对这一槽点难以理解,这也不奇怪。因为这里要说到顾鲲之前布局时,一个不太显眼的细微末节操作。

    众所周知,如前文所述,易普拉辛投了便程旅行网之后,刚开始搞零低费团拉低兰方旅游市场逼格时,具体执行层面的很多操作还是比较谨慎的,尺度没敢玩太大,而是在试探中逐步加码。

    可坏就坏在,便程旅行网扩大市场占有率和用户规模尝到甜头后,很多新生的、刚注册不久的互联网旅游订票组团小平台,也都来抢生意,那些小平台路子野,没有历史包袱,尺度比便程旅行网这样的大网站更放得开,所以变相逼得大网站一看“这么干似乎也没问题”,就跟着放开了。

    换言之,大网站虽然做错了事,但也有被同行勾引的因素在内。如果不是看着同行这么干、干了还没事,让他们自己一开始就冲那么猛,大公司是不敢的。

    这些激进的小公司的所作所为,易普拉辛的人一开始也警觉了,也调查了,可视后来他们发现,那些新的小旅游网站公司,有些是受到了顾鲲手下某些拐弯抹角资本的投资,有些则是看起来由阿狸巴巴和支付宝系的马风投资的,花钱不多,但也算一个姿态。

    马风会“背叛”顾鲲、投资有损兰方旅游业逼格的项目,这种事儿在易普拉辛看来,是很容易理解和相信的。

    一来是易普拉辛不了解马风对顾鲲的忠诚,二来则是他觉得马风和顾鲲的利益本来就不一致,就像他和杨某人的利益也不一致,马哈迪酋储和他易普拉辛的利益也不一致。

    如果让他站在马风的立场上选择,做一件“偷偷地做、只要不被发现,就能有利于支付宝用户规模增长、但会损害兰方旅游市场商誉的事情”,那以他易普拉辛的人品,以己度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做的。

    毕竟“支付宝”的利益是自己的,兰方旅游市场的利益是自己的老板的,老板的利益哪能跟自己小团体的利益比呢?要是人人都那么大公无私,就不存在小集体抱团坑大集体坑国家了。

    这样的认知,让易普拉辛产生了一种错觉:就算将来事情败露,顾鲲一看自己身边的人也有牵涉其中,说不定不敢下断然重手,要么会因为怕家丑外扬而冷处理。

    谁知最后顾鲲却是把整个台子掀翻了,全部一视同仁下重手灭了。

    这太狠毒了,太不合理了。

    可惜,偏偏就是真相。

    易普拉辛的秘书,不得不提心吊胆地提醒老板:“对不起,老板,看来我们都中了顾鲲的计了。那些诱导我们进一步放开手脚的小公司,都是顾鲲放出来的弃子死间。他本来的战术,估计就是让一些弃子乌拉冲锋上来、跟我们绞肉在一起,然后他一个无差别火力覆盖、不分敌我全部杀光。

    现在,他处理得这么果断,所以摩纳哥人也好,其他奢侈时尚圈子里的同行也好,都不会怀疑这一切是他自导自演的,只会觉得这是他家大业大、一时不察被手下人中饱私囊,但他很快知错就改、把中饱私囊者全部灭了。”

    这一系列操作里面,顾鲲有没有直接经济损失?当然也有。

    那些作为弃子的新注册旅游公司、那些诱导易普拉辛的人放大尺度的诱饵,被顾鲲这么重手一搞之后,就纷纷破产了。他们前期推广花下去的成本、和做局的成本,当然也全部损失掉了,如今这些公司一块钱都不值。

    顾鲲至少也是砸了几千万美元来做这个局,养这些炮灰。

    只能说,太狠了。

    易普拉辛正在哀叹如何善后,又一个噩耗传来了。

    他的另外一名助理,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通知了一个事儿:“老板,马哈迪先生下周想约个时间见你,他对于您最近的投资失败,似乎非常不满,想要撤销后续尚未开工的全部项目投资”

    阅读网址: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