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上午时分,八点半已过,九点未至,参加阿狸巴巴在港交所上市仪式的其他客人全部到齐了,就差顾鲲一个。

    毕竟敲钟仪式,是要在9点开盘之前完成的,一般是8点50几分,有时候极为偶然的情况,如果遇到同一天内有一家以上的公司同时上市,那还要错开几分钟,确保开盘后所有新股都能正常交易。

    其他人都到了好一会儿之后,顾鲲这才姗姗来迟地坐着他的私家直升机,施施然地直接降落到港交所的屋顶上,下面一排的人迎接。

    “顾先生,这边这边,就等您了。”马风和蔡重信为首的人,立刻迎上前几步,也不管直升机的旋翼尚未彻底停止、旋转带来的大风,把所有人的头发都快吹掉了,尤其是马风和蔡重信这种本就发量不多的IT人。

    “呦,大家都来这么早,看样子倒是我差点误事儿了。”顾鲲看在对方这点发量还来凑直升机吹风的诚意份上,怎么也得摆出一点礼贤下士的姿态。

    马风一边热切地握手,一边捧哏:“不误事儿不误事儿,守时是美德,是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太沉不住气来早了。”

    顾鲲坦然受之:“马哥谦虚了,你也就在我面前扯什么没见过世面,换个别的华夏商人,谁敢说你马哥没见识。”

    一行人氛围融洽地下了楼顶,直奔交易大厅。

    马风陪在顾鲲左手边,蔡重信陪在右手边。为了防止冷场,马风还打趣地问:“顾哥不是第一次参加上市敲钟了吧,你在前几年萧条期里,投中的标的也不止我们一家了。”

    一旁的蔡重信是搞财务的,对这些细节历史信息比较了然,连忙解说:“老马,你这话想当然了,我们阿狸巴巴这次可是牌面大顾生之前还没给企业IPO敲钟过呢。丁三石的黄易,他是上市了之后跌破发行价才吸筹的,半年前众联游戏上市的时候,他根本没去。”

    马风微微一愣,也是颇有几分受宠若惊,暗忖全怪自己最近忙着公司上市的事儿,没关心同行的消息。

    原来,众联游戏上市的时候,顾鲲居然都没捧场,这着实是阿狸巴巴的荣耀啊,很显然,顾鲲对于那些游戏公司,终究只是利用的心态,拿他们捞捞钱,捞够了就草草扔。

    闲聊之间,几人已经走到交易大厅,大厅中央一个大气的红木架子,上面披红挂绸,悬着一面比人面积还大的铜锣,旁边一个台子,放着一根头部包着红绸的大鼓锤。

    一番无须赘述的流程之后,作为公司董事局注席的马风,意气风发地走上讲台,意气风发地朝着左右招手,对着长枪短炮的摄像机们一通激昂而短促的演讲,宣布阿狸巴巴今天起正式上市。

    随后,顾鲲就跟着另外四人一起,拿着大鼓锤在铜锣上抡了一下,余音绕梁,振聋发聩。

    几分钟后,随着9点一过,电子屏上刷地就开始刷新价格。

    除了顾鲲以外,其他同行的四人还是略微有些紧张的。

    “发行价15块,但愿开门红,让市场信心爆棚一点。”马风微微默念。

    “放心吧,我最后看了一眼盘前认购买单,这是26倍的认购比呢,开盘就暴涨两三成绝无问题,五成也不是没可能。”蔡重信果然是财务专业的,更会看数据一些,刚才扫了一眼就已经心里有数了。

    所谓的26倍认购比,就是说在九点钟以前、看到的堆积到九点一开盘就生效的积压单子里,买入阿狸巴巴的意向单,总预计成交量能达到阿狸巴巴本次发行量的26倍。

    比如阿狸发行了7点5亿股,每股15港币发行价。但是想要买入的买单,有200亿股左右,这才能堆起26倍的认购比。

    不了解港股、只了解A股的看官,看到这个数据或许就会诧异想买的比能卖的多那么多倍,那还不直接涨上天了?

    这也不用担心,因为港股跟内地的A股有一点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所有的买单几乎都是有个承诺交割的固定价格的,几乎没人跟内地买卖股票那样堆“时价全买全卖”的操作。

    这是因为内地A股有涨跌停板限制,你哪怕下一个“不惜一切代价买”,那最多也就是比昨天的收盘价涨10%成交,不会坑更多钱。同理如果是“不惜一切代价卖”,最多也就亏到昨日收盘价的九折,跌停封死了之后你再想卖也卖不出了。

    而港股没有涨跌停限制的话,所有的买单就几乎都会标注“我只在多少钱以下才买”的附加条件。

    比如阿狸巴巴的发行价的是15块港币,那26倍的买单里面,有20倍左右的规模体量,都是只写“如果低于18块,全部买进”。而到了20块,可能数量就少到发行量的3倍以内了。最后实际开盘的时候,那些挂在下面凑凑数的单子,其实根本没机会交割,直接价高者得上面那些人就分完了。

    所以港股上看到的认购比倍数高,不代表股价就一定会疯狂涨,不像内地的认购比,都是至少跟完一个涨停板的。

    “啪”,随着电子屏上的第一波数字跳出来,马风的心脏也剧烈收缩了一下。

    “开盘价直接21港币?这说明26倍认购比里,至少有其中1倍的单子开盘前就挂在了21块以上!”马风的心情激荡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轻松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

    这并不是最终结果,一切才刚开始呢。

    很多人开盘前挂低只是为了有渔没枣打一竿、万一捡到漏呢。就算没捡到漏,也不会成交,白挂也不会产生税费,所以不挂白不挂。

    关键要看后续这个行情刷新之后,有多少人会继续跟风追涨。

    这不,短短五分钟后,就有超过相当于发行量三四倍规模的买单,重新挂了价格。一看开盘都跳到21、直接上跳了40%,剩下的单子只有少数才敢只挂22块,更多的则是直接2425块起跳。

    稀里哗啦一番风卷残悠,少数快进快出者的换手,到九点半的时候,已经涨到24块7了。

    “呼,才开盘半小时,就涨了发行价的60%了,大成功啊,中午可以畅快喝庆功酒了。”

    最终,阿狸巴巴的成交首日股价,午休之前到了27块9,最后下午收盘于32块2。

    发行第一天,涨了一倍多。

    所有人在庆功宴上都喝得非常痛快,在顾鲲的游艇会别墅里好好睡了一晚。

    第二天起来,看到行情继续涨,后来略有波动,前后花了大约一周的交易日,才算是稳住、摸到了高位。

    最高位的时候,每股摸到了47块港币的瞬间高价,这也相当于阿狸巴巴这家公司的暂时市值,最高时逼近过500亿美元当然这只是瞬间价值,除了那一瞬间以外,其余的稳固高位,也就43块左右,对应公司总的市值不到450亿美元。

    开盘的时候,市值可是只有150亿美元,这就涨到接近三倍了。

    所有发行日就冲进来的散户,都赚的盆满钵满。

    连顾鲲这样知道历史的人,都忍不住想抛掉一点套现了,只可惜他是原始大股东,有禁售期,类似于国内的等大小非解禁,所以暂时只能作罢。

    他可是知道,历史上阿狸巴巴第一次在港股上市,后来可是涨涨跌跌,最后私有化重退的时候,竟然跟当初上市价一模一样

    当然了,这里面是有宏观因素的,那是因为历史上阿狸的港股上市,发生于2007年,那时候正好是全球经济最热的时候,内地的A股在06到07年的时候也是普遍疯长了三四倍。而阿狸退市发生在2011年,那时候已经是次贷危机爆发后两年,外国经济形势不好,华夏也因为外贸疲软,导致跟外贸和B2B有关联的产业都在盘整。

    但不管怎么说,顾鲲也知道,在互联网寒冬刚结束的这第二年(04年结束的),市场肯定是不冷静的,容易高估互联网企业。就算未来阿狸肯定要涨,这也不能否定此刻阿狸泡沫的存在。

    顾鲲估摸着,如果未来的次贷危机发生没有明显改变的话,他还是会考虑在次贷危机发生前普遍减持套一波现的,而且也不一定只是减持阿狸巴巴了,他是会一视同仁的。

    换句话说,次贷危机发生前,他手上的众联网游、黄易门户,同样有可能调整。如果真有前途,大不了次贷危机过去后再地位吸一些回来好了。不过众联之类的网游公司,未来套现之后他估计是不会再买了,毕竟只是个工具股,是顾鲲用来整肃国内游戏产业风气、引导产业发展方向的抓手而已。

    捞了就走没毛病。

    “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就喝喝酒喝醉了睡,睡了一星期觉,钱就又多出来150亿美元,80亿的阿狸股权变成230亿了。这日子真是越过越颓废了。”

    在香江盘桓滞留了一周后,随着一次不小心点开自己的股票账户算账,顾鲲不由发出了人生感慨。

    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虽然躺着睡觉钱也会几十亿几十亿地进来,但总归还是应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等避暑结束了,就回兰方开工吧。

    算算日子,经过了六年施工的兰方塔,也终于要正式落成了。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