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始巫璇正色道:“这个慕容妍,你娶回家之后,给我好好管教,我始巫族,不允许出现这种心有旁骛的外人,只要别弄死她,其他的手段任你施为。”

    始巫阳淡淡地道:“孩儿明白了。”

    婚宴继续举办着。

    一位年迈的礼官拖着长长的礼袍,走上了演讲台,开始宣读起长篇的祝词,这是大齐王朝第一次和始巫族联姻,意义非凡,所以整个流程被设计得很长很长。

    台下的众人,包裹始巫阳在内,全都静静地聆听着这段祝词。

    冗长的祝词念完之后,大齐皇宫四处燃放了大量绚烂的烟花,这些烟花不同于凡俗的烟花,乃是使用修真侧的高端炼器工艺改造过的,能够产生出美轮美奂的神奇效果,利用各种幻术让观看者心旷神怡。

    大齐王朝为了这次的联姻可谓是下足了功夫。

    “现在,有请始巫族的太子始巫阳先生上台,与慕容妍姐牵手,喜结连理。”

    始巫阳面无表情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略微整了整衣冠,脸上露出一副淡淡的自信微笑,对着周围欢呼的观众挥了挥手,不急不缓地朝着台上走了上去。

    他的胸口缓缓地绽放开了一朵鲜红的礼花,步履端庄地走到了慕容妍的对面,朝着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且慢!”

    一声厉喝忽然在高空中响起,划破了全场的喧嚣与欢呼声。

    始巫阳目光微微地眯了起来。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礼服,步履翩翩的男子从高空中飘然而下,悄然地落在了高台之上,没有人注意到他是如何出现的,从哪里出现的。

    如此大的场合,站在台上的礼官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一个箭步上前,手掌微抬,想要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子弄出去。

    随着他的手掌抬起,一股看似无形,实则磅礴的巨力拔地而起,朝着空中的礼服少年碾压了过去,虽他只是一个礼官,但是能够在这种大场面担当礼官的他,还有一个王朝大内高手的身份。

    他的真实实力,已经非常逼进四阶了!

    看似毫不在意的一掌,实际上力量足以托起一座断桥。

    然而这排山倒海的巨力却像是扑在了空气之中一样,礼服少年浑然不受力地从空中飘落了下来,就像是一个幻影一样。

    眼见这个礼服男子落在了高台之上,场下一片哗然,礼官无可奈何,只能上前几步,来到了礼服男子的面前,用严厉的口吻问道:“请问这位贵客,此处是大齐女皇的婚宴,您有何贵干?”

    礼服男子的目光望向了高处,那个王座背后的帷幕,然后声音渺远地道:“不好意思,我就是来抢亲的而已。”

    礼官听得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有人将抢亲得如此轻描淡写。

    “这位这位客人,你可考虑清楚这后果?这里乃是大齐和始巫两大家族的联姻现场,你若是在此放肆,恐怕从今往后,下之大,都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处了!”

    礼服男子的目光炯炯地望着不远处那个朝思暮想的女孩,淡淡地道:“那又如何?”

    礼官指着苏云,惊讶得不出话来:“你你”

    与此同时,一群身穿鲜红甲胄的皇宫护卫已经从台下围拢了过来,礼官深深地看了苏云一眼,往后退了几步,他不想让眼前这个愣头青的鲜血溅自己一身。

    “请始巫少主和妍公主暂且退避,这里发生了一些意外。”礼官一边退后一边道。

    谁知始巫阳却没有后退半步,慕容妍也站在原地没有动。

    始巫阳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远处的礼服男子,淡淡地道:“你认识你,听过你,你叫苏云,是一个契约者,据你过去和妍儿有点瓜葛,所以你这次是来殉情的吗?”

    苏云连正眼看始巫阳一眼都没有,他的目光一直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容妍,他只是微微抬起了手指,在半空中略微比划了一下,始巫阳顿时感觉自己的嘴巴似乎被什么东西封印住了,再也张不开了。

    “休伤吾主!”几个始巫族侍卫立即翻身上台,手中的长刀朝着苏云这个不速之客劈砍了过来。

    苏云连头都没有回,只是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片片若有若无的灰色斑纹,紧接着身体的颜色骤然暗淡了一下。

    数柄明晃晃的大刀从苏云的身体里劈砍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触及到,就像是砍到了一片幻影之中一样。

    苏云手指轻拈,朝着四周划出了一个圆弧。

    一道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黑线在他的指尖凝结了出来,然后飞速扩散,几个攻击苏云的始巫族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些黑线就已经飞速地抵达了他们的面前。

    黑线划过,他们的身影停顿在了原地,良久之后才四分五裂开来,断口泛着灰色的光华,连血液都流不出来。

    始巫阳的体表泛起了一阵淡淡的金光,这道金光让他的身形陡然加快,然后堪堪躲过了扩散开来的黑色线圈,然而他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了。

    “你,你居然敢对本公子动手!”始巫阳怒气勃发地指着苏云,但随即身体朝后迅速退却,转眼间就来到了高台的边缘处,一跃而下。

    苏云的目光往向了高处的那片帷幕之后,此刻,一个飘忽的声音忽然从那帷幕之后传了出来,虽然相隔很远,虽然全场都在喧哗,但是这个声音依然让所有人都听清楚了他。

    “苏云,我慕容家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话音刚落,一个身披黑衣的长身男子从帷幕之后一跃而出,只是一个刹那,便来到了高台之上。

    这位,正是当今大齐王朝的第一高手,如今的末日空间四阶契约者,苏云的导师,涅源。

    苏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这位导师,微微躬身:“导师好。”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导师?你今是想来干什么?挑起大齐王朝和始巫族的矛盾?或者,是来送死的?这里至少有十位以上的四阶强者,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赶紧退去,莫要把这里当成是可以胡闹的地方!”

    苏云恭敬地道:“学生只是来挽救曾经的女仆的。”

    “什么女仆!”涅源厉声道,“我过了,她们两个现在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有什么资格来干涉她们的生活!”

    苏云昂首道:“你向我许诺过,从今往后,你会让她们两个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配得上他们两个。”

    涅源正色道:“此一时彼一时,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用意,只是不方便出来而已,你没有资格来问我这个问题!”

    “您的用意,就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往火坑里推,一起嫁给一个人渣变态?”苏云冷声道。

    “苏云,你话注意点。”一直坐在台下的始巫皇后忽然站起身来,“你给我解释一下,你刚才将我们堂堂始巫太子称呼为什么?”

    苏云偏过头去,瞪着台下那位中年女子,几乎是用吼的声音道:“变态人渣!变态人渣!变态人渣!听清楚了没有,你这个教子无方的毒妇老八婆!”

    苏云这一嗓子,几乎把全场的人都给震惊了。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嚣张地侮辱始巫族的皇室,这种行为,几乎等同于向始巫族宣战了。

    始巫璇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立即发作,常年身居高位的她,很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对着台上的涅源冷声道:“涅源,这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怎么?你是否想维护于他?”

    涅源摇了摇头道:“他破坏了我大齐王朝的婚宴,罪不可恕,我下令,现在就将他逐出师门,我和他,再无师徒关系,各位若是想动手,请自便。”

    苏云望着涅源,道:“导师,我最后再喊你一次导师,尽管你将我逐出师门,但是我还是得感谢你曾经为我做出的一切,从今往后,若你有难,你可以找你这位曾经的学生,帮你一次忙!”

    “死到临头,大言不惭!”

    苏云的背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厉喝,只见始巫璇已然亲自出手,数十米的距离,转瞬即至,一掌朝着苏云的面门拍来。

    作为时空海第一圣人家族的皇后,始巫璇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四阶。

    随着她一掌拍落下来,一股无穷无尽的地伟力便如同山崩一样对着苏云迎头落下。

    一旁的涅源迅捷出手,将自己的女儿护住,从高台上落了下去。

    “轰”

    始巫璇的这一掌重重地落在了高台之上,将这坚玉制成的高台硬生生地朝着地底拍下去了三分,高台上冲出一股气浪,将周围的桌子全都掀翻。

    高台上一片狼藉,破碎的琉璃地板大部分都化作了齑粉,这一掌威力巨大,但还只是始巫璇的信手一掌。

    下一个刹那,高台的周围,出现了三个浑身黝黑的始巫族高手,这些人脱去了原本的礼服,将自己浑身的气势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坐在大殿里的众多宾客纷纷退让,朝着殿外撤去,只留下了寥寥数人。

    留下来的这些人,大多数受邀而来的各大势力名流当中实力不错的人物,他们想要留下来见证这个必然能够载入史册的大新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