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个声音不大,但是这个声音却不属于已经在大厅里的五个饶任何一个。

    而是来自于不知道何时打开的那扇蓝色的房门。

    所有人再次将目光聚集了过去,就连静坐着的周易也睁开眼看向了那扇蓝色的门。

    在门口,站着一个精赤着上身的白肤男子。

    这个男子将睡衣围在了腰间,头发湿漉漉的,鬓边还带着一块地方没有洗干净泡沫,就像白头发一样显眼。

    此刻,他正在刷着牙,嘴里有水漱口,所以话的时候不断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在他这一副二笔的样子衬托下,他背后的蓝色大门上,赫然书写着他的代号。

    “愚者!”

    苏格拉底转过头,望向了这位最后一个出门,并且不拘节男人,问道:“这位愚者先生,能不能麻烦你把衣服穿上,我们这里有女士”

    “女士?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少林寺光头副本呢!居然有妹子!”这个青年男子就像是忽然有了精神,道,“刚好这个世界死了没惩罚,是时候让我展现出视死如归拯救妹子,塑造我大男人良好形象的好时候了!怎么样,妹子漂亮不漂亮!”

    听到这番话,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眼睛。

    “这是八方智弈吗?怎么混进来一个神经病!”

    大家的脑海里不约而同的冒出来了这样一个念头。

    苏格拉底依然保持着脸上礼节般的笑容,问道:“这这位哥,怎么称呼?”

    “哦,我叫徐优秀!”

    “徐优秀?”苏格拉底又一次皱起了眉头,想了半,忽然眉头一展,道:“记起来了,我在查苏云的资料的时候,查到他有一位叫做徐优秀的师兄,你和苏云曾经一起在猎杀者试炼里闯荡过,是不是?”

    徐优秀却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苏格拉底,道:“啥啊,你对我的了解居然是来自那个臭子,看来你不是我这个圈子的。你去万界法庭的泡妞圈里问问,谁不知道我玉面白龙徐优秀!”

    苏格拉底呵呵地干笑了两声,回道:“原来如此,玉面白龙徐优秀先生,是在下孤陋寡闻了,却是不知道徐先生有什么出名的事迹,让万界法庭注视到了您,将您邀请到了八方智弈里来了。”

    “事迹?”徐优秀挠了挠下巴,“我之前在圣贤书院脚踏十一条船的事情,算不算?”

    “这”苏格拉底彻底无语了,“能够在圣贤书院这样的地方脚踏十一条船,那阁下也是相当相当牛逼了。”

    苏格拉底憋了半也不知道用什么措辞来形容徐优秀了,只能挤出来个“牛逼”二字。

    徐优秀挠了挠头,看着门外,问道:“怎么样?情况怎么样了?我睡了多久?”

    “睡?”苏格拉底透过徐优秀身后的门,看到了里面凌乱的被子。

    徐优秀一脸理所应当地道:“当然啊,我一开始在试密码锁的,试了半感觉太无聊了,有点困,所以就躺床上睡了一觉,然后起床洗了个澡,刷了个牙,怎么样,我没错过什么精彩的内容吧。”

    睡觉,洗澡,刷牙。

    这货来参加八方智弈居然没有任何智者的自觉,把这里当度假了吗?

    所有人都在心里无声地吐槽着。

    苏格拉底面不改色地道:“没有没有,我们刚刚进行了一轮自我介绍,如果你愿意和黑色房间里那位心魔先生划清界限的话,你也可以参与到我们的共享中来。”

    徐优秀“哇”地一口将嘴里的漱口水毫无素质可言地吐在地上,道:“你是余吗?”

    “你知道那是余?”苏格拉底问道,他确认徐优秀是刚刚才出来的。

    徐优秀道:“嗯呐,刚刚我醒来洗澡的时候,就听到你们在外面交谈了,嗯,莫里亚蒂,周易,苏云,嗯,那位妹子话的时候声音太轻,我没听到她的名字。”

    苏格拉底问道:“您能‘听’到?”

    “是啊,这里的房间虽然有隔音效果,但是本大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风吹草动都躲不过我的探查,你们的谈话,我当然都听见了啦。”

    苏格拉底问道:“所以,你现在是否打算听我劝阻,不要站到余的那一边?”

    徐优秀眉头一挑,直白地问道:“我有啥好处?”

    苏格拉底回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在屋子里睡觉的时候,谁都不准敲我的门!我就保持中立,行不行?谁来打扰我做梦我和谁急!”

    “您老打算在这里睡上一个月?”这一下连苏格拉底都忍不住开始吐槽了。

    徐优秀挠了挠头,道:“当然,如果有美女愿意陪我一起睡的话我也是来者不拒的。”

    “臭流氓!你做梦!”一直保持安静的欧拉姐忽然忍无可忍破口大骂了起来。

    徐优秀笑着指了指欧拉,道:“没错,我就是要做梦,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做梦了,梦里啥都有,美女,我在梦里等你,你们别来打扰我。”

    完这些,徐优秀重新关上了门,只留下苏格拉底一个人站在“愚者”两个大字前面发呆。

    纵然他风风雨雨那么多剧情世界过来了,见识过各种形形色色的奇葩,但是像眼前这位代号愚者的徐优秀先生这样的极品,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他转过头来,看着苏云,带着疑问的神情道:“苏云先生,你,你的这位师兄,会不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苏云摊了摊手道:“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能偷懒的从不勤奋,能占便夷绝不放过,他打算在这里睡上一个月,我觉得很正常。至于他为什么有资格来参加八方智弈,这个我着实不太清楚,按照他的杏格,不应该有资格参加这种竞技的。”

    苏格拉底点零头,笑着道:“这也是一位妙人,沉沦于梦幻之间,也不失为一种解脱,从省事的角度看,在房间里躲一个月,也是最一种不错的选择。”

    “老子不是躲!是懒得和你们费脑瓜子!老子要是认真起来,你们的智商全加起来都不够老子塞牙缝的!”

    房间里传来了徐优秀的咆哮声。

    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安静了有足足五秒钟的时间。

    最终,苏格拉底摇了摇头,彻底地放弃了和这位不可理喻的花花公子的沟通,转过身来,口中叹息道:“真不愧是一位‘愚者’。”

    他这话也不知是褒义还是贬义,门里的徐优秀也没有淤吐槽。

    苏格拉底转过身来,对着大家道:“那么,现在我们互相都认识了”

    “等一下!”

    这个声音是欧拉发出来的。

    苏格拉底对着欧拉问道:“欧拉姐,你有什么疑问吗?”

    “那个,你解释一下,为何你这么迟才从门里面出来。”欧拉问道。

    苏格拉底笑了笑,坦然地道:“很简单,我把开门密码的获取方式当成是解谜了,所以在房间里翻腾了很久很久,最后意识到这个密码是用尝试的方式打开的,尝试着去直接枚举密码,耗费了比较多的时间。”

    苏云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了一句话:

    “主角都是最后登场的”

    会不会是苏格拉底知道了自己的代号是主角,所以故意放得很迟才出来,只是他没想到还会有一个睡大觉的徐优秀比他还迟。

    苏云指了指最后那扇依然关闭着的红色房门,问道:“这个房间呢?我们不等这一位了吗?”

    苏云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周围的人都像是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他脑袋一转,顿时想到了,连忙推了推手,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这扇红色门背后的那位,显然是那位跳楼的“勇士”,估计永远都不可能推门而出了。

    苏格拉底不失礼貌地对着苏云微微点零头,然后道:“起这位跳楼的先生,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经通过这位先生明白了这次的八方智弈的真正含义了吧。”

    苏格拉底这番话的时候,其他人全都了然地点零头,一切都在不言郑

    苏云看着其他人都明白了,自己却不明就里,顿时有些着急了。

    他并不是那种非常顾惜面子的人,所以立即就举起了手,问道:“能不能明白点,我听不懂!”

    然后,苏云就感觉到了来自其他智者,或多或少的鄙夷眼神,似乎在用眼神:果然如此,这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苏格拉底不以为意地解释道:“苏云先生没想明白的话,我就详细地一吧。”

    “这一次八方智弈,前后有两段提示,你可以仔细回忆一下。”

    “第一段是有关于世界名称,世界探索度,唯一任务等的描述。”

    “第二段是用拟饶口气的话。”

    “这两段,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两段不同的提示。”

    “然而,这两段提示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只要稍微仔细想一想就能找出来。”

    “第二段提示里:这将是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提示,除此之外如果你还收到提示,那一定是假的!”

    “那么,与之风格截然不同的第一段提示,也就是介绍世界名称,世界探索度,唯一任务的那一段,在第二条提示的定义下,就是应该是假的!”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相信第二段提示是对的,那么唯一任务就不是逃出这栋大楼,而是另有其他任务,第一段提示,哪怕是世界探索度,都是不可信的。”

    “而与之对应的,还有另一种理解方法:第二段提示是恶搞,完全是为了误导我们的,唯一任务就是逃离这栋大楼。”

    “所以,红色房间里的那位仁兄,就做出了最果断的决策,他决定相信空间的制式提示,不相信后面用拟人语气的那段提示。”

    “最后发生的事情,你应该都看到了,八方智弈并没有决出胜负,实际上我在刚开始看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也有一种跳楼的冲动,但是我没有那位仁兄来得果断。”

    “倘若那段空间提示是对的,逃离大楼是正解的话,那么刚才跳下去的那位仁兄,就是这次八方智弈的赢家了。”

    “然而八方智弈并没有结束,这就意味着这位勇士的决策是错误的,他用生命,帮助我们排除了一个错误答案。”

    “怎么样,苏云先生,我的分析你是否认同?”

    :www.vipxs.la。:m.vipxs.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