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桂翼虎的宅邸里,聚集着失意的燕王和其他七位皇族。桂翼虎端坐在首座,看着燕王他们郁闷地坐在一起,一言不发。

    在他们旁边,独孤龙和独孤信不甚安稳地坐在一旁,他们早已从燕王等人的口中知道了兴庆山的情况,心里起了波澜。

    “你们没看到么?是一条龙,不是幻术,不是法器,是真真正正的一条龙。”

    一名皇族唉声叹气地说道,手上打着颤,显然还未从惊讶的情绪中走出来。

    其他皇族听罢,个个沉默不语,要么自暴自弃,要么愤愤不平。

    那名皇族一拍大腿,哀叹道:“你们说句话啊。难道咱们还真的和重合侯对着干呢?”

    “我当然看见了!”燕王将茶杯甩了出去,咆哮道。“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

    那名皇族白了燕王一眼,登时闭上了嘴。

    燕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只要投靠了重合侯,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说罢,他环视一周,见无人应答,自信地继续说道:“别想了,启武歌现在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以为他重合侯是吃素的?”

    “你们贪了多少救灾粮和救灾款?你们手下有多少老百姓的人命?”

    “你们以为重合侯和你们一样姓启,就觉得和他是一家人了?他和陛下才是一伙的!”

    一名皇族小声抱怨道:“陛下不也是姓启么?”

    燕王瞪了那名皇族一眼,神秘兮兮地说道:“你怎么知道陛下就是我们知道的陛下?而不是被重合侯调了包?”

    此言一出,独孤龙和其余皇族纷纷睁大了眼睛,却不敢和燕王对视。桂翼虎端着茶碗,无声地叹了口气。

    只有独孤信,听到这话后,嘴角泛起了玩味的微笑。

    燕王将在场一切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心里不禁安稳,继续循循善诱地说道:

    “就算陛下还是陛下,可谁知道他是不是被重合侯控制了?你们难道没看到陛下随时随地戴着个面具?”

    “陛下身为启家人,不为我们自家人着想,却要搞什么新政,这正常吗?”

    这句话说到了众位皇族的心坎里,他们默默地点头。但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燕王的本意,所以并没有出声附和。

    燕王再也等不住了,高声喊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此时还在沉默,等到刀子架到你们脖子上,你们才会反抗么?”

    他预想的一呼百应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七位皇室默默无语,眼神躲闪。

    他有些不甘心,转过头来对桂翼虎说道:“桂御史,你是第一个反抗重合侯的人,你说说看,事情到了这一步,应该怎么做?”

    桂翼虎无声地叹息道:“燕王雄心壮志,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匹配这颗雄心的实力?”

    燕王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自信地说道:“有,大虞在册的天灾高手,排名前五十的,有三十六名听命与我,忠心耿耿。”

    “我在红桑镇还有一千私军,装备精良,亦是为我是从。”

    桂翼虎无话可说,他知道石元吉不会放过他和桂坤,便打了个拱手:“老夫愿为燕王驱驰,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燕王满意地看着桂翼虎,回望众人,却发现其他七位皇族依旧犹豫不决,心里不免烦躁。

    “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燕王咬牙切齿地咆哮道。

    直到此时,独孤信觉得机会已到,自信地站了出来。

    在燕王好奇的注视下,独孤信微笑着向诸位前辈行礼,努力做出一副谦卑的样子。

    “燕王殿下,诸位前辈,我有一计,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打败重合侯。”

    独孤龙不安地训斥道:“独孤信,这哪有你这个小辈说话的地方,给我回来。”

    独孤信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四叔,家主已然被石元吉收买,你也是糊涂至极。不如独孤家的事情让我来处理,你说好不好?”

    独孤龙大吃一惊,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听见燕王哈哈大笑,阴阳怪气地说道:

    “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独孤鼍还在呢,你就想夺权了?”

    “不过我很好奇,你说独孤鼍被重合侯收买了?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八柱国投靠他了?”

    燕王说到这里,怒吼出来,死死地盯着有些慌张的独孤龙。

    独孤龙冷汗直流,一时竟说不出话,独孤信见状,转过身来,面向燕王,微笑着说:

    “石元吉派一名太学生前来,将一枚纸袋和一块雷青钢的样本送到,随后就走了。”

    “之后,家主便闷闷不乐,就连今天桂御史的邀请,也不想应付。”

    燕王听罢,思考片刻,好奇地问道:“那个太学生不会是**手下的独孤明吧?”

    “雷青钢样本还好说,那个纸袋是怎么回事?给你们一个纸袋,你们就吓到了?”

    独孤龙一听这话,回过神来,急忙补充道:“燕王,你不知道,那个纸袋神奇至极,那块雷青钢样本有这张桌子这么大,可那纸袋只有巴掌大小。”

    他一指身前的餐桌,信誓旦旦地说。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是说那纸袋怎么就把你们吓着了?”燕王看着举止失措的独孤龙,没好气地说。

    独孤信适时地说道:“那块样本就是装在纸袋里拿来的,样本放进去之后,那纸袋还是轻若无物,空荡荡的,但依旧可以从里面拿出来。”

    在场的人听罢,目瞪口呆地看着独孤信,他们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杏。

    “燕王,你刚才说的话,我可没听见,我是忠于陛下的!”一名皇室单手指天,理直气壮地说道。

    此言一出,两名皇族随声附和,就好象他们是大虞最最忠诚的人一般。

    桂翼虎哀叹一声,他对这些人的言行已经麻木。现在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的,石元吉不会轻易绕过他。

    燕王怒不可遏,对着那三人咆哮道:“一群蠢货,忘了启武歌了么?你们以为自己喊几句赞歌,重合侯就会饶了你们么?”

    独孤信心中暗喜,他要的机会已经来了,于是高声附和道:“燕王所言有理,晚辈虽人微言轻,但心系家族。”

    “石元吉倒行逆施,惹得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诛之。今日,他胁迫陛下,霸道朝野,实乃大虞的心腹大患。”

    燕王听罢,喜笑颜开,终于有个愣头青站了出来,将他不好说的话全都说出来。

    他鼓了鼓掌,皮笑肉不笑地说:“那你说说,重合侯犯了什么错?为什么人人得而诛之?”

    独孤信哪能不明白燕王的意思,但他另有目的,便顺水推舟,斩钉截铁地说:“若论重合侯之罪,其罪有四!”

    “无有兵部允许,刊刻舆图,私传道里津梁关隘之要,实乃居心叵测。”

    “无故成立龙纹书院,说什么扫除文盲,实则网络党羽,阴谋奸邪祸乱篡逆之举。”

    “莫名其妙得封重号,当年重合侯哪有遗孤?分明是僭号公侯,对大虞皇室的大不敬。”

    “以僭号行走兴庆山,操控朝局,妄议军国宫闱勋贵之密,罪其当诛!”

    说到这里,独孤信越发激动,而燕王则越发满意。独孤信环顾四周,见在场众人皆注视于他,对自己的计划越发自信。

    “燕王殿下,石罪人元吉势大,想要一并铲除着实困难,所以我有一计,可以将他的羽翼一一铲除。”

    燕王对独孤信很满意,有了他,燕王都不需要说话,那些立场不定的皇室都开始倒向他。

    所以他好奇地问道:“什么法子?”

    独孤信阴险地微笑着:“一个好汉三个帮,石元吉手下有三个重要帮手。”

    “一个是李来亨,乃是一个会练兵的人,他帮助石元吉建立乞活军。”

    “第二个则是宋献策,本来他躲在牛金星之后,毫不起眼。可后来,他一手组建龙纹书院,颇为显眼,不得不除。”

    “第三则是元让,他是石元吉的师哥,他可是帮助石元吉研究青裴钢的关键人物。”

    桂翼虎听到这里,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安地看着独孤信,唯恐他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可是事情已经不归他控制了,众位皇族听到这里,早已十分惊喜,纷纷应和道:“对,先杀元让,然后一步步翦除石元吉的羽翼!”

    那三名刚刚还反对燕王的皇族,顿时受到了别人的注视,他们面面相觑,只得点头答应。

    燕王欣赏地看着独孤信,高兴地说:“英雄出少年啊,年轻人思维活络,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个好主意。”

    “杀那个元让,就由我的手下来做好了,保证他有去无回,还能让石元吉厄运缠身。”

    众人明白了燕王的用意,纷纷点头。独孤龙一脸发懵,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

    只有桂翼虎表情复杂,看着志得意满的众人,无声叹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