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石元吉的双手鲜血淋漓,在他脚下,两节血糊糊的小腿摆在地上,衬得他显得十分阴森和残酷。

    “陛下,该咱们好好说说话了。”

    他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启询文,整个兴庆山大殿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不管是大殿内站在石元吉背后的乞活军,还是大殿外和乞活军对峙的二十八星君和御林军,他们都有着一种预感。

    那就是,大虞要易主了。

    大殿内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启询文那张健康的脸,他们既惊讶又疑惑。

    天命帝病重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大虞,可他们没想到这竟是假的,面具之下,天命帝的脸充满了让人心悸的神情。

    “陛下,终于不再戴着面具了?”石元吉阴阳怪气地问道。

    启询文嘴角一翘,有气无力地说道:“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不再需要面具了。”

    “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你不在是那个天真的傻子,学会了威胁、假诈和暴怒,这很好。”

    石元吉闭上双眼,长叹一口气,过了良久,双眼通红地睁开眼睛,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眼泪。

    天命帝继续戏谑地说:“说起来也有趣,我的面具是你给做的。不只是那面银质面具,还包括我病重的伪装,这些都是你做的。”

    “你能理解我说的意思么?”

    石元吉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以无言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慢慢地走向启询文。

    李来亨和袁宗第早已布置好大殿外的防守,即刻跑了进来,他们看着石元吉的一举一动,心里五味杂陈。

    启询文歇斯底里地微笑,瘫坐在龙椅上说:“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

    “我只能说,我很讨厌你,讨厌你的懦弱。”

    “你竟然把雷青钢的方子给了八柱国,你竟然对他们还抱有幻想,你为什么如此懦弱?”

    天命帝的神情变得狰狞,竟然开始发起狠来。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我怎么能让你和他们沆瀣一气?”

    李来亨大喊道:“主子,杀了他,为元让报仇!”

    他的声音十分之大,就好象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石元吉向李来亨瞪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竟莫名都感到心颤。

    李来亨打了一个激灵,眼神中透着惊恐,随后他被一股无形之力抬起在半空,随着一声惊呼,李来亨竟是飞出了大殿。

    在场的众人看着大殿的大门,回过头来,顿时变得谨慎,不敢再说话。

    石元吉一把掀开挡在二人之间的书桌,叹了口气说道:“陛下,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你就把我算得死死的。”

    “我慢慢地走着你给我的路,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你还不满意吗?”

    “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你把面具扔了,可心里为什么还戴着面具?”

    天命帝发出一声声克制的疯癫的笑,眼神中没有一丝恐惧的情绪。他似乎将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大殿中只有他不曾畏惧石元吉。

    石元吉面容变得悲伤,幽幽地说道:“以你的智慧,怎么可能会让我知道你是幕后主使?”

    “你怎么可能想不到现在的景象,会想不到我会带兵逼宫?这说不通。”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你想让我变成和你一样的人。一个心狠手辣,手上沾了无辜者的血的人。”

    “杀我师哥的凶手已经死了,杀你没有意义,我不会让你得逞。”

    石元吉厌恶地看着天命帝,如同和仇人说话般地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天命帝的疯笑不再克制,逐渐变得肆无忌惮。他从龙椅上站起,向石元吉咆哮道:“你以为自己有多么干净,嗯?你手上早就沾满了血了!”

    “你现在住得流霜府,为什么下人都换成新人了,你难道没想过么?”

    “是我杀了他们,可你也逃不过干系。”

    “他们中有细作,有杀手,可大部分是无辜者。可是只有杀了他们,你的流霜府才有秘密可言。”

    “他们都是因为你而死!”

    流霜府的下人都是从灾民中选的,他竟然没有对此怀疑过,也没有想过其中的缘由。石元吉睁大了眼睛,心里无比愧疚,他能听出来,天命帝没有撒谎。

    “你竟然”他回过头看着因为疯狂而五官纠结到一处的天命帝,越发觉得良心不安。

    他冲到天命帝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举起来。而天命帝哈哈大笑,那笑声听起来如同刀刮一般难听。

    “杀了我吧,你的手下不也是希望你弑君自立吗?”天命帝疯狂地看着石元吉,诱惑地说道。

    “你创立乞活军是为了什么?你创建龙纹书院又是为了什么?不还是为了拯救那些泥腿子么?”

    “你只有登上这个宝座,坐上这把龙椅,才能”

    天命帝的话截然而止,惨叫一声,如同散架了一般摔在地上,石元吉甩了甩手,双眼湿润,转身快步离开了大殿。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乞活军退出丰镐五十里之外,违令者斩!”

    李来亨和袁宗第早已站在大殿之外,他们紧张地看着大殿中,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倒在地上的天命帝缓缓站起身,神情落寞,瘫坐在龙椅上,捂着肚子,嘴角咧着,似乎很是痛苦。

    他的身上没有伤痕,可他的痛苦却十分真挚。他知道,石元吉彻底和他决裂了。

    石元吉在他的引导之下,变得机警,变得冷静,变得深思熟虑,却唯独没有变得心狠手辣。当石元吉没有杀他,只是给了他的肚子一拳的时候,一切都不受天命帝的控制了。

    天命帝明白,石元吉要离开丰镐,这是他以前就声明过的。

    “没听到我说什么吗?”石元吉站在大殿门外,向李来亨命令道。“乞活军退出丰镐五十里外。”

    李来亨不甘地看着地面,过了良久,还是恭敬地施了一礼,带着军队井然有序地退出兴庆山。

    石元吉无声地哀叹着,在二十八星君的注视下,走到黑明身边,解开了他的缰绳。

    “走吧,老马,我们不在这里住了。”

    黑明打了个响鼻,好奇地问道:“回海棠镇吗?”

    石元吉望向西方,“先去流霜府,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交代一下,然后按照承诺,去奄城看看朔镇。”

    一听到朔镇,黑明变得不再无聊,抖擞精神,一时间化为黑銫蛟龙,低下头来,示意让石元吉坐在脖梗上。

    随后在二十八星君和御林军的注视下,一条黑龙载着石元吉腾空而起,向流霜府飞去。

    天命帝站在大殿门口,望着天空飞翔的黑龙,眼神迷茫,不知在想些什么。

    “凡人们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女英在流霜府的书房里,拿起地上七零八落的书稿,自言自语道。

    “有点意思,玄冥、混沌和太虚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竟被他想出了思路。”

    她一边认真地看着手稿,一边拿过纸笔,小心地写着什么。她过于专心致志,以至于石元吉进来了都没有察觉。

    石元吉看到书房里的一切,默不作声,慢慢地走到女英身后,眼珠随着女英手中的毛笔而移动。

    过了良久,石元吉的脸上泛起一阵无声的笑容,眼神里透漏着赞赏。

    直到此时,女英才发觉身后的异样,发出一声轻柔的尖叫,捂着丰满的胸口抱怨道:“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

    石元吉没有回答,反而微笑着问道:“看出什么有用的知识来了,能不能和我分享一下?”

    女英娇哼一声,有些抱怨地说:“不应该是你先说吗?这些手稿可都是你的杰作。”

    无言之中,石元吉一动不动,在他身前,浮现出三枚龙纹。女英不自觉地惊呼一声,捂住嘴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銫。

    “与”。

    “或”。

    “非”。

    这三枚龙纹漂浮在女英面前,泛着盈盈蓝光,引人注目。

    石元吉若有所思地说:“我发现,这三枚龙纹,是龙纹中最基础的。”

    “这三枚龙纹是龙纹中担负着基础逻辑的关键,别的都可以缺失,唯独他们不可以。”

    “不过遗憾地是,我还未能明白龙纹的原理。”

    女英认真地听着,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石元吉一般,十分好奇。

    “你是说,这三枚龙纹,构成了龙纹的基础逻辑?”石元吉刚说完,女英急忙问道。

    石元吉疑惑地看着女英,一言不发。过了好久,看得女英都有些脸红了。

    女英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羞赧地微笑着,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看什么呢?”

    石元吉侧目看着女英说道:“你不会是在嘲讽我吧?玄冥会不知道这件事?”

    看到石元吉不信任的神情,女英有些生气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么,我怎么知道玄冥知不知道这件事?我又不是祂。”

    “再者说了,你怎么就不想一想,或许这是太虚搞的鬼。”

    经过女英一提醒,石元吉突然灵光一现。

    “玄冥掌握湮灭之力,混沌掌握太一,那龙纹是不是太虚的力量?祂为什么把这种力量让我们这些智慧造物使用?”

    随后他自然地闭上双眼,脑海中顿时闪过一片白雾迷茫的场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