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伯母,我知道您心善宽厚,您就可怜可怜我,帮帮我吧。”

    “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朱氏的脸銫很不好看。

    不管她有没有心帮忙,被晚辈这样逼迫着张罗亲事,她心里膈应得慌。

    赵如语原只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看到朱氏的脸銫,她忙劝赵如蕊道:“四姐,你别这样。大伯母刚才不是说了吗?她不是不答应,只是因为祖母生病,她没办法赴宴。”

    谁知道赵如蕊一甩赵如语的手,朝她吼道:“要你装好人?你倒是不用急了。可我”吼到这里,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以前赵如语是二房嫡女,她是庶女,所以她要夹着尾巴讨好赵如语。

    可现在赵如语成了二房养女,而她自己好歹是赵元良的亲生女儿,薛姨娘还管着家,赵如蕊的气焰顿时上去了。只是在二房,赵靖立管束着,赵靖安也护着赵如语,赵如蕊倒不敢对赵如熙如何。

    可现在眼看着朱氏死活不答应,赵如语还在一旁站着说话不腰疼,赵如蕊终于忍不住要朝着赵如语发了火。

    赵如语盯着赵如蕊,紧握的拳头骨节发白。她咬着唇,强忍着没有作声。

    朱氏瞧着这两人,神情里已带了不耐烦:“我都说了,老夫人身体不好,今年的宴会我都不打算参加了。我自己都不参加,怎么带你们去?”

    赵元勋对赵元良说的那番话,刚才她也语重心长地跟赵如蕊说了,可这孩子好高骛远,总想着能像赵如语一样钓个金龟婿,想去宴会上碰碰运气。

    她道:“那些世家子,外表看着好,可谁知道内里怎样?家里人口又多,矛盾也多。要是再纳些妾氏,往后的日子就乌烟瘴气。我觉得不如挑个新晋进士或举人,家境殷实、人口简单的。只要你们两口子勤勉能干,日子肯定能过好。”

    “而这些新晋进士或年轻举人,可不会去参加宴会。这需得你父亲慢慢找人打听。你与其在这里磨我,想着去参加那劳什子宴会,不如求你父亲。”

    说完这话,朱氏已不想再在这儿呆着了,她站了起来:“我去看看老夫人,你们自便吧。”说着走了出去。

    赵如蕊根本不相信朱氏的话。她急追几步,冲着朱氏的背影喊道:“五妹妹也大了,大伯母难道就不为五妹妹着想吗?”

    朱氏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看向赵如蕊的目光越发冷淡。

    她道:“她以前吃尽了苦头,我想多留她在家里两年过舒坦日子,暂时不议亲。”说着她再也没有停留,直接进了老夫人屋里。

    赵如语和赵如蕊互看了一眼,又都转过头去。

    赵如蕊想了想,干脆出了偏厅,向廊下的丫鬟打听了一下赵如熙的住处,领着丫鬟直奔修竹院。

    扶疏见状,不由唤了赵如语一声:“姑娘,咱们要不要也去找五姑娘?”

    赵如语踟蹰着没有动弹。

    好说话的朱氏都这种态度,一向对她们不假辞銫的赵如熙又怎么可能应她所求?她何必去自讨没趣?

    “您不是说,想在宴席上让平南侯夫人对您的印象好一点吗?”扶疏又道。

    赵如语跟傅云朗最大的障碍就是平南侯夫人。如果她能在宴席上给平南侯夫人留下好印象,甚至讨得她的欢心,那她的婚事就不成问题了。

    而凭着上辈子她跟平南侯夫人相处的那几年,她自认对平南侯夫人还是很了解的。投其所好,讨她欢心,只要她愿意去做,她觉得应该没有问题。

    可如果她连宴会都去不了,又怎么能讨平南侯夫人的欢心呢?

    所以对于今年年末的这些宴会,赵如语势必要去的。

    朱氏不去,她心里比赵如蕊还急,只面上不显罢了。

    赵如语其实倒也不必求朱氏,她想去参加宴会也是办得到的。毕竟她是京城女子书院的学生,她也结交了几位贵女。

    这些贵女家中是要办宴席的,到时候她以同窗的名义去参加宴会,也能说得过去。

    只是平南侯夫人向来不讨人喜欢,那些世家夫人和贵女表面上或许不说,内里谁不是看不起平南侯夫人?

    如果赵如语借着同窗参加宴会,却有意去巴结平南侯夫人,被同窗知晓,往后她在书院里恐怕要被人排斥。

    另外老夫人生病,朱氏和赵如熙不去参加宴会,赵如语就算去了,也会被人说闲话。

    即便分家了,她也算是老夫人的孙女。赵如熙在家侍疾,她却去参加宴会,这怎么说都是不孝。

    现在朱氏死活不松口,赵如语也是一筹莫展。

    她终于还是去了赵如熙的院子。

    赵如熙正在画画,见得赵如蕊一进来各种好听的话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她身上砸,她很是头疼。

    “四姐,你别说了。祖母生病,我跟我娘真参加不了宴会。”赵如熙叹了口气。

    因为不去参加宴会,二房四个孩子的婚事,在这两天吃过晚饭后三个长辈都曾提起,对于赵如蕊的婚事,大家一致觉得嫁个新晋进士最好。

    赵如熙心思灵透,猜得出赵如蕊求不到朱氏,又不甘嫁新晋进士,便想到她这里来找个突破口。

    她也不耐烦跟赵如蕊说套话,直接道:“四姐,想来该说的话,我娘都跟你说了。你要是听不进,我也没办法。”

    “我跟你直说吧。我暂时不想议亲,所以今年的宴会我是不打算参加的。正好祖母有疾,我娘便也不打算去了。你求我也没用。”

    赵如蕊被她噎得不轻。

    看到赵如语随后进来,赵如熙又道:“如语,你与其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倒不如参加年底的琴技大赛。要是能拿个名次,岂不比什么都强?”

    她看了赵如蕊一眼:“说到底,女人还是得自己先立起来。你们看看我,我比你们强什么?要是我没有画技,现如今就只能跟你们一样呆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

    “可我现在呢?我有靠着自创的画法,得了朝庭的差事,赚了一些银子,也获得了一定的身份地位。说句大话,现在府上能接这么多好宴会的请柬,大部分是因为我的缘故。”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自身条件不够,却总想嫁个条件好的人家”这是想屁吃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