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了赵如熙的话,赵如蕊还不怎么样,倒是赵如语倒不像以前那般听不进话去,而是若有所思。

    近来傅云朗不再像以前那般掂记着她了。上次从南边运了钟回来,他大赚了一笔,见了皇上一面,得了二皇子、五皇子的赞赏,傅云开也难得夸赞了他,他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眼见着天气寒冷,也丝毫不顾平南侯夫人和她的阻拦,又下南方去了。

    前几日他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又运回来几座钟和一些东西,匆匆约她见了一面,就跑去帮五皇子张罗拍卖会了。

    这跟上辈子完全不一样的傅云朗,让赵如语十分有危机感。

    “你去参加绘画大赛吗?”她问道。

    赵如熙点头:“去。”

    “那我也去参加音律大赛。”赵如语忽然变得斗志昂扬,“你说的对。‘你若盛开,蝴蝶自来’。只要我有才华有名气,自会有好人家上门求娶。”

    赵如熙因为画画出了名,还拜了枯木先生为师,便是傅云开那样的人都上门求娶。如果她在音律上也展示出高天赋,被人收为徒弟,还怕嫁不进平南侯府吗?到时候没准还有比平南侯更好的人家上门求娶呢。

    想明白这一点,赵如语如同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有了追求,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赵如熙:“”

    知道赵如语要参加比赛,她还以为自己灌的鸡汤有效了,赵如语知道勤奋上进,不再一心只想着嫁人了。

    可听到她后半段话,赵如熙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赵如语即便参加比赛,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嫁人而已。

    赵如蕊看看赵如熙,再看看赵如语,内心十分崩溃。

    赵如语即便跟她一样一心嫁人,可人家好歹是京城女子书院的学生,在音律上也还算有才华,能为自己增加筹码。

    她自己呢,以前也不是没跟侯府请来的女夫子学过,但琴棋书画都平平,什么都拿不出手,便是女红都做得不好。现在家世也依靠不上了,她还能有什么依仗?拿什么嫁个好人家?

    赵靖立和赵靖安是一起过来的。不过赵元良要找赵元勋说话,赵如语和赵如蕊又找了朱氏,两方都不想让他们听到的样子,他俩干脆就跟赵靖泰去了他的院子。

    赵靖立这段时间是时常来跟赵如熙学算学的,在伯府这里便随意许多。在赵靖泰那里呆了一会儿,他便过了修竹院来,想请教赵如熙一些问题,正好听到赵如熙跟赵如语说的那番话。

    他再一次被赵如熙打击的不轻。

    他还是被赵元勋和朱氏请了名师来教导的,可无论是学识还是眼界、心胸,跟赵如熙怎么就差那么远呢。难道基因真的那么重要?

    可看赵靖泰和赵如玉、赵如珠两个已出嫁了的姐姐,似乎也没像赵如熙这么出色。如此看来,应该是赵如熙那去世的养父母的功劳了。

    这一刻,赵靖立对许家人充满了好奇。

    “大少爷,您这是”

    守门的倚翠看赵靖立站在院门口,既不进去也不离开,不由提高声音唤了他一声。

    院里几人被惊动,都朝这边看来。

    赵靖立连忙轻咳一声,走了进去。

    “大哥。”

    “大哥。”

    赵如语和赵如蕊都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赵靖立来了多久了,有没有听到她们说的话。

    前段时间赵靖立把二房管了起来,在二房成功立起了威信。

    现在他在赵如语和赵如蕊眼里,是比赵元良还要威严的存在。

    赵元良是个没什么原则的人,万事得过且过。孩子犯了错,他最多训上几句便罢,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惩罚。

    可赵靖立就不一样了。

    前两日因傅云朗回来,赵如语放学后跟他在茶馆里呆的时间久了些,回家晚了,就被赵靖立罚跪半个时辰,不给晚饭吃,还扣了她一半的月例银子。

    不管什么时候,赵家人都没说过要把赵如语送走的话。可那晚上,赵靖立直接放话说,如果赵如语做下了影响赵家声誉的事,就把她送回许家去,从此跟赵家无关。

    当时可把赵如语吓坏了,赌咒发誓说再也不敢了。

    赵如蕊也被赵靖立收拾过,她在赵靖立面前也是噤若寒蝉。

    这会儿看到赵靖立,两人都有些心虚。

    “你俩还有事吗?要是没事,我向五妹妹请教一下算学题。”赵靖立看向两人问道。

    “没事没事。”赵如蕊连忙摆手。

    她朝赵如熙笑笑:“那五妹妹你们忙,我去三姐姐那边看看。好久没见着她了。”

    她也不叫赵如语,转身离去。

    “我也去看看。”赵如语说着,跟在赵如蕊身后也离开了修竹院。

    赵靖立看向赵如熙:“她俩没难为你吧?”

    赵如熙摇摇头,想了想道:“六妹还没及笄,又一心想嫁傅二公子,目前还闹不出什么乱子。可四姐我看她挺着急。二叔不管事,四姐的亲事你还是得操起心来才好,免得闹出什么事来。”

    赵靖立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说到底他也只是十四岁的少年。让他打理家里的琐事还好,毕竟家里还有管家和管事嬷嬷,有什么不懂的他可以问一问。可给姐姐张罗亲事,可就真难为他了。

    “大伯母有没有认识什么好人家,能给四姐姐说亲的?”他问道。

    赵如熙摇摇头:“这半年来祖母身子不大好,母亲很少出门。递到家里来的宴请能推就都推了。”

    以前朱氏喜欢去参加宴会,多是为了儿女的亲事。后来发现赵如熙的亲事根本不用愁,所走的清流名士之路也跟其他闺阁小姐不一样,而去镇南王府参加一次宴会就惹出一些是非和麻烦,她便也不再去参加宴会了。

    赵靖立常来大房这边,对伯府的情况也是了解的。

    “祖母和爹娘都觉得四姐姐嫁一个新晋进士比较合适,想来刚才也把这意思跟二叔和四姐本人说了。只是我看四姐有些好高骛远,总想嫁个身份高贵、家境富裕、前途广大的世家子。娘还真张罗不出这样的亲事来。你看三姐姐的亲事就知道了。”赵如熙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