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的时间扣得正好,这会儿跟大家打了招呼寒暄几句,康时霖、彭国安等人就到场了。

    他们一到,锣被敲响,比赛开始,围在她身边的人纷纷回到了自己位置。

    赵如熙收敛心神,铺好纸笔,开始静静地磨墨,调整自己状态。

    初赛时她只画了山,复赛时画了水,决赛自然是山水一起画。

    她既打定主意要一炮打响名声,自然要全力以赴,不再隐藏实力。她需要在这嘈佑的比赛场地里,拿出最好的状态,拿出一幅巅峰之作,获得世人认可。

    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她的画技越发成熟,画起画来得心应手,进入状态也极快,再也不需要跑到山顶去看风景激发潜能了。

    墨汁磨好,状态也调整好了,她挥毫泼墨,开始画画。

    她既要拿出最高水平来画画,自然要极尽表现她山水画的那种恢弘大气、气势磅礴。画的视野要开阔,画的尺幅不可能小。因此一个多时辰过去,别人都画完了停了笔,她仍还未画完。

    在她后面的张修言此时倒是画完了。他检查了一下,发现刚才大概是憋了一口气,他画出了自己的最高水平,不由心里得意,抬头看向赵如熙。

    见赵如熙还在画,他看了一眼点着的香,不由撇撇嘴,心里期盼着赵如熙超时。

    绘画比赛毕竟跟四书五经考试不一样,最重要的是画要画得好。要是超时了,不会直接判定失败,只会扣一些超时分,降一个小等次。

    可高手比赛,降一个小等次,没准就与魁首失之交臂。

    只要赵如熙超时,张修言觉得以自己这幅画的水平,定然能把赵如熙比下去。要是这样赵如熙还能得第一,那绝对是黑幕无疑了。张修言非得跟他师父一起大闹一场不可。

    枯木先生常说他师父品德不好。现在他自己在比赛时徇私,师父定然乐于借此踩枯木先生一脚,败坏他的名声,一洗往日之耻。

    为避免互相干扰,桌与桌之间隔得都挺开,再加上赵如熙的身影挡着,张修言也看不清她画的画如何,干脆将目光投向了别处,回头看一看其他人画画的情况。

    绘画不比其他考试,是抄不了答案的,东张西望倒也不算违规。

    这一看,张修言就发现,因为担心超时,大部分人都抓紧时间画画,且画的尺寸不敢太大,因此这时候都基本画完了。还有一些大概对自己的画不满意,在添添改改地进行修补。

    画完画后也无需交卷,参赛者把画用镇纸四角压住,就可以离场了。一会儿时间到了自有评判者逐行逐个进行评分。

    但担心有人趁人不注意往自己的画上泼墨动手脚,画完的人基本都不走,而是坐在原地等着时间到,所有人离场时才会离场。

    因此大家都在东张西望。

    张修言注意到大家的视线都往他们这个角落瞧,而且神銫一致,大家都面露疑瀖、好奇。

    有人甚至在犹豫了一下后,当即离场,离场后也不离开,而是出了绳子围着的围栏,就直接往他们这个右上角奔来,最后站到了离张修言很近的地方,伸长脖子往赵如熙上画上瞧。

    张修言跟着那人的踪迹转头,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围栏外面这个角落已挤满了人,大家看着赵如熙的画,神情都十分激动。

    虽说来围观绘画比赛的几乎都是绘画爱好者,旁边也有人维持秩序。但人一激动,难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发出一些声音。几十个人挤在这里,动静就大了。

    但这些人一个个像是担心惊扰了赵如熙似的,尽管十分激动,却还是抑制自己,摒住呼吸,眼睛盯着赵如熙的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刚才提前离场的那个参赛者,此时站在那里,目瞪口呆,一副被震惊到了的模样。

    张修言不由好奇。他也伸长了脖子往前瞧。

    只是赵如熙今天的衣衫是宽袍大袖,衣袂飘飘,把大部分的画都挡住了,张修言即便伸长脖子,也看不到赵如熙这幅画的全貌。

    好在尺幅比较大,赵如熙的衣衫再宽大还是没能遮挡完全,两边都露出了一些画来。

    张修言研究了一下,发现赵如熙的画不像是人物画,而是山水画。再抬头,他发现赵如熙手里拿的也不是炭笔,而是毛笔。他一蟼愑就疑瀖了。

    难道赵如熙来参赛不是画她独创的引起朝廷重视滇澘笔人物画,而是画从康时霖那里学来的水墨山水?

    因看不清全貌,再看也看不出什么来。张修言只得收回目光,回头去看了林云深和钟磊这些人一眼。

    钟磊在皱眉添补自己的画。

    林云深则画完了,此时跟张修言一样,正好奇地伸长脖子往赵如熙这边瞧。只是他离得更远,完全看不到赵如熙在画什么。

    看到张修言回头来看自己,他对上张修言的目光,露出了一个询问的表情。

    这个比赛可以东张西望,但不可以出声喧哗。就怕有人觉得自己画得不好,出声干扰别人以达到自己提升名次的目的。一旦有人出声说话,被监考人员发现,他的画就直接作废,逐出比赛场地。

    因此张修言对林云深询问的目光视而不见,又转过头来看向赵如熙。

    然后他就发现赵如熙已停了笔,正端详自己的画。端详了一下,大概觉得满意,再无需添改,她将手里的笔在笔洗里荡了荡,放到了笔架上。

    此时围观她的人似乎又多了些。外围的人挤不进来,完全看不到赵如熙的画是什么样的,急得一个个抓耳挠腮。

    监考人员早已发现这边的动静了,有几个跑过来,虎视眈眈地盯着围观的人,维持秩序。

    赵如熙画画完全忘我,根本不受周遭环境的打扰。此时画完,看到这些围观的人群,她小小地吓了一跳。

    好在她前世是见过大世面的,参加过的比赛不知凡几,一顿之后就神情自若,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自己的东西用得最是顺手,因此比赛方只提供场地和桌椅,笔墨纸砚都是自备。离开前她需要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