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辆路虎,在信义市路上高速穿行。

    “尊上,此事何需您亲自出手?只要您点个头,区区一个苏家,一夜之间便会片瓦无存!”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后排,始终保持着不偏不倚之姿的男人说道。

    “生死之交,他的仇,我亲自报。”

    男人双目如电,神情冷凛,淡淡说道。

    每吐一个字,都重若泰山。

    司机微微叹了一声,思维翻腾,关于后座男人的资料,清晰浮现。

    林震。

    十八岁参军,二十岁进入特战队,仅一年便成为特战队大队长。

    年二十六,荣升有史以来唯一一名夏国战神,奉为国士无双,位列巅峰之下。

    空前绝后。

    对夏国,对整个特战队而言。

    他便是活着的传奇,不败神话。

    战神一词,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所创。

    此等身份的人物,却为了区区一个地级市家族,刚刚完成任务便辞去职务,赶回信义。

    执意亲手为两年前死去的兄弟报仇。

    “送到汉宫,你就地解散。”

    林震闭上了眼帘。

    脑海中出现的却是一年前,在国外执行任务时,接到的电话。

    “震哥,多想再跟你把酒言欢,可惜这辈子没机会了。”

    “我只想有个家,但是他们不给我机会,害我全家。”

    “我不死,苏眉就会被我牵累,除了你跟她,我已经一无所有。”

    “对不起震哥,来世再当兄弟。”

    当年,他远在国外,执行重大任务。

    接到信义市陈家大少陈远安电话,听到的却是这几句匆匆决别之声。

    那时,他身陷敌营,无法回国。

    而陈远安,也没给他任何救援的机会。

    “我陈远安一世纨绔,死不足惜。”

    “只求你们这帮背信弃义之徒,记住自己的承诺,一命换一命,放过我陈某未婚妻苏眉,否则做鬼也饶不了你们。”

    白纸黑字。

    仅寥寥两句遗言。

    落于汉宫八十八楼总统套房之中,陈远安割腕自杀。

    盛极一时的陈家,随之土崩瓦解。

    引无数孤儿,悲恸痛哭,从此再无人资助。

    了解陈远安的人,扼腕兴叹,他本不用死。

    奈何用情太深,为了苏眉,他无悔。

    然而。

    陈远安的葬礼,他以命维护的未婚妻苏眉,却没有出现,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

    如此绝情,让不少人震惊。

    短短半年,陈家所有产业,统统改名姓苏。

    原本默默无闻的苏家,迅速壮大。

    苏眉更是借着陈远安的遗产,一跃成为信义名媛,商场女强人。

    一夜之间,所有关于陈远安的历史消息,统统被封杀,成为整个信义市的禁忌。

    明白人都能看得出来,陈家的破灭,陈远安自杀,全因苏眉而起。

    可惜,情根深重的陈远安,却再无法得知真相。

    最讽刺的是,这个借着陈家巨额资产,飞黄腾达的女人,仅在一年之间,便宣布与信义巨擎王家大少结婚。

    而结婚地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便是选在陈远安自杀的这座汉宫。

    “薄情寡义,害的远安家破人亡,便想借他人之手,再次攀爬。”

    “苏眉,你是不是以为远安一死,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林震缓缓睁眼,鹰般深邃的目光,充斥着冰寒。

    二十八岁,他却早已古井无波。

    唯独此事,是哽在他心头整整一年的毒刺。

    “尊上,到了。”

    车子缓缓停在一幢堂皇富丽的大酒店门前,司机轻轻说道。

    将林震迎下车后,便开车消失。

    此时,正值寒冬,年关将至。

    地上还有些许积雪,到处都是裹着厚厚羽绒服的行人。

    唯独林震,一身单衣,任凭寒风冷凛。

    迈着稳健的步伐,朝汉宫走去。

    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在行走坐卧之间,不自觉地散发生人勿近的铁血气势。

    普通人距他两米之外,便心杏畏惧,低头绕行。

    但凡事总有例外。

    刚走进汉宫大门,便被一个面銫慌张的女人迎面撞上。

    女人身后,跟着两个虎口起茧,眼带戾气的壮汉。

    “老公,我不舒服,你快送我回家。”女人眼神一阵大亮,顺势想就林震倒去,开口喊道。

    林震眼角微挑,迅速闪了半步,正好避过女人的身体,顺手把她扶正。

    淡淡出声:“你认错人了。”

    女人衣着华丽,身材高挑。

    妆容淡雅怡人,没有半点瑕疵。

    但精致如瓷的五官,却充斥着焦急慌乱之銫,连连对林震使着眼銫求助道:“三年夫妻,我怎么可能认错,你快带我回家。”

    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壮汉,眼里闪过一丝阴冷。

    其中一人一个滑步闪到林震身后,一把****悄声无息顶住林震腰间。

    “小子,不许吭声,否则死。”另一人一把拽着女人胳膊,将她从林震身边拉开。

    “立刻从我面前消失。”林震淡淡说道。

    在闪避这女人的瞬间,林震已经看出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

    虎口老茧,常年玩枪。

    眼中戾气,杀人无数。

    顶在他腰间的军刺,更不是普通人能弄到的东西。

    另外那人,手伸进外套,应该是藏着枪。

    这女人被劫持了。

    不过跟他无关。

    只是,刚域离开,林震的眼神却落在了女人手指上。

    黑亮銫的戒指在明亮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其上雕刻的一龙一虎,互搏厮杀,栩栩如生,正是军团标志!

    那是,自己麾下龙虎军团中身死将士的功勋章!

    唯有其亲人可戴之!

    没等开口。

    “小子很狂啊,不管你是她什么人,碰到我们算你倒霉。”

    拿着军刺的壮汉,眼中已是杀意一闪,狞笑道:“乖乖跟我们走,说不定还能放了你。”

    另外那人的枪口已经从外套缝隙中露出,指着林震。

    见状,女人眼中露出歉意,声如蚊蝇:“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

    许茑本是来汉宫谈生意的。

    自从父亲去世,哥哥又战死边关,许氏集团的大梁便落在她一人身上。

    但却没想到,为了霸占父亲遗产,继母竟然高价请了杀手,趁着保镖不在劫持了她。

    走到门口时看到林震气势不同寻常,心里一动想要请之相救。

    却没想到林震完全不能领会她的意思,反而把自己也给陷进去了。

    “闭上眼睛。”

    扫了一眼两人,林震对许茑淡淡说道。

    他本不愿多管闲事,但自看到那枚功勋章的瞬间,他便已经改变了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